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119章 撒马尔罕城后续——沙使

时间:2018-05-18作者:七帅

    皮尔马哈麻又对侍卫们说道:“你们都出去吧,脱下军服跑回家。你们没有必要陪着我一起去死。而且你们也都有家人,就算为了家人也要活着。”

    “明军也不会对城内的人进行屠杀的。整个中亚只有这么一点儿人口,都杀光了,他去统治谁?从谁手里收税?汉人与蒙古人不一样,对于屠杀没有多少兴趣。当然,纵兵抢劫几天当然会发生,如果有明军士兵抢到你们头上,就忍一忍过去;自己的女儿妻子妹妹也都藏好了,等秩序恢复后再让她们出来活动。”

    “宫殿后院还有一些粮食,你们路过的时候可以顺手拿走一些。但记得不要多带。”

    此时火焰已经将屋内所有的丝绸布匹都烧着了,整座宫殿笼罩在火焰中。皮尔马哈麻最后对侍卫说道:“你们赶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大汗!”几人如同拜见真主一般双膝跪地磕头行了一礼,随即站起来转身离开了这座宫殿。

    他们刚刚走出去,就听到从身后传来“嘭”的一声,为首的侍卫抹了抹眼角的眼泪,但脚下不停,赶在明军围过来之前逃回了家里。

    ……

    ……

    “皮尔马哈麻选择了自杀,为了不被明军俘虏或者给兄弟们当傀儡。”阿不别尔克看着火焰冲天的宫殿,低声说道。

    “王子,明军已经围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他的侍卫焦急的询问道。他可听到了那一晚阿不别尔克与皮尔马哈麻说的话。如果阿不别尔克也要自尽,他们也有个准备。

    可阿不别尔克却说道:“打开大门,放下武器,我向明国投降!”

    “什,是,王子。”侍卫大吃一惊,但总算转得快,答应一声出门去吩咐。

    “也不知我会被马上处死还是如何,如果能够去明国的本土看一看就好了。”

    ……

    ……

    “皮尔马哈麻自杀,阿不别尔克被俘?”尚炳略有些就惊讶的说道。

    “是,殿下。”负责带兵包围宫殿将领之一说道。

    “宋相,皮尔马哈麻既然已经自杀,就不必管他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好;阿不别尔克被俘,如何处置才好?”尚炳自己拿不定主意,问宋晟道。

    依照他的本心,当然想将所有帖木儿的子孙都干掉。但现在他在撒马尔罕城,手下的将士和将来要统治的百姓大多都信奉天方教,遵从天方的那一套规矩,认为已经投降的贵族不能随意杀掉。现在尚炳还需借助他们的支持,必须顾及当地人的感受。

    “殿下,既然左右为难,就将事情交给陛下来处置。”宋晟说道:“派人将阿不别尔克与部分工匠和神学院的毛拉一起送回京城。殿下是陛下册封的藩王,将阿不别尔克这般王子交给陛下处置合情合理,此地的百姓也能理解。至于阿不别尔克送到京城后,不论陛下如何处置,此地的百姓也不会知晓的。”

    “好,就这样办。”尚炳说道。

    他随即吩咐这名将领,让他将阿不别尔克送到军营中。

    将领答应一声,见殿下没有其它吩咐就要告退,可尚炳却忽然又想到什么,问道:“沙迷查干呢?我派他攻打宫殿,为何是你来向孤奏报此事,不是他?”

    “殿下,沙迷查干王爷在围攻宫殿时被皮尔马哈麻的侍卫偷袭,受了重伤,已送至军医所抢救。”这将领回答。

    “如此大事,为什么没有马上告知孤!”尚炳楞了一下,随即问道。

    “殿下,此事臣已经知晓,本打算奏报给殿下,可殿下当时正吩咐工匠的安排,臣担心打扰了殿下所以并未马上向殿下奏报;之后因事情繁多臣就将此事给忘了。还请殿下责罚。”宋晟马上说道。

    “罢了,你也是无心之失,孤就不处罚了。你退下吧。”尚炳最后对这将领说道。将领马上行礼退下。

    待将领离开,尚炳的表情忽然变了,沉声问道:“宋相并非是忘了向孤奏报此事吧。”

    “处死沙迷查干是陛下临行前交待给臣的,臣也与殿下说起过,但殿下仁慈不愿处死他,臣就为殿下分忧。”

    “臣原本打算待沙迷查干死后再向殿下奏报,是以并未马上告知殿下。”宋晟说道。

    尚炳的脸色更加不好看的盯着宋晟。虽然在伊吾守城战和伊吾之战中沙迷查干和他的亦力把里国表现很烂,但尚炳在伊吾五年,与沙迷查干建立起了交情,而且他的长子也定下了沙迷查干的女儿为妃,他即使对沙迷查干非常不满但也不愿杀了他。却没想到宋晟自己就动手了。

    尚炳盯着宋晟看了几眼,似乎想说什么;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虽然沙迷查干即使在国内的威望也不高,但随着代王朱桂强势入主,亦力把里的各部族很可能会团结在沙迷查干身旁与朱桂对抗。

    但沙迷查干一死,他的儿子年纪还小,弟弟马哈麻也被大明控制了,亦力把里的各部族就无法形成一个核心对抗朱桂,朱桂想要统治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就会容易一些。所以必须除掉沙迷查干。

    “沙迷查干好歹也是一国之君,选择一处好地方将他安葬了吧。”尚炳最后说道。

    “是,殿下。”

    因为沙迷查干不经他允许就被除掉的关系,尚炳之后的兴致不高,没和宋晟说几句话就让他退下了。

    三日后十一月初四,尚炳下令停止劫掠,禁止违反军纪,违者处死。城中将士忙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住所,认真的数起来自己这次到底抢了多少东西。不过这些东西并不会都落在小兵手里。其中三分之二会上交,其中的一半会被各级武将瓜分,最后落在尚炳手里的只有总数的三分之一。不过即使只有三分之一也已经很多了,再加上没有被将士洗劫的皇家内库,尚炳手里的钱也不少。

    手头宽松的尚炳马上从西方来的商队中买下来许多货物。劫掠毁坏了不少东西,都需要重新补上;而且这个年代与使者团队一起出门的商人必定和使者勾结在一起,买下这么多货物,使者们也一定会高兴。他们高兴了,对达成尚炳和宋晟定下的外交目的有好处。

    也不知是买货物起了作用,还是他们都被大明击败帖木儿的光辉事迹吓住了,所有使者都非常配合,表示国君一定会出兵夺取本国的失地,牵制住撒马尔罕国的经历。

    “也不知他们说的是真是假!”将最后一位使者送走,尚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道。使者们都是人精,可不好应付,即使天气这么冷,谈判时他额头也不停的冒出汗水。

    “孤吩咐的洗澡水可烧好了?”尚炳又问身旁的宦官。

    “禀报殿下,早已烧好。”

    “好。”尚炳说了这一个字,站起身来就要洗澡。

    可就在此时,忽然有侍卫跑进来,对尚炳说道:“殿下,有外番之人来到撒马尔罕城,并且求见殿下。宋相请殿下过去商议。”

    “事情等孤洗完澡再说。”尚炳随口吩咐。

    “殿下,这次前来的外番不一般,对秦藩十分重要,宋相请殿下马上过去商议。”侍卫重复听来的话。

    “是什么部族对秦藩十分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