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第一百一十章赤色之河(新年快乐!)

时间:2018-02-20作者:某半宅

    “居然短距离传送门,这家伙居然打算吞并周围的其他位面公然与地狱为敌吗?!”来到尽头,卡洛斯看着那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大门,瞬间整个人都不镇定了,这个传送门必须摧毁,否则那个血魔绝对还有余力继续逃亡,魔异之石可不止能提供庞大的魔力还拥有着缓慢强化周围生灵的辐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血魔只会越来越危险。

    一个个血湖生灵缓慢的走进传送门内,它们便是利用魔异之石和血魔的血液创造出来的士兵,这种大规模制造出来的家伙虽然十分弱小,但却具备部分血魔的特性,如果仅仅只是充当炮灰的话可以令无数敌人头疼,虽然面对正规的恶魔军团而言只是单方面的被屠杀,但这仿佛无穷无尽数量的血魔衍生物如果去进攻那些弱小的位面的话,位面土著肯定是挡不住的。

    卡洛斯能够感觉得到,那只血魔现在没有待在这个位面,留在这个位面中的只有无数的血湖兵工厂罢了,那个血魔无疑已经将所有宝压在了位面战争合并位面上,虽然一旦地狱方面反应过来随便调几个军团过来就可以彻底将其消灭,但对于自己而言要消灭这样一个很有野心还很狡猾的家伙就很头疼了,特别是这货还是血魔,生存力极强。

    卡洛斯踏过传送门,他只看到如潮水般的血魔衍生物将面前的一切非血魔衍生物的东西撕碎,和刚刚诞生时的表现完全不同,此刻的它们出手狠辣果断,而且十分精通各类生灵的弱点,往往一个血魔衍生物学会了某种攻击招式,以其周边开始,那些血魔衍生物开始接二连三的学会这招招式,只要一个学会便要不了多久就会全员学会,这种种族特性很少见,因为一旦陷入某种精神状态,比方说绝望之类的很快就会让其他同族跟自己一起绝望,本来是自杀一个的结果最后全族死光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这恐怖的力量,宛如实质的压迫感,这家伙绝对是怪物中的怪物,人类的外表不过是伪装,实质却是人类难以理解的存在。”佣兵队长咽了咽口水,这种怪物自己真的打得过吗?他试着在这股压迫下拿起剑,费尽全身气力的他最终颤抖的举起了剑,但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挣扎了,他不敢挥剑,面对这样的敌人,他连进攻的想法都没有,只有会死这一个念头罢了,逃没用,攻击没有用,有的仅仅只是期待敌人的怜悯罢了,这就是弱者的悲哀啊。

    血魔衍生物没有任何留情的想法,它只是将自己的双手化为锋利却可以伸缩的利刃贯穿了佣兵队长的脖子,直接连人带起甩飞出去,这种利用魔力强化瞬间形变造成的动力本来血魔衍生物是不会的,但现在却可以熟练的使用,不得不说以量产低耗兵器为标准,这种东西算是合格了。

    “怎么办,防线已经被这些怪物轻松的撕裂了,我们守不住的,法罗斯郡已经彻底沦陷了,天空中的空洞就像一只眼睛一样我们逃到哪里就跟到哪里!!”一个士兵疯掉了,有着四只手臂的他现在此刻却只忙着戳瞎自己的眼睛,刺穿自己的耳膜,完成这一举动后他露出欣慰的笑容,随后被一只血魔衍生物给杀死了。

    卡洛斯摇了摇头,这些四臂人形生物的战斗力还行起码不至于被打到不能还手的地步,但它们自身的士气太低迷了,这应该是长时间战斗失利造成,除此之外源源不断赶过来的血魔衍生物援军也是彻底击垮它们士气的重要因素,这种看不到胜利的战争足以令心智不坚定的家伙彻底失去战斗的意志,之所以还死命抵抗也仅仅只是因为求生的本能罢了,毕竟血魔衍生物不接受任何投降,被杀死的敌人被堆积在一起,然后再通过某种特殊的血魔衍生物包裹起来,最终化为一个个血色湖泊开始侵染这片土地。

    紫褐色的土地早就被深蓝色和赤红色的血液所侵染,化成了一种扭曲的黑色,不详的气息从土里传来,卡洛斯摇摇头,真正的战场不在这里,这里只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那个血魔此刻所处的地方才是战场中心,也是双方之间斗争最激烈的地方。

    他的身影早已融入阴影中,在这战场上绝对无法被发现,他继续先前赶去,在此之前他需要保证自己处于最完好的状态,他觉得自己有些太大意了,一路上过于顺风顺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有惊无险渡过的他缺乏某种东西,那就是对未知的恐惧,敌人肯定比自己强,那狂暴的气息他可以轻松地从几百里开外感知到,那一直在半空中流淌的没有尽头的赤色河流充分说明了敌人后备资源有多丰富,达到像自己这种非常规血魔都很嫉妒的程度,当然自己并非是纯粹的血魔,所以还不足以眼红到疯狂的程度。

    “还真是压倒性的强大啊,在这血河面前自己对上他决无一分胜算,不过还好自己要跑路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卡洛斯感慨着,他所积累下来的血色魔力根本不能与之计较,就算全力释放也不过是其的九牛一毛罢了,不过那个血魔在当逃兵的时候也并非什么强者,能够勉强驾驭这血河也就罢了,想做到什么精细操作是不可能的,自己或许可以趁机沾点便宜,这么想着,他悄悄地从阴影中伸出手来放入血河内。

    ……

    “法罗斯郡消耗突然变大,是来了什么强援吗?真是的,随手用血河的力量将其碾碎吧。”劳伦想了想,然后挥挥手,身旁宛如飘带一般的血河分流便分出一股传递了那强大的能量对法罗斯郡进行了覆盖性的魔力光线攒射。

    “嗯,法罗斯郡的血河能量恢复正常,并且开始缓慢回升,解决掉了吗?等等,邻郡博纳郡也消耗变大,仅仅只是一瞬间就逃到了另一个郡吗?不对,反馈回来的攻击方式完全不同,从破坏性的摄取变成了持续不断的火焰性质的魔力轰炸,是法师团吗?应该不是这个王国官方的力量,而是某些法师自发的聚集吗?火焰法术确实会对血河造成较大的伤害,但这种程度的攻击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等等,其他郡居然都在这一时刻传来不同形式的攻击,难道是那个国王算计自己吗?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在我直逼王都的情况下将大量的兵力分散在各郡,居然有这种气度,何其的令人厌恶啊,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小虫子罢了,为何不肯乖乖被踩死,反而想试着反击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