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第十二章我有一物,献给陛下(三合一,补上昨天一章)

时间:2017-11-30作者:某半宅

    “差不多也该离去了,不是吗?”奎斯飘在半空中,身为风魔的他在飞行方面占尽优势,他不需消耗魔力和体力便可飘在半空中,这是种族天赋,一般恶魔根本比不了。

    “确实,我们该走了,我大致搞清楚了山海关的位置,只要到了山海关,不愁没有识路的家伙。“卡洛斯知道自己现在在关外,既然知道了山海关的方位,那么凭借他们的速度,全力飞行之下很快就可以赶往山海关,然后见到镇守山海关的明将吴三桂。

    现在是崇祯十年,也就是1637年,这个时候的吴三桂还未降清,所以还算不上汉奸,他倒不至于因为吴三桂已经无法去做的罪行而责罚迁怒他,不过看不顺眼也是必然的。

    此时耗尽明朝最后家底的松锦大战还未打起,所谓的闯王李自成也还在商洛山苟延残喘,这个时候清军元气大伤无力侵犯大明,而李自成和手下残部根本无法抵抗大明军队,不过明朝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崇祯末年,大明朝二百多年积累的体制弊病,早已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一边是人口激增、土地兼并严重,钱财集中于权贵巨室,一边是国家根本收不上税,财政窘迫,难以供应军需,维系正常运转。

    哪怕他剿灭清朝精锐,但大明内部依旧矛盾重重,那些文人不思报效国家,反而拉帮结派,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武官中绝大部分也没什么能力,如果没能力也就罢了但其中杀良冒功喝兵血的将领多了去。这些文官武将在外来大多投降了满清,丧失民族气节,效顺满清为虎作伥。

    在后世,甚至有人因此提出:「古代汉人民众没有民族意识,只要有衣穿、有饭吃,便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自己人做皇帝。」这样的观点。

    何其可笑,真正反清复明的不正是那些劳苦民众吗?从白莲教造反到太平天国举义的参与者哪一个不是满清口中只要有衣穿有饭吃便不在乎皇帝是谁的平民百姓吗?而镇压他们的不是虚弱不堪的满清,不是每日只知道逗鸟玩蛐蛐的八旗子弟,而是汉人地主官僚们自发组建的练勇!

    扬州十日、江阴血战,嘉定三屠,扫荡南方各省,那些汉八旗和绿营兵,哪一战不是主力,哪一战不是先锋?

    三藩起兵而半壁河山皆反,清帝玄烨(康麻子)靠的不是几万早已腐化的八旗,而是张勇的甘肃绿营、赵良栋的宁夏绿营,这些人从明末边军转化而来的汉奸兵马,打赢了这场战争。

    而士大夫之无耻、则更是为国耻。明代士大夫集团历经二百余年的的不断劣化,劣币驱逐良币,最后毫无民族气节的败类占了绝大多数。多少地方官员奋勇投效满清,深怕自己慢人一步,多少读书士子见满清仍旧开科举就乖乖剃头读八股。

    哀其不争,怒其无耻!

    不过,有了自己的帮助,至少可以再延续大明江山一段时间,至于之后的事情?那只能是听天由命了,他最多照料一下子,让天下大乱的时候无辜百姓的血少流点,让汉人不会被蛮夷欺辱罢了。

    他们很快就飞到了山海关上空,看着飞在空中的五人(卡洛斯手里还提着皇太极),守城的士兵刷的跪下来一大片,卡洛斯亲亲一挥手,他们便在一股看不见的力量下重新站了起来,这种对魔力最基础的应用对卡洛斯来说并不难。

    城头的怪异很快就引起了吴三桂的注意,吴三桂赶忙对着空中做了一个揖礼,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下是前锋右营参将吴三桂(1639年吴三桂才被提拔成辽东总兵),道长来自哪里?”他不相信面前之人是神仙,不过就算不是神仙也是有得道高人了,他听说过这种异人,自然很小心谨慎。

    那吴三桂看上去身姿挺拔,一脸正气的样子,再加上毫不畏惧自己的坚毅目光,此人倒算是一个人才,谁又能料想到他会在后世降清呢,不过不要紧,只要大明一日没有衰颓,像吴三桂这样会察言观色的家伙便会一直牢牢绑在大明的船上,此时满清元气大伤,他自然不用担心吴三桂放着好好的荣华富贵不享受而去帮清军。

    说到底,人是善变的,一代枭雄也可能是曾经忠于皇室,想实现国家中兴,然后史书的忠臣,一个谦谦君子也可能曾经是个浪迹花丛的浪子。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如果吴三桂现在死去的话,那么以后恐怕不乏有作品赞美他戍守边疆、忠君爱国的事迹吧,所以说自古以来的是是非非又有谁说的清楚呢。

    “将军客气了,将军如此年轻有为,在下又怎么能比,在下名叫洛维,道号无崖子,自幼随师隐居深山,只不过是一个山野闲人罢了,不值一提,他们是我的师弟师妹。”卡洛斯缓缓落地,然后礼貌地回礼。

    洛卡这个名字是他突然从脑海出现的,他觉得这个名字肯定跟自己有着相当深的渊源,甚至有可能就是自己曾经的名字,至于无崖子,嗯,反正又没人知道这个典故,他便拿来用了。

    “这人是?”吴三桂看着穿着黄袍的皇太极,鞑子不论是在发型还是面容上都和汉人迥乎不同,他心里有个猜想,但又不敢肯定,如果是真的的话,恐怕此时的满清早已经大乱了吧。

    “他是那鞑子的首领皇太极,我等入世后便得知此人带着鞑子肆意杀戮掠走我们汉人,为了避免天下生灵涂炭、百姓遭受兵祸之苦,我们便亲手擒住了他,打算进京面奏天子。”卡洛斯的话语极其平淡,就像问人吃了没有一样。

    “这,我痴长你几岁,厚着脸皮叫你一声贤弟,贤弟啊,你这样那些鞑子必然会大举南下,到时候必然横尸遍野、民不聊生啊。”吴三桂知道此事必然无法善了,他总不至于把人再送回去吧,而且哪怕送了回去也只不过是给大明平添一个大敌罢了。

    “吴将军多虑了,那满清鞑子的大军早就被我炎阳子和风清子师弟联手破之,将军若是不行尽可派人,那鞑子这几十年内恐怕都无力南下了。”卡洛斯依旧风轻云淡的样子,但他的话惊住了吴三桂。

    “道长真是法力无边,我自然信得过道长的为人,来人,请几位道长前去休息,道长们旅途劳累正该好好休息一番再进京。”吴三桂也不敢随意攀谈了,若是能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他是敬佩的,但能随意击败数万甚至十几万精锐之师的道士可不是他能高攀的,只好好生对待他们。

    “将军客气了,不过一来我们急着赴京见圣上,二来我们也不算太累,只要将军告诉我们该往哪走,不需半日我们便可抵达京城了。”卡洛斯还说的时间其实还算多的,若是他们全力以赴,完全可以突破音速,只需要15分钟左右便可以抵达京城,不过考虑到他们还要带着皇太极这个拖油瓶,那么速度自然要放慢下来。

    “原来如此,倒是我见识少了,几位都是得道高人,在下只好祝各位旅途顺利了,这些小礼物不成敬意,希望诸位收下。”吴三桂拍了拍手,叫来一个手下吩咐起来,此人八面玲珑,自然不会轻易得罪他们这些有能力的人,反而会各种讨好,却又不会让他们产生反感,这真是一个会做人的家伙。

    吴三桂送的玩意都是他通过观察他们外表和气质所送的,送给纳齐的自然是上好的磨刀石,而送给奎斯的则是一幅名家的山水画,之前奎斯一直在旁边骚包的扇扇子,很明显是那种在意逼格的家伙,送他一幅画,自然可以让他好好装逼,而送给摩黛丝提的则是一件漂亮的翡翠手镯。

    当然,吴三桂有些拿不准卡洛斯的喜欢什么,但作为他们中的领头者,地位自然不一般,他便送上了一块玉佩,玉佩这东西在中国古代十分受欢迎,君子比德于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队,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说白了就是孔子认为玉和君子很像,玉的颜色外形等等代表了君子的各种美德。

    人家吴三桂送了这么好的东西给他,还准备了干粮和水让他们带在身上,以防赶路的时候受饥受渴,而且还没有明说出来,直接不着痕迹地让他们欠下人情。

    卡洛斯笑了,既然如此,那么回赠他点东西也是有必要的,他便把一瓶可以治病去疾的低级治疗药水交给了他,这药水瓶子他特意让地狱征战系统给换成青玉的了,这样更有逼格,然后交给了吴三桂,说起来这药水也值不了多少钱,一个贡献点可以换十瓶,这东西对恶魔来说就是鸡肋,连恶魔自我愈合能力都解决不了的疾病或伤势这种药水没有用,而这种药水能治的病,恶魔要么得不了,要么仅靠自我愈合能力就能恢复了。

    “将军有心了,此药是在下偶然炼出来的小玩意,可治百病,也可以涂到离体未久的断肢上,然后令断肢重生,在下与将军有缘,便将此药赠与将军。”卡洛斯掏出药水瓶,然后交给吴三桂。

    “多谢道长了。”吴三桂打开瓶盖,一股清香随之传来,他无法形容这种香味,但确实能令人精神抖擞起来,仔细想想这种人物还会骗自己不成,便不再怀疑,直接塞入怀内好好保存起来。

    他抬起头想道声谢,却发现人早已不见了,等他抬头看向天空时,五人早就变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烟点,再过一会,人就彻底没了影子。

    “这就是得道高人吗?没想到我吴三桂竟有此机缘。”吴三桂思索了起来,然后他便派人去打探满清虚实,一旦确定了满清真的无力再起的话,他可不介意狠狠踩上一脚,让满清成为自己升官的资本。

    ……

    且不提吴三桂的想法,此时的卡洛斯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皇宫的上头,那城头的禁军直接被吓了一跳,但他们却直接反手将枪和弓箭对准他们。

    这禁军的水平不错,居然比那些戍边的士兵还勇敢,哪怕他们没有释放出自身的气势,但依然算得上封建王朝中的一流士兵水平。

    “兄弟们莫慌,在下乃无崖子,本在山里潜居修炼,但听起那鞑子肆意欺辱我汉家儿郎便下山前往边疆,这不,逮到了鞑子的首领,那个什么皇太极,特异前来献给陛下。”他的话语温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那些战士发自内心地对他涌现起了好感。

    恶魔的语言本来就有诱惑能力,区别在于能力强弱罢了,以他的实力,忽悠一群普通人帮自己卖命还真心不算有多困难。

    “此事我们会汇报给大人的,为了皇宫的安危,还请几位道长待在此处,莫要逾越,多有得罪了。”一人对这他们客气的说道,然后随机吩咐身边人去找自己的领导,他似乎在这些禁军中有不小的威信。

    他随便说了几句话,便把自己想要的情报拿到了手,这人名叫张文信,在禁军中颇有威信,而他们这支禁军便是大明军队中相当强劲的勇卫营,虽然名声不显,但为流尽最后一滴血,这些禁军对大明忠心耿耿,无论是围剿流寇(起义军)还是抵抗清军都立下过汗马功劳,并且军纪严明,一路上秋毫无犯。

    北京陷落后,经过一番角逐,福王在军头们的拥护下进入南京,建立了弘光政权。为了酬谢拥立之功,也为了抵挡南下的大顺政权和满清政权,弘光政权在江北设立四镇。黄得功被弘光封为靖难侯出镇庐州成为四镇之一。

    可惜,南明危急存亡之秋时,江北四镇却迅速军阀化,只有黄得功是一个另类。黄得功的军队“进止惟朝廷命”,马首是瞻。之后更是解除了弘光政权的重大危机。

    可惜就在黄得功抵御叛军时,清军南下了!

    明朝的江北防线迅速崩溃,寄予众望的三镇兵马也分崩离析,在这样的情况下黄得功却坚持抵抗。南京陷落后,弘光皇帝也逃入黄得功军营,可见对于黄得功的信任。

    荻港之战时黄得功受伤,但依旧佩刀坐在小舟上督战。当时清军攻击不下,遂命令已投降的刘良佐到阵前劝降黄得功。黄得功气急之下于阵前叱骂刘良佐,这时早就待命的清军弓箭手迅速发箭狙杀黄得功,箭矢命中黄得功喉咙偏左处,黄得功中箭之后,知道事不可为,就“掷刀拾所拔箭刺吭死”。

    黄得功死后,弘光皇帝也被俘虏,弘光朝就此覆亡。驰骋晚明战场、四处灭火的勇卫营,也随着黄得功的身死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很快,一个仪表堂堂的将领便走了过来,然后抱拳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在下乃勇卫营副总兵官黄得功见过道长,道长请。”

    卡洛斯倒不好奇他为什么会这么恭敬,毕竟现在差不多也正午了,昨日火烧满清大营的时候差不多是刚入夜的时候,算起来也快有一天了,战场处离京城不远,若是有心汇报,恐怕记录满清大败的折子早就传到崇祯面前来了。

    他倒不怕,然后直接做出请的手势,然后谦虚地说道:“有劳将军带路了。”毕竟做人谦虚点总没事,哪怕别人想装逼打脸也找不到你头上来。

    很快他们便到了金銮殿前,不顾一旁太监的提示,他径直地带人走了进去,然后对坐在龙椅上的崇祯皇帝抱拳鞠了一躬,这算是他对崇祯的尊敬,当然要他下跪自然是不可能的,三魔也有样学样,不过以是三魔之高傲,自然是做做样子。

    崇祯不以为然,毕竟是高人嘛,自然有点脾气,这四位解决了他的心头大患,龙颜大悦的他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

    “大胆!”只见左侧一文官大怒,却被卡洛斯一瞪,直接吓得趴了下去,他又看向了崇祯,淡淡地说道:“我有一物,献给陛下。”便把那一直提着的皇太极解开了法术。

    解开法术后的皇太极终于重见光明,任谁被关在一个彻底没有生机的小烟屋里大半天都会难受不已,意志不坚的人甚至会疯掉。

    “你……”他指着卡洛斯说不出话来,他总觉得以前的所有时光加强了都没有那烟暗的日子漫长,正酝酿情绪,结果就被卡洛斯一脚踹倒在地。

    卡洛斯直接对他厉声说道:“此乃当今圣上,真龙天子,崇祯陛下也,你这小小蛮夷又岂能直视。”然后他又一脚踹在了皇太极的背上。

    皇太极痛苦不已,不由疯狂的嚎叫起来,但卡洛斯对力量的掌握十分精妙,既能让他痛苦不已,又不会造成那些严重伤势,别看皇太极现在叫的吓人,那只是一点皮肉伤罢了。

    “哦,你便是那所谓的满清皇帝,黄台吉?”毕竟皇太极和黄台吉读音差不多,这两种译名都有,鬼知道该怎么叫,卡洛斯是直接叫历史上常说的皇太极,而这个时代的其他人估计不会叫皇太极,恐激怒皇帝,自然会叫其黄台吉了。

    “崇祯老狗,这次是我认栽,但你也别得意太久,我不是败在你手上,而是败在他手上的!”皇太极醒悟过来,发现情况不妙的他直接朝龙椅扑去,结果就被卡洛斯扯住了后腿,直接拽了回来,这货之后就被禁军压了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凌迟处死吧。

    之后就是各种施法验证了,那百官又没见过真正的法术,自然不太相信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那些文人大都嗤之以鼻,认为鬼神之说就是无稽之谈,如果他们真的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的话,怎么可能之后降清并帮着鞑子欺辱同胞。

    之后他们便见识了炎阳子……不,我是说纳齐的御火以及奎斯驱风和卡洛斯的隐身穿墙之术,其中最不信邪的一个家伙获得了奎斯的额外赠送。

    “那么在下只好得罪大人了。”

    “哼,无事,老夫只是想证明你们这些欺君之徒的鬼把戏罢了。”那倚老卖老的老者在他们面前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孩罢了,奎斯自然起了捉弄的心思。

    然后老者就被奎斯抱着送上了天,在紫禁城上空飞了一大圈才回来,那酸爽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感受到的,所以在经历上天一事后,老者怕被他们惦记上,当场上奏崇祯准备告老还乡了。

    之后就是切入正题了,卡洛斯制造了一个虚影,虚影中的物品正是精魄宝珠,然后他一脸坦诚地对崇祯说道:“陛下赏赐的财富对我等只是过眼云烟,若是陛下真心想赏赐的话,请帮我等找到这枚宝珠,此珠名曰精魄宝珠,拥有恢复他人精力的妙用,如果找不到陛下也无需担心,我素闻陛下贤明,所以愿奉上一颗延寿丹给陛下。若陛下找到此物,我等愿意以灵丹妙药、神兵利器和护门灵兽来换。”

    灵丹妙药的话,自然有,不过对于寿命悠长、体质变态的恶魔来说,那些丹药没有半毛钱作用,只能用来和人类之类的生灵做交易,所以完全是白菜价,甚至恶魔自己都可以做,只不过需要把那炼制好的药水变成球形罢了。

    神兵利器的话,随便从地狱里拿出一把烟曜石兵器都可以削铁如泥,所以说不论怎么做他们都是不亏的,毕竟只是他们自己用不上的废品罢了。

    至于灵兽?嗯,他可以去地狱随便抓点下位魔物给崇祯签订强制契约,反正地狱啥都不多,就魔物或恶魔之类的生物多,哪怕是下位魔物的实力也完全可以以一敌百了,忽悠崇祯自然没问题。

    不过考虑到精魄宝珠自己早就拿到了手,现在的所作所为自然是装装样子给纳齐他们几个看,那地底恶魔的隐藏水平不错,如果不是从他眼皮底下走过,连他这种潜行大师都发现不了,当初交易的时候他特意布下结界,所以其他三魔根本没有能力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听到或偷看到这一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