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47章 如同,如果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帅

    “皇兄,嫂子。”允熥拥着徐妙锦来到膳堂的时候,昀芷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她见到二人走进来忙打招呼。

    “昀芷,饭菜还没端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来这里等着了吧?怎么和饿死鬼投胎似的。”允熥笑道。

    昀芷知道他在开玩笑,闻言也不恼,笑道:“皇兄说过一句俗话妹妹觉得很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妹妹既然不能辟谷,吃饭当然不能不积极了。”

    “你呀,总有话说。”允熥笑着坐在她身旁,转过头对王恭道:“菜可已经上齐了?”

    “都上齐了。”

    “那你退下吧,不必在这里伺候了。你这几日跟随朕从伊吾奔波来到甘州城,也辛苦了,好好去休息。一直到明日一早,都不需你来服侍。”允熥对王恭说道。

    “奴才谢官家恩典。但奴才不累,还能侍奉皇上。”王恭马上说道。

    “好啦,朕知道你的心,但真的不必如此。下去休息吧。”他见王恭还要再说什么,加重语气道:“这是朕的旨意。”

    “是,官家,奴才这就退下。”王恭听见允熥这样说,忙躬身行礼退下。

    “夫君,你这是要让他回京不成?”徐妙锦轻声问道。

    “嗯。”允熥说道:“朕决定召他回宫。宫中的事情越来越多,王喜本来本事就有限,现在已经管不住了,朕只能另外寻其他人来分管一些事情。而这些太监中,朕能用的,也只有他们了。至于之前犯下的过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就让它过去吧。”

    五年前建业元年,熙瑶揭发了他当时最信任的四个太监中的三个涉及贪腐,允熥当时很愤怒,最后决定剥夺王进、王步的差事,将王恭逐出皇宫。但五年后,允熥决定重新启用他们。

    经过五年的历练,他已经越来越成熟,更加清晰的知道自己当皇帝的目的:维持统治,以及在维持统治的前提下对大明进行改革。大臣们做的事情只要不违背他这两个目的,都可以忍受。所以在五年前让他愤怒不已的小小的贪腐案,五年后虽然仍不能接受,但已经能够平静对待,并且能够两害相权取其轻,重新启用王恭他们。

    “夫君真是心宽似海。”徐妙锦笑道。

    允熥笑笑,正要说话,就听昀芷说道:“皇兄,嫂子,有什么事等吃完饭再说吧。美食当前,岂能分心想别的事情。”

    “兄长又没有耽误你吃饭,你自己先吃,不用管我。”

    “那怎么行j兄不动筷子,妹妹怎么能先动筷子!”昀芷瞪大了眼睛说道。

    “好好好,皇兄动筷子。”允熥笑着拿起自己的筷子,夹了点儿菜开始吃。见到允熥有了动作,昀芷小小的欢呼一声,马上开始吃饭。

    昀芷是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吃饭中,不过允熥与徐妙锦可不会像他这么着急,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夫君,之后几日可还有什么事情?”徐妙锦为他夹了一口菜,问道。

    “这几日朕就没什么事情了。”允熥咽下嘴里的饭,说道:“现在才九月初,赶在腊月中旬返回京城即可,还足有三个月的时间。从甘州城到西安有有轨马车,从西安到京城又可以走水路,所以不必着急。妙锦你问这个做什么?”

    “妾想让夫君陪着多逛一逛呢。”徐妙锦眼珠一转,说道:“在此之前,妾只去过两次凤阳,但从京城到凤阳的一路也没什么风景,不好看。这次来到西北,返回京城的路上又经过许多地方,妾可要好好游玩一番。”

    “若是夫君无事,陪着妙锦一起游玩可好?”

    “好好好。”允熥宠溺的说道。

    他又转过头对昀芷:“昀芷,你可要一起游玩?”

    昀芷还没来得及答话,一个新官走进来,低头在允熥耳边说了句什么。允熥眉头皱了一下,低头思索起来。

    这时徐妙锦忽然站起来,走到昀芷身旁轻声与她说话。昀芷听了她的话脸马上红了起来,声如蚊呐的说了句话。徐妙锦劝了一番,昀芷的脸越来越红,但点了点头。徐妙锦又笑着说了句什么,退回自己的座位上。

    这时允熥已经思索完毕,对那宦官吩咐了一句话,那宦官答应一声,躬身退下。允熥转过头来,对徐妙锦与昀芷笑道:“刚才你们姑嫂说什么呢?”他没听到声音,也没看到她们二人的表情,但总知道徐妙锦凑过去说话。

    “没什么,女儿家的私房话,夫君就不要多问了。”徐妙锦转移话题:“小明子忽然进来,是有什么大事要夫君处罚么?”

    “不算什么大事。”允熥说:“秦王妃唐氏明日就能到甘州城,但肃王府因为之前的仗许多房屋被毁,现在竟然已经没有足够规格的空闲房屋了。”

    “夫君于是决定让王恭他们腾出两间屋子来。昀芷,你住到王恭腾出来的房屋去吧。让唐氏住下人刚刚住过的房子不太合适。”

    “秦嫂子住不合适,妹妹住就合适了?”昀芷装出气鼓鼓的样子说道:“皇兄你不能厚此薄彼。”

    “昀芷,你是兄长的亲妹妹,唐氏是兄长的叔伯弟妹,你们相比起来自然是你与兄长的关系近些,这样的事情只能委屈你了。”允熥也转换话题:“对了,适才兄长问你可要一起游玩,你可愿意与兄长一起游玩?”

    昀芷本来还想再追问一句,他们兄妹日常说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当她听到允熥的问话后脸忽然又变得微红,顿了顿说道:“兄长,妹妹就不打扰你们夫妻的二人世界了,妹妹独自去游玩便好。”

    允熥正要说话,徐妙锦忽然抢道:“夫君,昀芷妹妹现在可不需要你陪着一起游玩了。”

    “这是,莫非,”允熥听了徐妙锦的话,忽然明白了隐含的意思,瞪大了眼睛说道:“昀芷你?”

    “夫君猜的不错。”徐妙锦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昀芷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允熥问道。同时大脑急速转动起来:‘徐妙锦此时跟我说,必定是这一路上才开始喜欢的,也必定是这路上能见到的人。昀芷这一路上能够接触到的人也不多,莫非是肃王府的侍卫?’

    他正想着,徐妙锦已经揭露了答案:“夫君,是您的御前侍卫,这一路上负责保护妾与昀芷妹妹的首领,张无忌。”

    “他?怎么会是他?”允熥不敢置信的说。

    “夫君,妾记得张侍卫来到京城后就在御前为侍卫;妾入宫后,见到昀芷妹妹喜欢武艺,经常缠着侍卫练武,其中也有张侍卫。从那时起他们就认识了。”

    “因张侍卫武艺高强,昀芷妹妹与他接触的时间不短,互相之间不仅是认识,更已经熟悉了。这次来到西北,张侍卫负责护送,一路上也少不了接触。”

    “而最近的甘州城之危,盗匪围攻肃王府的时候,昀芷妹妹被盗匪围住几乎生擒,是张侍卫将她解救出来。妾询问昀芷妹妹时,虽然她话说的不清不楚,但在之前的接触中,昀芷妹妹就已经对张侍卫心生好感;等到最后这次解救,让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在徐妙锦看来,她们的恋情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他们最少已经认识了五年,平时接触也不少,最后又有这件事,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当初昀兰也没见过杨峰几次,不也喜欢上了他?’

    听了徐妙锦的话,允熥脑海中蓦然浮现出六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张无忌,也是昀芷第一次见到张无忌的情形。那时自己对于武当山竟然真的有一个叫做张无忌的人非常惊讶,非常仔细的端详了他一番,当时年仅九岁的昀芷凑到自己身旁轻声咳嗽几声,解了张无忌的尴尬。

    ‘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允熥不由得迷信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昀芷,见她别过脸没有看向自己,出言道:“昀芷,你小嫂子适才所说的,可是真的?”他心中已经信了九分,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嗯。”昀芷轻轻答应一声。

    “你说什么?兄长没能听到。”允熥问道。

    “是。”

    “你说什么?”他还是没能听清。

    “皇兄,我说,妹妹喜欢张无忌!”昀芷转过头来,大声对允熥说道。

    说完这句话,她好像豁出去了一般,继续大声说道:“皇兄,妹妹喜欢张无忌,不论你是否答应妹妹都喜欢他。若皇兄不愿妹妹嫁给他,妹妹就不嫁人了!”

    昀芷的这番话让允熥一愣,他没想到她会这样说话。但他随即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昀芷好不容易鼓出勇气说出这番话,见允熥如此反应顿时恼羞成怒,使劲椅起允熥的身体:“皇兄你说话,不要这样戏耍妹妹了!”

    允熥又笑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拉住她让她坐到自己的怀里,说道:“你放心吧,张无忌现在又没有娶妻,兄长怎么可能不答应?”

    “那你刚才怎么这种反应?”昀芷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的话太好笑了。”

    “哪里好笑了?”

    “哪里都好笑,你看,妙锦也笑的这么高兴。”允熥指着也捂着肚子笑个不停的徐妙锦说道。

    “嫂子不要笑了。”昀芷的脸更红了,大声说道。

    “不笑了不笑了,嫂子不笑了。”徐妙锦忙道。

    昀芷这才好些,但脸还是泛红。

    “昀芷,若是你愿意嫁给张无忌,兄长肯定不会阻拦。但有件事兄长想问问你知不知晓:你喜欢张无忌,张无忌可喜欢你?”

    “昀芷,你若是嫁了他,可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一辈子可是很长的,是你现在想象不到的长。你现在喜欢他,他也贪恋你的容貌不会厌恶你,夫妻和谐;但等你将来老了,没有这般美丽的容貌了呢?”

    “你是大明的公主,他无论如何不敢休了你,也不敢对你有丝毫不敬,但他若是到那时厌弃了你,可以对你避而远之,而你为了孩子也不会向兄长说他的坏话。若是到了这种情形,你怎么办?”允熥认真的说道。

    他刚刚穿过来时昀芷才三岁,他们与其说是兄妹更像是父女,允熥此时的心情也类似于嫁女儿,提出了当初下嫁昀兰的时候没有提出的问题。

    听到他的话,昀芷一开始还是红着脸缩着头,听到后面表情也认真起来。待允熥说完后,她也认真的说道:“兄长,妹妹觉得他对妹妹也有好感,但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尚公主,所以不知他是否喜欢自己。若是知道了自己能够尚公主,会喜欢妹妹的。”

    “至于老了以后,妹妹从来没有老过,所以不知晓。但如果选了另外一人,就没可能发生皇兄猜测的情形了么?与其下嫁一位从来不喜欢之人,不如嫁一位自己喜欢的人,至少,年轻时候是快乐的,不是么?”

    允熥认真的盯着昀芷看,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还有这样的一面。“你说得对。”他最后说道。

    “夫君,在看出这件事后,妾派人询问了所有与他熟悉的人,大家都认为他的人品值得相信,又非常顾家,女子嫁给他可就享福了。”徐妙锦忙说道。

    “罢了,既然昀芷你真的喜欢他,兄长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过几日就下旨赐婚。”

    允熥说道:“他的身份低了些,但好在这次甘州城之战的功劳尚未封赏,我与十四叔商议一番,多给他添一些功劳,至少封他一个世袭指挥使。这样也勉强能配得上了。杨峰当初也是以世袭指挥使赐婚,这次出征西北才封了世爵。”

    “官职上,他以后也不能再当侍卫了。我看他自己愿意当文官还是武将,若是愿意当武将就让他去讲武堂上两年学,他当初来到我身边时才十四岁,今年也才二十岁,还没有过岁数。若是愿意当文官,看他的样子考科举也不太可能了,就派到国子监去读书。”允熥絮絮叨叨说了许多。

    “妹妹多谢皇兄。”昀芷知道这是为了她好,忙说道。

    “只要你以后过得舒心,让兄长的心思没有白费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