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冷刀夜雨听风录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戏中人

时间:2019-05-12作者:岚烟一七七

    </h1>

    “有一个下流胚子还想着慕盛名而去,苏女侠”

    在张茜的目光下,楚忘笑着说道,“你就说这句话吧。”

    张茜挑眉,这算什么话,言语中也未流露出什么思恋之情,她犹豫中问道,“你确定嘛?”

    楚忘点点头,“若她是我认识的那个苏姑娘,她自然能听懂此话。”

    “哦,原来如此。”张茜点点头,随后审视了一眼楚忘,低声的问道,“你是下流胚子?”

    --噗

    楚忘险些将嘴里的酒水吐出,没料到对方会问出此话。

    他自然不是下流胚子,只是有一点好色,有一点花心而已。

    “不是吧”

    “不是吧?那就是呗。”张茜眯了下眼睛,还没看出楚忘是一个下流的家伙,“回答的不肯定,多半都是下流胚子。”

    她说到此处,顿时眼珠子一转,联想到了某处,不由向楚忘凑过去,“苏女侠和你什么关系呀?”

    “我二婶家的傻孩子。”楚忘回答。

    “额”几人汗颜,楚忘的回答是什么意思。

    楚忘难得去解释,自顾自地低头喝起闷酒来。

    几人见后也不便多问,只是好奇楚忘和苏圆圆之间的猫腻。

    暮色四合之后,张茜四人醉醺醺的站起,朝着楚忘两人拱手道别。

    楚忘看着四人走出酒楼,瞥了眼坐在自己身侧神态不改的曾雨泽,不由说道,“没想到曾兄原来是一个酒中仙。”

    “酒鬼而已,俗人当不得什么酒中仙。”曾雨泽摇摇头,站起来走向酒楼中的雅舍。

    楚忘见他似有话要说,随即跟了上去。

    两人拉下帘子,面对而坐。

    “曾兄,他们四人可耽搁了你不少时间。”楚忘玩味的说道。

    曾雨泽点点头,从刘文茵嘴里大致听来了楚忘的下落,他好不容易找到,可没想到遇到了张茜四人。

    “近来京都朝廷的人都在抓拿丐帮鹰派之徒,顺着丐帮的人调查雪瑶阁,可能也要花一些时日。”曾雨泽缓缓地说道,“楚兄,你可还有兴趣等下去。”

    楚忘心头苦涩,自从成为了饲养者,他心中的兴趣去了大半。

    借助朝廷的手去调查雪瑶阁,的确能很快将隐匿在江湖中的雪瑶阁牵扯出来,可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曾兄,你可想过丐帮的背后之人?”楚忘指尖敲敲酒桌,瞅了一眼曾雨泽,“要是对方是一个难缠的人物,你可不好受。”

    “听心枢的那个老头儿说是一个难对付的家伙,我也的确受到了他的警告。”曾雨泽点点头,没有掩饰自己的处境,“怎么,楚兄害怕?”

    “害怕,这事和我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楚忘平静的回答,可心头苦涩,成了饲养者便是和钱吏等人扯上了一点儿关系。

    钱吏背后之人是仓吉·华烨,曾雨泽不清楚,可他却清楚的很。

    虽说天机阁掌握了天下的不少隐秘事,可关于仓吉·华烨这种怪物也有可能不知。

    兴许在心枢的掌握里,钱吏背后之人只是唐三而已。

    朝廷要是继续查下去,说不定自个儿就被牵连进去了。

    楚忘一想到此处,不由闷闷的喝了一口酒。

    “呵呵,那楚兄好好看着就是。”曾雨泽笑了声,缓缓地说道,“雪瑶阁的庞攸,楚兄可是听说过?”

    “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目的?”楚忘抬起头看向曾雨泽,低声的问道。

    曾雨泽点点头,昔年庞攸为军中谋士,楚歌是林冀遥的弟子,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可是大有渊源,据他所了解,在剑邪宗覆灭之时,庞攸可是帮助过一部分影刺。

    “可能要让曾兄失望了,我对他一点儿也不了解。”楚忘平静的回答。

    曾雨泽听后没有吭声,只是盯着楚忘的双眼。

    片刻后,曾雨泽移开自己的目光,低头喝了一口酒,“晋惠王要是知道雪瑶阁和庞攸有关,这雪瑶阁今后少不了麻烦。”

    “呵,庞攸要是知道是你使的计谋,你恐怕到时也不好受吧。”楚忘勾起嘴角,看着曾雨泽说道。

    曾雨泽晃晃头,“要是真把庞攸牵连进来,天机的先驱会接走我。”

    “接走你?”楚忘眯眼。

    “嗯,成为内阁之人。”曾雨泽点点头,回答道,“到时候自然不怕他找我麻烦,我届时也有以江湖为棋盘的资格。”

    楚忘握着酒杯,许久没有吭声,关于天机内阁,他还是从曾雨泽嘴里得知,以前未曾听别人说过。

    “以江湖为棋盘,你下的是人心呀,怕是不好下。”楚忘淡漠的说道。

    曾雨泽缓缓地喝着酒,不好下的棋才有意思。

    “我听说吴玄航正在暗中抓拿钱吏,看来钱吏白死了一次。”曾雨泽淡淡的说道,“听人言钱吏是躲在在城郊的一处楼阁里。”

    --啪

    楚忘手里的杯子落下,这朝廷的鹰犬倒是有几分功夫,竟然还真找出了钱吏的下落。

    曾雨泽注意到楚忘的失态,不露痕迹的捡起地上的酒杯,搁在桌子之上,“楚兄,你怎么了?”

    “哈哈,没料到吴玄航有这份本事。”楚忘讪讪的笑了一句,接着说道,“在淮阳的时候,我和他曾见过一两次。”

    “四大翘楚之一,不过能如此快速的找出钱吏的下落,可不是他的本事,而是洪乐阳手下的蛛网杀手。整个京都全在他们的监视之中,昔年晋惠王当面调侃朝中王司隶纵色,私会侍女。帝王听来的事,自然是蛛网之人暗中监视而来。”

    楚忘愕然,看来蛛网之人不仅仅是镇压江湖人,还暗中监视着大晋王朝的大臣,说不定在两国边塞上也有不少蛛网之人。

    “我近日找你,可不是单单问你庞攸的事情。而是让你做好看戏的准备。”曾雨泽看着楚忘说道。

    楚忘故作平静的点点头,蛛网的人要是去了城郊的楼阁,恐怕会是死伤惨重。的确是有好戏看了,不过似乎自己也在戏里。

    这他娘的看屁的戏,楚忘只求自己别因唐三等人被朝廷的鹰犬盯上。光是生死符咒就让他坐立不安了,要是朝廷的人还与他为敌,他必然只有一死了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