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70章 调查

时间:2018-06-13作者:七帅

    第二日一早允熥起来,与妙锦、昀芷一起吃过早饭,就去与朱橚一起逛他的百草园。

    朱橚百草园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确实种有很多种能入药的植物,其中有一些他在皇宫的药库里面都没见到过。允熥出言和朱橚要了几种药材,朱橚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当然,允熥也没有忘了自己的正事,一边逛一边劝说朱橚养一些能入药的动物,研究他们为何能够治病。

    朱橚还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些东西为何会治病。他当然知道医学中的理论,但也知道其中存在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本着济世救人的思想,答应了允熥的要求。并且说道:“这我一人可不成,开封城内的名医都得寻过来与我一起钻研。”

    允熥心中暗喜,说道:“钻研医术可是功德无量之事,若是有什么事需要侄儿,尽管说。”

    “这暂且用不着,我虽然没钱出书,但寻这些名医一起谈论医术还负担得起。”朱橚笑道。

    中午众人又聚在一起用过午饭,允熥小小的睡了一觉,由妙锦服侍着穿上外衣,要开始研究为何壮劳力们不愿意留在家乡种地,反而要来到开封城卖苦力当搬运工。

    ……

    ……

    “皇,”朱有炖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允熥瞪了一眼,忙改口道:“五哥,咱们就这么研究为何他们不愿意留在乡下种地,而是入城干活?”

    “那你觉得应该如何研究?”允熥侧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此时他们二人并不在周王府,而是身穿一身皮衣,带着妙锦与昀芷一起,在几名侍卫的护卫下,行走在开封城内的大街上。这个年头皮衣可不是人人都穿得起的,或者说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穿得起,所以他们这一行人走在街上十分显眼。

    “五哥,找几个王府的下人去向搬运工询问就是了,何必这么招摇的在大街上行走?弟弟我经常在开封城内出现,不少百姓都认识弟弟,万一被他们认出来就不好了。”朱有炖道。

    “你以为临出门前我让昀芷的侍女为你化妆是为了什么?”允熥解释道:“昀芷在京城的时候有时假借出宫拜见叔婶的机会在京城闲逛,侍卫们也不敢违背她的意思。昀芷为了减少麻烦就着男装,而且让侍女给她化妆化的中性一点。久而久之,她的侍女化妆就变得很厉害,和易容术差不多。所以你不必担心会被百姓认出来。”

    “至于研究的法子?”允熥又看向他,笑着说道:“六弟,你上一次研究的时候就是这样研究的吧?而且也没有告诉下人缘故,之后就得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

    “确实如此,那样做有何问题?”朱有炖询问。

    “六弟,你可要知晓,王府的下人与外面的百姓可不一样。尤其是你能见到的人,他们在王府里是下人,在外面就是大爷,说话的口气、神态都与一般百姓不同,更不用说和搬运工相比了。”

    “即使他们非常重视你的这个吩咐,也尽力收敛,可搬运工还是能感觉出他们不是一般人,说不定是官府的人,哪敢说实话?若是他们不重视你这个吩咐,随便找人去问一问,更没有结果了。”允熥解释。

    “那五哥现在,咱们穿成这样要怎么研究?”朱有炖听他的解释顿时明白了为何研究不出来,但不明白他们现在这么招摇的缘故。

    允熥这次却并未解释,而是看了看一旁的几个人,反问道:“他们确实都曾经做过商人?”

    “这都是我让王府里分管商铺的管事找来的,都是做久了买卖的人,也都是河南本地人。我也按照五哥你的吩咐,让管事不得透露咱们的真实身份,说咱们是王府大管家的亲戚,从京城过来开封做买卖,找熟悉本地的人帮忙。”朱有炖道。

    “这就好。现在咱们得做出一副商人的样子来,可以略微带点儿人上人的气势,但不能过了。”允熥又吩咐。

    “知道了,五哥。”朱有炖虽然心中更加疑惑,但还是答应道。

    他们一边说着,已经到了搬运工们平日里聚集的地方。允熥抬头看去,就见到一座道观,许多壮汉穿着破旧的棉袄在墙根蹲着。

    “二位少爷,这里就是平时他们在的地方。少爷们要雇人抬东西,找他们就成了。”朱有炖借管事的手调来的一个名叫周志辉的人凑过来恭敬的说道。

    “我们算什么少爷,可当不起你这样的称呼。为何道观的人让他们在这里待着?”允熥笑着说道。

    “二位是王府大管事的亲戚,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就是少爷。”周志辉恭敬的说道。允熥执意不接受这个称呼,他才改口叫‘官人’,还是尊称。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何道观的人让他们在这里待着?不怕影响了香火?”允熥又问道。

    “官人,这些卖苦力的也仿效做买卖的组建了一个行会,每个月给道观点儿钱,让道士答应他们晚上在这里住,白天没活也在院子里待着。这个道观原本香火也不旺,每个月这些卖苦力的给得钱就比原来香火钱还多,道士们自然愿意。”周志辉解释道。

    “道观还给他们提供住宿?”允熥好奇的问道。

    “给,收了钱的,怎么不给?又不是不赚钱。不过这些卖苦力的也舍不得住的多好,一张床上能挤多满挤多满,小的从前去过,冬天还好,夏天那味儿不是人闻的。”周志辉又笑着说。

    他说完这段话顿了顿,见允熥没有问题了,问道:“还不知道官人有多少货物要他们搬?需要雇几个人?”

    “总有五六车东西,你看需要雇几个人?”

    “五六车,从码头扛上车,拉到城里再卸下来,得要七八个人,大概得花二百文钱。”周志辉算了一下。

    “行,你去办吧。”允熥吩咐。周志辉答应一声,转身雇人去了。但他在走过去的路上还想着:‘这绝对是两个没吃过苦,借着做买卖的名义来开封城玩的,一点不像买卖人,倒像是有钱人家的少爷。王府大管事的亲戚,还能是穷人?’

    他这边心里琢磨着,允熥也侧头对朱有炖说道:“他以为咱们只是王府大管事的亲戚,就这么恭敬,你家的大管事也够厉害的。”

    “全家除了少数人,大多数下人和产业都是大管事在管,像这样在店铺里面的掌柜他一句话就能免了,你说他厉不厉害?周志辉这样的人怎么敢对咱们不恭敬?”朱有炖神情平静的说道。

    “你还知道?”允熥有些惊讶。

    “我怎么不知道?只不过现在这个管事做事还比较公正,拿的钱还不多,王府也被打理的没出过差错,我也就视而不见。”朱有炖说道。他当年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能掌管王府事,绝对不是白薯。但他知道,就算换了另外一个人也未必就比现在这个管事更好,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哎,说的也是。”允熥想起了自己对皇宫内宦官的态度,顿时理解了朱有炖的想法。

    “对了,”允熥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对朱有炖说道:“现在王府的店铺交不交税的?”

    “交,五哥你当初在全国的城池设立警察,还专门设立了税务警察,丈量店铺的大小收税,弟弟当然要支持,带头交税。只不过开封府的警察害怕我们家,不敢来收,我都是让店铺的掌柜的送过去。”朱有炖道。

    ‘这还好。’允熥松了口气,但随即说道:“可王庄是不交税的。”

    “五哥,你还想让我们的田地交税?自古以来还从没有让皇族的田地交税的先例。”朱有炖有些惊讶的说道:“五哥,你要让我这里交税,我肯定不会反对,反正没多少钱,那帮胥吏也不敢多收。可这不仅是我们一家的事,全国的宗室勋贵的田地都不怎么交税。你限制拥有田地的数目可以,但交税可不好办。”

    “兄长也知道,只不过是说笑而已。”允熥笑着说道。

    朱有炖又看了他几眼,见他确实像是在说笑,松了口气。朱橚喜欢研究医学,他喜欢戏曲,花的钱都不少。虽然交税也交不了几个钱,但能不交还是不交得好。

    之后他们聊起了戏曲。一说起戏曲,朱有炖就精力充沛,涛涛不觉的说了起来。“五哥,我又写了一出戏,写的是有关于……”

    听到他的话,昀芷抿着嘴笑道:“六哥对戏曲真是痴迷呢?”

    朱有炖也不以为意:“喜欢戏曲也不是什么罪过,有何不可?而且前几年五哥还让我写过戏,可见这也是对朝廷有用的。”

    “是是是,对朝廷有用。”昀芷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