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65章 决战——阳光下

时间:2018-04-26作者:七帅

    太阳逐渐高升,从将将越过地平线升到了高空之上;下了一夜的大雨也在此时完全停下,雷电自然也消失无踪。

    大雨清洗了空气中的污垢,也清洗了地面上长的杂草,在阳光的照耀下,整个伊吾盆地的景色美不胜收,若是有人用照相机在此处拍照片的话,多半可以拍出微软那张青草蓝天的经典桌面样的照片。

    如果此时在草原上没有这么多军队的话。

    如果此时在草原上没有这么多军队的话。

    此时此刻,有将近百万大军正间隔五里,中间除了杂草之外毫无遮挡,遥遥相对。但虽然他们之间还间隔了五里,相当于此时射程最远的火炮的射程,但在帖木儿与徐晖祖二人眼里,两边的军队几乎等于零距离。

    双手举起千里眼望向对面的帖木儿心中十分不愿意打这一战,但他不得不打。或者说,当萨尔哈带兵袭击全宁卫失败,而允又同意了张辅的策略,决心梭哈的时候此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耶斯布不可能眼看着萨尔哈被曹行带兵消灭而不动,全宁卫也不可能眼看着有挡住耶斯布的机会而不动,帖木儿不可能眼看着耶斯布有被消灭的机会,而自己又有将他救出来的机会而不动。而一旦帖木儿带兵救出耶斯布与萨尔哈,他就不可能摆脱已经有十万之多的大明骑兵;而当他为了解围将营地内所有的骑兵都叫出来的时候,明军也已经增兵并且将大军压上,帖木儿也就不得不除留五万将士驻守军营外,将其余的军队全部派出军营,与明军对峙。也只有他出动超过四十万大军来与超过五十万的明军在营外对峙,才能确保不会贸然失败。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不得不进行决战的滋味很不好受,但帖木儿此时也只能承受了。

    过了一会儿,他转过头来对耶斯布说道:“耶斯布,你认为,为什么明军会突然要与我军决战?我无论怎么想,都不觉得明军有必胜的把握。”

    “大汗,或许是明军的统帅被冲昏了头脑,也许是明国年轻的皇帝不愿意继续对峙要与大汗赌一把,但不管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此战大汗必胜!我军必胜!”耶斯布最后高呼道。

    “大汗必胜!我军必胜!”跟在他们两个身后的侍卫也用花拉子模语呼喊,随后这呼声如同浪头般向三面传播,没过多久整个撒马尔罕国的士兵都高声呼喊起来。

    即使是帖木儿这次东征带来的各国使者也在这震天的呼喊中难以保持冷静,只有三个人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

    克拉维约被破例允许站在不远处的撒马尔罕国营地的寨墙上,左手将一个本子靠在木栏上一处略微平整的地方,右手拿着羽毛笔“刷刷刷”不停的写着东西。

    “……,现在是主的纪年8月帖木儿7日,据说是天方历法二月十八日,赛里斯人历法八月一日,时间是哈密盆地当地时间早上七点四十七分左右,帖木儿昨晚夜袭明军的营地基本失败后,带领大约四十二万大军在营外与明军对峙;而明军的统帅,不知道是他们的皇帝朱允还是原本总指挥官徐晖祖,也带领超过五十万,具体数字不详的军队在营外与撒马尔罕国的军队对峙。”

    “此次战役双方出动的总兵力超过九十万,并且没有营寨等能够作为防御设施的建筑遮挡,一旦失败多半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我现在不太清楚此战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之后我会向帖木儿或者徐晖祖问清楚,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一方能够获得胜利?”

    “帖木儿的兵力少将近十万,但是他带领军队打仗已经有超过四十年的经验,对付过无数敌人,自从帖木儿撒马尔罕国7克拉维约年至今的三十年间还没有战败过;对面的明军总兵力多大约十万人,统帅据说乃是明国建立的时候打胜仗最多的那名将领的长子,今年三十七岁,也有二十年的从军经历,并且在明军中的威望也不低,凭借帖木儿搜集来的资料就能看出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当然,明军的统帅也有可能是他们年轻的皇帝朱允,那样帖木儿取胜的可能就会大大增加了。因为明国的这位皇帝现在年仅二十六岁,也很少指挥战争,在战场上也未必能够及时采纳手下将领的正确意见。不过及时如此,我们还是不能提前下断言。”

    “现在已经是哈密当地时间七点五十七分,双方仍在紧罗密鼓地调动军队,除了骑兵在大阵的边缘似乎随时准备上战场,暂时没有派兵出战。”

    “罗伊,你这是在当斗牛场的主持人吗?写的这么详尽。”站在他身旁的季德诺看了一眼他写的东西,随即笑着说道。

    “你说对了阿隆索,我就是在依照斗牛场的主持人的解说来写这封给国王陛下的信件。即将开战的两支军队,在我看来与两头体型巨大也无比健壮的牛毫无区别。”克拉维约放下笔,一边活动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一边笑着说道。

    “别的话语也就罢了,但是这一句:‘之后我会向帖木儿或者徐晖祖问清楚’,如果被撒马尔罕国的士兵看到,他一定会暴跳如雷,并且将你甚至将我一起赶下去的。”季德诺继续说道。

    “我写这封信用的是卡斯蒂利亚文。整个撒马尔罕国都没有几个人懂卡斯蒂利亚语,就连与他们的外交官你我二人也是使用拉丁语沟通的,更不必说卡斯蒂利亚文字了,他们绝对不可能认识。我也是确定他们不可能认识才敢这样写。”克拉维约带着在季德诺看来有些阴险的笑容说道。

    “你可真是狡猾。”季德诺笑着说了一句,表情严肃起来,用卡斯蒂利亚语问道:“罗伊,你认为,此战谁获胜的可能更大?”

    “阿隆索,我认为,明国获胜的可能更大。”过了几分钟,克拉维约回答道。

    “为什么?我觉得撒马尔罕国获胜的可能更大。毕竟帖木儿的经验更加丰富。”季德诺不解的问道。

    “感觉,当然,如果你让我列举理由,我当然可以列举出许多条理由,比如明军的兵力更多,刚刚挫败了帖木儿的夜袭心里上也占据优势,但我真正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就是感觉。”克拉维约回答。

    “感觉可是非常靠不住的东西。不过也有许多名将是依靠感觉答应了战争。”季德诺点评一句,忽然想到什么,又对克拉维约笑道:“罗伊,不如咱们两个赌一把吧,就赌二十个金币,看谁猜的准,怎么样?”

    “二十个金币?”克拉维约不由得惊叫道:“阿隆索,我可和你不一样,你已经继承了父亲的领地和爵位,我还没有自己的封地,二十个金币对我来说已经不少了。”要让他拿,当然拿的出来,但是他现在没有自己的封地,却又有许多人要养活,舍不得一把就赌输掉这么多钱。

    “那就赌十个金币,再少就不好玩了。”季德诺说道。

    “好,那就赌十个金币。用不用正式一点,找一位见证人?”克拉维约说。

    “这就不必了,其它的使者都是来自亚洲,我们与他们交流只能使用奥斯曼语或花拉子模语,这些把守营寨的撒马尔罕国士兵能够听懂,还是不要冒险了。”季德诺说。

    “也好。”

    他们二人这边定下了十个金币的赌约后,克拉维约因为战场上战斗迟迟没有打响,他也没什么好写的,四处看了起来,就看到了正面色凝重的盯着前方的傅安。

    季德诺有些惊讶帖木儿竟然同意他上寨墙观战,随即走过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问道:“傅安先生,在担心你们国家的军队吧。”

    傅安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他此时心情紧张,对于回答这样毫无意义的问题没有丝毫兴趣。

    季德诺也不在意,继续问道:“在你看来,你们国家此战能不能获得胜利?”

    “大明必定获胜!”傅安毫不犹豫的说道。

    季德诺看着他的表情,有些迷茫。他当然不是来听傅安的回答的,傅安肯定会回答明国一定取得胜利,这个回答毫无意义,就好像你问耶斯布撒马尔罕国能不能取胜一样毫无意义。他是想通过观察傅安的表情,来判断在他心目当中明国获胜的概率大小。

    但是虽然傅安刚才面色凝重,回答他的话时却一脸坚定。所以季德诺有些迷茫:‘莫非明国真的获胜的可能更大?我现在要不要改变主意?’

    他正想着,忽然身旁响起无数人叫嚷的声音:“明军动了!”他赶忙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战场。

    ……

    ……

    “徐帅,依照思澄堂的观测,今日还有可能下大雨。”一名铺兵在徐晖祖面前说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徐晖祖说道。这名铺兵马上躬身退下。

    “还有可能下雨?那鬼火的老头说的话准么?”蓝珍说道。此时他们五军的副将都聚在徐晖祖身旁,观察了西虏的阵型一嗅儿后就地坐下,商议如何打这一战。

    “大约是准的。昨晚那场大雨就被预料到了。”宋晟回答。

    “既然如此,徐大哥,适才定下的战术还要不要改?”蓝珍又道。

    众人看向徐晖祖。他们刚才制定的作战计划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大雨的影响。

    徐晖祖低头沉思片刻,随即抬起头说道:“会略微有一点儿变化,但大体不变。适才交待你们的事情仍旧执行。”

    “是,大帅!”众人齐声答应。

    “你们返回去安排吧。安排完毕后用旗语告知我。”徐晖祖又道。

    众人答应一声,各自退下。

    徐晖祖旋即又对身旁的侍卫轻声吩咐几句:“你马上返回营地,找到晋王殿下,……”

    待侍卫去执行他的命令后,徐晖祖站起来,轻声嘀咕一句:“还是不能放心呐!”

    “打仗哪有完全的法子。徐帅可有六成把握?”此时仍在他身旁的朱尚烈说道。

    “六成的把握倒是有,只是……”

    “我听皇兄说过一句话,打仗赢六成,意思有两个,一是打仗难有十成的胜利,能赢六成已经很不错;二是有六成把握的仗就已是最好,十成把握几乎不可能。况且我军有十成把握的仗,敌军将领即使与我们看待此战的角度不同,也不可能看不出他几乎毫无胜算,不会打这样的仗。所以打仗能够六成把握足以。”朱尚烈抢道。

    “这听起来确实像陛下的话,陛下经常会说一些不文不白,但是颇有哲理的话。”徐晖祖说道:“殿下说的有理,但我肩负着数十万大军的安危,不能不谨慎。”

    “谨慎过了就不好了。”尚烈又道。

    “也罢,那我就放松一些。”徐晖祖笑道。

    他随即对尚烈说道:“殿下,此战兵凶战危,即使您统领上万的军队也难以保证安全,还是回到大营去吧。若是战败,也能在留守的一个骑兵卫所的护卫下返回伊吾城。”

    “不许说不吉利的话!”尚烈先是强调一把,再说道:“此战乃是大明的国战,岂能没有皇族子弟在前线作战?当年皇爷爷与陈友谅大战,就派出了文正叔叔统兵防守南昌,我与济烨今日就要仿效文正叔叔。”

    “可是,”徐晖祖还是有些担心。

    “没什么可是。”尚烈斩钉截铁道。

    徐晖祖还想说什么,忽然见到从附近的阵势看到了挥舞着的旗帜,明白他们偶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也不能一直劝导尚烈,只能离开他身旁,开始指挥大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