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三百二十四章 敏妃病了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这次出巡回来之后,婉如和胤禛照常过了几日小别胜新婚的甜蜜日子,每日里腻在一起,重复着两个人信纸中的话语。

    时间到了康熙三十七年十月,十月有两件大事,那便是九阿哥和十阿哥的大婚。

    这两个人在三十七年春就被康熙指了福晋,如今半年的时间过去,他们两个终于也要成为有家有口的人了。

    九阿哥的嫡福晋董鄂氏,经过这一趟塞外之行,因为八福晋的关系,九阿哥也算是知道了董鄂氏的性子,对于貌美温婉贤淑的董鄂氏,九阿哥自然是很满意的。

    至于十福晋,这个从蒙古过来的姑娘,终于在九月底的时候带着嫁妆来到了京城。众人对十福晋的性子样貌猜测已久,所以在得知十福晋到了京城之后,不待十阿哥说什么,八福晋就拉着婉如一起去看望了十福晋。

    十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比十阿哥大了一岁,今年十六岁。博尔济吉特氏长的不算貌美,和京城里的满族贵女比起来,皮肤有些黑,但是在婉如看来,那是健康的黑色,那是彰显活力的黑色。

    博尔济吉特氏的满语和汉语说的都不好,但是她能听懂众人的讲话,不知道是不是人生地不熟的关系,博尔济吉特氏话不多,看上去有些沉闷。

    这副样子和十阿哥想象中的福晋可是不相符的,十阿哥希望能有一个关心他和他玩到一起的福晋,他可不喜欢一个性子沉闷的福晋。

    于是在众人的猜测中,十阿哥和博尔济吉特氏举行了大婚仪式。婚后没多长时间,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十阿哥貌似比九阿哥过的还要滋润。

    自从成亲之后,十阿哥每日从上书房回来之后。不再是像以前那样一直和九阿哥胤祥待在一起了,他总是急匆匆的回他的院子,这副情景。倒和当年胤禛刚成亲时有些相似。

    面对着众人的打趣和追问,十阿哥挠着他半光的脑袋嘿嘿直笑,旁的却并不多说什么。就在众人感慨十阿哥竟然转了性子的时候,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敏妃病了。

    入了冬,天气转凉,一日在敏妃去慈仁宫给太后请安的时候,恰逢碰到了冬雨。当日被雨淋到的嫔妃不少,伤风感冒的也不少,但是独惟敏妃,一直到了十二月,她的身子还没有好。

    敏妃终日药汤不断。咳嗽发烧不断,这可是急坏了胤祥。

    自从塞外回宫之后,胤祥就觉得日子过的有些沉闷,自从胤禛搬出皇宫之外,胤祥每日里就和九阿哥十阿哥混迹在一起,如今九阿哥十阿哥忙着他们大婚的事情,自然就顾不得胤祥了。

    这还不算完,九阿哥十阿哥大婚前,胤祥以帮忙的借口还能每天去找九阿哥十阿哥玩。自从九阿哥十阿哥大婚之后,胤祥就再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九阿哥十阿哥了。

    特别是十阿哥,每日从上书房回去,不再是和九阿哥胤祥一起找乐子,十阿哥回他的院子之后就不再出门,十阿哥如此。九阿哥也好不了多少,娇妻在怀,这两个哥哥都没空陪胤祥玩了。

    于是胤祥每日里变得孤身一人,下了学之后,他就直接回他的院子,偶尔去看看敏妃。

    胤祥内里也是一个爱笑爱闹的人,如今形单影只的,他很不习惯。

    本来就觉得日子过的有些沉闷,如今敏妃又得了病,而且一病就是两个月,胤祥的心情自然更加的糟糕。

    他每日里下了学之后便去看望敏妃,顺带着照看他的两个妹妹,胤祥即使再聪明懂事,他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先是失去了平日里的玩伴,如今额娘又病着,于是胤祥的脸蛋上再也没有了笑容。

    在得知敏妃病了之后,婉如便进宫探望了,婉如这个自顾沉浸在小家庭里的人,这个时候终于想起来了,按照历史,敏妃明年就会去世。

    一想起来这一点儿,婉如就抓心挠肺的睡不着,婉如和敏妃的关系说不上有多好,除了第一次见在御花园遇见胤祥时去过一次敏妃的宫里,之后婉如就再也没有去过。

    婉如和敏妃的关系淡淡,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婉如也会给敏妃备上一份礼物,而婉如和胤禛有了什么喜事,敏妃也会送上一份祝福。

    婉如和敏妃的关系虽然不算亲近,但是对于敏妃,婉如还是打心眼里喜欢的,不仅是因为她教出了胤祥这样聪颖可爱的孩子,还因为敏妃的恬静贤淑。

    敏妃总是很低调,不与人争什么,而且每次见敏妃,她脸上都挂着亲和的笑容,似乎不管别人说什么,她都有自己的信仰坚持。在后宫里,敏妃能如此,实在是难得。

    所以,不管于情于理,婉如都不希望看见敏妃香消玉殒。

    敏妃病了两个月,婉如四次进宫看望她,每次去,婉如都会先询问一番敏妃的病情,然后再说些胤祥的趣事逗敏妃开心,婉如完全就是把敏妃当做自己的长辈来对待。

    对于婉如的关心,敏妃和胤祥都谨记于心,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困难,虽然敏妃的处境不太困难,但是在她生病的时候,婉如能记着,并时不时的来探望她,这样就足以往敏妃感动了。

    但是婉如要的并不是敏妃的感激,她要的是敏妃的病赶紧好起来。

    胤祥对敏妃就好比胤禛对佟佳氏,佟佳氏走的时候,胤禛消沉了好久,敏妃要是去世的话,婉如相信,胤祥也会消沉好久。

    如今敏妃病着,胤祥就颓废起来了,敏妃要真的有什么事儿的话,胤祥说不定会是怎样呢。

    婉如是看着胤祥长大的,婉如完全是把胤祥当初自己的亲弟弟,她自然满心的希望胤祥好好的。

    婉如这日进宫回来后,有些闷闷不乐,婉如记不清敏妃具体是什么时候去的,她只知道敏妃是在胤祥十三岁的时候没的。从今日敏妃的脸色来看,比她上次进宫时又暗黄了几分。

    婉如很担心。

    婉如脸上的忧郁一直到胤禛回来还是没有好转,胤禛在问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他的脸上也显出了难色。

    胤禛坐在榻子上,背靠着软绵的锦被,他在沉思。

    婉如坐在旁边照看着弘晖,弘晖正在翻婉如给他画的满是图画的小册子,所以婉如又把心神放在了胤禛身上,婉如迟疑的开口“爷,敏妃母的病情一只未见好转,十三弟也一直很消沉,你看。。。”

    婉如其实也是没话找话,关于敏妃的病,她都没有办法,何况是胤禛,按照历史,敏妃是要走向死亡的。但是胤禛是她的主心骨,是她的男人,如今碰到了大事,她自然是要求助于胤禛,听听胤禛的意见的。

    胤禛听见婉如的话,沉吟了一下,开口道“敏妃母的身子到底如何?”

    “我问过太医了,太医说敏妃母当日淋了雨,寒气入体,再加上敏妃母的身子一向也不怎么好,所以就一病不起了,如今虽然每日里都喝药,但是却不见好转。”婉如忧心的回道。

    敏妃就是典型的宅女,整日里除了请安便一直呆在自己的宫殿里,这样的人,身子能好吗?随便一个小病,就能让她起不来了。但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敏妃已经病的一天里一半的时间都躺在床上了。

    “那太医怎么说?是不是。。。”胤禛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口“太医是不是说,敏妃母的身子就医治不好了?”胤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是低沉。

    胤禛是想起了佟佳氏,佟佳氏当年,也是如此。

    婉如没想到胤禛会这样说,她稍微楞了一下,然后摇头道“那倒没有。太医只是说让敏妃母按时的服用药物,并没有说敏妃母的病情最终会如何。”

    太医自然是不敢乱言的,婉如是因为知道历史,知道敏妃的病治不好,所以才如此的忧心着急的。

    婉如真的很讨厌这样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或是关心的人离去却毫无办法,当年佟佳氏去世时的那种无力感如今又浮上了心头,婉如心里莫名的就有些烦躁。

    她坐在胤禛旁边,手里不断的在撕扯着一条帕子,婉如无意识之下,用的力气过大,刺啦一声,帕子被婉如给撕扯烂了。

    这可是把婉如和胤禛都吓了一跳,婉如看着手里成为两半的手帕,又看看同样一脸震惊看着她的胤禛,婉如舔了下嘴唇,解释道“爷,我心里燥躁的,不知不觉的,就用的气力大些。”

    胤禛见此,安慰似伸出手握住了婉如的手,婉如仰着脸看他,胤禛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他低头亲了亲婉如的额头,安慰道“没事儿的,放心吧,既然太医也没有多说什么,那敏妃母的身子就没事,她迟早会好的。”

    胤禛知道婉如有时候会莫名的力气很大,他见过好多次了,也不觉得奇怪,他知道婉如心里烦躁,所以轻声安慰她。

    胤禛轻柔的吻落在额头,婉如烦躁的心里觉得平复一些,可是听见胤禛安慰的话,婉如苦笑,敏妃要真的能好起来的话,那她也不用如此担心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