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33章 卡教秦尾甘

时间:2018-05-25作者:七帅

    这些事情允熥并不知晓,所以他对于汉人被认为是白人有些惊讶。不过也仅仅是有些惊讶而已。汉人到底是什么人,不需要欧洲人来点评,他们怎样看待汉人都不重要。允熥只是又与他们笑着谈论几句,就罢了。

    “臣等告退。”在吃完饭后,徐晖祖与陈继等人马上站起来请求告辞。此时天已经不早了,允熥脸上也露出疲态,他们不能不识趣,提出告辞。允熥依照流程挽留几句,让他们退下了。

    克拉维约与吉哈诺对美味之极的中华美食还想吃,但他们作为出使过几个国家的外交官当然很有眼色,见徐晖祖等人都告辞了自己也不能继续赖在餐桌上,站起来也请求告辞。允熥当然让他们也都退下了。

    在回驿馆的路上,吉哈诺与克拉维约说道:“赛里斯人的食物实在太好吃了,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卖夜宵的地方,我想去再买一份食物。”

    “阿隆索,你已经吃了够多得了,还吃?小心肚子被撑破了。”克拉维约笑道。

    “我的肚子大,不会被撑破的。我只是担心这个时间外面已经没有卖食物的地方了。”吉哈诺毫不在意他的取笑,又道。

    “我也这样觉得。不过在返回驿馆后你可以向驿馆的工作人员问一问。”克拉维约又道。

    “我会问一问的。”吉哈诺说这句话时,他们已经走出了允熥所住的行在,踏上马车,马车也已经缓缓开动。

    就在此时吉哈诺变了表情,用卡斯蒂利亚语的一种方言,即使在本土也只有几千人会说的方言对克拉维约说道:“明国的皇帝对于欧洲的了解太多了,非常不合常理。你留在明国,要对此好好探寻一番,探知他如此了解欧洲的原因。”

    “这个不好探知。我也不可能经常见到明国的皇帝,更不可能灌他酒让他喝醉酒后说出真话。”尽管克拉维约在心中觉得吉哈诺多管闲事,但还是回答。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还是尽力探查吧。除此之外,另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就是传教。在撒马尔罕城不许随意传教,但马可波罗的游记中写东方的汉人与蒙古人实行宗教自由政策,傅安也没说过大明现在严禁外国的宗教在本国内流传,你向大明的皇帝请求传教,他多半会答应。”

    “其实本来今日就该对他说,但他给我的震惊太多了,我就忘了此事。”

    “你只要能够在明国境内建立起一座教堂,教宗定然会非常高兴,对你有好处。”吉哈诺说道。他是子爵,他父亲是侯爵,处于国家的上层,对于这些事情比只是下层贵族的克拉维约了解得多。要不是出使的经验短缺,他本来应该是正使的。

    “我知道了。”克拉维约答应。

    吉哈诺还要再说什么,忽然马车停下了。他不由得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马车停下了?”

    翻译还没有回答,他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声音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几乎在一瞬间从他的马车旁跑过。

    吉哈诺忍不住掀开窗帘看了看,见这一行七八骑向他们过来的道路奔驰,心里不由得想着:‘难道是明国发生了什么大事?’

    ……

    ……

    行在内,允熥已经准备睡觉了,但在临睡前却还在吩咐事情。

    “从欧洲来的人,不论是外交使者还是商人,都承担传播‘主’的福音的重任,今日朕第一次召见他们不好提,明日或后日只要朕再见到他们他们定然会向朕请求允许十字教在国内传播。”

    “官家必定是不会允许的。”王恭一边服侍他脱衣,一边符合。

    “朕当然不会允许。之前朕都严禁了天方教,岂会允许十字教在中原传播?”

    “只是十字教对中原的百姓来说十分陌生,保不住就有人偷偷信了这个教,还得好好防范才行。你记下,等朕返回京城后,要与大臣们商议此事。”允熥说道。

    “是,官家。”王恭答应一声。稍后他会将这件事记在纸上。

    “今日朕召见外番使者之时,可有什么要紧的奏报?”他又问道。

    “官家,有一份从铁门关传来的奏报,是晋王殿下所上。驻守铁门关的千户秦守业,竟然守住了铁门关。而且帖木儿兵败身亡的消息传到铁门关外的西虏营地后,驻守铁门关外的西虏将领马上带兵撤退,秦守业注意到此事,断定西虏主力已经败亡,竟然带领残兵败将从城中杀出来大败西虏,斩首数千才因马匹体力不支而不得不停下追击。”

    “晋王殿下因此对他十分欣赏,向官家请求让秦守业留在铁门关在他手下为将呢。”王恭说道。

    允熥问了问守城的具体情形,听到‘祭天出水’这样有些类似于玄幻情节的事情时也呆了呆,说道:“这人固然是忠肝义胆,但能守住城池,运气也起了大作用。”

    “这样的人朕可不会就在晋藩。晋藩之后也没有什么敌人,这样的即勇又有福气的将领留在晋藩可不是浪费?”

    “你明日也记得告诉陈继,拟旨将秦守业派到撒马尔罕城。尚炳面对的敌人多,这样的将领正适合。何况秦守业本来就是尚炳手下的将领,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还有一事你也记得叮嘱陈继。原本西域之地除了伊吾都不是大明的土地,擅自改名恐怕不妥;此战后整个阿拉山口以东都是大明之土了,让他琢磨琢磨给各处要地起一个汉字的名字。”

    王恭一一答应,同时心里有些发愁:允熥吩咐了这么多事情,他万一忘记一件事可就不好了。

    幸好允熥吩咐完此事就不再说政事,换上轻柔的睡衣准备睡觉。王恭松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忽然在门口有人敲门,声音还十分急促。王恭心里忽然觉得不太对劲,走过去问道:“何事?”

    “王公公,请禀报陛下,从甘州城来了急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