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44章 接见宗喀巴(一)

时间:2018-06-06作者:七帅

    “贫僧罗桑札巴,拜见大明皇帝陛下。”此时在肃王府中的正厅里,一位头戴黄帽、身着黄色僧衣,看起来四十来岁,神态端庄的人站在正中,面对着正前方的一位二十来岁的男子躬身行礼道。

    这人正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创始人,藏传佛教史上最重要的大师之一,教导出许多优秀弟子的宗喀巴大师,法号罗桑札巴。因他出生于宗喀,所以信徒尊称他为宗喀巴。

    允熥见到他的一瞬间略有些惊讶。‘他今年才四十多岁,就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头?超过了很多成名已久的大师?’

    允熥疑惑了一下,但很快平静下来。他已经派人查过了,确实是他创立的黄教,现在在藏地也有很大的名声,虽然年纪看起来轻一些,但也只能说人家真的是天赋异禀了。

    “贫僧罗桑札巴,见过大明宸妃娘娘。”允熥思考的时候,他又对徐妙锦行礼。

    “宗喀巴大师不必多礼,请起。”允熥回过神来说道。待宗喀巴平身后,他又让王恭端来一把椅子让他坐下。宗喀巴又行了一礼,坐到椅子上。

    “宗喀巴大师,真是久违了。朕在四年以前就听说了大师的英名,一直想要见大师一面,却不想今日才能够见到。”允熥笑道。

    “大明皇帝陛下,三年前陛下派人召贫僧去大明的京城一叙,贫僧本来当时就要去,但却不想忽然生了病,难以成行,所以派了贫僧的弟子甲曹杰代替贫僧去京城。”宗喀巴道。

    “朕已经听使者说起过了,这一病真的非常可惜,若是不然三年前朕就可以与大师一叙了。”

    “但好在现在也不晚。朕三年前听甲曹杰讲述《现观庄严论》后有茅塞顿开之感。弟子都如此了得,宗喀巴作为师父当然更加精通佛法,朕早就想听大师讲解佛法了。”允熥说。

    “陛下听甲曹杰讲述《现观庄严论》后有茅塞顿开之感,且愿听贫僧讲解佛法,证明陛下颇有佛缘,善哉善哉。”宗喀巴说道。

    “大师,你不必专门采用汉传佛教的话语来对朕说话。朕可知道,你们藏传佛教是不说‘善哉善哉’这样的话的。”允熥笑道。

    “谢陛下。”听到这话,宗喀巴心中略有些波动。他一向听闻中原的皇帝专横跋扈,此时见到允熥却如此谦虚,不由得生出对允熥的好感。不过他好歹是著名的佛学大师,基本的涵养还是有的,并未在面上表现出来,而是开始为他讲解佛经。

    “陛下,《华严经》有云,……,《楞严经》有云,……,”宗喀巴非常认真的讲解着。

    允熥渐渐听得入神。宗喀巴不愧是佛学大师,对于佛教经典的理解不是普通僧人所能比拟的,用流利的汉话讲解的深入浅出,不仅是他,甚至不仅徐妙锦,就连站在一旁服侍的宦官都听得入神。

    过了好一会儿,宗喀巴讲解完了《金刚经》第二卷,暂时停下喝口水润润嗓子,允熥才过神来,由衷的赞叹道:“大师真不愧是佛学大师,虽然朕并非是藏传佛教的信徒也听得入神,若是大师能时时在朕身边讲解佛经,说不定朕就会供奉藏传佛教起来。”

    “多谢陛下夸赞,其实贫僧对于佛经的理解也不过是一家之言,虽然不至于错误,但或许有未能明了佛祖深意的地方。就连贫僧自己,重读佛经有时都会有新的感受。”宗喀巴说道。

    “大师太谦虚了。朕也曾听几个中原的佛教大师讲解佛经,依朕来看,他们都比不得大师。”允熥说。

    这话宗喀巴不好接,他也就没接,而是待允熥不再说话后问道:“陛下还想听贫僧讲解那部佛经?”

    “适才听得都是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都有的经典。朕想听一听大师讲解汉传佛教没有但藏传佛教有的经典。比如有一部《菩提道炬论》,据说乃是印度佛学大师阿底峡所做?”

    “陛下,《菩提道炬论》确实为阿底峡尊者所做。”

    “这部经典是汉传佛教所无的,讲了什么?”

    “这部经典讲了被称为‘三士道’的观念。现今‘三士道’是我藏传佛教的重要理论。”

    宗喀巴细细讲解道:“三士道中的‘三士’,指上士、中士、下士,是人的三个层次。下士处于下士道,以解脱今世苦难,求得今生快乐为目的。下士道之人,只有皈依佛、法、僧三宝,才可在六道中上升一步--脱离地狱、饿鬼、畜生三恶趣,死后往人、阿修罗、天三善趣中投生。……此为修行的第一步。”

    “之后就是修中士道。中士道之目的是达到涅盘境界,所要修炼的是戒定慧三学。……由戒而定,由定而慧,从而进入涅盘世界。此时修行之人已经自我成佛,但还不能转生入世、教化众生。”

    “可无论是中士道还是下士道,都处在六道轮回之中,而要成佛不光解脱自己,还要普度众生,这就需发菩提心,实行布施、持戒、忍耐、精进、静虑、智慧‘六度’,得无上佛道。如此已来既可度己,又可度人,脱离六道轮回之苦。……这就是修行的第三步——上士道。”

    “依照大师所言,那人是有来世,能轮回转世的?”允熥听完宗喀巴的详细讲解后,出言道。

    “陛下,普通人虽然有来世,但死后只能轮回,失去前世的记忆;可修炼有为止上士道之尊者,却可将灵魂从身体中脱离,在这具身体即将衰老死亡之时转托道另外一具新生身体上。这就是转世,意即修炼有成之尊者灵魂能够生生不灭。”宗喀巴回答。

    “原来如此,”允熥笑道:“朕原本自己看佛经总觉得不清不楚,这下听大师讲过后就明白了。”

    之后允熥又问了几个不清楚的小问题,问起了格鲁派的教义。听到这个问题,宗喀巴马上激动起来,朗声说道:“我格鲁派的教义与其它各派不同。讲究清规戒律,并且绝对不能违背。”

    “自从一百多年前乌斯藏国家混乱已来,寺庙组织涣散,戒律松弛,僧人无人约束,不念经,不修法,反娶妻生子,放荡自恣。上层僧人仗其特权,借口修密向民间索取妇女供其奸淫。这些修密的喇嘛无恶不作,其中有一人名叫萨迦僧,来到中原,曾为元帝传无上密乘《喜金刚》大灌顶,授双修法(双身),广取妇女供其奸淫为**是乐,甚至男女裸处,君臣宣淫号为事事无碍境界。更有一种名为《合诛》的邪法,肆意蹂躏妇女称为合,杀人活取心肝称为诛。”

    “贫僧见此极为痛心,决心改革。贫僧规定:首先僧人必须受戒,严格遵守,独身不娶,不营世务,清净禅院。”

    “其次,就是定、慧二学。定乃是约束自心不让散逸,慧就是增长智慧不昧于解脱之道,故无戒不定,无定不能生慧。定、慧二学就是讲学习修持。”

    “其三就是整顿学风,把那些浮夸不实,任意篡改等的作风完全改去。……”

    这一段宗喀巴讲的非常有激情。他对那些违背清规戒律的僧人非常痛心,认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极大的伤害了藏传佛教。别的不说,就因为这些人的肆意妄为使得至今中原地区的汉人还对藏传佛教有很多误解,传教举步维艰。正是为了改变这一现象,他自己创立了格鲁派。

    允熥也听得肃然起敬。宗喀巴这样做完全是费力不讨好,他本来已经是十分出名的大师根本没必要做这些事情,但为了藏传佛教的未来,还是义无反顾的开始整顿戒律。有理想的人总是值得尊敬的。

    他说道:“若是全天下的僧人都如同大师一般,何愁佛教不兴!”

    “陛下谬赞了,贫僧只不过做了力所能及之事。”宗喀巴又谦虚的说道。

    二人推让几句,允熥最后说道:“宗喀巴大师,朕对大师的做法非常感动。朕记得在藏语中喇嘛乃是上师之意。来人,拟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乌斯藏地佛教大师宗喀巴,行善纳德,……,加封为,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慧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大宝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哲布尊丹巴喇嘛,赐印诰及金、银、钞、彩币、织金珠袈裟、金银器、鞍马。钦此。”圣旨拟写完毕后,一名声音洪亮的宦官朗读道。

    “贫僧谢大明皇帝陛下恩典。”宗喀巴再次行礼说道,脸上带着高兴的神采。宗喀巴虽然是一个十分高尚的僧人,一心都扑在了佛学研究上,但也不是傻子。他被加封为哲布尊丹巴喇嘛,名望升高,格鲁派的影响力也会迅速提高,对他传播自己的教派好处甚大。

    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允熥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神色,而不仅仅是被感动的神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