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55章 出征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帅

    但就在张无忌驱马离开后,昀芷仿佛从害怕中回过神来,大声说道:“不行,不能任由盗匪在城池附近,要马上出兵剿灭了他们!”

    “眼下多半是两个月前围攻甘州城的盗匪听闻陛下在兰州城,又赶来围攻。他们现下是在分批赶来兰州城,等着人马都聚齐了就会攻城!”

    “盗匪的首领马步祥与索拉哈都已经被……”郭侍卫正要说‘都已经被抓住处死了’,话语就被昀芷打断:“正好金吾后卫驻扎于此,于侍卫,你马上进去向刘指挥使传令,让他派出五个千户歼灭盗匪!”

    “殿下,”被昀芷随意点到的姓于的侍卫小声说道:“陛下就在城中,不得命令擅自调动将士形同谋反,刘指挥使不会听从臣的话的。”

    “那就孤亲自进去传令。”昀芷略一思索想到于侍卫的话确实有道理,出言说了这句话,随即纵马向金吾后卫临时驻扎的营地而去。

    侍卫们面面相觑了一弹指的时候,赶忙跟了上去。他们这些护送昀芷的侍卫,除了张无忌外谁在允熥面前也算不得得势,不敢违背公主的命令。

    昀芷自称是皇帝派来传旨意的侍卫,把守营门的人不敢怠慢,一边让了五六个人进去,一边急忙进去通报。不多时,几个身穿三四品武将官服的人从后院走出来,为首那人身材高大,正是金吾后卫正三品指挥使刘明诏。此时他一边快步行走,一边嘀咕道:“这个时候陛下有什么事情吩咐我?”

    正嘀咕着,他已经走到前厅,瞥了一眼这五个‘侍卫’,没见到熟面孔,心下顿时疑惑起来,但还是躬身行礼:“见过几位侍卫。不知陛下有何旨意传给臣?”

    “陛下口谕,城北三十里外发现万余盗匪,命你带领五个千户出城剿灭盗匪!”于侍卫喊道。

    刘明诏一听他们没有旨意只有口谕,心下更加疑惑,出言道:“几位侍卫,可持有陛下的手诏?”

    “事情紧急,陛下又正在召见蒙古和宁王,无暇书写手诏。你快遵照陛下的口谕,派兵出城剿灭盗匪!”

    “几位侍卫,依照先帝定下的章程,宣口谕需持陛下的手诏;几位侍卫不曾持有手诏,何况还是调动五个千户这样的大事,臣不敢听命。”刘明诏说道。

    于侍卫又出言说了几句,刘明诏执意不听命。实际上,刘明诏现在都怀疑他们是假扮的侍卫,已经派人暗自在屋外埋伏起来,若是他们提出要走马上就抓,送到行在请两位侍卫统领宋亮与宋青书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侍卫。

    就在刘明诏已经渐渐失去耐心,要让守在屋外的将士进来将他们抓住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刘指挥使,陛下的旨意,你敢不听从?”

    听到这话,他呆了一呆,随即猛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侍卫’。话语并不意外,但这声音,却是女子的声音!

    这一次刘明诏的观察仔细了许多,顿时分辨出其中有二人的身段窈窕了些,面容也十分柔和,像是女子。他正要出言询问,就听其中一个女子说道:“大胆!快低头跪下!”

    听到这话,刘明诏顿时生气起来。他身为上直卫的指挥使,又是允熥亲自点名从岷王那里要来的,摆明了是陛下的亲信,就算是魏国公也从来没有这么呵斥过自己,这个女子是什么人,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他张嘴就要开骂,可就在此时,忽然听到从身后传来陈立杰的说话声:“臣陈立杰见过淮南长公主殿下!”

    他这话一出,刘明诏与其他武将顿时都楞了一愣,但随即也马上跪下去,大声说道:“金吾后卫指挥使刘明诏/指挥同知黎澄/……见过淮南长公主殿下!”刘明诏自己还单独连连叩头说道:“臣不知公主殿下驾到,多有冒犯,请殿下恕罪。”

    陈立杰上个月才因在甘州城的功劳被派到金吾后卫‘见见世面’,众人听闻他过了年就要去讲武堂上学,认为他是幸进,都不大看得上他。但他是御前侍卫出身,肯定见过诸位公主,此时这么郑重的行礼定然有把握这女子就是淮南长公主殿下。

    “免礼平身吧。刘指挥使你不知者不罪,孤不会怪罪。”刚才并未说话那女子说道。众人又磕了两个头,才站起来。

    “适才刘指挥使说,依照皇爷爷定下的章程,宣口谕需持有陛下的手诏。但此事确实十分匆忙,正好孤在,皇兄就让孤前来宣口谕。孤本不想显露身份,但因此事不合章程孤不得已出言传令。还请指挥使马上调拨兵马出城剿匪!”昀芷说道。

    刘明诏迟疑了一下,躬身答应:“臣领旨。”若此时是朱元璋在位,一个公主跑来向他宣读圣旨,他绝对不会答应;可现在是当今陛下在位,他觉得还是领旨比较好。

    与制定了无数规章礼仪,对后宫之人、对皇子皇孙、对大臣都要求非常严格的朱元璋不同,允熥对于大家在做事认真方面的要求仍然很严,但对于礼仪就松了些,高官面见他,只要不是刚犯过错,一概免礼,对公主的管束也松了许多,据说多次带几位长公主出城,尤其是面前的这位淮南长公主。

    大臣们对此当然不满意,一开始颇有些言官进谏,但都留中不发,并且进谏的言官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派到前景暗淡的职位上去,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了皇上的态度,而且允熥的所作所为也没有超出民间宠女儿的人家的做法,大臣们也就不没事找病了。

    既然如此,陛下让一位公主前来传旨虽然还没有先例,但也未必不可能,所以他答应。

    刘明诏略一思索点了五个千户。不一会儿,这五个千户的将士都拿起了兵器聚集在校场,依照将领们的命令出营打仗。

    经过城门的时候看守城门的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放行了。若是军队入城,那没有从行在传来的命令此时是万万不成的,可出城就没必要这么严格了。

    金吾后卫毕竟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军队,虽然这段时日略有些懈怠,但一听出城打盗匪的命令马上又鼓舞起士气,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城,分别坐上已经预备好的船只过河。

    很快,一个千户的将士就已经全部过河,在河对岸摆出防备的阵型。刘明诏正要坐船过河,忽然又从身旁传来声音:“刘指挥使,孤也要与指挥使一起去歼灭盗匪。”

    “殿下,不可!”刘明诏丝毫没有犹豫,大声说道:“殿下千金之躯,岂能冒险。”

    “这是陛下的旨意。”昀芷只是淡淡的甩出这句话。

    刘明诏手抖了抖,不知如何回应。适才公主来传陛下口谕,即使她是假传圣旨,皇上怪罪下来自己也没什么;但此时她说自己要出城歼灭盗匪,这若是假的,他要是听从可就是大过错了。

    但若是真的,不,哪怕是假的,得罪了淮南长公主殿下,对他也是坏事。据说皇帝待这位公主如同亲女儿一般,得罪了她,万一在皇上耳边说了什么,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啊。

    刘明诏一时不敢决断,挥手让下一个千户的将士登船,自己站在河边思考。

    而与此同时,已经返回的张无忌对昀芷说道:“殿下,不可,您不能出城打仗!”

    “张侍卫,孤一定要与刘指挥使一起去消灭盗匪。”昀芷声音低沉,但十分坚定的说道。

    在甘州城围攻城池的盗匪已经成了她心中的一个梦魇,若是不能将他们全部消灭,心里会一直压着这件事。

    “殿下,城外的人未必就是当日围攻甘州城的盗匪。”张无忌焦急地说道:“当日围攻的盗匪有藏人有汉人,还为数不少,可那铺兵说现在在城北的都是蒙古人。”

    “那日围攻甘州城最后成功逃脱的盗匪足有四五万人,其中有一万蒙古人又有何不能?”昀芷顶了回去。

    “可是,自古以来哪有女人带兵出征的先例!”张无忌略有些口不择言的说道。这话已经很不妥当了,硬算的话,可是罪过。

    但他是昀芷自己选定的夫婿,岂会怪罪?是以昀芷只是笑道:“张侍卫你说错了,这可有先例!唐高祖第三女平阳公主就曾经领兵出战。《新唐书》有云:主奔鄠,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乃申法誓众,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帝度河,绍以数百骑并南山来迎,主引精兵万人与秦王会渭北。绍及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如何说并无公主曾经领兵出征?山西的娘子关不就是因为平阳公主曾经带兵驻守过而得名?”

    张无忌被她驳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说道:“臣说不过殿下,此时也无法阻止殿下,但臣会派人马上回去将此事禀报陛下。”

    “你为何不自己去回禀陛下?”

    “臣身为护卫殿下的侍卫首领,岂能无陛下旨意而不护卫殿下!”张无忌说道。

    “好,好。”昀芷眼睛中带上了别样的神采,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