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66章 决战——开始

时间:2018-04-26作者:七帅

    “没什么可是。”尚烈斩钉截铁的说道:“现在大多数兄弟虽然不敢作恶,但也都好吃懒做,仰仗着朝廷发的俸禄混吃等死,再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大哥与晋大哥都是亲王,十分重要损伤不得,我只是一个郡王,并非是损失不得的人。我虽然在兄弟们中间排不上号,但也绝不会在后面干等着战争的结果。”

    徐晖祖听了尚烈的话,也有所触动。但他还是不愿意有郡王在自己的指挥下战死。

    他正要再劝,忽然又铺兵近前说道:“徐帅,从各处传来已经准备好的旗语。”

    听到这话,徐晖祖也没有时间继续劝说尚烈了,只能叹了一句:“殿下多保重”,就离开此处,上马开始指挥大战。

    战争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徐晖祖不会演讲,也没有心情演讲,他骑着马来到两军阵前后马上下令出战。随着号角声响起,数万将士排着并不整齐的队列,向西虏的阵势冲去;与此同时,徐晖祖将整个西征军将近三百位大炮小炮全部推到前沿,在西虏之兵也出动后下令开炮轰击。

    徐晖祖的战术很简单,利用自己的兵比帖木儿多,先使用杂牌军消耗西虏的力气、炮弹和箭矢,然后投入主力军队一锤定音。而首先被派上场的杂牌军自然就是投靠大明的各路蛮夷之兵了。

    这些投靠大明蛮夷卫所除了骑兵还有点战斗力外,没有马的步兵面对面与大明的精锐卫所打仗基本上都是一触即溃,即使有少数人不怕死的拼命也改变不了战争的局势。那些名为指挥使实则就是部族首领的人心里很清楚,他们面对大明的卫所如此,面对帖木儿手下的士兵也不会又多大差别:即使他们从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帖木儿的威名,来到伊吾后也知道了,上阵不存在任何获胜的可能。

    他们不愿上阵,但他们更不敢不上阵。徐晖祖一改往日和气的表情,用十分冷酷且不容辩驳的声音告诉他们:“你们的卫所排在全军最前,听到本将军的号令后马上冲击西虏的阵势。”

    有人提出异议,随即被埋伏在两旁的宪兵抓起来,当众砍了脑袋!剩下的这些部族首领马上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望着弥漫着一股悲壮之气正向前冲去的沙州卫等卫所的蛮夷之兵,朱尚烈心中忽然生出一股不忍之情,忍不住说道:“徐晖祖,这对他们是否太严酷了些?”

    “永兴王殿下,陛下将他们派到西征军中,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用这些蛮夷的命来替代汉人的命,让汉人少死一些。”徐晖祖十分平静的回答。

    “本王当然知晓皇兄将他们派来的缘故,但这样做是否太赤裸裸了些?有违圣人的教导。”朱尚烈道。

    “圣人的教导,是用来对待崇信圣人的人的,不是这些一点不崇儒的蛮夷。”徐晖祖说道:“殿下应当是担心他们从此之后怨恨大明,并且消息传到边疆各处后使得蛮夷不再投靠大明吧。”

    “殿下不必担心。下官并未将事情做绝,他们出兵前下官已经允诺他们,败阵后今日就不会再派他们上阵了,而且所有阵亡的人都有十贯钱作为抚恤。”

    “这其实就是用钱买命,用十贯钱买一条命!蛮夷之兵平日里都生活的很苦,一条命十贯钱已经不少了。”

    “这也是普通的蛮夷将士对此并不抵触的缘故。要不然,他们岂会乖乖出战?”

    “至于指挥使等武将,都是部族首领,自然不会愿意将自己的命就这么卖了,但在我当即斩了一个不愿出战之人后,也只能出战了。他们要是被西虏打死了,就是命不好。”徐晖祖侃侃而谈。

    “哎。”朱尚烈这下不说话了,双手举起千里眼看向西虏的阵势。看帖木儿会如何应对。

    ……

    ……

    “下令沙哈鲁带领左翼的五万军队出战。”帖木儿说道。

    他当然看出了徐晖祖的意图,所以也不会出动自己手下的精锐主力,也派出杂牌军应对。并且他比起徐晖祖还有一个优势,他带来的杂牌军或者说辅兵都是牧民,都有马,虽然战斗力比不上真正的骑兵,但也比纯步兵要强。所以此刻看到从中军传来的旗语后,沙哈鲁大叫一声,带领五万骑兵就冲了上去。

    徐晖祖当然不会就这么白白的让出战的将士战死,即使都是炮灰也不能这么容易的被打死。很快,以蒙古人为主的骑兵也在沙迷查干的带领下出动了。

    沙迷查干看到旗语后心中顿时将徐晖祖和朱尚炳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但还是不敢不从命,只能带着自己与临时划归他管辖的杂七杂八的蛮夷骑兵上阵。

    很快,他们就后发先至,就要与沙哈鲁率领的骑兵碰到一起了。

    沙哈鲁所部马上张弓搭箭,只听“嗖嗖嗖”的一阵响动,无数箭矢飞了起来,在空中越过顶点后向下滑落,落在沙迷查干所部的头顶,虽然没什么准头但依仗着数量众多也射死了不少。当然,沙迷查干所部也在差不多时候射箭,给沙哈鲁所部造成了同样的损失。

    随即两支军队就战在一起。双方都没有为自己现在效力的人死战的决心,但战场上是容不得退缩的,他们也只能尽力与对手搏杀,以图活命。

    很快,两支骑兵互相穿插而过,正要调转马头,忽然从头顶传来呼啸声,随即无数炮弹落在他们的身旁,有许多人被炮弹击中顿时被砸成了肉饼,还有些人虽然没有被直接命中,但胯下的马匹被炮弹擦中,马匹哀嚎一声倒在地上,马背上的骑手当然也活不了。虽然他们都已经注意远离敌方的阵势,但还是进了大炮的射程内。

    沙迷查干忍着炮弹造成的伤亡,强行调转马头再次冲击,沙哈鲁也一样。他们很快又冲到一起。这一次他们双方因为马匹已经冲了一程,无法再冲破敌军的阵势,就这般战在一处。

    此时先前被徐晖祖派出来当做炮灰的蛮夷将士也已经赶到战场,也与沙哈鲁率领的骑兵杀了起来。甚至有分辨不清沙迷查干所部与沙哈鲁所部的区别,两边都杀,战场上演变成了一片大混战。

    但此时无论徐晖祖还是帖木儿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这里。帖木儿举起千里眼看向对面,指着一处对耶斯布说道:“今天凌晨你见到的哪一支十分精锐骑兵,是他们么?”他手所指的地方,赫然是曹行带领的府军左右卫所在的地方。

    “就是他们!”耶斯布说道:“这支两万多人的军队真正的骑兵不多,大约只有八九千人,但这八九千人战斗力十分强大,绝不在帖木儿手下最精锐的骑兵之下。现在战场上的这些人,”他看了看正在搏杀的沙迷查干等人,“明军的那支骑兵可以以一敌五甚至敌十。”

    虽然昨天晚上耶斯布带兵与府军左右卫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致非常精锐的骑兵。即使是那些他一眼出来的骑马步兵,马上作战也不容小觑。

    “他们的位置离着炮阵太近了。乌勒别克,”他招呼自己手下的一名将军:“你带领五万骑兵,逼进明军的炮阵,让明军的曹行所部动起来。此战出动你手下的一万主力。”

    乌勒别克答应一声,就下去执行帖木儿的命令了。

    但耶斯布却不解的询问道:“大汗,若是将目标对准明军的炮阵,现在这样做很可能打草惊蛇。”

    “不,我的目标并不是炮阵。但要让明军误以为我的目标是炮阵。”帖木儿稍微解释了一句后就不再说话。

    朱尚烈见此,马上对徐晖祖说道:“徐晖祖,西虏出动了五万将士,其中还有一万主力,似乎要对付咱们的炮阵,可要派出军队迎战?”

    “不必。在他们靠近炮阵三百丈内不必搭理。但是命令旗手卫做好准备,万一西虏骑兵冲阵,就开火射击。”徐晖祖丝毫不为所动。此时战争才刚刚开始,就算帖木儿的目标是炮阵现在也夺不下,至少靠着这五万人马夺不下。况且帖木儿打算用来当做突破口的地方到底哪里还不清楚,也未必就是炮阵。

    “赶快派出骑兵支援沙迷查干。”他又说道。

    此时沙迷查干所部已经有些不敌了。虽然双方的将士都没有效死的动力,但毕竟西虏这边有宗教作为号召,明军这边现在还没有,士气比西虏要低。被打的步步后退。

    张伦马上带领除了上直卫与全宁卫之外的骑兵冲了上来。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的岳父凭借在边关为将多年的功劳和资历,这次作战被任命为参将,此时统领从所部向战场冲去。

    汉人将士的士气比蒙古人要高得多,瞬间将西虏压了回去。

    但帖木儿马上又派出五万骑兵,杀向混战的地方。凭借数量优势又占据了主动。

    “下令张伦接应着沙迷查干退下。命令大炮轰击敌军身后。”徐晖祖马上下令。

    “那步兵呢?”朱尚烈问道。

    徐晖祖正要说话,忽然眼睛闪了闪,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说道:“下令蓝珍的前军大阵全军压上。救出这些步兵。命全宁卫在一旁护卫。”

    “这是?”朱尚烈非常不解。徐晖祖本来是将这些步兵当做了炮灰,为何现在又要救?

    徐晖祖却并未解释,而是又对身旁的亲卫说了句什么,这亲卫领命后看起来骑马向炮阵所在之地奔驰而去。

    徐晖祖随后就转过头来,看向前方的战场。

    ……

    ……

    “徐晖祖这是要做什么?”帖木儿有些莫名。他这段时间与徐晖祖对峙,知道他用兵十分谨慎,为什么现在就让蓝珍统领的军队压上来?即使被抽调走了一些骑兵,他手上的士兵也足足有八万人,若是被他们消灭了,明军可就非常不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