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一百章 抹药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佟佳氏走了,马车里的气氛有些微妙,婉如在想佟佳氏的话,顺便想一下佟佳氏到底是不是穿越的,便沉默不开口,胤禛坐在毯子上,见状不好意思的咳了俩声“给爷倒杯茶。”

    这句吩咐打破了马车里的静寂,婉如依言倒了杯茶给胤禛,胤禛接过,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边喝边想着刚才佟佳氏的话:不再嘴硬、不再口是心非、不再逞强。

    今天的事只算是一个私密的个人小事,但是佟佳氏却把这件事和胤禛平日的处事方式连起来教育他,人生的苦难有太多,难受的时候有人可以倾诉可以相信会好很多,佟佳氏只是希望胤禛过的不那么辛苦。

    佟佳氏不知道胤禛以后会不会做皇帝,但是佟佳氏相信,自己教养出来的胤禛,就算是做了皇帝,名声肯定比历史上的雍正好的多,过的也会比历史上的雍正幸福很多。

    胤禛隐约的明白佟佳氏的心思,他心里感激,但是今天之所以这样,除了他天生的性子使然之外,还有这件事实在是一件羞人且不光彩的事。

    这种大腿内侧因为骑马而被磨破的事:即羞人又尴尬,而且之前婉如劝过他了让他骑小马,他不听,于是自作自受。再加上他是皇子,皇子的骄傲让他不管面对着谁,胤禛始终觉得难于启齿。

    更何况是在他认为有些傻乎乎的婉如面前。他作为婉如的夫君,一直都是他嘲笑婉如,再加上刚才被佟佳氏教育,所以此时胤禛只能默不作声来掩饰尴尬。

    佟佳氏走了之后没一会儿,秦桑便把药送过来了,详细的告知了药的用法便走了,婉如接了药。看着一脸洋装淡定的胤禛,婉如开了口“爷,这药您什么时候抹?”

    “等晚上休息时吧。”大白天的脱裤子抹药,胤禛这辈子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喔”婉如应了一下,没多说什么。

    然后一个下午的时间,马车里的气氛都很微妙。

    旁晚,走了一天的大部队找了合适的地儿安营扎寨,坐了一天马车的人此时都下了马车,相熟的聚在一起聊天,用过晚膳。一切收拾完之后,上了床。婉如拿出下午秦桑送过来的药,再次问出了下午的问题“爷,这药您什么时候抹?”

    胤禛此时已经洗过澡,穿着干净的睡衣坐在床上。看着婉如又把药拿了出来,伸手接过,然后吩咐道“你先睡吧,爷自己抹就好。”

    下午呆在马车里,胤禛面上是一会儿翻书一会掀开窗帘看路上的风景。像是没有今天的事一起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很是悠闲自在。但是心里一直在挣扎着抹药的事儿怎么办,只因他和婉如虽然成亲也俩年多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一直搂在一起,但那都是在穿着睡衣的情况下。这次受伤的地方有些羞人,本来胤禛是准备避开婉如自己抹药的,但是因为今天佟佳氏的那番话,他一直在犹豫。

    刚才沐浴的时候,胤禛仔细看了下被磨伤的地方,胤禛现在还是儿童,皮肤娇嫩,而且此时天气依然炎热,胤禛穿的裤子也薄,受不住马鞍的摩擦,有他手掌那么大的一片皮肤红红的,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被磨出血来了,经过一下午的修养,血迹已经干涸结痂,这个时候是不能见水的。

    不能水洗,只能拿湿毛巾擦,胤禛无奈,只得亲自动手将就着擦了擦身,自从和婉如成亲之后,胤禛在她的影响下,沐浴的时候也很少让人伺候了。

    胤禛拿着毛巾艰难的擦背,然后再擦下身,小心的避过流血的地方,从来没有如此郁闷过的胤禛一边困难的擦着身子一边胡思乱想,胤禛突然发现婉如今天一下午都没有主动开口,这很反常,难道婉如有什么想法?

    胤禛不确定了,等擦完身子,胤禛决定还是自己抹吧。自己动手,自力更生。

    “爷,要不我给您抹吧,反正额娘今天也说了,咱俩是夫妻,什么都可以分享的,我是您的福晋,给您抹药是再正常不过了的。”婉如有些歪曲佟佳氏的话,“痛苦的时候有人分担”和“什么都可以分享”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不必了,爷亲自动手即可,你先睡吧。”胤禛摆手拒绝。

    “爷,您这样,咱们洞房的时候怎么办?”婉如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害羞没什么用,咱俩早晚有赤诚相对的一天,别再抗拒了,早几年晚几年没区别。

    婉如觉得今天佟佳氏的话很有道理,于是今天下午便反常的没有去安慰胤禛,而是默不作声的和胤禛待了一下午,她觉得也得冷一下胤禛。

    现在见胤禛又在抗拒,婉如觉得好笑,自己是女的都觉得没什么,胤禛一个男的还是她的夫君倒是一直抗拒,小孩子,就是莫名的固执。

    于是婉如决定逗一下胤禛,他不是害羞吗?那就直接来了一句更大尺度的。

    听了婉如的话,胤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洞房?”声音透着难以置信。

    洞房,以他们俩现在的年龄来说,是一个遥远的词。

    洞房的大概意思胤禛还是知道的,大婚的时候佟佳氏给他模糊的讲过,胤禛没有想到婉如会这样直接,婉如一次又一次的刷新着他对婉如的认知,胤禛不淡定的伸出手指着婉如开口“你,你竟然说洞房?你知不知道洞房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夫妻主动这方面,他一直都在婉如之下。

    “当然知道,成亲之前我额娘就告诉过我了,就是我和您,我和您都不穿衣服”婉如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不再是直视着胤禛,低下头,没拿药的那只手捏着衣角,十足的害羞小媳妇样。

    这样子看得胤禛想吐血,你不要用那么娇羞的动作说着一点都不娇羞的话好不好。

    胤禛对洞房的理解和婉如的差不多,见婉如这副样子,胤禛有气无力的开口“婉如,你帮爷抹吧。”他放弃挣扎。

    婉如听了,笑眯眯的走上前,坐在胤禛的身边开口道“好,您脱了裤子吧。”

    此时胤禛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依言脱了裤子,反正里面还穿着裤衩,婉如看了那那片红红的皮肤,有些心疼的开口“爷,疼吗?”

    “还好。”

    “下次可不能再逞强了,又没人会说您什么,您这样我看的难受”

    见婉如包子脸皱起来了,胤禛忍不住捏了一下“不过就是骑马而已,爷是男子汉,无事。”

    婉如还是觉得那片红刺眼,忍不住用嘴呼了几口气,婉如的动作太亲昵,而且口中呼出的风暖暖的吹在大腿内侧,胤禛耳朵红了。

    抹完药,胤禛又重新穿上睡衣,婉如下去又洗了手,刚躺进被窝便被胤禛给抱住了“你今天下午为什么不和爷说话?爷看你呆坐了一下午。”

    刚才婉如满脸心疼的表情让胤禛很受用,婉如还是很在乎他的,但是下午婉如没和他讲话的事情胤禛还记在心里,反正刚才婉如那么彪悍的话都说了,抹药那么亲密的事都做了,那胤禛也不再顾及,就问出了口。

    “下午?我是在认真的想额娘的话。”

    “想出什么了?”

    “我觉得额娘说的很对,咱俩是夫妻,夫妻之间做什么私密的事都是正常的,应当的。所以刚才我连洞房那么羞于启齿的话都说了。”

    “你还知道那是羞于启齿的话?”胤禛说着咬了一口婉如的脸蛋,他今天受大委屈了,然后不等婉如开口,直接霸道的命令道“睡吧,做一天马车了,明早还得继续赶路。”

    婉如摸摸沾了胤禛口水的脸蛋,撇撇嘴,睡了。

    接下来的路程,胤禛花俩天时间养伤,之后,便很少再骑马了,都是实在忍不住了才离了马车骑马奔驰一会,车队走的不快,十天之后,进入了山东境内。

    到了山东,山东巡抚钱珏自然率领山东的官员诚惶诚恐的迎接,把众人安顿好之后,康熙带着大臣下乡实地考察去了,康熙亲眼见了山东农村的实际情况之后,原来的自信有些受打击,普通农民的日子过的还是很辛苦的,想到此次南巡的花费,康熙有些心虚,大手一挥,下旨山东地丁正赋明年全免。

    下乡回去之后,康熙有些郁闷,他自认是一个好皇帝的,以后还是要更勤政爱民,多为百姓做实事才是,康熙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趵突泉,也是山东的名胜之一,休息俩天,康熙带着众人去参观趵突泉,之后这次南巡第一个较重要的事要来了:祭祀泰山。

    泰山祭祀古来已有,泰山为五岳之首,从秦始皇到康熙,数千年来泰山接受了无数帝王的祭享。

    康熙去祭祀泰山那天,大阿哥和胤禛都去了,妇孺留在行馆。

    佟佳氏自那日劝说了胤禛之后,也没有问秦桑送去的药到底是怎么抹的,一切如常。

    出了山东,剩下的路程就要坐船走水路了,佟佳蕙这些天一直陪着太后,佟佳氏倒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和她谈话,等坐上船,到时候会更找不到机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