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第一百五十九章离开

时间:2018-04-04作者:某半宅

    ,!

    宴会结束后卡洛斯便立刻找上了炼狱大公,在简要解释了情况后给炼狱大公听后卡洛斯终于舒了口气,毕竟不是自己的功劳,能够解释清楚就再好不过了。

    “是吗?那么黑甲利刃和流光新月是败于谁手呢?他们又是怎么死的呢?无法预言出来,你的位面所处的那段时间线内彻底被遮蔽了,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两人一定死掉了,还真是一个谜题啊,不过不要紧,卡洛斯卿您的贡献依旧非常大,也不用担心我会收回给您的礼物,话说您还没找过骨魔王殿下吧,他应该还在楼上。”炼狱大公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只好把这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放下。

    “好的,炼狱殿下,那么在下失陪了。”卡洛斯鞠了一躬离开了,不知为何炼狱大公的真名很少被人提及,卡洛斯唯一记得的是炼狱大公名字非常非常的长,是足以令他念上一天都念不完的恐怖名字。这种情况造成了久而久之大家都叫炼狱大公的封号炼狱或者封号+爵位的炼狱大公了。

    虽然炼狱大公是个好人,但他太和善了,和善到令人害怕的程度。哪怕是和卡洛斯日常说话都要用上敬称,这让卡洛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你能想象你的上司每天用您好叫你吗?如果他真这么叫的话不是一个基佬就是对你有所图谋。

    在卡洛斯离开后,炼狱大公看了看远方的天空,喃喃自语起来:“现在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呢,战火纷飞,然空缺的王位却仍不见王影,未来的走向已经彻底看不清楚,灰雾包裹着一切,我该怎么办呢,父亲。”

    “心系天下可不是现在的你该做的啊,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足够了,小炼狱。”所罗门出现在迷茫的炼狱大公面前,提点了一句后也不管炼狱大公想没想明白便潇洒的离去了,毕竟现在真正该操心的应该是那个人,而不是炼狱大公,相信他也早就做好万全之策了吧。

    ……

    随着之前参与宴会的恶魔们陆续离开,骨魔王宫内又恢复到了卡洛斯上次来的那种冰冷死寂的样子,甚至本来充斥在一楼的光线也开始消失,黑暗重新占领了这座宫殿,在上楼过程中无数怨魂在他身边飘过,给他带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小心翼翼地走上二楼,二楼的布置和一楼看起来没有多大变化,依旧是空旷而没有什么器具的,只不过一楼有一个白骨建造而成的王座罢了。

    空间魔法运用在骨魔王宫的方方面面上,但广阔的空间内却看不到任何娱乐的设备,有的只是一个书柜和一张桌椅罢了,二楼似乎是骨魔王用来办公的地方,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印章,当然卡洛斯自然不会因为好奇而去触碰公章,否则被骨魔王砍死都没地方说理去。

    卡洛斯在心里暗想着:不在二楼吗?那就应该在更上面的地方了,说起来我原先还以为每层楼的地板上都是无数尸骨呢,没想到意外干净整洁啊。不过这种话他肯定不敢当面说出来的,否则骨魔王光是眼神的压力就足够大了。

    卡洛斯又走上去了一楼,第三楼则更加奇怪,光滑的白色地板可以清楚看到他的倒影,而三楼的入口处右边更是摆着一个大大的落地摆钟,几乎与天花板同高,要知道骨魔王宫的一层楼可比地球上一般的一层楼高多了,一层就有三十米高,这是考虑到方便那些大型恶魔进来才设计的,毕竟可以用空间魔法扩宽,也不用担心占太大的位置。

    他彻底走进了这一层楼,只见脚底下有一个发出紫色光芒的魔法阵,阿萨卡斯静坐在魔法阵上,当卡洛斯出现在这一层楼的时候他的眼睛张开了,然后毫无感情地对卡洛斯说道:“汝这次来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宴会的话,那么宴会已经结束,汝也该离去了,还是说汝迷路了?”

    “那、那个,骨魔王殿下,我是过来领奖赏的。”卡洛斯虽然早就事先在脑海内演练过无数遍,但话到嘴边却依旧变得难以说出,原因无他,因为骨魔王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直视深渊也有胆大的家伙做得到,但直视死亡本身恐怕没有什么人还能保持冷静吧。

    “吾知道了,比上次有进步,不过牙齿还在打颤,你在恐惧什么?”骨魔王轻轻点了一下头,眼中迸发出恐怖的黑炎,像是在审视着什么,又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不过不论怎么样卡洛斯都不敢动弹一下,因为那气势太恐怖了,和某个懒散的大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走神吗?在战场上这么做汝已经投入死亡的怀抱了。”骨魔王随手撕开空间然后从空间裂缝里拿出了一个银戒指并丢给了卡洛斯,银色的戒指闪闪生辉,戒指很朴素,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卡洛斯拿到后也不敢当面看戒指里有什么,鞠了一躬道声谢就离开了。

    虽然卡洛斯很想吐槽投入死亡怀抱是投入您这骨头架子怀抱里的节奏吗?但考虑到骨魔王的性格,他觉得这么说一定会被打死。

    “卡洛斯吗?”骨魔王意义不明的念叨了一下卡洛斯的名字,随后又闭上眼睛静坐在魔法阵上,就像一座一动不动的汉白玉雕像一样。

    离开后的卡洛斯看着正在宫殿门口等着自己的希拉瑞莉,突然产生了一种和女朋友约会迟到的错觉,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难道是太久没有女朋友的原因,也是时候该去和米歇尔说了,他喜欢米歇尔,不是那种怦然心动的喜欢,而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每一瞬间,喜欢米歇尔所说的每一句喜欢她的每个表情,这大概就是爱情过了太久所以转变成了亲情吧,那种灵魂触电、心慌意乱的感觉真要说的话应该自己早就错过了,或许几百年前时的他们会这样吧。

    “走吧,我们回家。”卡洛斯牵过希拉瑞莉的手,她的小手冰冰凉凉的,但摸起来却很舒服,如丝绸般顺滑,这不由让卡洛斯响起地球某个巧克力产品的广告,纵享丝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