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性总裁太难缠 第80章 真面目

时间:2019-09-20作者:乔诗语

    张嫂一愣,转而摇了摇头。

    “先生上次去美国,已经回来了吗?”

    乔诗语一愣,“哦。”

    张嫂还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正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张嫂一愣,慌忙欣喜的对乔诗语喊道。“小姐,先生回来了。”

    乔诗语坐在那里没动,张嫂又上前将他拉起来。

    “先生回来了!”

    男人已经朝着她走过来,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

    “想我了?”

    乔诗语还是没动弹,脑子里却还是他在花园里帮那女人戴花的样子。

    宫洺见状,微微皱了皱眉。“怎么了?”

    “小姐定是看见您回来,太高兴了!”张嫂笑道。

    闻言,乔诗语直接低下了头。

    宫洺这个角度刚好看见她凸起的锁骨,想起昨晚的手感,不由的皱了皱眉。

    “瘦了这么多,先吃饭吧!”

    乔诗语由着他将自己拉过去在餐桌边坐下来,默默的拿起了筷子。可吃了两口之后,她便没有了胃口。

    恰好宫洺的手机响起,她便找了个借口上楼去了。

    宫洺接完电话回来,看见乔诗语还满当当的碗,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最近她都吃的这么少吗?”宫洺问道。“她上次生病了,彻底好起来了吗?

    “都好了,我亲自问过医生的。要说,还有哪里不好,或许是小姐的心里不高兴吧?”

    “怎么了?”宫洺问道。

    闻言,张嫂张了张嘴,才道。

    “本来,这不是我们佣人该说的话。只是先生若是真的关心小姐,不应该在她生日那天,不说一声就一个人走了。小姐一个人在家里等了很久,最后一只担心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后来,也还是问了你们公司的同事才知道您出国了。

    那晚小姐一个人淋着大雨,去院子里抢救风筝。本来,我是要留下来陪她的,可是她硬是说自己没事,让我回去了。我第二天来的时候,她还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可不就生病了吗?

    这几天,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了。可我觉得她好像很久都没有真心的笑过了。就刚才您回来之前,她还问我,您白天有没有回来过……”

    宫洺皱了皱眉,他突然有些后悔。

    那天,他为什么不跟她说一声,就走了。

    他从前,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不管是去做什么,决定了就去做,他早已经养成了习惯。

    却忘记了,现在的他和从前早已经不一样了。

    现在,有一个人会在家里等他。会因为他而茶饭不思……

    想到这里,他拉了拉颈间的领带,快速的上楼。

    二楼,一片安静。

    宫洺推开卧室的门,才看见小女人坐在地板上,瘦削的背被灯光拉出了一道剪影。莫名的,让他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了。

    宫洺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的腰。

    “地上凉!”

    乔诗语摇了摇头,伸手按住了宫洺。

    “没事,昨晚你不是说有事要跟我说吗?”她看着宫洺,一双眼睛,像是幽幽的深潭。

    宫洺看她的状态那么不好,突然不想将那些糟心的事情告诉她了。便摇了摇头,“不重要,我先抱你去床上。”

    “不……”乔诗语我按住了他的手。

    宫洺皱了皱眉,这才道。“关于我这次去美国,我带回来了一个人。”

    果然……

    乔诗语想到那个带着笑容的女人,心脏死死的揪在了一起。

    耳边,是宫洺低沉的声音在不断的响起。

    “我以为她早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找到。但是这一次,因为一些原因,我又发现了她的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她受了很多折磨,病的很严重,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把她带回来……”

    宫洺说完,紧张的看着乔诗语。

    “你喜欢她吗?”乔诗语突然开口。

    宫洺一愣,面对小女人的眼神,他突然笑了。

    “你吃醋了?”

    乔诗语皱眉,宫洺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乔诗语下意识的抗拒,可男人的手臂像是铁钳一样,根本撼动不得。

    直到一吻落下,宫洺才将她揽入怀中。

    “我有你了,不是吗?”

    简单的七个字,让乔诗语那一颗悬着的心,倏地落了地。鼻子一酸,她反问。“真的吗?”

    “小傻瓜!”男人轻笑,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回荡。

    “这个世界上,能够和我完美契合的,只有你一个人。”

    乔诗语吸了吸鼻子,“你怎么知道?”

    闻言,男人皱了皱眉。“看样子,我是太久没在家了……”

    说罢,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直接压在了大床上。

    直到身上的衣衫全部被褪尽的时候,乔诗语这才反应过来,男人所说的契合是什么意思。

    耳根一红,她沦陷在了男人的猛烈攻势下。

    等小女人睡着了,宫洺才起身下楼。

    张嫂说,下雨那天晚上,乔诗语淋着雨做风筝。

    他打开储藏室的门,那支已经做好的风筝,暴露在那里。虽然,连夜做好了,但是龙骨被水泡过了,还是变了形。

    宫洺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对着它拍了一张照片。

    将照片发给了庄臣,他才回去抱着小女人沉沉睡去。

    翌日,庄臣告知他,那风筝已经着人去定做了,三天后就能回来。

    宫洺点了点头,两人正说着,宫老爷子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老爷子的脸色不善,庄臣立刻会意道。“宫总,我先出去了。”

    等办公室只剩下两人的时候,老爷子才开口。

    “舍得回来上班了?”

    宫洺皱眉,“我自问并不是懈怠过公司的任何工作!”

    “你是没懈怠,你不过是跑去美国,玩了一圈,还带了个女人回来而已。当初不是非乔诗语不要的吗?怎么?现在就又变心了?”

    宫洺抿了抿唇,“你调查我?”

    “我是你爸爸,我调查你怎么了?难道要我看着你走你大哥的后路才好吗?倒是我高估了乔诗语那个女人了,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没想到,她竟然能够接受你身边还有别的女人!”

    宫洺一愣,“你找过她了?”

    “怎么?她没告诉你?也好,你也正好可以看清楚她的真面目了。这两个女人,你最终是要选择一个的,不是吗?”好看“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