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第十章火烧连营只等闲(二合一)

时间:2017-11-30作者:某半宅

    “对,就是这样,前襟上可以加个纽扣。”明朝的衣服特点他还是略有了解的,明初庶民大多遵守政府规定穿“青布直身”,但后来,许多人都不是用布,而是用绢、绸等华丽面料来裁制,颜色也由单一的青色转而出现了沉香色、元色(黑色)、酱色(深赭色)、玉色、淡蓝等,款式变得愈来愈长,尤其是衣袖非常肥阔。他现在就是一件直裰黑服,然后头戴着四方巾,就像一个常见的文人一般,手里还拿了一把画着山水的扇子,不得不,果然恶魔的变化能力确实很万金油。奎斯一袭青衫,头戴青色儒巾,手里还拿了个扇子,这不由令卡洛斯恶意猜想这家伙有多爱青色。纳齐穿着深赭色的短衣劲装,也没有带巾,直接把那红色的刺猬头露出来。摩黛丝提则穿着淡蓝色的褙子,还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簪子插在头发上充当装饰,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这边还要把头发变长点,必须是看上去黑色的那种,否则奎斯和纳齐那五颜六色的发色会出大问题的。“摩黛丝提的发色好歹是黑红色的,不仔细看也不显眼,你们俩的头发很明显有问题啊,赶紧变成黑色的,然后变长一点吧,哦,对了还需要簪子固定头发才行。”随手掏出一面镜子,他看着那镜子里熟悉的人影,不由感到一丝怀念。自己现在差不多在自己人类时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很年轻,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接下来就是料理那些杂碎的时候了。”他抬起头来,恶魔的视野可不是那些普通人可以相比的,他已经隐隐看到千米之外的牛皮军帐了,中原地区的部队牛皮都用来做甲胄了,基本上都是以布幔为主,而牛皮大帐则主要是游牧民族在用。而除了那标志性的牛皮大帐外,他还在军营中看到了那熟悉的金钱鼠尾辫,此发型之丑陋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以看到这个发型,他也不担心误伤了。记得历史上1647年清军攻占广州颁布剃发易服令竟还:“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峨冠博带,实亡国之陋规。”如此野蛮的行径,令人愤恨不已,不过,现在满清可再也不出这种话了。“总之就是放火,见人就杀,记得把敌人的首领的头颅留下来,我有大用的。“好歹自己现在也算团队总指挥,指挥一下人手肯定也是没有问题的。纳齐虽然很不满,但也知道现在靠卡洛斯才可以获得最大利益,他赶忙掏出了一把燃烧着的大剑,这把大剑如果是恶魔形态的他拿起来还不算夸张,但如果是人类形态的话,那就显得滑稽可笑,一个人单手举着一把比自己身高还长的大剑肆意砍杀着敌人。“怪、怪物啊!”“魔鬼!”“走水了!”纳齐飞在空中口吐烈火,然后时不时挥舞着手中的大剑,那大剑中的火焰也随之化为带火的气刃然后扑向敌人,满清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敌人根本不惧箭矢和火枪的攻击,哪怕是之后调来了重炮也依旧伤不了他。笨重的炮弹飞舞着,直接砸向纳齐的门面,但纳齐浑然不惧,反而露出冷笑,他打不过那两个疯子,还打不过这群蝼蚁吗?他直接一只手接住了炮弹,然后用更快的速度把炮弹扔了回去。这些实心弹准头极差,而且装填发射的速率不高。且炮体笨重,无法快速进行转移,用来攻打不会动而且范围大的城墙还好,但如果用来射人的话,那命中率真是听由命了。哪怕好不容易有一发射中了纳齐,但依旧起不到多少效果,超上位恶魔的战斗力足以征服一个落后的型位面,在卡洛斯的记忆中,擅长范围性攻击的超上位恶魔全力以赴的攻击覆盖范围堪比战术核弹,一击足以摧毁一座宏伟的城市。“无尽飞舞的旋风啊,撕碎我的敌人。”奎斯呼唤而来的旋风在单纯的破坏性不如纳齐的火焰,但风助火势,在旋风的帮助下,火焰以更快的速度点燃了一个又一个帐篷。火光冲而起,在这熊熊烈火的包围下,营啸随之发生,清兵们此时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在恐惧的压迫下,一些清兵陷入疯狂,持着武器向周围的士兵砍去。他们之中有的人甚至不知道敌人在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只是单纯的在报仇,毕竟平时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士兵们乱作一团,虽然有亲兵出来维护纪律,但他们的数量与那早就搅成一锅粥的士兵相比太少了,更别卡洛斯此时也没有闲着,反而利用自身高超的潜行手段,暗中处理掉这些亲兵。随手砍下两个亲兵的脑袋,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个远比周围军帐大的军帐,在这里面待着的哪怕不是皇太极也是满清的高层。“陛下,不好了,西边有人打过来了。”“陛下,不好了,北边有人打过来了。”两个亲兵火急火急地冲入帐内,然后近乎同时汇报,两人相视一眼,不由觉得分外尴尬。帐内一人坐在主位上,此人长着一张大饼脸,脸上还满是麻子,身材也比较矮。他便是满清此时的皇帝,皇太极,他眯着眼睛,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他镇定的样子令慌张的亲卫冷静了下来。“具体什么情况?”皇太极对这次袭击并不在意,毕竟明军此刻节节败退,严防镇守都老有晋商范永斗之类的汉奸过来送钱送粮送人送情报,这种情况下,明军怎么守得住,他们又怎么输,明军如果真的敢出城野战,他就更高兴了。“西边有一妖人,手持火剑,御空而行,执掌火焰而箭矢和子弹不能加身,炮弹不能伤,此等妖人不是我等凡人可以对抗的!”亲兵汇报的时候不断冒出冷汗,虽然陛下贤明,但如果觉得自己在骗他的话,肯定会杀了自己的。“北边有一妖人,浮游半空而不落,肆意掀起狂风,不少将士连人带马都被吹上了,西边传来的火焰在那大风的助力下,火势凶猛,非人力可灭也。”另一个亲兵想起之前突然出现的大伙,不由汗毛倒竖,难道真是要亡我大清?“你们竟敢欺君瞒上!”范文程听到这句话,瞬间火了,作为明朝第一大汉奸,要知道以后他连老婆被人家满人夺去草了都舔着脸草的好,后世那些跪舔美国的人根本跟他比不了。“陛下,子不语怪力乱神,还请陛下把这两个动摇军心的混蛋杀了以安军心!”宁完我此刻也进言道。如果世上真有鬼神,像他和范文程以及满清的女真人恐怕早就死绝了,又怎能这样作福作威,笑呢。多尔衮直接吼了起来:“陛下做事,何须你们这些奴才碎嘴,在敢聒噪一句就杀了。”多尔衮野心十足,而且十分野蛮残忍,是明末清初有名的屠夫,在他看来自己作为努尔哈赤和大妃子阿巴亥的儿子理应继承努尔哈赤的位置,可惜不遂人愿,半路杀出个皇太极,虽然其他人最初的意思是推个权势最弱的傀儡上台,但皇太极有能力和野心,最后直接反客为主。不过皇太极的身体也不好,还抢了一堆人妻当老婆,身体亏空,还时常流鼻血,所以这给了多尔衮信心,毕竟皇太极一死,代善老了,已经没有心思去争权夺利了,豪格是皇太极之子,虽然最有资格登上皇位,但是年轻易怒,只要皇太极一死或者威信被自己逐渐取代,那么下一个坐上皇位的极有可能是自己。而那两个汉人臣子就是给皇太极出谋划策的智囊,杀了他们,就等于断了皇太极的左膀右臂,而且有了为君杀不臣的名义,他也不担心皇太极秋后算账。皇太极负手在身后,反复的沉吟着,隐隐已经有了些思路,他当即开口“寡人认为……”“我认为你已经可以死了。”只见一个诡异的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皇太极听那声音,吓得全身起鸡皮疙瘩。“来人,护驾!”皇太极不复之前的沉稳,虽然很疑惑为什么这个刺客大摇大摆走了进来却不把握时机,但这一定是上要帮自己,自己可是子,又怎么会被人杀死,他大喊起来。多尔衮赶忙冲了上去,宛如一头人型狗熊的他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然后他就被卡洛斯一下子砍成了两半,那迅雷般的速度根本不是多尔衮能反应过来的。“来人,保护皇上!!”范文程扯着嗓子喊了起来,但自己却不断往后面躲,再来开一段距离后更是撒开丫子跑,毕竟自己可是陛下的股肱之臣,自然得保护好自身的安危。作为皇太极的亲兵赶忙冲上前去,然后却被干净利落的斩杀,皇太极此时头也不回,心想果然是助自己,那个刺客被发现了居然还不急不缓的站在原地,是脑子坏掉了吗?现在他估计已经伏诛了吧。然后皇太极就撞在了一道漆黑的墙上,这么用力一撞直接让他鼻血直流,没有时间好奇为何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墙壁,他拔出剑,直接砍向营帐的另一边,却发现营帐四周居然都被那漆黑的坚固墙壁拦住了。他转过头来,却发现不知何时,营帐里只剩他一个活人了,除此之外,那刺客也不见影踪,有的只是一片黑暗,他想大喊,却发现什么话都不出来,想动却抬不起脚步,只能看着黑暗中缓缓走出的一个狰狞巨兽。……其实在皇太极跑路的时候,卡洛斯便发动了暗影侵袭,皇太极早就陷入幻境之中不可自拔了,在幻境中,他再怎么跑也没有,只能不断的碰壁,看着他像无头苍蝇一般绕圈圈,甚至对着空气四处挥舞的样子真的别有一番乐趣,没错,墙壁是假的,但在此时的皇太极眼中,那堵墙便是真实,而他就是无法穿过墙壁离开营帐。“看来我来晚了呢。”摩黛丝提在幻术和心灵控制上的造诣远超自己,自然看得出来卡洛斯干了什么,不过这满地尸体的样子也很倒人胃口,毕竟除了皇太极外,其他的人都死了,死相还无比凄惨:腰斩、从头劈成两半、五体皆断、十七分割。这种情况下内脏、肠子、脑浆掉一地,满地的血污让人无处可走。“还真是恶趣味呢,明明枭首就可以了,偏偏要玩这么多的花样,你还真是有趣呢。”摩黛丝提的嘲讽并没有引起卡洛斯的情绪,他只是淡淡地看了摩黛丝提一眼,然后直接提着皇太极就走。本来他的想法是直接提头去见崇祯的,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可不会保存头颅,而且谁知道人家能认识出来皇太极吗?如果认不出来,只当成一个普通的鞑子,自己岂不是血亏,现在的话,直接带上皇太极本尊,再加上一些可以表达身份的饰品无疑会好很多。这里的八旗兵基本上死了七七八八,就算还有一些人逃了出来,但也无力对大明造成威胁了,实在的,他倒蛮想见见崇祯的。崇祯日以继夜忧心忡忡,只因黎民百姓身陷水火之困。他曾六下“罪己诏”,愿将连绵不断的灾**一力承担,诏书歉疚深重,感自肺腑。足见他一生所愿,只为下百姓能够平安度日,安享太平。然而终究是大明朝气数已尽,朝臣文恬武嬉,内无良、平之谋,外无李、郭之将,这才孤木难支,无力回。甲申年三月十九日,闯军叩关,烽火燎经,满城萧瑟,一片狼藉……崇祯皇帝的遗书字字血泪,骂奸臣,怨命,同时更充满自责,却对大明子民负疚极深,所以自去冠冕,以发覆面,只求闯军勿伤百姓一人。哪怕是满清王朝官方,为了收买汉人百姓的民心,尚且要对崇祯皇帝的身后名礼敬有加,维护陵寝,时常洒扫,君臣祭祀,香烟不断。清朝官方编修《明史》时,表面上也每多褒美夸赞,称颂崇祯皇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蒙难而不辱其身,为亡国之义烈矣」,并认为明朝灭亡实为「大势已倾,积习难挽,在廷则门户纠纷,疆埸则将骄卒惰,身罹祸变,岂非气数使然」,而崇祯皇帝「非亡国之君,而当亡国之运,宗社颠覆,徒以身殉,悲夫!」甚至和明王朝不共戴的农民义军首领李自成,同样布告下「君非甚暗,孤立而炀灶恒多,臣尽行私,比党而公忠绝少」(皇帝并非昏庸,而是身边大臣尽皆结党谋私,公忠体国者太少。)如此勤奋爱戴子民的皇帝他当初学历史的时候很敬佩,甚至如果自己生在那个时代的话,也会为那大明江山拼尽自己最后一丝血,流尽最后一滴泪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