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52章 最终决战——永明左卫

时间:2018-04-08作者:七帅

    夕阳西下之时,在明军与撒马尔罕国的营地中间,两拨人马正在向各自的营地走去。

    允熥刚才一直双手拿着千里眼,此时才放下,评论道“帖木儿手下的主力军队战斗力果然很强,不在上直卫之下。今日朕派出的是东北永藩的卫所和朝鲜来的将士,虽然战力比不上上直卫但也不弱,可看起来吃亏不小。若是如同这般征战,就算是上直卫也未必能够打出这样的战果来。”

    “陛下,”徐晖祖接话道“帖木儿手下只有这二十余万主力是真正归属于他的军队,而其他将士不过是各部族的人马,帖木儿还得小心翼翼防范他们不要造反,绝不可能为他们开饷给武器,所有的钱财都会用在这二十万主力上,自然战斗力强大。”

    “大明则不同,天下四百多个卫所,俱听命于陛下,陛下也一视同仁,是以我大明之兵虽然比不上帖木儿手下的主力,但远胜其它。”

    “而帖木儿手上的主力不过二十余万,今次带来二十万,剩下的都是辅兵,而我大明之兵远多于二十万,是以此战大名必胜。”

    “哈哈,辉祖,你怎么也拍起马屁来了”允熥笑道。

    “臣所言俱是实话,并非是在拍马屁。”徐晖祖一本正经的说道。

    “罢了,不管你说的是不是马屁,也算有些道理,朕就当你说的是实话了。”允熥说道。????他又与徐晖祖谈论几句,忽然想到一事,问道“这些日子西虏的猛兽队十分频繁的袭击哨兵”

    “是,陛下。”徐晖祖回答“五军大营几乎所有夜晚值守的哨兵都受到过西虏猛兽的袭击,有不少人被咬死。尤其是这猛兽嘴里有毒,被咬过之后即使当时并未被咬死,过后也多半会毒发身亡,使得哨兵伤亡极多。”

    “现下许多哨兵听闻夜晚要值守后心生胆怯之意,不愿值守,虽然最后还是安排下去,但长此以往军心士气损害甚大。”

    “这到底是什么猛兽可发现了这猛兽的尸体”允熥问。

    “并未。”站在徐晖祖身旁的宋晟回答“陛下,西虏极其珍视这猛兽,即使又被打死的也会将尸体带走,是以现在还没有它的尸体。”

    “下令将士一定要得到一具尸体,朕要看看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允熥吩咐道。

    “是,陛下。”徐晖祖与宋晟答应道。

    允熥随后谈起了哨兵的人选“今夜就让从英藩而来的建州卫将士为中军大营放哨。他们常在东北的深山老林中与野兽搏杀,对付野兽最为拿手。”

    “陛下,这是否有些冒险”徐晖祖问道。允熥让建州卫放哨的原因他很清楚除了刚才说的那一点外,用正大光明的手段消耗蛮夷士兵的性命也是另外一条理由。但是这些蛮夷士兵虽然想不到第二条理由,可他担心未必会有汉人卫所将士的责任心,遇到危险万一起了退却之意怎么办

    “这你放心。”允熥笑道“辉祖你从来没有带领过蛮夷将士打仗,他们虽然不会对大明有多忠心,但很会审时度势。那些东北来的蛮夷将士跨越数千里而来,部族都攥在大明手里,绝不会不忠心;西北的蛮夷会看风向,现在大明并未显露败相,他们还会积极为大军效力的。”

    “是啊徐将军,东北的蛮夷我不知晓,但是西北这里的现在绝不会不尽忠职守,更不会叛变。”宋晟也说道。

    徐晖祖听到这话不再反对,于是今晚由建州卫的将士值守就定了下来。

    允熥又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从高台上下来,侧头看了一眼几个和尚住着的营地,转过头对徐晖祖和宋晟说道“朕现下要去右军巡视一番,你们二人过一会儿看着点儿法会,万勿出什么事。”

    徐晖祖与宋晟答应一声,允熥转身带着自己的侍卫去了右军大营。

    “这次咱们的人我这三个千户一共战死了三百多人,你统领的两个千户一共战死多少”秦森带领永藩永明左卫的将士退回自家的营地后,靠在自己营帐的椅子背上,问他的副手朱索海。

    朱索海原名索海特穆尓,是允熞来到永明后第一个主动投靠并且愿意学习汉家礼仪的女真人。允熞因此对他十分优待,虽然他的部族人数很少,但仍旧不断他的提拔他,只要立功就能升官,当然犯错也会贬官。他立功的时候远多于犯错的时候,所以去年被升为永明左卫的指挥同知,成为秦森的副手。允熞还赐他姓朱,名字倒是没改。所以此时秦森叫他赵索海。

    “秦大哥,我统领的这两个千户一共战死了二百多人。又有一百多人受伤。”此时也靠着的朱索海回答。

    “那就是一共战死了五百多人。咱们卫可一共只有不到六千人马,一下子就死了将近一成,还有六分的将士受伤。回去以后如何向殿下交待。”秦森唉声叹气的说道。

    虽然他在京城的时候也蛮夷、蛮夷的叫,这个卫里的六成将士也是女真人。但他来到东北后,与这些人长期并肩作战,也渐渐的有了袍泽之情,不愿意他们都战死。

    “西虏的兵太凶悍了,咱们又是头一次与西虏打仗,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打,有这样的伤亡也正常。站在高台上看被人打仗可与自己亲自上场完全不一样。打过这一仗,以后就有经验了,不会伤亡这么大。”朱索海说道。

    “说的也是。”秦森叹了口气“打仗这样的事情,与之前没见过的敌人打头一次可不就是交学费。”

    秦森又与他商量几句,最后说道“所有阵亡的将士的尸首咱们都已经拉回来了,受伤的将士也都让军医所的军医收治去了。过一会儿营中的和尚要给大家念经做法,超度亡魂,将士们愿意去看看的都可以去。”

    “不过得记着提醒弟兄们带着身份牌。几十万大军聚在一处,安排马虎不得,即使是你我这样的指挥使、指挥同知去别的营地也得带着身份牌,不然就会被宪兵当成是奸细抓起来。就算最后辨别清楚被放出来,自己也得吃些苦头。”

    “知道啦。”朱索海笑道“你一天得提醒兄弟们三四回,大家把自己的床位忘了也不会忘了这话。”

    “我就是担心大家忘了。过一会儿你带着人去看的时候临出营地再检查一遍。”秦森侧躺下来,说道。

    “怎么,秦大哥你不去看看”朱索海惊讶的问。

    “我不去了。比这隆重的多的法会我在京城都看过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况且到时候见了将士们的尸首,我肯定忍不住要哭出来。还是不去的好。”秦森说道。

    听到这话,朱索海默然。他们在永明左卫已经几年了,手底下的将士即使不都认识,起码脸熟,看到他们的尸首肯定心里不舒服。

    不过朱索海在东北大小了打了几十场仗,只默然了一会儿就缓过神来,见帐篷内气氛压抑,说道“说起来,为什么这里为阵亡的将士超度的是和尚,而不是道士是道士的法力高,还是和尚们的法力高”

    “这可不好说。”秦森果然马上出言“无论道家供奉的三清还是佛家供奉的佛祖都是真神,只不过一个向东传教,一个向西传教而已,并无高低。”

    秦森说的是大明宗教协会永明分会拟定的标准答案。这次许多蛮夷将士西征,看到佛教的人肯定会好奇的询问,所以允熞提前下令当地的道录司准备了一份标准回答。

    “那为何道家不向西穿教我总觉得让几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和尚为将士们超度不好,能有一个道长在此就好了。”朱索海说道。

    秦森打个哈哈将话题滑了过去,侧身一指门外的天空“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法会也该开始了,你赶快带着愿意去看的兄弟们过去。那地方可不大,千万别让几个朝鲜棒子占了好位置。”

    “我马上就过去。”朱索海说了一句,起身离开了帐篷。等他一走,秦森马上躺倒在床上,对侍从说道“一个时辰以后叫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