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三百三十二章 婉如发威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钮祜禄氏求见?婉如惊讶了一下,她来何事?

    婉如心里疑惑,她和钮祜禄氏可是没什么交情,钮祜禄氏为何上门找她?

    至于初见的那举手之劳,婉如早已不放在心上,如今这个时候,钮祜禄氏找她做什么?而且听下人的话语,这钮祜禄氏还是直接说要见她,有重要的事要向她禀告。?快来吧,.!

    重要的事?什么事如此重要,让钮祜禄氏竟然向她禀告?婉如想了一会儿,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她心里不解,于是便吩咐人让钮祜禄氏进来。

    钮祜禄氏进来之后,向坐在上首的婉如行礼“奴婢钮祜禄氏给四福晋请安,四福晋吉祥。”

    婉如大眼一扫,认真打量屈膝行礼的钮祜禄氏,钮祜禄氏和去年初见时相比,没有多大变化,只是个子高了些许,丹凤眼灵动依旧,身上的灵气也依旧。

    婉如只一瞥,便不再多关注她,婉如神色淡淡的开口道“起来吧。坐。”语气也淡淡,不冷不热。

    钮祜禄氏道谢,然后起身,坐在了婉如下首的太师椅上,这时候过来一个小丫鬟,给钮祜禄氏端来了茶水。

    婉如见钮祜禄氏端起茶碗品茶,脸上神色波澜不惊,无喜无怒的,婉如心里奇怪,她开口道“钮祜禄氏,刚才听下人说,你有重要的事向我禀告,不知道你今日到王府,所为何事?”

    不管钮祜禄氏突然到访是为了什么,婉如都不想钮祜禄氏在府里多待,想当初。那李玉柔也是对胤禛有肖想之心,但是那李玉柔自始至终都没有踏入过她和胤禛院子的大门。

    如今这钮祜禄氏,只是通报了一声,便可以大模大样的进来了。婉如心里不喜,这是她和胤禛的家,钮祜禄氏多待在这里一会儿。婉如都觉得难受。面对着这个她最为忌讳的情敌,婉如决定速战速决,有事快说,无事赶紧走。

    更何况,这个时间,胤禛也快回来了,她可不想目睹胤禛钮祜禄氏两个人在王府里偶遇的画面。

    钮祜禄氏见婉如一句客套的话都没有。直接开门见山,她原就不太足的底气这下又弱了许多,她脑子一转,试图拖延些时间“回福晋的话,奴婢今日前来。首先是感谢您在初次见面时对奴婢施以援手,您的救命大恩,奴婢没齿难忘。”钮祜禄氏说着,又起身,站在婉如面前,竟然向婉如行叩拜大礼。

    婉如见此,娥眉皱了一下,这钮祜禄氏,怎么又提起那件事?早就说过了让其不必在意。可是这钮祜禄氏还是一遍遍的提起,难不成她心里对自己真的无限感激?

    这一点儿,婉如无法确定,不过,这钮祜禄氏差不多见她一次便把当日的事提及一次,那钮祜禄氏见十阿哥和胤祥的时候。是不是也见一次提一次当日在宫门口的事?

    要当真是这样的话,那这钮祜禄氏可真是、真是太让人厌恶了,婉如撇嘴。

    只是皱眉的一瞬间,婉如心里便联想到胤祥十阿哥身上了,这点儿功夫的耽搁,于是婉如便稳如泰山的受了钮祜禄氏一礼。

    婉如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摆手道“你怎么又提及此事,罢了罢了,既然你真心想感谢我,那你就用行动感激吧,我也受你这一礼吧。”

    既然钮祜禄氏一直强调此事,好似真的对她感恩戴德,她要是不受这一礼,肯定会让钮祜禄氏心里不安的,她从来都不是恶人,她怎么能让钮祜禄氏心里不安呢。

    婉如说着,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让钮祜禄氏起身。

    钮祜禄氏面色如常甚至还带着点儿欣喜起身了,好似婉如这般,她心里真的很高兴一样。当然也只是好似,此时钮祜禄氏已经在心里暗暗的腹诽婉如了。

    这四福晋,不按常理出牌,大出乎她的意料。

    根据前几次对婉如的印象来看,她认为婉如是一个温和通情达理的人,所以她本以为,在她跪下的时候,婉如会出手阻拦她,因此她在下跪的时候,行动有些迟缓,她给出婉如足够的反应时间。

    但是令人她意外的是,婉如这次不像前几次那样,说不必行礼不必放在心上,婉如很坦然的受了她一礼。

    钮祜禄氏见婉如丝毫没有阻止她的意思,没办法,她只得跪在婉如面前,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向婉如磕头。

    所以,钮祜禄氏站起僧后,心里对婉如腹诽不已,不过,想起以后,钮祜禄氏心里又释然了,她刚才给婉如磕头,算是还了婉如当日的救命大恩,从此之后,她和婉如再无半点牵连。

    她以后再面对婉如时,要抢夺胤禛的心时,她可以面不改色,她也可以如婉如今日这般的坦然了。

    心里这样一想,钮祜禄氏又觉得这个头磕的值了,所以她面上的笑容,真诚了几分。

    不过,待钮祜禄氏刚坐下,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婉如又开口了“既然刚才你说了首先,那么应该还有其次,其次是什么?其次可是你说的要向我回禀的重要之事?”

    钮祜禄氏听了婉如此话,嘴角微微抽搐,这四福晋,还真是实在,一点虚言都不讲,这样的话,她如何拖延时间?如何能碰得到胤禛呢?钮祜禄氏心里暗自着急起来。

    心里虽然着急,但她面上不显,她神色严肃,樱桃小口微动,道“福晋说的不错,这其次,便是奴婢要向你回禀的重要之事。”

    钮祜禄氏的神色很严肃,口气很坚决,婉如好奇起来“那你说说,到底是何重要之事。”

    “是。”钮祜禄氏先是应了一声,然后却不答反问道“四福晋,奴婢听说,十三阿哥的母妃,敏妃娘娘如今又病重了,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听见钮祜禄氏提敏妃,婉如心念一动,钮祜禄氏这个时候提及敏妃,难不成这钮祜禄氏,能治好敏妃不成?敏妃如今病重,除非出现奇迹,否则敏妃的命运便如同历史上那般,在今年逝世。

    这钮祜禄氏难道真的可以治好敏妃?

    一想到敏妃的病情能好转,婉如眼里不禁出现了一丝火热,要是敏妃的身子好了,那么胤禛也不用再烦恼了,她可以和胤禛继续过安逸的小日子了。

    想到此,婉如点头承认道“不错,敏妃的身子,是越发的不好了。”配合着自己的话,婉如脸上显出了黯然的神色“不过,钮祜禄氏,你既然提到敏妃,难不成,你说的重要之事和敏妃有关?”

    “福晋说的不错,奴婢所说的重要之事,就是和敏妃娘娘有关。”钮祜禄氏说完这句,有些迟疑,她停顿了一下,不过转而想到话都说到这里了,她不可能退缩了,她没有退路了。

    于是钮祜禄氏只是停顿了一下,便继续道“福晋,奴婢向您所说的重要之事,便是奴婢有把握能治好敏妃娘娘的病。”钮祜禄氏说完这话,也不顾什么礼仪规矩了,她直直的盯着婉如,查看婉如的反应。

    什么!钮祜禄氏话音一落,婉如便激动的站了起来,果然如此,果然如此,这钮祜禄氏,果真有法子救治敏妃。

    婉如心里大喜,满脸兴奋和激动,不过,婉如心念一转,突然想到她的反应有些不妥,她如此反应,有些太相信钮祜禄氏了,她好似知道钮祜禄氏底细般的相信钮祜禄氏,这不正常,这不是土生土长的清朝胤禛四福晋该有的反应。

    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是惊讶疑虑大过惊喜的,毕竟在正常人眼中,这钮祜禄氏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而已。连宫中的太医都素手无策,钮祜禄氏一个八岁的孩子,又有什么逆天的神通?

    婉如想到此,脸上激动兴奋的神色一收,换上了疑虑“钮祜禄氏,你此话可当真?你一个八岁的孩子,如何能救治敏妃?!你难不成是来消遣本福晋的?!”婉如说着,还用力的拍了下椅子扶手,为其话语增加点儿声效。

    其实婉如更想让自己的声音阴沉一些的,但是她的脾性一直都是温和的,从没有阴沉过,所以此时她只能尽量的把脸拉长,声音尽可能的显得威严一些。

    婉如装出来的惊疑和生气让钮祜禄氏慌了一下,钮祜禄氏可不知道婉如其实和她一样,也是现代人,她一直认为婉如是土生土长的清朝人。

    如今婉如这个老封建的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上位者发怒,钮祜禄氏如何不惊?

    所以她赶紧起身,向婉如屈膝行礼,急急的辩解道“福晋息怒,福晋息怒,奴婢绝不敢消遣您,奴婢所言,可是句句属实,奴婢真的有法子救治敏妃娘娘的,福晋,您听奴婢解释。”

    钮祜禄氏的惊慌着急让婉如很满意,她脸上怒色稍微收敛,哼了一声,仍然沉着脸开口道“你要解释什么?你的解释要是让本福晋不满意的话”婉如说道这里,冷笑了一下“但敢用言语欺骗本福晋,并且还牵扯上宫中妃嫔,这样的大罪,你一个小小的四品官之女,可是承受不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