菠萝网目录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第十一卷 大漠孤烟直 第九十六章 大梦

时间:2019-05-12作者:明海山

    本站:m..好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小桥流水,稻田人家。

    自己在万桦帝都的郊外玩了那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好去处。

    苏晓尘勒住了缰绳,手搭凉棚,举目远眺,依稀看得前面有一座茅屋,炊烟袅袅。

    正好,去讨杯茶喝。

    敲门数声,出来一小童,见了苏晓尘便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我家主人已恭候多时了,苏学士请随我来。”

    苏晓尘心下奇道,这家主人是如何知道我的?

    小童将他让进屋,说了声请稍后,便旋去屋后不见了。

    苏晓尘进了屋,看了看四下,只见屋内陈设清简,放着一些日常的物件,屋角有一排书橱,藏书甚多。

    原来这家是个读书人。

    苏晓尘向来爱书,不禁起身走到书橱前细看。

    他随手抽出一本来看,上面写着《独物格致》,心中生奇,佑伯伯给我看的这本书,如何他这里也有。

    他放回书架又抽出一本,上书《碧海苍焰录》,暗想这前四个字暗含碧海苍梧两国的国名,这“焰”字不知是指什么,莫不是指硝烟四起,战火纷争?

    他打开书翻了头几页,头一篇说的正是碧海国初代明皇朱兰淳为统一度量奔走八大商盟及建太液城之事,这些事他都听佑伯伯说过,于是便直接翻到了篇末,只见上面附着四句诗:

    一统度量万古芳,闻音可辨心中徨。

    投鱼饲猫得玄机,留得来仪空余殇。

    苏晓尘不解其意,见诗句的下方画了一朵七角兰花,他记得这七角兰花在太液城的宫中见过不少,是碧海皇室御用的徽纹。

    他又连翻了数十页,不意翻到另一篇的篇末,不知写的是谁,也是附了四句诗:

    抚星瞰月夜漫漫,晨露未凝人已散。

    今日算尽天下人,枉费心机空嗟叹。

    下方画了一顶金冠,冠上有两条锦鲤相跃。

    苏晓尘觉得金冠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是哪里见过。暗想,这说的都是碧海朱氏的事,不知道有没有我苍梧国的。

    于是又随手翻过几十页,恰好翻到某一篇的篇头,写的是前朝太师慕云铎。苏晓尘忆起佑伯伯提起他父亲的时候甚是敬仰的样子,心想原来这里还有慕云老太师的事迹,便翻看起来。

    书中从率兵讨伐漳州余党,到毒金之战时研墨得了金山之策,带着双生子出使碧海,洋洋洒洒写得甚是详尽。其中内容大多苏晓尘也都知晓,不由直接翻到了篇末,也有四句诗写在那里:

    智冠天下威赫赫,墨香一刻无遗策。

    千机谋定身后事,鸠占鹊巢舍又得。

    下方也是一幅画,却是一支矛和一块盾。

    苏晓尘心想,一直听佑伯伯说慕云铎老太师是慕云氏族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与开国太师慕云啸齐名于世,却不知这鸠占鹊巢是何意,这一矛一盾又作何解。

    再翻看后面两篇,分别写的是慕云铎的孪生兄弟慕云铉和慕云锡。苏晓尘琢磨着此三人一直形影不离,出谋划策时也是在一处,书上所及内容应是大同小异,便也翻过去不看。

    再往后翻,赫然写着温帝李厚琮的名讳。

    苏晓尘心下一惊,猛地合上了书,暗骂:“此书大不敬!竟然直书圣上的名讳,且为何先写慕云氏后写李氏,难道此书著者也暗讽慕云氏把持朝堂之意?”

    骂归骂,骂完心中还是有些好奇,想要翻回去看,再打开书看时,不意翻到了另一篇,写着“叶知秋”三个字。

    苏晓尘越发惊奇了,此书怎的连舅舅的名字都有,一时忘了要去翻温帝的那一篇,只往下贪看舅舅的记载。不料舅舅的那篇几页书都粘在了一起,苏晓尘想要勉强揭开,又恐撕破。他平日里最是爱书,况且这书是这家主人的私物,偷看已是不妥,怎可损毁。

    苏晓尘只好又翻了几页,已是到篇末,倒是有两句词写在那里:

    一叶以知秋,知东知西不知北。

    一叶以障目,障人障心难障己。

    下方画了一片烧焦的树叶,残败不堪。

    苏晓尘看到这里,觉得这书上的人名大多都知道,可后面附的词句却晦涩难懂,真不知这著者是何人,写出这些耐人寻味的东西来。忽然想到,这后面是不是还有伊穆兰的人物,便一下子翻到后半部,果然是初代国主忽骨尔?鄂浑的记载。

    他再往后翻,看到的陆行远三个字,不禁哑然失笑,心中暗道:这著者好糊涂,陆行远乃是碧海国的丞相、堂堂沛国公,怎被归到了伊穆兰国里去了,可见此书终是荒村野史,不可取信。

    苏晓尘正要细看时,忽然听得后堂有脚步声,忙合上书塞入原处,走回座上坐好。

    只见出来一位中年书生,那人挽着一个君子髻,簪着一根松绿色的玉簪,淡色的长袍,身无旁物,唯有腰间挂着一根罗缨,上悬一块九龙佩,风姿优雅,举手投足间都是书卷气,令人亲近。

    他见了苏晓尘笑盈盈地执了一礼,苏晓尘一见便觉得甚是投缘的样子,琢磨着大约是同道中人,也忙还了一礼。

    “早闻苏学士大名,今日得见,真是平生之幸。”

    “先生谬赞,在下区区一书生,才疏学浅,有污清闻。今日路过此地,口中饥渴,想讨杯茶喝,倒扰了高士的清静,敢问尊姓大名?”

    那主人笑着摇了摇头,谦和地说道:“不过是乡间清闲散人一个,不足挂齿。”又命小童奉上清茶,道:“请喝茶。”

    苏晓尘口渴,足饮了半盏,方才搁下,小童又奉上一碟点心。这家主人指了指点心道:

    “荒郊野岭之地,没有什么好东西,请苏学士将就着用一些。”

    苏晓尘自忖不好拂了主人的款待之意,便拿起一块酥饼,只觉入口绵软,回味悠长,还夹着一股紫苏叶的清香。

    “这是紫苏做成的点心,也不知苏学士是否喜欢。”

    苏晓尘笑道:“我苍梧国人,哪里有不爱食紫苏叶的?先生的这点心很是可口。”

    主人一怔,道:“是么?我倒不知,原来苍梧国人喜食紫苏。”

    苏晓尘暗想,苍梧国上至皇宫下至平民,日日餐桌上都有这紫苏做菜做酱,如何此人不知?莫非不是本地之人。便问道:

    “敢问先生是哪里人氏?”

    主人摇了摇头,叹道:“我也不知我是哪里人氏。”

    苏晓尘听了奇怪,怎么有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的,想要再问又觉得失礼,便转了话头说道:“小生自问也常策马于这万桦帝都的郊外,却从不曾到过这里,我见此处边上有座青山,不知是何名?”

    “那山叫做酒堡山,此处地处偏远,能找来的人确实不多。苏学士今日能与我相见,实是缘分所至。”

    酒堡山……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山名,苏晓尘暗暗纳闷。

    那主人又道:“听闻苏学士饱读诗书,学富五车,想必也是位爱书之人,不知我放在那里的那些杂文旧籍,苏学士观后作何想。”

    苏晓尘脸上一红,暗想,原来他方才瞧见我在翻看,只好应道:“是小生唐突了,擅自取来翻看。”

    那主人呵呵笑了起来,“无妨无妨,读书人皆是如此,见了书岂有不想翻看一二的。”

    “小生翻了几页,书中似是大有玄机,可惜自觉资质愚钝,不能读懂。”

    “人生在世,岂能事事皆能料事在先。便是智冠天下的慕云氏,算无遗策,也敌不过这因果轮回,不能尽皆如意。苏学士此时看不懂,不过是一时罢了,日后自有明白的时候。”

    苏晓尘刚想开口问能否将刚才的《碧海苍焰录》借阅回去细看,那主人似是瞧出了他的心思,轻轻摇头笑道:“不可不可。”

    这时,后堂传来一个女童的声音,清脆而稚嫩:

    “爹爹,你在哪里啊?孩儿已经把青枣啃干净啦,你快出来呀。”

    苏晓尘心想,既然主人不肯借书,那也不能勉强,他孩儿在后堂唤他,我便去了吧。

    于是站起身来,打算行礼告辞。主人却示意他先坐下,

    “我与苏学士今日有缘相见,有一事想要劳烦苏学士,不知可否帮我这个忙?”

    “先生请讲。”

    “我还有个女儿,年纪尚小,流落在外,我很是担心。苏学士步迹天下,交游甚广,如果他日能够遇到,能否替我好好照顾她。”

    苏晓尘听得有些莫名,便问道:“敢问令媛芳龄几何?叫何名字?”

    主人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她今年多大了,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苏晓尘越发奇怪起来,这父亲如何女儿多大姓什名谁都不知道,又问道:“那么令媛可有什么相貌上的印记,譬如痣或者胎记之类的。”

    主人又摇摇头道:“我从未见过她。”

    苏晓尘有些哭笑不得,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糊涂的爹,这样托付于我,让我如何寻起?再要问时,那主人却端起茶盏来,说道:“小女在后堂等得急了,容我先失陪,苏学士他日见了我那个女儿,请千万好好待她,在下定当永世难忘!”说完行了一礼,便疾步走入后堂,再没有出来。

    苏晓尘见状,也只好站起身来告辞,向门外走去,想着方才主人托付他的事,心神恍惚,不意被脚下的门槛拌了一下,“哎唷”一声扑在了地上。

    再睁眼一看,却是个梦。

    [搜索本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