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恶魔领主提不起劲 第六章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时间:2017-11-30作者:某半宅

    提前声明:本章略显逗比和搞笑且然人出戏,不喜可跳,若引起你强烈不适请不要在意,因为类似的章节就这一章。“嗯,我有些事情想跟卡洛斯单独谈一下,我会布置结界,可以麻烦你们两个帮忙警戒吗?”奎斯如此明目张胆的赶人行为最终还是惹起了纳齐的不满,再忍下去?哪怕不是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到死。“我觉得有什么事情应该大家一起商讨,而不是两个人偷偷躲在一个角落里,莫非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做吗?”纳齐觉得大家都是超上位恶魔,就算真的有差距,差距也不会太大的。然而就在这时,一股超凡入圣的气息传来,这股气息充满了霸道,那若有若无的蛮荒感令人不寒而栗,哪怕不确定其具体的修为,但肯定是已入魔神位的存在。那是一个有着九首八尾的庞大身躯,猩红的眸子,墨绿的外表,以及蜿蜒数千米之长的身长,那九颗脑袋都露出一副森然的杀意和不屑。哪怕仅仅只是有着一丝本体气息的幻影,但依旧令纳齐和摩黛丝提不敢动弹,毕竟面前这位的大名在整个东方都属于如雷贯耳的那种,虽然是恶名,但其的强大依然不是他们这些超上位的恶魔可以挑衅的。“上、上古凶神相、相柳?!”纳齐也不是对东方世界一无所知,他知道面前这位水神共工之子兼大臣的实力,毕竟水神共工乃生神灵不假,但既然想造反,还妄想推翻现在的仙族庭,光复那昔日妖族庭的荣光,实现帝俊伟业。作为他的儿子兼头号支持者,哪怕有应龙等水生龙族暗中照拂,但相柳没有足够的实力又怎么能从庭中的围剿中逃出去,甚至东渡瀛洲暗中积蓄力量呢。“现在你不会反对了,纳齐先生?”奎斯依旧是一副真诚的样子,虽然由于其特殊的身体构造,纳齐也看不出这家伙到底有没有生气。“当然,当然,我觉得替自己人望风的感觉很好。”摩黛丝提还好,虽然是旁系,但家里起码有个老祖宗撑腰,他纳齐可是真正的草根,哪怕回到地狱去告奎斯他们暗中勾结敌人又能怎么样?自取其辱罢了,更别现在妖族可是地狱的盟友,东方现在人道昌盛,众妖蛰伏,可这不代表妖族就好对付了。“我们该怎么办,那相柳肯定是魔神位之上的高手,我家里的那位给我的感觉也远远不如。”摩黛丝提总觉得自己似乎被卷入某些不得了的漩涡当中了,如果不能趁早抽身的话,不定会大祸临头,鬼知道一个普通的新手征战任务会有这么多事情。“好了,结界已经设好,此界之内,无人可以得知我们之间的对话。”奎斯依旧那样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相柳虚影却早已消失不见。“你诳他们的?”卡洛斯此时才发现,哪怕再怎么高估,但自己依旧巧了面前的风魔,藏着真的深,每揭开一层,他就越惊讶,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风魔领主,甚至有可能便是夺舍重生的东方魔尊。“别那么如临大敌,林则徐有句诗的好啊,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看似在聊家常,但奎斯却暗中观察起卡洛斯来,奎斯觉得自己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卡洛斯应该是自己人。“???”卡洛斯心头跑过一万只草泥马:我知道林则徐,我也听过这句话,但奎斯你想表达什么呢?“遥远的东方古国有句古话的好呀,闷声发大财。”奎斯觉得自己受到了打击,不过不要紧,不定人家不懂自己的意思呢。“哈?”这又关古话什么事了?他怎么总觉得奎斯这话里有话啊。“停一下,pong友,你该不会连大秦话都不知道。”奎斯的神中充满了失望,难道真的是自己看走眼了,那岂不是自己这次血本无亏了?“我的哥,大秦都灭亡多少年了,我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话怎么啊!!”卡洛斯觉得自己被消遣了。“哦哦,抱歉,那么你听安利吗?”奎斯瞬间来了兴致,果然自己没有看走眼,是自己人没错啊。“听过,话你之前难道的都是暗号不成?”卡洛斯瞬间感动起来,正所谓人生四大喜事,其一便是他乡遇故知,老乡相见他还不感动吗?“咳咳,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最好永远不知道的好,毕竟再继续下去,我恐怕会有性命之忧。”奎斯咳嗽了几声,确认卡洛斯真是自己人后,他便放下心,开始跟卡洛斯解释了起来。“我名夜星,本来只是一个普通人,但自从遇到某个诡异邪恶的存在后便被其杀死,然后我便来到了一个位面附身在其他人身上,这种附身关系我可以取消,不过一旦我失去了附身的宿主,便会自动前往下一个位面再附身其他人,并且不死不灭,这种诅咒令我痛苦万分。”奎斯,不,应该是夜星,他的话语中充满了身不由己的悲哀,虽然不太清楚其中是否掺假了,但大部分应该是真的。“那么,那一丝相柳气息又是如何而来。”卡洛斯大概也猜得出来,不过这种事情还是自己问一下比较稳妥,鬼知道相柳有没有被附身的记忆,又是否会迁怒于自己。“放心,被我附身的生灵在我离开其身体时,附身的记忆都有保留下来,只不过在他们的认知中,那些事情都是他们脑子一抽,自己做的,我只不过扯了一回相柳的虎皮而已,当然,你也不必太担心自己,据我所知,地狱中仅次于那位陛下的地狱王便是赤龙王,他可不是西方的那种大蜥蜴,而是我东方龙族赤龙一脉的祖宗亦是前族长,只不过其年少轻狂、离经叛道,想法与祖龙完全不同,之后便独自离去,然后遇到了与其志同道合的那位,之后在几个志同道合的存在合力下,地狱才被建立了起来。”夜星的话语宛如一剂镇心剂,使得卡洛斯对未来的担忧减少大半,毕竟赤龙王在地狱中好歹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也是传中的神龙,他作为炎黄子孙、龙的传人,生对其有好感,而且相信赤龙王知道真相后也不会过多责怪他,起码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穿越的倒霉孩子也没有损害地狱什么利益。“话,你是怎么穿越的,我倒很好奇,如果不是之前通过仔细观察你的言行举止,然后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的话,我还真看不出来呢。”夜星的话语惊醒了正准备做美梦的卡洛斯。“对啊,我是怎么穿越过来的,我记得我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白领而已,为什么会穿越,而且明明第一次接触卡洛斯的记忆,但却无比熟悉,就像我经历过一样,还有,我的孩子、我的爱人,甚至我过去叫什么名字,我却全然不知!”卡洛斯陷入疯魔中,眼睛充血,本来紫黑的外壳也渐渐染上了一丝猩红之。“等等,这位兄弟莫不是成了那几个家伙博弈的棋子了,该死的,居然敢如此玩弄一个人的一切。”夜星直接击昏了卡洛斯,但他也感觉得到反应过来的地狱意识对自己的排斥,身上的地狱征战系统此时彻底成了催命符。“应龙救我!”应龙作为东方赫赫有名的武神和战神,龙族的悍勇之将,他可不是有勇无谋的蠢货,早就看清道目的的他当初为护下水族安危,协助黄帝打败兵主蚩尤,其后又助大禹治水,囚禁水怪无支祁,甚至驱逐相柳,连自己的同族都不放过,虽然给人一种残忍悲壮的感觉,但应龙确实很能打,自己当初附了相柳的身,若不是应龙开一面,自己早就被斩了。并且应龙现在便身处地狱之中,作为和平的代表常驻地狱,顺带身兼暂时空缺的愤怒魔王,虽然除了傲慢魔王路西法外,其他五个原罪魔王加起来也打不过他就是了。“夜星,你还真做死啊,顺带一提,现在别叫我应龙,请叫我的化名贝斯里森,我已经打入敌人的内部了,话因为那位有教无类,且不问出身、不问过去的缘故,地狱王中不乏来自我东方逃难的妖族强者,你为什么要叫我啊。”稳定的空间宛如薄弱的纸张一般被轻易撕碎,一道睥睨下的霸气声音传来。应龙很不爽,之前还和懒惰饮酒作乐,顺带烤了条没脑子的深渊角龙助兴,结果酒还没喝便被叫来了,能有好心情才怪呢,不仅如此,为了防止被那些“监视器”发现,他还需要暂停这个位面的时间才可以。“这不是我们俩熟吗?我这位兄弟为人还是不错的,并且一腔热血犹在,希望你能帮衬一下,我就先遛了。”应龙随手一挥,两个恶魔身上的地狱征战系统便暂时失去了效果。失去附身的奎斯失去了意识,头一歪,直接摔倒在地,那劲风顺带给地面留下来一些狰狞的刮痕。“哦,有趣的家伙,不过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我可不好插手,还涉及到那家伙吗?麻烦了,我现在只能用一滴血暂时镇压住你体内的那股恶意,但打铁还需自身硬,想找回失去的东西就努力变强,家伙,我可给不了你多少帮助。”应龙咬破指头,然后把一滴熊熊燃烧的血液射入卡洛斯的眉心,并融入其的灵魂中,然后狂暴的卡洛斯便失去意识,沉沉的睡了下去。“话,夜星附身时对某些家伙产生的好感我记得会有残留,那样倒不需要关心这孩子我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人干掉了。”应龙搓了搓手,然后将之前暂停这个位面的时间重新恢复起来。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除了瘫倒在地的两魔外,不过结界未破,纳齐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而且都是投影,杀了也没用任何意义,自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