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52章 接见鬼力赤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帅

    “宣和宁王觐见!”“宣和宁王觐见!”“宣和宁王觐见!”(允熥给鬼力赤的封号)

    十月十八日上午巳时初,此时在临时安排的行在——兰州卫衙门里,此起彼伏的喊话声音响起,从第三进的正厅一直传到第一进外,最终由站在前院的军士传到鬼力赤的耳边:“大明皇帝陛下,宣和宁王觐见!”

    “好大的架子,”迄力格尔语带讽刺说道:“就是当年征服全世界的成吉思汗,灭亡了宋国的薛禅汗(忽必烈)接见各汗王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架子!”

    “你少说两句!”巴图训斥道。虽然刚才迄力格尔是用蒙古话说的,但兰州卫的将士也时常被调去北边打蒙古人,保不准屋外站着的人就有懂蒙古话的。

    “巴图说得对,你少说两句。你要再这么口无遮拦,我就不带你去见明国的皇帝了。该不会,你让我带着你去拜见明国的皇帝,是为了当面训斥他一番吧。”鬼力赤说道。

    “不,我怎么会如此。”迄力格尔马上激动的说道:“我也是咱们乞儿吉思部的人,也知道现在有多么艰难,怎么会想要断了咱们部的生机!”

    “那你要是想见明国的皇帝,就老老实实的,不该说的话就不要说。”巴图说道。

    “我知道了,面见明国皇帝的时候除了恭贺他万岁的话,其它什么话都不说。”迄力格尔说道。

    “这样才好。”鬼力赤说过这句话,见等在屋外的通译探脑袋进来,知道自己拖延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忙整了整衣服,带着巴图与迄力格尔二人一起去拜见允熥。

    ……

    ……

    “殿下,您不能去兰州卫的校场啊!”一名侍卫大声劝谏道。

    “放心,孤不会以公主的身份去兰州卫的,孤换上一身与你们一般的侍卫衣服,装作陛下身边的侍卫前去骑马。”昀芷说道。

    “殿下,不可啊!男女有别,若仅仅远远的看还罢了,但咱们又没有清场的借口,您穿着侍卫的服饰一定会被将士看穿,还是会被陛下知晓是殿下您去了校场。”那侍卫又道。

    “那孤就换一身宦官的衣服,孤装作一个俊俏的新官应当不会被认出。”

    “不可啊殿下!”又有侍卫说道:“臣等护送一个新官去骑马,会败坏陛下的声誉!”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照你们的话,孤今日是不能去校场骑马了!”昀芷有些生气的说道。

    见昀芷生气了,侍卫们马上都跪下了,磕头不止。

    “快将他们拉起来!”开玩笑,此时张无忌也在侍卫堆里面,她能让他跪她吗?所以马上吩咐宦官去扶。侍卫见昀芷是真的使宦官让他们起来,也就顺势站起。

    “孤也不难为你们,只要能在城中找到一块骑马的地方就成。但千万别说不能。”昀芷又道。

    侍卫们面面相觑,见殿下这么坚决,也只能绞尽脑汁的想了。过了一会儿,一名侍卫说道:“殿下,臣闻之,在城北面有一处地方,据说原本是打算作为一个卫所的驻地,但后来先帝改了主意将这个卫所安排到了其他城池,地方就空了下来。”

    “既然当初准备当做是卫所驻地,那自然有校场。就算房屋荒废了,但校场总不会无缘无故地陷,总还能勉强跑马。不如殿下就去这个地方。”

    “好,就去这个地方。”昀芷笑道:“孤就知道,不逼一逼你们,是不会尽力为主分忧的。”

    她随即返回房屋,将外衣换成侍卫服饰,也让自己的贴身女护卫换了男装,随即在侍卫们的簇拥下离开住所向城北而去。

    与此同时,也有一名铺兵正快马加鞭,自北向南,朝兰州城赶来。

    ……

    ……

    “臣和宁王乌鲁克帖木儿见过大明皇帝陛下。”鬼力赤面对着坐于高位上的允熥,躬身说道。

    “免礼平身。”允熥说道。

    鬼力赤站起来后又道:“外番之王祝陛下万寿无疆,祝大明万世不易。”

    “自从建业三年陛下纳臣为藩属以来,先后九次开互市与我国,也多次赏赐于臣,臣铭感五内,是以此次向陛下进贡,”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巴图与迄力格尔手里捧着两个盘子上前一步,“翡翠十件,红宝石十件,绿宝石十件,镶珠宝点翠凤金冠一件。”

    “陛下,镶珠宝点翠凤金冠据说乃是宋代皇后所佩戴,金国攻陷开封时得到,被其国皇帝珍藏于皇宫大内;后成吉思汗带兵攻陷中都,得到这件金冠,赐给也可那颜(拖雷)之妻,后由元国皇帝代代相传,元顺帝从大都出逃时携带此冠一并来到大漠。”

    “此冠既然本是中原之物,又为皇后所佩戴,臣此次进献给大明,祝皇后娘娘千岁。”

    “罢了,难为你有心。”允熥笑道:“既然你有心了,上月又带领所部将士擒杀我大明的二位通缉之人,立下功劳,朕不赏赐于你也说不过去。说罢,你想要什么赏赐?”

    “陛下,臣请求陛下赐予臣铠甲一万件,钢盔一万件,刀枪十万件,弓箭数十万支,铁锅两万口。此外,臣请求陛下对瓦剌部下旨,命他们不得继续向东进兵。”鬼力赤说道。

    他这话一出,现场响起无数抽气的声音,负责安排这次觐见的傅安马上呵斥道:“痴心妄想!要如此多的武器铠甲,你是要谋反不成!”

    ‘我又不是你们大明的臣子,怎么能谈得上造反?’鬼力赤在心里嘀咕一句,没有回话,而是看向允熥。

    “擒杀大明的二位通缉之人,当然应该有所赏赐。但朕记得马步祥的头颅定下的赏赐是五百贯钱,索拉哈的头颅也是一样。就算我大明的肃王令加一倍,也不过是一千贯,二人合计二千贯。”

    “而据朕所知,一件普通的铠甲至少也得十几贯,若是上好的铠甲,几十贯甚至数百贯都不稀奇。即使按照普通铠甲来算,两千贯也只能合一百多件铠甲。所以你要的赏赐,有些多了。”

    “其二,瓦剌部在此次同撒马尔罕国的战争中立功不小,而你并未派兵参加此战,朕岂能因你的一句话伤了功臣之心?”允熥说道。

    允熥通过几次试探已经能够确定鬼力赤现在所面对的局势确实很艰难,已经有了以他擒杀大明的二位通缉之人为借口赏赐给他一些铠甲兵器之类的东西,以便让他继续坚持下去。但他要的东西太多了,允熥担心鬼力赤拿到这些东西统一蒙古草原,更何况即使他自己愿意答应军方也绝对不会愿意答应,不敢接受。

    “陛下,”鬼力赤再次跪倒在地,说道:“臣也知祈求如此厚赏有些逾越,但臣迫不得已,只能向大明求救。”

    “陛下,臣自四年前为蒙古大汗后,诸部多不服从,臣只有本部乞儿吉思部可以倚仗,但也举步维艰。”

    “今年伊吾之战大明打败撒马尔罕国,臣恭贺陛下。但此战也使得瓦剌部势力大涨,东侵臣的领土。臣不敌,不得不败退。”

    “陛下,虽瓦剌部乃是此战的功臣,但臣之国也是陛下的属国,瓦剌部不得陛下旨意,就擅自攻打陛下的另一属国,乃是大逆不道之举!陛下当重处之。”

    “你说的也有道理,朕马上下旨不许他东侵你的领土。但你要许多兵器,这……”允熥最后话没有说完,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陛下,”鬼力赤见说了这么半天允熥还是不愿意,顿时急了连连磕头说道:“我们蒙古人与汉人不同,十分认血统。臣并非是黄金家族后裔却贸然称大汗,引得草原上所有部族的不满。他们之所以排斥臣也是因为此事。”

    “月前臣与瓦剌部交战,兵力原本强于太平统领的瓦剌部,但因内部有人暗通瓦剌,这才大败,臣本部乞儿吉思部也损失惨重,青壮伤亡十之五六,现能战之士不足瓦剌人的一半。”

    “若是不能取得这些兵器铠甲,臣必定打不过瓦剌人;就算瓦剌人因陛下圣旨而后退,但草原上还有其他诸多部族,他们见臣本部如此虚弱,定然会公开反叛。他们若联合起来势力不在瓦剌人之下,甚至犹有过之,臣岂能对付得了他们?”

    “所以陛下,臣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来请求援助,求陛下开恩,求陛下开恩!”最后这段,鬼力赤边磕头边说。

    “朕记得阿苏特部的阿鲁台不是投靠你了么?更何况各部族也不是铁板一块,怎会联合起来对付你?”允熥有些疑惑。

    “陛下,阿鲁台虽然投靠于臣,但心怀叵测,臣怀疑军情就是他透露给的瓦剌人,致使臣惨败。”

    “至于各部族,虽然互相之间也有矛盾,但蒙古人极其重视血统,面对臣这个非黄金家族后裔之人,会联合起来先消灭臣再论其它。”

    “臣求陛下开恩。”鬼力赤又连连磕头说道。他见允熥似乎还在犹豫,咬咬牙道:“臣愿意向陛下奉上蒙古草原的地图,以示臣之恭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