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95章 更加疯狂的计划

时间:2018-05-04作者:七帅

    “臣以为,还能实行,只是需要做些变化。”徐晖祖说道。

    “如何变化?”允熥问道。

    他十分好奇。在下令处死全部俘虏后,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谋划,但没想到徐晖祖却将它又拾了起来。但就凭着剩下的这几百人,如何实行他的谋划?

    “陛下,虽然只在一处关了一日一夜就开始处死西虏,但仅仅这一日一夜已使得方正大师受佛祖保佑雷劈不死之事被许多人所知,不仅西虏得知,附逆西虏的蒙古人与西番人也得知。另外,帖木儿生前的侍从萨马奇也对几人说了陛下受佛祖道祖启示提前得知帖木儿意图东侵之事。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即使这几日有西虏不断被屠戮,这两件事也在俘虏营中广泛传播,至今日已无人不知。”

    “因为这些事情都是信奉天方教之人所说,是以被俘的蒙古人与西番人对此十分相信,纷纷想要信奉佛教,供奉佛祖。”

    “陛下,要在西域传播佛教未必一定要用原本信奉天方教之人。这次俘虏的数万蒙古人与西番人若是贸然释放并不妥当,但一直将他们作为囚犯看押对笼络亦力把里的蒙古人也不好。又正巧他们现下都愿意信奉佛教。是以臣以为,应当派他们去阿拉山口以西传播佛教。”

    “而臣之所以留下数百名七河乃至草原、河中之地帖木儿征召的辅兵,就是为让他们作为传播佛教的蒙古人与西番人之向导。”

    “使用蒙古人与西番人去阿拉山口的以西之地传播佛教?”允熥对于徐晖祖的这个构想觉得很有兴趣,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靠谱:“徐爱卿,阿拉山口以西只有少数蒙古人,大多都是长相与蒙古人与西番人或汉人略有所区别之人,若是让蒙古人与西番人去传教,恐怕事倍功半,难以奏效。”

    “陛下,”说到这里,徐晖祖又看了看门口确定无人能够听到,之后转过头来又对允熥说道:“陛下,臣说的,并非是让他们手里拿着佛经去传教。”

    “你的意思,莫非是?”允熥忽然睁大了眼睛,看向徐晖祖。

    “陛下,臣以为,应当以秦王殿下为帅,出兵攻打撒马尔罕城,夺取七河之地、草原、河中之地与葱岭以西之土。”徐晖祖说道。

    徐晖祖这话说的很平静,但在允熥耳朵里却不低于响起一声炸雷!允熥‘腾’一下站起来,仔细盯着徐晖祖,不知说什么好。

    徐晖祖也听到了允熥站起来时椅子响动的声音,知晓出于惊讶站了起来。但他丝毫没有停顿,继续说道:“此次被西虏侮辱、虐待甚至虐死的大明百姓皆是秦王殿下属下之百姓,秦王殿下因此十分愤怒,十分想要向西虏报仇。”

    “而且由于殿下封地内汉人稀少,被西虏屠戮的已有其属下汉人之半,几乎家家有亲人被西虏所杀。整个伊吾的所有卫所将士均群情激奋,已有人喊出追到撒马尔罕城屠尽西虏的话语,并且得到许多人的赞同,所以若是陛下下旨命秦王殿下带领伊吾诸卫的将士,驱使蒙古人与西番人为前驱攻打撒马尔罕城,必定可以得到将士们的支持。”

    ‘所以即使尚炳在处死所有俘虏的西虏后已经冷静下来,从自己的利弊得失考虑不愿意,也不得不带兵攻打撒马尔罕城。伊吾的这数万人马是他最贴心、最重要的军队,若是因为他不愿意带兵攻打撒马尔罕城导致这些人对他离心离德,那就得不偿失了。’允熥在心里补充道。

    “而且东征撒马尔罕城也能够成功。秦王殿下麾下的卫所将士还有两万余人,能够驱使的蒙古人与西番人,算上亦力把里国汗王沙迷查干属下的数万控弦之人,足有七八万,何在一起就有近十万人马。若是再调配给他一些中原卫所将士,就有十万以上大军。”

    “陛下,臣查阅西虏此次东征的档案记载,又询问了几名被俘的将领,得知帖木儿麾下只有二十三、四万精锐主力,对其忠心耿耿,其余辅兵皆是征召而来;而帖木儿起兵东征大明动用了其中二十万人马。现在这二十万人马已被消灭或即将被消灭,其国所剩精锐主力只有三四万人,而且并非聚集于撒马尔罕城一地,城内大约只有主力万余。这么点人,即使战力再强,又有城池可依靠,也绝对挡不住大明的十万大军!”

    “何况帖木儿东征西讨、平定四方时杀戮极重,与国内的许多部族仇怨很深。只不过平日里因为帖木儿威望甚高,这些部族皆是敢怒不敢言。他们若是得知帖木儿在伊吾兵败身亡、主力军队也损失惨重后,定然会纷纷起兵反对撒马尔罕国,大明天兵攻打撒马尔罕城时还能够借助他们之力,城池必破!”

    “撒马尔罕城被攻破、帖木儿的储君皮尔马哈麻被秦王殿下或杀或生擒后,其国必定分崩离析。陛下也不必太过贪功,下令秦王殿下占据撒马尔罕城以东、以北即可。陛下再顺势加封秦王殿下的封地为撒马尔罕城,统辖附近的河中、葱岭以西等地。如此一来,整个西域就平定了!”徐晖祖最后说道。

    允熥重新坐下,揉了揉脑袋。他算是听明白了,徐晖祖这哪里是对他的谋划‘进行一定变化’,分明是借着这层皮提出了自己的谋划,一个更加疯狂的谋划。

    “徐爱卿,你和朕说,你这是在之前就已经想好的,还是这几天忽然想到的?”他忽然问道。

    “启禀陛下,在陛下与臣商议在西域推广佛教之事时,臣就有所思量,原本是准备思量好以后向陛下提出;可没想到之后发现西虏侮辱、虐待及虐杀大民百姓,陛下下令将他们全部处死,臣的想法也随之改变,几经修改变为刚才臣所说的话。”徐晖祖回答道。

    “你有心了。”不管自己是否采纳他的建议,主动思考但不擅自作为都是值得鼓励的事情。

    “谢陛下。”徐晖祖躬身行了一礼,又问道:“陛下,臣的建议是否可行?”

    “朕有三点疑问。其一,你留下了数百名帖木儿征召的牧民辅兵。但这些牧民辅兵大约也都有同一部族的人被大明所杀,他们是否愿意为大明效力?即使不敢明目张胆的违背命令,但是否会阳奉阴违?这些地方的部族,是否会因为有本部的人被大明所杀,而反对秦王统领的大军?朕并非是担心大军打不过养马的人,但若说是与他们有所冲突,必定影响其后攻打撒马尔罕城。”

    “其二,虽然其国的许多部族都对帖木儿敢怒不敢言,得知帖木儿兵败身亡后会骑兵反抗皮尔马哈麻;但他们毕竟大多是天方教徒,而秦王此去是要推行佛教,他们可能会同样反对秦王,那想要统治河中等地可不容易。”

    “其三,从中原到伊吾已经十分遥远,再至河中之地更有万里之遥。按照朕的意思,统辖一地为了安宁必须有许多汉人,但是从中原到河中如此遥远,如何运送汉人前往?若是没有足够的汉人,如何保证地方安宁?”

    允熥因为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所以在帐篷中转了许久,才对徐晖祖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陛下所言俱是极为重要的疑问,当初臣考虑此事时也对此三点思量许久,所幸臣有一得之愚,请陛下评定臣所言可有道理。”

    徐晖祖说道:“臣以为,撒马尔罕城以北的诸部族,得知大明处死了他们许多人后定然也会对大明有所怨恨,但绝不敢反对。他们听闻帖木儿败在大明手中,知晓大明乃是比撒马尔罕国更加强大的国家,蛮夷皆是畏威而不怀德之辈,之前他们都不敢反对帖木儿,在帖木儿征召辅兵时都不得不派人应付,岂会反对比撒马尔罕城更加强大的大明?”

    “陛下所言第二点与第一类同。他们即使因为信仰之事不喜,也不敢公开反对。况且天方教徒也并非铁板一块,内部也有许多矛盾,秦王殿下大可以利用这些矛盾分化他们。”

    “对于宗教信仰之事,秦王殿下于西域一开始不能强行推行中原之策,不能强迫所有治下的百姓立刻改信佛教,那必定引起所有部族的不满。臣以为,应当采用温水煮青蛙之做法,慢慢引导当地的百姓改信。臣就此与几人交谈后,认为可以推行人头税,下令天方教徒都必须缴纳人头税,而佛教徒不必。”

    “如此做法有三好,第一可以将治下的佛教徒与天方教徒分开,二来可以增加税收,三来可以鼓励他们改信佛教,但又不至引起激烈反对。”

    “对于陛下的第三点疑问,臣以为,此事恐怕一时难以解决。是以若是想要稳固河中,也只能改变现在的策略。”

    “汉人与蒙古人、西番人虽然生活习惯大不相同,但都是东方之人,长相虽然称不上类似,但与西虏相比差别要小些。臣以为,应当以信奉佛教的东方之人,不论汉人蒙古人亦或是西番人为统治地方的倚靠之人,以信奉佛教的当地人为统治地方的合作之人,以不信佛教之人为不可信、不可倚靠之人。”

    “这样一来,秦王麾下可以信任的百姓就会多上许多,统治也会稳固。待之后慢慢的汉人多起来,再改变此做法。”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