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40章 临危

时间:2018-05-29作者:七帅

    “快拦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能死!”已经带人冲过来的冯云帆见此,马上喊道。“谁能将她生俘,我必有重赏!”他又忙补充。

    顿时有盗匪张弓搭箭,一支箭矢就射向昀芷手里的刀。只听“铛”的一声响,昀芷把握不住刀柄,手一松刀就掉在到地上。

    “快,冲上去把她打晕!”冯云帆大喊一声,带着几个弟兄冲了上去。

    昀芷见到这几个人带着满脸淫笑冲过来,就要再次自尽。咬舌自尽她一时没想到,就从腰间抽出匕首横到脖子上。

    但此时冯云帆已经冲过来,挥舞手里的枪扎在匕首上,匕首划过脖子,但因为错了力道只在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昀芷又要举起匕首,但冯云帆已经期身而来,伸出没有持刀的左手就要抢下匕首。昀芷下意识伸出匕首刺向他。熟料冯云帆却不闪不避,任由匕首扎向自己的腰间,把手伸向她的胳膊,在昀芷的匕首稍稍扎进身体一点儿时抓住了她的小臂。

    昀芷顿时心生绝望之感:‘现在就连自尽都已经不成了?早知如此,该是刚才就死的。’一时间,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冯云帆见她哭了出来,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右手背过朴刀,就要用刀背将他打晕。

    可就在此时,冯云帆忽然感觉脑后生风。他心知不妙,松开抓住昀芷的手,侧身一避。但那刀风来的甚快,他即使在第一时间选择躲闪却也没能躲干净,刀剁在他后背上。冯云帆大叫一声,顺着刀力窜开,躲闪出几尺;他的几个弟兄也赶忙过来护卫。

    但来袭那人却并未追击,而是一把抓住因蓦然失去支撑而要倒在地上的昀芷,喊了一声:“殿下。”

    昀芷本来已经闭目等待自己可怕的命运,但此时忽然听见有人喊她“殿下”,忙睁开研究,就见到张无忌站在她面前。

    昀芷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但转瞬即逝,凄然说道:“张侍卫快杀了我,我宁愿死也不要被盗匪俘虏。”

    “殿下,虽然局势已经十分危急,但也没到彻底绝望的时候。后院正厅附近还在将士们手中,臣带殿下过去还能坚守一段时间。没准这点儿时间援兵就能赶到。说不定,此时援兵已经来到城外,正与盗匪激战。”张无忌马上说道。

    此时昀芷仅存的两个女护卫也赶过来,听到张无忌的话也出言劝说:“长公主,此时还没到绝望之时,奴婢护送殿下娶正厅。”

    “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援兵能够赶来,这会儿就能赶来?”昀芷凄惨的笑道:“张侍卫,魏姐,王姐,你们不必再劝了。我心意已决,不必多言。”

    此时又有人冲了上来要杀了他生擒她,张无忌见昀芷如此反应,又见盗匪要冲上来已经没时间继续劝说,低声说了一句:“殿下,得罪了。”一把抓住她背到背上,向正厅杀过去。两个女护卫一怔,随即跟上护送。

    昀芷被背到背上的时候也是一阵发愣,怔怔的看着张无忌的后背,似乎是没有料到他会如此大胆。她正要说话,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一般,没有出言,就静静地靠在他的后背。

    从刚才他们所在的角落到后院正厅也没多远,虽然冯云帆带着人尽力阻拦,但因为后院面积不大中间又有许多阻隔使得盗匪还没能掌控局势,所以没能拦住他们,让张无忌在其他人的接应下成功将昀芷带到正厅。

    徐妙锦此时已经双手拿着油灯,见到张无忌背着人过来的时候同样一怔,但最后没有出言追究他失礼,只是待昀芷被放下来后说道:“你也过来了?也好,咱们姑嫂二人今日就死在一处。”

    “娘娘,此时后院还有许多地方在将士们手里,还没到山穷水尽之时!”张无忌见她手持油灯,明白她这是打算点燃这间宫殿,忙劝说道。

    “残存的将士都已经被压到肃王府后院,整个甘州城除了王府已经完全被盗匪所占,即使此时有援兵赶来,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击败盗匪。”徐妙锦苦笑着说道:“张侍卫,本宫明白你是好意,但此时的情形已非人力所能挽回。为免死后尸首受到侮辱,本宫已经不得不为了。”

    张无忌还要再说话,但此时徐妙锦已经不再搭理他,转过身走到帷帐旁,用手里的油灯点燃了一处帷帐,火焰缓缓燃烧起来。她随即又命令宫女点火。从京城来的宫女与王府的侍女们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手里的油灯或蜡烛点火。

    “宸妃娘娘!”张无忌还要走近再劝,可护卫昀芷过来的两个女护卫伸手拦住他。“张侍卫,既然已经没有生路,早死一会儿与晚死一会儿又有何区别?张侍卫不要再阻拦了。”

    张无忌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别,想要推开她们二人;但她们两个也武艺高强,一时推不开,情急之下他又转过头来对昀芷说道:“殿下,您劝说一下宸妃娘娘,还没到山穷水尽之时!殿下,您快放下蜡烛!”

    昀芷此时也已经从一名宫女手中接过一根蜡烛,正要走进去,闻言转过头来,对张无忌说道:“张,张侍卫,本殿下,不,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不必再劝了。”说到这里,昀芷顿了顿,用很奇怪的语气说道:“若是,罢了,反正已是必死,还有什么可说的。”

    张无忌不懂她刚才的停顿什么意思,他现在也没心情思考这个,急忙又道:“殿下,可此时确实并非已经全无希望。”

    昀芷见他仍然坚持,十分感动,但也不相信他的话。她又想了想就要再出言。

    可就在此时,忽然从外面传来阵阵声音。这声音不像是喊杀声也不像是求饶声,在这正在发生激烈战事的甘州城显得十分奇怪。

    “这是什么声音,怎么感觉这样熟悉?”昀芷正自言自语着,忽然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这是诵佛的声音!怎么回事,怎么忽然会出现诵佛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