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53章 谁指使的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帅

    “哦。”允熥有些意动。虽然洪武年间与建业初年几次出兵漠北都顺便绘制了地图,这二年与蒙古关系缓和派过去的商队也同样在绘制地图,但毕竟比不上当年蒙古人正儿八经绘制的草原全图,若是能够得到这张地图,蒙古人还不老实想要教训就容易多了。

    而且他也确实想要援助一下鬼力赤。鬼力赤身为非黄金家族出身的大汗,只要他在汗位上一日,蒙古草原就会动荡不安,对大明形不成威胁。虽然现在蒙古人打不过大明,但如果有人真的能基本完成对草原的统一,大规模骚扰边境也会让他头疼。

    不过,他不能就这么答应了鬼力赤,总得再拿捏一番。所以允熥咳嗽两声,说道:“既然如此,先将地图呈上来,让朕瞧瞧。”

    “迄力格尔,将地图送过去。”鬼力赤小声吩咐。迄力格尔答应一声,站起来向允熥走来。

    待他走到距离允熥大约两丈左右的时候,一个新官拦住他的去路,伸出双手要从他手里接过地图。

    可就在此时,迄力格尔忽然抽下地图的两边卷轴,将其中一个卷轴扔向允熥,同时用另外一个卷轴狠狠的砸向面前新官的头顶,登时将他砸的脑浆迸裂。之后迄力格尔手里拿着卷轴,向允熥跑过来。

    众人万万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刹那间都愣在原地,允熥的反应也慢了一拍,眼睁睁看着飞过来的卷轴,似乎就要打在身上。

    “官家。”王恭首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侧过身子挡在允熥面前,卷轴顿时打在他身上。他踉跄两步差点倒在允熥身上,好不容易才撑住了身体。

    此时大家都已经反应过来,整个正厅内顿时就如同喷发的火山一般急速运转。三四个新官挡在迄力格尔面前,即使迄力格尔不停的用卷轴抽打,甚至有人被打的口吐鲜血也丝毫不退。

    殿内的侍卫也冲上来,首先将鬼力赤与巴图按倒在地,五花大绑,然后团团围住迄力格尔,经过一番搏斗将他抓了起来。

    允熥惊魂未定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站起来走到被绑了一圈又一圈、嘴也被堵住的迄力格尔附近,冷笑一声,转过头对鬼力赤说道:“你养的好死士,居然愿意在大厅广众之下谋害朕。”

    “陛下,冤枉啊,陛下冤枉啊。”鬼力赤不停的说道:“陛下,这绝非是臣做的,绝非是臣安排人做的。臣对大明赤胆忠心,岂会想要谋害陛下!”

    “是不是你安排做的你心里清楚。来人,将鬼力赤、巴图与迄力格尔三人押下去,让兰州知州判处他们谋反罪名,马上呈上来朕马上就批。明日起对他们施以凌迟之刑。明日到二十一日剐迄力格尔,二十二日到二十四日剐鬼力赤,二十五日到二十七日剐巴图,朕要亲眼看着他们被剐三千多刀!”

    这是他这些年来,第二次这样愤怒!上次这样愤怒是在广州被撒马尔罕国的奸细下蛊的时候。刚才若是王恭反应慢一点,那卷轴就砸在他身上了。虽然多半死不了,但重伤就难免了。对于所有直接威胁到人身安全的人,他从来不手软。

    不过他自己毕竟没有受伤,所以脑子还比较清醒,下令走完整的法律流程,顺便普及一下法律意识。

    “是,陛下。”擒住他们几个的侍卫答应一声,就要带鬼力赤三人退下。

    “陛下,”可此时傅安忽然跪下说道:“此事颇有疑点。”

    “若真的是鬼力赤指使迄力格尔谋害陛下,他定然不会亲自来受陛下接见。他亲自来面前陛下,即使迄力格尔真的做到了此不忍言之事,鬼力赤也会被陛下处死,他这一番作为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据臣对他的了解,鬼力赤绝不会这样做。”

    “所以臣以为,此事颇有疑点,应当不是鬼力赤指使的。”

    “这,”允熥迟疑起来。傅安说的有道理。

    “陛下,”允熥身边的这些侍卫对他很忠心,因此对刺杀他的人十分愤恨。此时他们听允熥有些迟疑,顿时着急起来。宋亮说道:“陛下,傅大人所说虽有道理,但焉知这不是鬼力赤置之死地而后生?利用陛下与诸位大臣的想法反其道而为之?”

    “这,也有可能。”允熥听了宋亮的话,也觉得有道理。

    “陛下,此事稍有不慎就会将自己搭进去?鬼力赤怎会如此冒险?而且现在他有求于大明,有何理由谋害陛下?”傅安连忙又道。

    “陛下,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啊!”宋亮又喊道。宋青书虽然认为傅安的意见是对的,但他更赞同宋亮的这句话,此时也出声支援。

    这两方意见十分对立,允熥一时也难以判断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陛下,此事一时间难以判断,不如将他们押下去,着兰州精擅于问案之人审问,再做打算。”傅安给出一个建议。

    “就依照傅爱卿的话办。”允熥说道。既然一时难以判断,还是先看押起来,审问一番。

    “将这个叫做迄力格尔的人嘴堵上,审问的时候嘴里上环,绝对不能让他自尽。”允熥恨透了他,一定要凌迟处死,绝对不能便宜了他。

    待侍卫将鬼力赤等三人押下去后,许多新官走进来,一面将刚才受伤的人扶下去治伤,一面清理狼藉的现场。

    允熥这时想起来替他挡了一下的王恭,忙走过去扶他坐到座位上,问道:“你怎么样?伤在了哪里?”又道:“你这次救了朕,朕一定会好好奖赏于你。”

    “官,官家,奴才没事,官家不,不必,这样,说。”他艰难的说道。似乎还要挣扎着站起来,但被允熥按了回去。

    “你受了伤,怎么能乱动!”允熥叫道:“而且你都这副样子了,还吐了血,怎么会没事!”

    正好这时一名太医赶过来,允熥马上让他给王恭诊治。太医把了把脉,又摸了摸胸前,对允熥说道:“陛下,王公公肋骨被砸断了三根,还伤到了肺,所以呕血不止,病情较重。好在不会危急性命。”

    “不管是否危急性命,都要认真治!”允熥十分严肃的盯着太医:“你马上将他带下去诊治,待诊治结束后朕要看到一个完好无损的人。若是他留下了什么后遗症,朕唯你是问!”

    太医答应一声,指挥几个医护兵将他抬下去了。

    允熥又坐到椅子上,扫视一圈。他看着仍在清理痕迹的宦官,对傅安与听到此事匆匆赶来的陈继说道:“陈卿,傅爱卿,若是此事最终查出是鬼力赤指使,朕才不管什么长远谋划短期后话,一定要派兵去草原上扫荡,将乞儿吉思部彻底消灭。若查出是他部所为,也要派兵去将这一部灭亡。”

    陈继马上答应:“陛下所为甚是恰当。”意图谋害皇帝,这是堪比造反的十恶不赦之罪,绝对不能轻纵。

    “陈继,”允熥此时看到被重新收卷起来的那副鬼力赤让迄力格尔奉上的地图,拿起来递给陈继:“你验看一番,将这地图与大明现下已经有的那部分对照,是否一样。”就算行刺是鬼力赤指使的,地图也未必是假的,荆轲刺秦王的时候不就带了真地图?

    陈继接过地图,允熥忽然又想起什么,吩咐道:“军中也有些善于审问之人,朕记得金吾后卫因正好路过兰州城,被调来暂时驻扎在城中护卫朕,你顺便找到指挥使刘明诏,让他将这样的人也都派到兰州衙门,协助审问。”

    陈继又答应一声,正要退下,忽然一名铺兵跑进来,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屋内,随即跪下说道:“陛下,城北三十里外发现上万人马。”

    “城北三十里外!”允熥惊讶的叫了一句,随后想到什么,对傅安道:“朕记得允许鬼力赤带领两千部属前来兰州城下?”

    “是,陛下。”傅安回答。

    “现在看来,他不仅仅带了两千人啊。”允熥冷笑道。

    “陛下,还不知这上万人马是否为鬼力赤的部属。”傅安道。

    “会知道的。”允熥冷笑一声,对铺兵吩咐:“你马上去金吾后卫地驻地传朕的旨意,命刘明诏带兵出征,务必消灭敌军。”

    吩咐过后他又嘀咕一句:“兰州城北面的堡垒这是怎么回事?让上万人潜伏进来?朕必定重重处置。”

    允熥正在琢磨如何处置漏军队过来的堡垒守将,忽然听这铺兵说道:“陛下,金吾后卫已经出城攻打敌军去了。”

    “谁给刘明诏的命令让他出战的!”允熥大喊道。金吾后卫可是驻扎在城里,不是城外!没有命令就擅自出战,可以视同谋反。傅安与陈继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

    “陛下,是淮南长公主殿下。”

    “昀芷?她,怎会下这样的命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