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三百二十九章 胤祥大婚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钮祜禄氏接近兆佳氏,不仅是因为兆佳氏是未来的十三嫡福晋,还因为兆佳氏的阿玛马尔汉是兵部尚书。

    钮祜禄氏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够帮凌柱升官,想来想去,钮祜禄氏决定还是按照某清穿里所写的那样,让凌柱走兵部这条路。

    官场不好混,凌柱虽然也是钮祜禄这一大族的,但是偏离族中心太远,根本就没有能靠得上的人,上面没有人,而且凌柱干的还是没有什么前途的典仪官,这官位自然没办法升迁。

    所以,唯有军功,才是凌柱升迁的最好法子和路子。

    马尔汉身为兵部尚书,一辈子都是在兵营里摸爬滚打过来的,要是他能提点凌柱一下,再加上有自己现代的治军法子的帮助,钮祜禄氏相信,凌柱的前途肯定也会大大的。

    所以,有着这样想法的钮祜禄氏,便努力的接近兆佳氏,钮祜禄氏毕竟是成年人,且上辈子混过职场的,对付兆佳氏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那是手到擒来。

    不过,在和兆佳氏走动的时候,钮祜禄氏也一直在关心着敏妃的身子,在得知敏妃病了之后,钮祜禄氏就一直抓心挠肺的想怎么样能接近敏妃,顺带着用灵泉里的水治好敏妃的病。并且,治好敏妃的病之后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有空间,她能全身而退。

    既想要治好敏妃的病,让大家对她重视起来,又想要不引人怀疑,这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所以钮祜禄氏想了几个月,一点头绪都没有。

    而且从塞外回来之后,佟佳蕙就没有让她进宫了,她只在过年的时候进宫一次。敏妃在宫里,她在宫外,她又没有可以求助的人。所以钮祜禄氏空有灵泉,却不知道该如何给敏妃喝下去。

    钮祜禄氏真害怕敏妃突然挂掉,那她这绝好的机会就没有了,就在钮祜禄氏着急的时候,太后的懿旨下来了,这可是让钮祜禄氏高兴坏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钮祜禄氏感谢苍天!

    她是接近不了敏妃。但是兆佳氏可以接近,太后这个时候赐婚,很明显就是让兆佳氏进宫冲喜的,这兆佳氏进了宫,肯定要每日侍奉在敏妃跟前。这样的话,兆佳氏有很多的机会让敏妃喝下灵泉水。

    这样,敏妃的身子很快就能好,就算是敏妃和胤祥不知道其实是她的功劳,但是兆佳氏知道,兆佳氏一定会承她的情,记住她这份功德。

    既然如此,那凌柱的升迁之路,想来也不会太远了。

    钮祜禄氏计划的很好。所以今日,她特意来找兆佳氏联络感情来了,和兆佳氏越熟悉,那么她计划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过,这日,胤祥和兆佳氏大婚的日子终于来了。兆佳氏大婚的场景和婉如当日的差不多。流程都是一样的。

    婉如和胤禛一起去宫里参加宴会,这次胤祥大婚,几个大一些的阿哥都跟着康熙南巡去了,不过这也不影响胤祥的好心情,和他关系最为亲近的胤禛九阿哥十阿哥都在。

    婉如和胤禛挤在新房里,一起看新娘子,胤祥用秤杆挑起新娘的盖头,兆佳氏布满了白粉的脸露了出来,白粉抹的太多,以至于兆佳氏真正的长相婉如都看不出来。

    婉如在心里偷偷吐槽此时的新娘妆容,完全就是鬼脸一张。不过婉如转头去注意胤祥的表情,胤祥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婉如也看不明白胤祥真正所想,不知道胤祥对这兆佳氏满不满意。

    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婉如和胤禛说起了他们两个当年成亲时的情境,婉如想起兆佳氏的白粉脸,她嘟嘴道“爷,当年咱们成亲的时候,我的脸不是像十三弟妹那般的白吧?”

    马车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人多,走的慢,马车一直在晃悠,胤禛闻言瞧了眼婉如的脸蛋,回想当年的事,他手抚上了婉如白皙的脸蛋,捏了两下道“你当日没有化妆,只是扑了点粉。”

    婉如见胤禛记得如此清楚,她心里高兴,于是她双手环上了胤禛的手臂,笑的甜甜的道“十三弟妹脸上的粉抹太多了,我都看不清十三弟妹的样子。”

    “明天十三弟妹敬茶的时候,你尽管看个够。”胤禛拍拍婉如的小手。

    婉如嗯了一声,想起胤祥,她又开口道“十三弟掀盖头的时候,我自顾着看新娘子了,也没有注意十三弟的表情,不知道十三弟对弟妹可满意。”婉如说着,把头靠在了胤禛的肩上。

    “我也没有注意十三弟的表情,不过,听说十三弟妹性子不错,十三弟应该满意吧。”

    婉如闻言,想起历史上关于胤祥嫡福晋的事,前些年胤祥还和别的女人生过孩子,可是到了后面那些年,胤祥的孩子,全是这位嫡福晋所出了。

    不少人认为胤祥之所以那么宠他的嫡福晋,是因为胤祥当年落魄时这位嫡福晋对他不离不弃,这样的女子,应该是一个坚强的人。

    不过,婉如转而想起了她和胤禛没圆房的那些年,她嘿嘿笑道“爷,你说今晚,十三弟的洞房花烛夜,十三弟和弟妹会怎么过?”

    婉如的话刚落,头上便挨了胤禛一下,婉如被胤禛这突然的一下子给整懵了,她嘟嘴道“爷,你干嘛!”

    胤禛见婉如嘟嘴生气的样子,他安抚般的亲了下婉如的鼻尖,然后道“那是咱们十三弟,你怎么能”胤禛说道这里,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词,于是他继续无奈道“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羞涩为何物,那是咱看着长大的十三弟,你此时心里想的,应该是终于有人照顾十三弟了,而不是想着十三弟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如何过,明白了吗?”

    婉如闻言,双手叉腰,大眼睛里充满了怒意“我就是对十三弟的洞房花烛夜感兴趣!这和害羞有什么关系!”婉如觉得心里委屈,她是想八卦一下嘛,结果没防备之下头上便挨了胤禛一下,虽然不疼,但是胤禛好多年没有做过这个动作了。

    而胤禛见婉如倔强生气的样子,他举双手投降“好好好,你怎么想,都可以,行不?”

    胤禛脸上的无奈婉如瞧的清楚,但是胤禛语气里哄小孩子的意思婉如也明白,她有些郁闷,她和胤禛在思想上还是有差距,有代沟。

    三年一代沟,她和胤禛相隔了三百年,这中间百个沟如天堑。

    想到此,婉如叹息一声,朝着胤禛怀里扑去,胤禛伸出手,刚好把婉如抱个满怀,婉如双手环上胤禛的腰,脑袋在胤禛宽厚的胸膛上蹭蹭,小声道“胤禛,我喜欢你。”

    她喜欢胤禛,她爱胤禛,她和胤禛的日子已经很美满了,就算偶尔和胤禛在思想上有代沟,哪有如何?她和胤禛相爱,这样就足够了。

    婉如突然的表白让胤禛意外,不过婉如抽风的次数太多了,胤禛也习以为常了,婉如话里的依赖和情意,胤禛听的很明白。

    他一下一下轻拍着婉如的背,脸上挂着笑开口道“我知道,如儿,我也喜欢你。”婉如虽然经常有些奇怪的念头,但是不管如何奇怪,如何的有伤风化或是大逆不道,只要没有旁人听到,胤禛自然会包容婉如。

    婉如听见胤禛的话,笑了出来,她不再多言,马车里气氛温馨无限。

    胤祥并不知道他的四哥四嫂正在猜测着他的洞房花烛夜会如何,他现在心里有些失落。

    他一直希望和期盼的福晋是温柔贤淑貌美如花能和他亲密无间的,眼前这个福晋,洗去了脸上的白粉之后,本来的面目露了出来。

    一张不算貌美的脸。胤祥在心里评价道。

    虽然兆佳氏在伺候他梳洗脱衣,但却不敢抬头与他直视,有些拘谨,胤祥在心里又评价道。

    想起他四哥和四嫂相处融洽的情景,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方就能明了,那样的心有灵犀和默契,真真是让胤祥羡慕的不得了。

    如今眼前的这个嫡福晋,人瞧着虽然有些呆板,但是这是他相伴一生的人,想到此,胤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把兆佳氏给搂在了怀里。

    兆佳氏双手抓着被子,浑身僵硬,身边第一次有一个陌生男子,她不能安然入睡,正胡思乱想间,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给揽在了某人怀里,她吓的小声惊呼。

    胤祥听到兆佳氏的惊呼,莫名的想笑,于是他把头埋在兆佳氏的颈窝里,低低的笑了出来。怀里的福晋瞧着清瘦,但是身上却软绵绵的,抱着很舒服。

    胤祥忍不住在兆佳氏颈窝里蹭蹭。

    感觉到怀里人的身子慢慢的放软,一丝笑容爬上了胤祥的面容,他心里憋了一晚上的失落突然没有了。

    眼前的这个福晋,虽然和他之前想象中的不相符,但是他们未来的日子还长,有什么不满意的,他可以让她慢慢改正。

    想到此,胤祥换了姿势,让怀里人更舒服些,他在兆佳氏耳边轻声道“睡吧,明日还要早起。”

    兆佳氏此时已经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过她的夫君抱着她,这让她心里欢喜。

    她感觉得出来,胤祥对她是不满意的,所以她忐忑了一个晚上。

    但是胤祥刚才的亲昵,让她心里的忐忑消失了。

    未来还很长,胤祥有什么不满意的,她日后改就是了。

    想到此,兆佳氏心里安宁了,她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来,沉沉睡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