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第五十九章 出巡

时间:2019-09-20作者:在在在兮

    既然连康熙都不追究,那这件事就这样落下帷幕了,这件事的起因是八阿哥,大闹内务府大展皇贵妃威风的是佟佳氏,但中间把八阿哥和佟佳氏连接起来的重要桥梁胤禛却被人忘记了,而且最终胤禛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这件事之后,宫里一些仗着主子得宠而有些飞扬跋扈的奴才们消停了,这件事让他们明确的看到,主子就是主子,哪怕是不得宠的,那也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即使得到了贵人的青睐,但是还是奴才,惹到了真正的贵人如皇贵妃,一怒之下自己小命说没就会没了,谁也救也不了。

    而且各宫的妃嫔也都是看康熙的态度行事,现在康熙对皇贵妃的暴行不管不问,那她们心里也都有了底,也都约束自己宫里的人,时刻谨记自己的本分,别惹是生非。

    于是宫里不受宠的小主子们,不管是分位低的贵人常在答应,还是不受宠的阿哥公主,日子都好过许多,于是这些人都对佟佳氏感恩在心,她们的身份不够,连嫉妒佟佳氏的资格都没有,平日里佟佳氏管理宫务也公平公正,她们对佟佳氏没有什么坏的印象,她们对佟佳氏只有感恩。

    八阿哥也渐渐和胤禛亲近起来,八阿哥以前对胤禛是羡慕的,有时也会在心里埋怨康熙的不公平,为什么不把他也抱给佟佳氏抚养,特别是当时被胤禛逼问真相时的尴尬,八阿哥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他也是康熙的儿子,也有着皇子的自尊和骄傲,但是却因为炭火这样的小事在同为皇子的胤禛面前如此尴尬窘迫,他心里感谢,埋怨,羡慕等各种的情绪交缠在一块,缠的那稚嫩的心灵喘不过气来。

    这时的八阿哥的思想正处在交叉路口,一条是感恩胤禛以后和胤禛好好相处的路,一条是嫉妒胤禛怀恨在心的路,感恩的路通向光明,兄友弟恭;嫉妒的路会使心灵扭曲,未来不可预测。八阿哥就是带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和胤禛相处交往。

    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八阿哥的小心灵逐渐倾向于感恩的那条路,胤禛和婉如真的是很好的哥哥嫂嫂,待他如亲弟弟一般。

    每天下了学之后,八阿哥会跟着胤禛回去一起做功课,胤禛是个不错的师傅,虽然经常板着脸很严厉,但八阿哥还是能在胤禛的训斥中,感受到胤禛对自己的疼爱,还有婉如,以前是她和胤禛在书房里一起写写画画,现在加了个八阿哥,每天婉如便不再去书房,而是准备一些点心,给俩兄弟送过去。平常胤禛考虑不到的生活上的小细节,婉如也都仔细的问过高明,让高明好好照顾他的小主子。

    婉如本来就是大人,胤禛是想装大人,于是俩个人配合起来,倒还真把八阿哥的功课吃穿住行给安排的妥妥当当。

    现在,经过几个月的相处,在八阿哥心里,以前对胤禛的羡慕埋怨已经没有了,只剩下感谢和敬佩。

    小孩子心里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也很好哄,谁对他好,他就会对谁好。八阿哥现在年纪小,想不到那么多的弯弯道道,他平日里所忧愁的是在宫里怎么过的好一些,让他的额娘良贵人过的好一些,最大的愿望也只是将来好好读书,好好办差,最后能封个王爷,他的愿望不过如此。他一个孤独了太久,现在突然找到了一个带着他读书和玩耍的四哥,八阿哥梦里都会笑醒的。

    到了八月,康熙又要巡幸塞外,这次带了七位皇子,太子,大阿哥,三阿哥,胤禛,五阿哥,七阿哥,还有年仅六岁的八阿哥。不过很不巧的是,佟佳氏又病了,这次佟佳氏不想去,康熙也不会让她去,于是婉如也不能去,她得留下来服侍佟佳氏。

    当听到胤禛要出巡塞外的消息时,婉如便开始按照去年的经验给胤禛准备东西,因为这次婉如不能跟着去,和胤禛成亲一年,还从来没有分开过一天,于是婉如便想办法做个什么东西让胤禛随身带着,让胤禛看到它就能想到自己。

    婉如首先想到的是布娃娃,但是鉴于历史上那么多巫蛊之祸还有宫中的女人有扎小人的传统,婉如很快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想来想去,婉如觉得还是如上次胤禛过生日时那样,自己给他个帕子,上面绣着自己的名字,让他随身带着。

    晚上睡觉时,婉如把自己的想法给胤禛说了,胤禛反对:“爷没有随身带手帕的习惯。”

    婉如想想也是,胤禛还真没有随身带帕子的习惯,一切都有苏培盛代劳了,婉如再想办法:“爷,可是荷包我不会绣啊。”

    那婉如的包子脸皱了起来,胤禛伸手把它给抚平“算了,整天就你鬼主意多,不就是出行塞外,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做什么?”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事儿,婉如在心里腹诽,对你来说是乱七八糟的事儿,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儿,以后你随康熙出巡的时候多的是,我得养成你出门在外会想我的好习惯。

    “我还不是想让爷每天都能想起我嘛”

    “睡吧,爷会想你的。”胤禛再次感叹婉如的大胆,这种情绪外放的话,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啊。把婉如的头按进怀里,胤禛霸道的宣布该睡觉了。

    平常胤禛做这个动作时,婉如都会乖乖的听话,可是她觉得这事儿很重要,必须得商量个办法出来,于是婉如把头从胤禛的怀里拱了出来,撅嘴说道:“爷,这事儿咱还没说好呢,晚点儿再睡吧。”

    “那你说你准备怎么做?”胤禛无奈只得又睁开眼睛。

    婉如犯愁,她的名字是婉如,如果是带有什么花的话,那就好办,既然胤禛没有带帕子的习惯,那就直接在胤禛的内衣上做功夫,在上面绣朵花儿,可惜她的名字里没有花,认真想了下,婉如开口道:“爷,要不我在你的衣服上绣一只碗?”碗,通婉,这样即使别人看到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胤禛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了。

    ————————————————————————————————————————————————————————————

    昨天偷懒没有码字,上午的时候学校断电,小本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于是今天更得少了,很抱歉哈,晚上六点加更补上。

    请大家继续支持在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