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85章 最强男人对话——放心早了

时间:2018-04-28作者:七帅

    “所以我才会此次东征所带领的全部军队,都是信奉天方教的军队,没有一支信奉其它宗教的人组成的军队:因为这是神战,岂能由异教徒参与!”帖木儿将所有的事情都归结到了真主的头上。

    允熥没有再给他思考的时间,在马车停下后站起身,笑着说道:“帖木儿大汗,我的营帐已经到了,不进去坐一坐吗?”

    “去,当然要去坐一坐。”帖木儿回过神来,也站起身对他说道。他虽然有些失魂落魄,但神智还清醒。

    允熥当先走下马车,来到帐篷门口,帖木儿在萨马奇的搀扶下也从马车上下来,走到允熥身旁。

    守在帐篷前的侍卫撩起门帘,允熥当先走进里面,吩咐侍者另按照他的规格准备一套日常所用之物,以及准备一桌上好的饭菜。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而且他中午什么都没吃,早饭也只是匆匆吃了两口,早就饿了。

    他又问了问此时的战场如何。“启禀陛下,战场上的尸首都已经收了起来。为了防止传播瘟疫,我军的尸首徐将军打算火化,随后安葬在伊吾城附近;西虏的尸首统一火化后随便挖个坑埋了。”

    “战场也已经打扫完毕,被俘的西虏将士被安排在了中军中一处营地,依照二十人为一队安置在一间帐篷里,夜晚不得出帐篷,违者处死。不过徐将军担忧会有将士打算杀了这些俘虏,所以安排上直卫看守。”上直卫经过允熥这些年努力教导,对纪律的遵从刻到了骨子里,即使心中再讨厌这些西虏,只要上头下令不准杀他们就不会杀。何况上直卫与西虏也没有多少恩怨。

    “因天色已晚,且俘虏的西虏告诉徐将军营内还有约五万将士,所以徐将军只是安排卫所夺取了西虏已经无人防守的营寨,又在周围扎了营将仅存的五万西虏包围起来,打算明日一早攻打。”

    “火化之事,要是决定火化,那所有将士的尸首无论身份高低都要火化,绝不能普通将士的尸首被火化,将领们的尸首全须全尾的埋下去!更不许带回去!”允熥高声对侍卫说道:“你去向辉祖传朕的口谕,若是被朕发觉有这样的情形,此人,与他之上三级的上司全部免除此战的功劳!”

    允熥当然支持火化,但这样的事情必须上下一致,总不能上层将领做一套,普通士兵做一套。

    “俘虏的西虏将士也要好好安排,不得虐待。”

    “明日一早攻打营寨可以,但在攻打之前要先劝降,若是西虏同意我军的条件,就允许他们投降。”

    “陛下,敢问是何条件?”侍卫问道。

    “明日朕会去与辉祖一起劝降。”允熥说道。

    侍卫躬身行了一礼,见允熥没有其它的吩咐,转身出门传旨去了。

    “帖木儿大汗,你明日可愿亲自去劝降营寨内的五万将士?使得他们免于被处死的结果?”允熥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对对面的帖木儿说道。

    帖木儿此时与上马车时一样,心安理得的享受大明皇帝的待遇,坐在刚刚准备好的座位上,尝了尝大明的点心,听到允熥的话反问道:“你真的会让他们活下去,而不是全部处死吗?”

    “本来,我的决定是骗他们投降后大部分处死,只有少数人能够活命;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除少数罪大恶极之辈外,凡是愿意改信佛教之人均可被赦免。”允熥说道。

    “为何?”帖木儿问。

    允熥却并未答话。岔开话题问道:“觉得大明的点心如何?”

    “与西方和中央的点心不同,油盐重了些。不过非常好吃。”帖木儿也不再问。

    之后大厨将做好的饭菜送了过来。允熥指着这些饭菜,对帖木儿笑道:“这个大厨今日真是有心了,都是朕最喜欢的菜,并且都是并未受到色目人或蒙古人影响的菜式。你尝尝?”

    帖木儿也不谦让,用为他专门准备的叉子和勺子开始吃大明的饭菜,一边吃还一边赞不绝口。同时,他又聊起了更加广阔的话题。

    “我不知道你对现在亚欧大陆,哦,亚洲与欧洲是西方那边的称呼。欧洲是指整座大陆最西方由十字教徒控制的地方,其它所有地方都被算作亚洲。整块大陆也因此被叫做亚欧大陆。”

    “我不知道你对亚欧大陆整体的情形知道多少。但我要告诉你,此战的结果,将会直接影响大半个大陆,其它地方之后也会陆续受到间接影响。”

    “我在建立我的这个庞大的帝国过程中,杀戮了无数人,毁掉了无数财富,灭亡了无数国家。在这次战争失败,我也被俘虏后整个国家是不可能继续维持下去的。这一点你应该也知道。”

    允熥点点头,但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充当听众。

    “我的国家的大部分地方会爆发反叛,并且因为此战精锐主力损失惨重而无力平叛,只能任由他们独立。”

    “之前被我打败的国家也会出兵收复失地,包括你曾经派人联系过要在我东征时出兵拖我后退的金帐汗国、蓝帐汗国与白帐汗国等,都会出兵,整个大陆的中央和西南部分将长时间陷入战乱中。”

    “你对于之后有什么打算?是夺取了七河之地后就隔岸观火,不直接出手参与乱局,还是一步一步积蓄自己的实力,最后要征服整个大陆的中央甚至进军西南?”帖木儿问道。

    帖木儿很想知道局势之后会如何发展。他已经命不久矣,但身为整个世界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他临死前还在关心国际局势。

    但允熥却给了他一个出乎预料的回答:“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你对此完全没有计划吗?”

    “我确实对此完全没有计划。”

    允熥说道:“我当然能够预料到之后的乱局,但也没有计划。”

    “西域之事,我会全部交给加封在这里的藩王与他们的王相,而不是由我在京城遥遥相控。而对于他们之后的谋划我还没有和他们谈过,所以并不知晓。”

    “西域距离中原太远,一件事情即使最快传信传到我手里也要将近二十日,再用二十日的时候传回西域,机会早已过去,所以所有的事情我都会交给他们,而不是我来决定。”

    当然,允熥并没有将所有的缘故都说出来。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西域之地虽然还有价值,但未来的数百年都是属于海洋的,掌控了大海就掌控了世界;而大明并没有无限的国力,能够四面八方同时开花,所以他将主要注意力放在东面,大明的主要注意力也放在东面。除非发生大的变故,此战应当是他最后一次亲自插手西域之事。

    但帖木儿并未意识到大海的时代即将来临。虽然大部分大食商人都是走海路前往东方做生意,但由于红海与地中海并未相连(当然,要是汉人很可能数百年前就已经挖通苏伊士运河了),将东方的货物卖到欧洲仍然需要经过陆地,所以他没能真正理解允熥的意思,而是以为他会将主要精力放在继续加强对东方传统势力范围的控制上面。

    不过这对于此时的交谈区别不大。帖木儿说道:“也就是说,大明以后不会这样支援封在西域的藩国?”

    “自然不会。”允熥笑道:“你可知晓运来的粮食、开销的钱财到底有多少吗?前后八九十万将士在伊吾作战,仅仅粮食每月就要吃上百万石,这还不算马匹的干草。还有当年将这些粮食运到西北时的损耗。仅粮食一项,已经先后有大明一年的粮税总额消失了。”

    “即使是最好的年景,一年能够攒下的粮食也就是粮税的三成,若是某地遭灾就更少。而且东北、西南、东南诸地都需朝廷的支援。即使家底再厚,这么支援下去朝廷也支撑不住。”

    “西域藩国,主要还是要靠自己。实力强些就扩张,国力弱些就守已有之土。”

    帖木儿点点头。这样的事情在西方很平常,他当然能够理解。

    此时他已经吃完了饭,放下勺子与叉子,擦了擦嘴站起来走到帐篷门口,看着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的雨,转过头对允熥说道:“我本来还有最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就是问问你之后会如何对待我撒马尔罕国。不过现在这个问题不必问了。”

    “你还是应当问一问的。毕竟是否承认番国之权仍在朝廷,若是我承认了撒马尔罕国为大明番国,西北的诸王或许敢蚕食,但绝不敢公开侵扰你国。”允熥说道。

    “那你可会重新接受撒马尔罕国为大明番国?”帖木儿看着他。

    “只要你们能在周围国家的围攻中存在下来。”允熥说道。

    “这太好了。”帖木儿笑道:“周围的国家不可能灭掉我国、攻陷撒马尔罕城的。这下子,我可以彻底放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