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三百八十六章 小年糕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看艳丽姑娘这行为,难不成是黏上了弘晖?哼,他的宝宝可不是好黏的。

    胤伸手不动声色的把弘晖揽在了自己身后,然后对着艳丽姑娘开口道“姑娘,不知你家住哪里?爷找几个人送你回去,你今日遭此大难,还是早些归家去。”从艳丽姑娘刚才的话里来判断,也是个有身份之人,所以胤耐着性子道。

    “可是,可是我还不知道这位小公子的姓名……”艳丽姑娘双手不自觉的拽着衣角,期期艾艾满脸委屈的说道。

    她还不知道她救命恩人的性命,她可不愿就此离去。

    胤闻言,眉头皱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冰冻起来,他心里没有了耐心,做出这种举动的女子,就算是家世显赫,胤也打心眼里厌恶,他对着身边的胖老板冷然吩咐道“找几个人,送这位姑娘回家。”

    胤说完,不多看艳丽姑娘一眼,揽着弘晖的肩膀往楼上走去。

    那艳丽姑娘见状,大急,赶紧要跟上去,可惜被胖老板领着几个小厮挡住了去路,她在原地又是蹦又是跳的,嘴里不断喊着“小公子,小公子”。

    刚才闹了这么一出,二楼雅间里的人们全都涌出来看热闹了,这里面有有不少人是认识胤的,且胤也认识那么一两个,见胤面色铁青,那些人都赶紧缩着脑袋回雅间里了。

    而站在二楼的婉如,把刚才的情形从头看到尾,此时她脸上笑靥如花,不顾胤铁青的脸色,婉如笑嘻嘻的开玩笑道“爷,咱们宝宝惹上桃花了。”

    艳丽姑娘嘴里的小公子让弘晖脸色通红,他面皮嫩,此时又听到婉如的玩笑,脸上更是红的能滴出血来·他大眼睛满是哀求的看着婉如,以期望自己额娘能放过自己。

    弘晖这副样子看得婉如更加想逗他了“羞什么,你年纪也不小了,也快被你皇玛法指福晋了·当初你阿玛和你一般大的时候,都和额娘成亲两年了。”

    弘晖听了这话,更是大,他嘴巴蠕动着,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这时候胤开口了“福晋,回雅间去吧。”

    弘晖感激的看了胤一眼,婉如笑笑·没再多说什么,抱着弘阳回了雅间,待一家人在雅间里坐定的时候,外面的声音没了,应该是胖老板强行把艳丽姑娘给送走了。

    刚才艳丽姑娘在大堂里大声的喊弘晖为小公子,这可是让胤心里憋了不少的火气,他的宝宝是雍亲王府的世子,未来是雍亲王·那粗鲁无礼没有教养的姑娘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弘晖为小公子,这是对弘晖的大不敬!这也是对他自己的大不敬!

    想到这里,小心眼的胤招过身边的侍卫·吩咐他去打听艳丽姑娘到底是谁家的,哼哼哼,他要是不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他就不是雍亲王!

    弘晖面红耳赤,从进雅间起便闷坐着,不抬头,而弘阳刚才被婉如强行埋胸,什么热闹都没有看到,他心里正生气着,不和婉如讲话·脸上满是委屈的瞅着弘晖。

    而婉如刚才顾着哄弘阳,此时听到胤的吩咐,婉如好奇道“爷,你做什么?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就算艳丽姑娘是朵桃花,那也是朵烂桃花,她养的弘晖·可不能被这么一朵烂桃花给沾染了。

    胤明白婉如的意思,他白了婉如一眼“我只是打听打听,她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哼,敢这么对咱们宝宝,我肯定要让对方吃些闷亏!”

    原来如此,婉如吐吐舌头,顺着胤的话道“是,看那姑娘的穿着,其家里必定是官宦人家,不过,不知道京城里到底是那个大官,竟然养出来这么一个,豪爽奔放直率的姑娘。”

    听见婉如对那位姑娘的修辞,胤又给了她一个白眼“哼,没有教养,爷会让她父亲吃些苦头的。”养不教,父之过。

    “那下面几个人呢?是大哥的人,爷,待会儿九门提督来了,你准备怎么做?”

    “这鹿鸣山庄,不少人知道是咱们的产业,如今咱们在这里儿吃饭,碰到有人闹事,不管是谁的人,只要敢在这里闹事,我都不会轻饶的。”如今除了康熙,他还真不怕什么人。

    婉如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转而对着弘晖道“宝宝,过来抱抱你弟弟,他刚才没有看到你的矫健身姿,如今正和额娘闹别扭呢。”

    弘晖抬起头,喔了一声,起身接过了弘阳,让弘阳站在自己腿上,弘晖伸手捏他的胖脸蛋玩,嘴里还不间断的哄着。

    弘阳对自己哥哥很是亲近,■晖没说几句话,他便不委屈了,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和弘晖说。

    过了一会儿,九门提督大汗淋漓的过来了,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九门提督把下面那几个人给带走,让他们在牢里吃些苦头。

    九门提督点头哈腰的连声保证,一定会让雍亲王满意的,胤满意了,让九门提督下去,他携妻女逛京城去了。

    接下来,婉如胤这一家子去了其他地方瞧瞧,这时的北京可不像后世,满大街都是景点,他们这一家人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只去各种古玩字画店看了看,顺道买了一些东西,最后才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了。

    待回到府里之后,也到了用晚膳的时候,一家人做在一起用晚膳时,胤把侍卫给他的结果说了出来“今日碰到的那位姑娘,是湖广总督年遐龄之女。”

    听到年遐龄三个词,婉如的手抖了抖,筷子上的鱼肉戳到了弘阳的下巴,婉如手抖了一下,力气难免大了些,弘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胤和弘晖同时看向婉如,弘晖下午和弘阳联络了感情,此时见到弟弟哭了出来,且自家额娘面色苍白,他赶紧放在手中的筷子,起身把弘阳给抱了过来,他把弘阳抱在怀里,先拿帕子给弘阳擦了下巴,又亲了亲,嘴里连声的哄道“不哭,弟弟不哭,乖~~”

    而胤则是担忧的握住了婉如的手,满脸的关切“如儿,怎么了?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婉如定了定心神,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口气,神经放松下来,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爷,我没事儿,只是刚才突然觉得心悸,手就抖了一下,没事儿。”

    不就是小年糕来了嘛,哼哼哼,钮祜禄氏都没有掀起什么大浪来,更何况还是一奔放豪爽的小年糕,她才不怕!

    听了婉如的解释,胤仍然不放心“要不要传太医过来瞧瞧?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爷,我没事儿,不用传太医。”婉如说完这句,把注意力放到了弘阳身上,她站起身来,从弘晖怀里接过弘阳,又是亲又是哄的,于是弘阳破涕为笑,又搂着婉如喊额娘了。

    待这个小插曲过后,婉如怀里抱着弘阳,一边给弘阳夹菜,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问胤道“爷,年遐龄是谁?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女儿?”

    “你刚才这么大反应,我还以为你知道年遐龄呢。”胤自语了一句,然后才解释道“年遐龄本来是颇得皇阿玛信任的一个官员,原先是工布侍郎,现在是湖广总督,不过他年纪大了,前几天听说他向皇阿哥提出了辞呈,想要告老还乡。”

    “那他是个好官吗?”

    “”算是吧,他风评不错,挺得老百姓拥护的。

    “既然是个好官,且是个大官,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女儿?”婉如很不解,清穿文里的小年糕,面容绝美,身子娇弱,文采斐然,怎么都和今日所见之人相差甚远,难不成,今日所见的不是小年糕,而是小年糕的姐姐或者是妹妹?

    “这个女儿是年遐龄的嫡女,年遐龄老来得女,对她很是疼宠,平日里就没有怎么管教,这年遐龄的二儿子年羹尧,自幼读书,颇有才识,且好骑射,性子直爽。今日所见的年氏,自小跟着年羹尧长大,性子随年羹尧,平日里爱舞刀弄枪的,不像是个姑娘,反倒像是个男子。

    听了胤的解释,婉如喔了一声,原来如此。今日所见之人的确是小年糕,只是年羹尧的养成方式不对,所以如弱柳扶风般娇媚柔弱的小年糕成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热情豪爽的女汉纸。

    婉如心里了然,她又问道“那这位年氏今年多大?”貌似小年糕是康熙五十年左右才进了雍亲王后院的,但今日瞧小年糕,似乎十四五岁了,难不成,当时康熙指给胤的是位年近三十的老姑娘?

    “那年氏是三十四年生的,年芳十二,正是豆蔻年华。”

    “可是我瞧着,那姑娘都十四五岁了。”婉如唏嘘。

    “咱们宝宝才十岁,瞧着却是十二三岁了。”胤拿弘晖举例子。

    婉如喔了一声,原来是早熟~~

    不过,这小年糕才十二岁,她出场这么早做什么?难不成又像是钮祜禄氏那般,提前早早的出场,让她虚惊一场?

    婉如心里暗自撇撇嘴,真是讨厌。

    e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