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兽召唤师 第四百一十七章 又见赌神

时间:2019-05-12作者:水月梦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赌博自然不是只有男人才会参与的一项活动,赌场上的女赌客也不少,所以不少穿着考究千姿百态的男服务员也在赌场上忙碌着。

    毕竟每个人喜欢的类型都不一样,男人可以喜欢年轻貌美的少女,也可以喜欢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可以喜欢天真可爱的萝莉,也可以喜欢高贵冷艳的女王,女人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一般情况下,长相帅气,身材高挑的男服务员比较受欢迎罢了。

    甚至一些男赌客和女赌客还会在赌博之余眉来眼去的,最后同时起身,进入赌场为贵宾们准备的豪华包厢里,来一场一对一、一对多甚至是多对多的热身赛。

    当然豪华包厢是要单独收费的,而且费用不低,是按照分钟计时的。不过对这些一掷千金的赌客来说,就是毛毛雨罢了,及时行乐可不是用金钱就可以衡量的。

    “老二,怎么样?很繁华吧?”张大友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李振邦问道。张大友并没有叫李振邦的名字,这里面鱼龙混杂的,带上面具就是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

    “张哥,这里这么隐秘,你是怎么找到的?”李振邦自然明白张大友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叫张大友老大,而是直接叫了个张哥。

    张大友显然早就料到了李振邦不会叫自己老大,因为李振邦从来都没有那么叫过自己,不过一声张哥已经让他很是受用了。

    “身为一名百战百胜的赌神,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张大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赌神?”听到张大友提到赌神,李振邦愣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

    其实张大友得知这里也是一个偶然的事情,毕竟神圣教廷明面上是严禁开赌场和窑子的,所以这些灰色职业都不能放在明面上,只能转到地下了。

    不过虽然严禁赌场却不禁止赌博,所以酒吧里面还是会有人打打牌之类的娱乐一下的,只要不是很过分,大家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张大友无意中参与到了其中,以他的赌运,自然是大杀四方,最后无意间听到一名赌徒提及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皓理曦城第一赌场。

    听说这个所谓的皓理曦城第一赌场以后,张大友就开始上心了。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第一赌场终于被他找到了,只不过这里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没有一定的身家实力背景,或者是没有人推荐是根本没有机会进来的。

    不过这难不倒张大友,以卡罗皇家学院参赛学员的身份接触到一些神圣教廷的人并不难,找到一些身份较高的赌徒也不是很难的事情,在证明了自己是一名喜欢赌博的赌徒,而且赌运奇佳以后,一切就变得容易了起来。

    “怎么?被我的霸气吓到了?”看到李振邦正在走神,张大友拍了拍李振邦的肩膀,调侃道。

    “开什么玩笑?就你还霸气?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而已!”李振邦看着张大友不要脸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的笑道。

    “一个人?谁啊?不会是哪个美女吧?”张大友一脸猥琐的看着李振邦。

    “美你个大头鬼!我想到的是一个真正的赌神!”李振邦摇了摇头,看着张大友的表情一脸的不屑。

    “真正的赌神?除了我竟然还有人敢自称赌神?哼!等我见到他了,一定让你见识见识,谁才是赌神!”张大友很臭屁的说道。

    “我怕到时候你连裤衩都剩不下,哈哈!”李振邦大笑着不再理会张大友,径直朝着一个赌桌走去。既然已经来到赌场了,不转一转,玩两把都对不起张大友的这份热情。

    李振邦对赌博并不热衷,只不过这里的氛围总会让人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就会想要玩上几把。

    张大友显然已经是轻车熟路,带着李振邦去交换的筹码。张大友本来想要换一百金币的筹码,不过李振邦拦住了他,直接拿出了一张足额的白水晶卡,换了一万金币的筹码,拿出来了一半交给了张大友。

    “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大友疑惑的看着李振邦,五千金币的赌注,他可是有点心虚的。

    “我入股,知道你手气好,输了算我的,赢了分我一半。”李振邦挑了挑眉头,一万金币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对张大友来说可是不小的数目了。

    握着五千金币的筹码,张大友的身体都有些颤抖,转了好几圈,最后硬是不敢轻易下注。如果这五千金币都是他的,他反而会放松下来,现在握着李振邦的钱,他心中的压力很大,生怕对不起李振邦的信任。

    李振邦已经玩了一会儿了,无意间发现张大友依然握着五千金币的筹码在赌桌上徘徊,始终不敢下注。

    “张哥,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以前遇到这种赌局,你都不用言语,第一个就会冲上去,怎么今天有筹码了,反而不上桌了?”李振邦疑惑的问道。

    “我……我怕给你输了。”张大友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

    “你不是号称赌神吗?怎么还没有玩就先认输了,这可不是赌神应该做的!听我的,放下心理负担,做你想做的。实话告诉你,这一万金币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是我的,输赢我都不放在心上,你那么在意干什么?”李振邦举起了手中剩余的筹码,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看到李振邦手中的筹码已经少了接近一千金币,而李振邦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张大友心中安定了一些。

    “你玩不玩?不玩都给我,反正也输了一千了,不在乎都输出去了。”李振邦作势就要去拿张大友手中的筹码。

    “靠!你想什么呢?还都输出去,你同意我也不同意。这可是我的赌本,赢了可是有一半是我的!”张大友急忙将手中的筹码往回一缩,护在怀中。

    五千筹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早有女服务员围上前来冲着李振邦和张大友搔首弄姿,希望得到他们的青睐。两人平时嘴上也许会花花,但是到了真格的时候全都怂了,多少显得有些狼狈。

    当他们拒绝了多名女服务员以后,甚至有男服务员误以为他们好男风,前来推销自己,结果把他们恶心的差点连玩下去的心情都没有。他们并不是对好男风的男人有歧视,而是他们实在消受不起。

    幸好在这里的服务人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而且他们五千筹码并不能算是大玩家,所以除了一开始的尴尬以外,就没有人再上前来骚扰了。

    李振邦一直玩的都很随意,看到哪个赌局感兴趣,就去玩两把,他并没有把输赢放在心上。不放在心上并不代表他不会去赢,赌场其实也是锻炼能力的好地方。

    这里面的赌具都有着屏蔽精神力探查和斗气干扰的作用,就连纸牌都是经过特殊工艺处理过的,想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用精神力或者斗气去偷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振邦一直把这里当做一个历练,所以每一局的赌注下的都不是很大,找到一些窍门以后,从一开始的输多赢少,到后来的输少赢多,慢慢的反而将输的钱一点点的捞了回来。

    张大友本来就是赌运很旺的人,所以一开始赢了不少。可惜赌运终究无法和有经验的荷官相抗衡,所以后来又输出去了一些。

    不过张大友是一个懂得收敛的人,所以刚开始出现颓势的时候,他也已经过足了瘾,于是就收手了,最后还盈利了近两千金币的筹码。

    李振邦最后赢了几百个金币的时候也收手了,并不是他怕输,而是他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

    之所以说是似曾相识,是因为这个人头戴着斗笠,一身黑衣,很多地方都和他印象中的那名赌神很相似,几乎没有什么分别,不同的地方就是气质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他印象中的赌神是狂傲不羁的,可是面前的这个人狂傲有余,但是显得过于做作了一些。

    这个“赌神”的面前已经堆积了不少的筹码,而他的对面坐着一名面色有些发白,额头上尽是冷汗的中年人。

    “劳驾,请问这个人是什么来头?”李振邦拉住身旁一名聚精会神的看着赌局的中年人。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他就是传说中的‘赌神’。你是没看到,一开始他就是大杀四方啊!从一开始的一枚一百金币的筹码,硬是赢到了现在接近一百万的筹码。你看到对面那个家伙了吗?他可是赌场的人,不过他都拿‘赌神’没有办法。”中年人咂着舌头感慨着。

    如果不是赌场一方非要和这‘赌神’单挑,他们这群围观的人早就跟着‘赌神’下注了。要知道‘赌神’到现在为止一局都没有输过呢!

    “怎么?不敢发牌了?”号称赌神的人敲了敲桌子,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