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一百五十七章 胤禛和李玉柔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李玉柔激动的一路上一直在偷偷的看胤禛,胤禛的感觉没有错,那道落在他身上的炽热目光,是李玉柔的。

    某天晚上,三阿哥招她伺候,睡觉的时候,三阿哥玩笑般的说起了胤禛和婉如每天一封信的事儿,李玉柔听了,面上称赞胤禛有情有义,心里却把婉如翻来覆去的掐了多遍,婉如和胤禛越恩爱,她越恨婉如,要不是婉如从中作梗的话,现在和胤禛每天一封信的就是她了。

    李玉柔上辈子得过胤禛的宠爱,自然知道胤禛的满腹柔情,上辈子她得宠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重活一世,她才明白胤禛柔情的可贵。

    被胤禛全心全意宠着的人,那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对于后来的年氏,李玉柔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她认为,胤禛真正真心以待的只有她自己,年氏进雍亲王府的时候,胤禛都已是中年,胤禛对年氏,夹杂了太多感情以外的东西,胤禛对年氏,再也没有少年时初尝情爱的疯狂和甜蜜,再也不复少年时的炽热。

    而她,却得到了胤禛真心相待,即使是后来她失宠了,但是因为这年少相伴的情分,胤禛对她还是不错,也没让宫人欺负作践过她。

    对此,李玉柔一直是得意的,即使是后来她不得宠了,但她只要一想起曾经年少的时光,她心里仍然是得意的,她陪伴了胤禛最美好的时光。她得到了胤禛最真的心意。

    现在她只要一想到这本来应该属于她的柔情被婉如给占了,她就恨不得把婉如掐死又掐活再掐死,她心里本就有不甘,现在又被婉如给刺激,被嫉恨蒙蔽了双眼的李玉柔又开始在心里谋划了,她原先只是准备偷偷的瞧几眼胤禛就罢了,但是现在。李玉柔不准备这样了,她准备冒险去勾引胤禛。

    因为李玉柔想起了顺治帝和董鄂氏的事儿,当年董鄂氏是顺治帝弟弟的女人,但是顺治帝瞧上了董鄂氏,便把她给抢到了宫里,李玉柔准备效仿董鄂氏,即使现在三阿哥很宠爱她,但是李玉柔心仍然挂在胤禛的身上。

    她知道胤禛在外面是个极为重规矩的人,但是对于自己亲近的人,却是随意很多。只要她挺过胤禛最初的冷脸,那以后就有她享不尽的好处了。想到此,李玉柔咬牙决定了,她要亲近胤禛去,哪怕是和胤禛有了一丝半缕的关系。将来等到胤禛登基成为了皇帝,那就有她袭不尽的荣华富贵。

    而且,她的仇还没有报,她不能眼看着她的仇人得胤禛的宠爱而她什么都不做。

    心里有了决断的李玉柔开始思量怎么利用这次出巡的机会来接近胤禛,到了驻地。李玉柔暗地里观察,和她上辈子来的地方是一样的,李玉柔心里暗喜。真是老天都帮助她,能够重生一次,真是不错。

    心情很好的李玉柔吩咐身边的丫鬟芍药和杜鹃时刻关注着四阿哥,一有什么情况,要马上向她回报,李玉柔身边的丫鬟芍药杜鹃是她的陪嫁丫鬟,自小便跟在她身边的,李玉柔对她们俩个很是信任。

    这天晚上,三阿哥往刘氏那里去了,李玉柔一个人呆在帐子无聊的准备睡觉,正要洗漱的时候,芍药进来向她回报“格格,奴婢瞧见四阿哥刚才出帐子了。”

    李玉柔洗手的动作止住了“什么?出了帐子?”李玉柔隐隐的觉得机会来了。

    “是,奴婢瞧见四阿哥只带着苏培盛,出了驻地,往东南方向去了。”

    听了芍药的话,李玉柔坐不住了,往东南方向,李玉柔忆起了上辈子的事,她想到此,赶紧的换装,又匆匆的照了下镜子,确认妆容很完美了,她便芍药留在帐子里守着,她要独自出驻地。

    在她快走出驻地的时候,她瞧见了苏培盛往驻地而来,李玉柔停下脚步,转了向,等苏培盛过去之后,李玉柔便赶紧出了驻地,她心里感谢老天对她的帮助,此时苏培盛不在,她正好可以趁机接近胤禛,想到此,她加快脚步往东南方向走去,走了没多远,便见到了一个小土丘。

    李玉柔绕过土丘,她果然见到了胤禛躺在草地上在看星星,这里离驻地并不算太远,驻地的火光可以照射到这里,不过因为胤禛躺在了斜坡背对着驻地的一面,因为李玉柔有些看不起胤禛的表情。

    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激动心情,李玉柔的眼睛一下子便湿润了,她想起了上辈子,上辈子的时候,胤禛也在这里看过星星,不过那时是带着她一起看的,漫天闪烁的星空下,胤禛搂着她说情话,想起上辈子的美好,李玉柔眼泪出来了。

    于是胤禛坐起身子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双眼含泪一脸深情看着他的李玉柔,不过因为李玉柔此时的表情在胤禛看来太过诡异,脸上涂了太多的粉,这副形象和婉如画里有着书卷气质的女子不相符,所以胤禛一时间没有认出李玉柔。

    但是因为胤禛没有认出李玉柔,李玉柔在心里又给婉如记上了一笔账,她此时可以确定了,婉如是真的没有给她画过什么画像,要是画过的话,要是胤禛看过的话,那胤禛此时为何认不出来她?

    不过李玉柔此时没空分神去想这事儿,她现在满腹满心都是眼前的胤禛,这是上辈子宠了她十几年的四爷,这是她自重生那一刻便念念不忘的四爷,这是她惦记了俩辈子的四爷啊。

    李玉柔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胤禛,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胤禛,她这辈子读了不少诗书,自然情感比上辈子丰富了不少,她多愁善感了起来,此时面对着胤禛,她心里是百味陈杂,她想抒发一下内心的各种感情,但是她的这种想法表现在脸上,在胤禛看来就是莫名其妙不知所谓了。

    李玉柔满腹的激动和欣喜等多种情感在听到胤禛的不知所谓和不知羞耻时,冷却了下来,看到胤禛要走,李玉柔也顾不上对胤禛含情脉脉了,她赶紧自报家门。

    果然,胤禛听到她的话之后,脚步停了下来,李玉柔心里一喜,她就知道,上次赏春会她作的那首诗,给胤禛留下了印象了,四爷一定是记得她的,想到此,李玉柔刚才冷却的激动和欣喜又涌了上来。

    她脸上挂着最美的笑容,静静的站在一边,任胤禛细细打量,她在等胤禛的赞美之词,她在等胤禛的惊讶之词。

    良久,胤禛开口了“你既然是三哥的格格,深夜一人来这里做什么?”胤禛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他纯粹是好奇的打量一下李玉柔,打量完,他就开始说正事了。

    问过这句话之后,胤禛想起刚才李玉柔的行为,他又想起了婉如给他说的,李玉柔对他有觊觎之心,想到此,胤禛不但是眉头紧紧皱着了,他的脸色也彻底的冷了下来,他可不想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和三阿哥有什么误会。

    李玉柔没想到胤禛打量完她之后来了这么一句,她又呆滞了一下,胤禛不是应该夸赞她的美貌和才情的吗?然后他们俩人再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讨论人生的吗?明明上辈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啊,但是因为上辈子她什么都不懂,让胤禛扫兴不少,这辈子此时只剩下胤禛一个人了,她做足了准备为此专门赶了过来,怎么胤禛还问她到这里来是干嘛的?

    她该怎么开口?她能直接说婢妾是来勾.引您的吗?

    李玉柔想到此,心里有些后悔了,她不该冒然前来的,此时面对着胤禛的质问,她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但是转念想到自己曾经想过胤禛最开始会对她冷脸以对,只要她挺过最艰难的冰冻期,那她接下来就可以迎来春暖花开了。

    想到此,李玉柔在心里给自己鼓劲,然后开口道“婢妾觉得帐子里有些闷,便出来一人随便走走,没想到在这里偶遇到了四爷,冲撞了四爷看星星,是婢妾的不是。”李玉柔向胤禛行了一礼,身段很是婀娜。

    胤禛听到李玉柔这样说,心里不喜的哼了一声,看星星?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在看星星?!自以为是的女人!既然见到他在这里,那她就应该赶紧绕道走的,怎么还上前给他打招呼,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他可怎么解释?

    想到此,胤禛冷冷的开口道“既然如此,你就继续走走吧,爷回去了。”顾及着李玉柔是三阿哥的女人,所以胤禛说话还算是客气。

    李玉柔见胤禛如此,心里一急,不经大脑的话便冒了出来“不用了,婢妾现在觉得好多了,婢妾和您一起回去吧。”

    听了李玉柔的话,胤禛诧异的看了李玉柔一眼,她不要命了吗?李玉柔此时也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妥,赶紧不好意思的笑笑,开口道“四爷,您先走,您先走。”

    胤禛看了李玉柔一眼,毫无留恋的转身就走,今晚算他倒霉,出来想独自一人静一静,结果却碰到了一个疯女人,他自认晦气。(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