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冷刀夜雨听风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渊源

时间:2019-05-12作者:岚烟一七七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七层鬼塔·顶端祭坛之中】

    戴着面具的女子蹑手蹑脚的向前走去,仰头间瞥见搁在祭坛之上的一本厚厚的石盒。

    于石盒正前方有九龙拉着一具青铜棺椁,龙由石铸;而在九龙拉棺的四周则是八根凹凸不平的云樨廊柱,分别立于天乾、风巽、水坎等八个方位,上刻有古老至极的图腾。

    她呼吸越来越急促,完全沉陷在偷盗的刺激感之中。

    顺着梯子往上,她憋住气,站在九龙拉棺之前,摸着下巴踏出第一步,见祭坛之中依旧一片死寂,她不禁松了口气。

    她还记得上次险些在此处丢了小命,祭坛最上方乃是一个谜阵,她回想着上次的落脚点,绷紧着身子慢慢的再往前踏了一步。

    呼——

    她胆子逐渐的变大起来,刺激之中夹杂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片刻后,她绕过青铜色的棺椁,又折返回来,心里涌起巨大的好奇。

    她手谨慎的按在青铜棺椁之上,见无事之后,逐渐运转体内真气,尝试着一点点的推开棺板。

    巨大的冰冷感瞬间向着她袭去,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缩了回手,怪异的盯着青铜棺椁。

    女子沉吟许久后,向着祭坛最上方的石盒走去。

    近在咫尺的距离,女子的瞳孔一点点的散开,她伸出手轻扣石盒。

    眨眼间,她脚下的地面晃动起来。

    女子大急,急忙尝试着取出石盒之中的武学秘籍。

    咻咻——

    数十支短矢几乎是在刹那间向着她射去。

    女子瞳孔一缩,急忙的伸回自己的手,扭动着自己的身子避开密集的短矢。

    诡异的一幕也是在一瞬间突然出现,四周八根云樨廊柱之上忽然出现无数的闪烁光斑,如同田野间飞舞的萤火。

    嗡嗡——

    振翅声在下一刻响起,女子扭头一看,只见从云樨廊柱之上的那些光斑立于虚空之中,随着由远至近,她才看清那些光斑全是一头头渺小的虫子。

    “嗜血萤虫?”

    她头皮发麻,喃喃一声,赶尸派处理残缺的尸体靠得就是嗜血萤虫和尸蛊,而嗜血萤虫能够破坏武者的奇经八脉。

    “该死!”女子愤怒的低吼一声,撇头看了眼石盒之中的武学秘籍后,她咬了咬牙,在巨大的不甘之下,她大步向石盒走去,猛地伸出手一把握住泛着冰冷的武学秘籍。

    在武学秘籍被拿开的刹那,她眼皮一跳,注意到在石盒之中还盛放着一串银色的钥匙。

    来不及反应,女子顺势取出,将武学秘籍和钥匙一并放入自己的怀中,足尖一点向着外面冲去。

    密密麻麻的嗜血萤虫涌向她,一股巨大的力量以女子为中心摧枯拉朽的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无数的嗜血萤虫在顷刻之间被震断了双翅,掉落在地上,在地面上激起数不清的灼烧痕迹。

    女子狠狠地吸了口气,趁着刹那爆发的力量,迅速的跑下祭坛。

    呼——

    当她踏出祭坛之时,她狠狠地嘘了口气,刺激感消散了大半。她回头瞥了眼还向着自己追来的嗜血萤虫瞅去,顿时又兴奋起来,大叫着向外跑。

    她喜欢这种感觉,偷盗的过程对她而言才是最为诱惑的地方。

    顺着女子距离出口愈来愈近之时,她的眼神变得越加猩红起来,夹杂着一丝的失望。

    一个人影同时从出口处走入,侧对着她。

    女子在此刻,呼吸骤然急促,刺激惶恐并兴奋起来。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吾派禁地!”

    侧对着女子的男人淡淡的开口,面对着近在咫尺疯狂涌来的嗜血萤虫,他不急不慌的从怀中取出火折,掌心汇聚真气猛地用力一煽。

    一股异香向着四周散去,扑咬而来的嗜血萤虫在短时间之中就是向着云樨廊柱飞去,贴附在上面,尾部的光囊沉寂下去。

    八根云樨廊柱又变得凹凸不平起来。

    女子见后,逐渐的冷静下去,她盯着侧对着自己的男人,往后退了几步。

    “交出来吧。”

    男子慢慢的转过身,看向戴着面具的女子。

    “交出什么?”

    女子巧笑嫣然,打量着男子几眼,缓声道,“你是赶尸派的副宗主灵歌?我听光瑶提及过你。”

    “光瑶?”

    灵歌一愣,上下审视着戴着面具的女子,沉声的问道,“你是何人?”

    咯咯——

    女子清脆的笑着,右手锊着自己耳鬓的发丝,玩味的说道,“我是光瑶姐姐的好朋友。”

    “好朋友?”

    灵歌嘶哑的冷笑一句,不耐道,“你若是她的好友,怎会入我派禁地来偷盗千鬼入梦呢?”

    灵歌话落下之际,目光掠过女子,看向祭坛的上方。

    “什么偷盗?我只是好奇来此看看。”女子嗓音柔弱下去,双眼似水一般盯着灵歌,“你可别为难我,光瑶姐姐要是知道,可没你好果子吃。”

    灵歌眯了眯眼,大步向着女子走去,暗暗的运转丹田中的内力。

    “你要干嘛?”女子恐惧道。

    “交出千鬼入梦,否则死!”灵歌盯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女子,声寒的说道。

    “千鬼入梦?那是什么!”女子眼珠子一转,看着灵歌快速的向着走来,心中大急。

    她可不是灵歌的对手,要是灵歌不放过自己,恐怕要栽在此处。

    “敬酒不吃吃罚酒!”灵歌鼻子重重的冷哼一声,速度在一瞬之间快了起来,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向着女子而去。

    “灵歌前辈,晚辈知错,看在光瑶姐姐的面子上,饶我一命吧。”戴着面具的女子见后,连忙向着和后边退去,咬牙之中,她被迫摸出怀中的武学秘籍,朝着自己的侧方向抛去。

    灵歌见后,向着武学秘籍而去。

    戴着面具的女子见后,不禁松了口气,趁机向着出口冲去。

    灵歌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一把握住秘籍之时,朝着女子的后背一掌拍去。

    女子早有提防似的,转身避开之时,随手一挥,四枚飞镖从她袖口之中飙出,她拔出剑,左手暗暗轻抬,在灵歌避开飞镖之时,其掌心之中瞬间出现一个极小的漩涡,并不断的变大。

    风起,两人衣袍在此时猎猎作响。

    灵歌眉头一簇,讶然道,“吸星大法?你是淮阳商会的什么人?”

    “哼,怕了吧!”女子冷哼一声,向着后边跑去。

    灵歌见后,邪魅的一笑,冲着女子吼道,“你想要我的内力和真气,那我就给你。”

    随着灵歌话断,庞大的内力主动的向着女子的丹田而去,流窜的真气更是在刹那间让女子的奇经八脉受损。

    她脸色大骇,传言灵歌乃是一个初入黄庭境的武者,可这股雄厚的力量远超黄庭境武者。

    噗——

    女子的左手被震开,手背上的血管爆裂,在转眼间,她的左手就是血肉模糊起来。她更是在此刻,往后踉跄的退后一步,大口的吐出血。

    “你不是黄庭境的武者!”

    “有些眼力!”

    灵歌打量着戴着面具的女子,有些垂涎女子手中的吸星大法,他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不急不缓朝着女子走了过去,“你是何人?”

    “你说呢?”女子拄着长剑,垂着自己的左臂,“我可是淮阳商会的人,你要是重伤了我,你们赶尸派捞不到什么好处。”

    “若你死了呢?谁会知道是我杀死的。”灵歌嘲讽了一声,看着因痛楚而浑身痉挛颤抖的女子,站在女子的面前,猛地取下对方的面具。

    女子扭头没有避开,她撇着头,整张脸毫无血色,苍白无比。

    灵歌打量着女子的模样,实在看不出眼前女子和淮阳商会的令狐彰有多少的相似。

    “你不是闽淮商会的人,我见过不少淮阳商会途径此地的旅商。”灵歌收回自己的目光,冷冷道,“我的内力如何?一个破禁武者也敢对我使用吸星大法,现在的你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都受损,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女子歪着头,害怕起来,“不是淮阳商会的人怎么会吸星大法?”

    “呵呵....”

    灵歌冷笑,看着自己手中的千鬼入梦,嘶哑道,“你是何门何派的人?偷盗吸星大法一定不是一个破禁武者可为。”

    “呸,你说什么!”女子哼哼几声。

    “别掩饰了,我想杀你轻而易举。”灵歌伸出手,搁在女子的下巴之上,凑了过去,双眼炯炯有神,带着魅惑,“说,你是什么人?”

    “迷雾...”

    女子失神片刻,手臂的痛楚又让她回过神来,她大惊之中,杵着剑倒在地上,盯着灵歌说不出话。

    “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灵歌摸着自己的下巴,玩味的看了几眼后,猛地俯下身子,一掌朝着女子敲去。

    女子一翻眼,昏厥了过去。

    ********

    【赶尸派·后山断崖密室中】

    深夜时分。

    楚忘睁开眼,看着灵歌将一个女子丢在自己的身边,用锁链套住对方的四肢以后,浇了一盆凉水在女子身上。

    女子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咽喉之中传出吃痛的声音。

    楚忘抿抿嘴,认定对方是一个倒霉的家伙,必然会成为活死人,再或者被灵歌切割成一块块,好在被灵歌逮住的不是塞北七怪。

    待女子看清自己四周的事物后,不禁大叫了一声,愣愣的看着囚笼中数十个眼神空洞嗜血的活死者,不断的向后挪动着屁股,最后后背抵在石壁之上。

    “你....”

    她抬起头,看向灵歌,颤声道,“雁门一带最近的怪事,可是同你有关?”

    “呵呵,看来你知道的很多。”灵歌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同你做一笔交易如何?”

    “交易?”

    女子咽了咽口水,缩着脖子,壮着胆子问道,“什么交易?”

    “交出吸星大法,我饶你不死。”灵歌看着女子,话锋一转,“你先别急着拒绝,我自有办法让你乖乖的说出,不过很痛苦。”

    女子眉宇一拧,瞅了眼相安无事的楚忘和苏圆圆两人,没有吭声。

    “你不想说,那我也没有留下你的必要。”灵歌拔出腰间的匕首,向着女子走去。

    “我说。”女子急忙的开口,见灵歌放下手中的匕首后,她不禁松了口气。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手段,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灵歌背转过身去,走向长桌,拿了一叠洛阳纸和笔墨又走了回来,递给女子,“写吧,我回来之时,你若是还没有写好,我定会杀了你。”

    女子握着笔,僵硬的挤出笑容。

    灵歌见后,大步的走出密室。

    楚忘和苏圆圆两人默默的听着,没有贸然开口。

    “嗬......”

    女子深吸了口气,将手中的笔墨放下,摊开被锁链套住的双腿,内心之中涌起浓浓的悔意,早知如此危险,便是不该去偷千鬼入梦。

    她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温和的灵歌,竟然同雁门一带的怪事有关,如果光瑶知道了,必然会大吃一惊。

    “他们是什么?死了嘛?怎么一直盯着我流口水,向野兽一样低吼?”

    女子撞了撞楚忘的肩膀,瞅着囚笼中的活死者,蹙着眉头问道。

    楚忘扭头瞥了眼对方,淡淡道,“因为他们想吃了你。”

    “吃了我?”

    女子被楚忘吓了大跳,紧接着不满起来,“你勿要吓我,他们不是失踪的人嘛?”

    “吓你?看见地上那些发脓的尸块了嘛?”楚忘嗤笑一句,指着囚笼中的尸块回答道。

    女子倒吸了口气,依旧不敢相信,她又冲着苏圆圆问道,“姐姐仙女一般的相貌,定不会骗我,他们怎么了?”

    “他们的确是想撕碎你。”苏圆圆无奈道。

    “喔.....”

    女子眼皮一跳,觉得苏圆圆和楚忘疯了,便是冲着囚笼中的活死者喊话道,“你们疯了嘛?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当心本姑娘一剑杀死你们!”

    囚笼之中只有低低的嘶吼之声。

    女子缩回自己的目光,有些害怕,正吸气之时,她忽然听见自己背后传来嘶哑的怪笑声,不禁被吓了大跳,整个人在瞬间挺直了后背。

    “女娃子,你和淮阳商会有什么关系,说不定你和我有些渊源....嘿嘿嘿....”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