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45章 最终决战前的间隙——路上视察

时间:2018-04-06作者:七帅

    他正想着,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皇兄,劝服陈中书了?”

    “嗯。”允熥随后答应。

    “皇兄,我总觉得你有些害怕陈中书似的。依照大明的礼仪,这样的事情都是皇上乾纲独断,即使有人能劝谏也是言官与朝廷重臣,陈中书不过是一个中书舍人,皇兄为何还要费劲口舌与他解释?”昀芷不解的问道。

    朱柍听到这话,张了张嘴。依照后宫不得干政的传统,昀芷其实不能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他们是亲兄妹,我一个叔叔还是慎言的好。’

    允熥自己并未在意此事。虽然在宫里他也从来不跟除熙瑶之外的人谈论朝堂之事,但和昀英通书信也习惯了,所以回答道:“陈继可不是一般人,在朕看来,他就是下一个陈性善。”

    “替代陈性善?”朱柍惊讶。虽然陈性善的官职不高,大多数时候好像没什么存在感,从洪武三十一年到现在整整六年都是五军都督府断事官兼任兵部右侍郎的正三品官,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非常受到允熥信任,可以说是最受信任的人了,现在陈继竟然被比作他。

    允熥点点头,没有多说。在他看来,最值得信任的就是真的将儒家经典读下去并且吃透了的人。这样的人首先十分忠诚,第二对于一些变通也能接受。当然,任用他们处置太过复杂的政务或许不成,但用在更讲究忠心的位置上很合适。

    昀芷并不在意允熥对陈继的评价,她见允熥的心情还好,问道:“皇兄,带着妹妹去伊吾吧。”

    “不成!”允熥斩钉截铁的说道:“伊吾乃是前线,你一个姑娘家的去做什么?没看见尚炳将自己的侧妃、儿女和妹妹都送到甘州来了?此事绝对不成,再求也无用!”

    昀芷听他这话的语气,就知道无可更改,只能有些沮丧的躬身答应。

    允熥说干就干,第二日六月二十九一早就带领数十个侍卫在两个千户的护卫下前往伊吾。

    从甘州城去往伊吾的直线距离超过一千一百里,实际跑起来超过一千二百里地,饶是允熥每日奔波一百多里地,经过七日的奔波七月初七来到星星峡。

    过了此地就是西域了,并且地形平坦一望无逾,帖木儿要是知道他前来派人截杀就完蛋了。正好此时还有最后一批军队在星星峡一带休整预备出发前往伊吾,为以防万一,允熥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日,第二日一早与这数万大军一起前往伊吾。

    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又吃完晚饭后,允熥问陈继:“现下伊吾的情形如何?”

    “陛下,依照魏国公与秦、晋二位殿下的奏报,七月初一帖木儿带领西虏之兵从伊吾城下后退一百多里,驻扎在一座原来的卫城附近。魏国公与二位殿下商议过后,决定留安陆侯带兵十万留守伊吾城,带领另外六十余万大军逼进卫城,距卫城三十里扎营。”

    “这几日,每日魏国公都会派兵在阵前挑衅,帖木儿也不退缩,派兵回应。不过都只是在试探,并未大打。至前日伴晚收兵回营之时,已经损兵三四万人,其中阵亡一万三千余人,受伤两万五千余人。西虏损兵大约也相差无几。”

    “另据奏报,帖木儿派兵数万已经攻陷吐鲁番城,为防大明天兵断其后路,留兵七八万驻守吐鲁番城与乌鲁木齐城,又派出数千骑兵在七角井城附近驻扎。”陈继汇报道。

    “这么说,现下在伊吾盆地与我军对峙的西虏大约有五十万,我军大约有六十万?”允熥喝了口茶,说道。

    “是,陛下。”陈继再次回答。

    允熥想了想,正要再问几句,忽然守在门口的宦官王恭小声说道:“陛下,代王、英王两位殿下求见。”他们二人这次也亲自带领属下的蛮夷将士前来西北打仗。

    “宣。”允熥马上说道。

    不一会儿,朱桂与朱松二人走进来躬身行礼,允熥和往常一样告诉他们不必多礼。

    朱桂和朱松也知道这是允熥的老做法了,还是恭恭敬敬的行完礼,之后朱桂说道:“官家,我与十九弟听闻官家来到星星峡后就来拜见,不过因我等所部安排在了离着城池较远的地方,所以现在才赶过来,请官家恕罪。”

    允熥继位已经六年,期间还亲征平定了一次叛乱,发现了已经失传五百年的传国玉玺,皇帝的气场也养出来了,所以不常见到他的王爷对他都恭敬起来。

    “这事何必请罪。”允熥笑道:“都是平常事,不必请罪。二位叔叔可用过饭了?”

    “我们听闻官家来到星星峡后马上赶了过来,尚未用饭。”朱松回答。

    “这都已经未时初了,可有些晚了。王恭,马上派人去传膳。”允熥说道。王恭领命退下。

    饭菜还得等一时半会儿,允熥与他们二人寒暄几句,不由自主说起了西北的战事。

    “官家,依我看,帖木儿用兵谨慎,徐晖祖也丝毫不给他留可趁之机,此战多半会长期僵持,一直到哪一方露出破绽被对方趁机打败。”

    “这对大明来说不是好事。伊吾之地虽然还富庶,但就处在战场附近根本没法耕种,河西之地更是贫瘠;听闻青海还好些,但也供应不起七八十万大军的粮饷。”

    “而帖木儿占据了西域最为富庶的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可以派兵在此放牧维持将士的吃的,况且他手上的兵也比大明要少一些。”

    “所以在我看来,若是长期僵持,对大明不利。”代王朱桂说道。

    “官家,我也如此认为。大明派出重兵在伊吾与帖木儿僵持,即使现在粮食还够吃,但以后定然会出现不足,所以最好能够尽快击败西虏。”英王朱松也说道。

    “二位叔叔说的当然有道理。但如何尽快击败西虏?下令辉祖带兵强攻么?”允熥无奈的说道。

    他这些日子研究西北的局势,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能不能解决却不是大明能够单方面决定的。若是帖木儿一直没有露出破绽,他也不能下令徐晖祖发动自杀式袭击。

    “官家,不如下令徐晖祖带兵经七角井城前往古尔班通古特盆地,逼迫帖木儿带兵后撤在那里对峙。”朱松建议。

    “若是帖木儿不搭理徐晖祖,带兵强攻伊吾城呢?将士们若是得知伊吾城丢失定然士气低落,心生惶恐。即使徐晖祖想去攻打乌鲁木齐也不成。毕竟西虏离着伊吾城近,而徐晖祖离着乌鲁木齐城远。”允熥说道。

    朱桂与朱松又想了几条建议,都有不妥之处。允熥说道:“二位叔叔,打仗之事,还是交给现在伊吾的将领来吧。咱们只要负责为他们提供后勤,保证不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了打仗就好。”

    “我虽然也不愿意这样对峙消耗粮食,但若是始终不能寻到胜机,不如一直僵持。”

    朱桂和朱松马上答应。允熥还要再说,大厨已经将饭菜送来,允熥又陪着他们吃了点东西,下午睡了一觉。

    申时初醒来,允熥又拿出地图看了看,因为也研究不出什么名堂来了,转身出了屋子。

    侍卫宋青书等人赶忙跟上。允熥问道:“你们知晓已经开拔前往伊吾的军队都驻扎在何处么?”刚说完尚未等到宋青书回答,又自言自语道:“罢了,随意在街上转转看吧。”说完就走出了院落,带着侍卫在大街上转了起来。

    星星峡这座城此时是十分繁华的。作为从西域前往中原的交通咽喉,在尚炳占据伊吾后即使平时也有许多商人经过此地去做生意。现在战争爆发,一般的商人是不来了,但许多抱着发战争财的商人带着人马不断向这里聚集。

    前年年底至去年年初国内外的商人在安南挣得盆满锅满的事情经过一年的传播已经被北方的山陕商人所知晓,他们本来正愁对蒙古的贸易不仅规模小,而且还受到朝廷的限制,赚不了多少钱,忽然听说在西北有了发财的机会,顿时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赶过来做买卖。

    尤其是前一段时日伊吾城被围攻,商人们不敢去,就都滞留在了星星峡,与经过此地的军队做买卖,做的不亦乐乎。允熥一路走过来,见到无数门面开张,生意火的不行。

    还不仅是山陕的商人,允熥一路走过来除了陕西、山西方言外,还听到了四川、河南、河北、山東、湖广口音,只是没有两江、闵浙、两广与云贵一带的口音。不过南方诸省的赚钱路子多,没必要来人生地不熟的西域和他们抢生意。

    走过这几条商业街,来到一处军营外,蓦然安静了许多。当然,允熥已经听锦衣卫奏报过,军营附近有不少做皮肉生意的私寮,不过因为先后有数位殿下经过,这些私寮也不敢在大街上公开营业,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还好。

    “这是,朱恒实率领的百夷卫?”允熥辨别了一下门口树立的旗帜,问道。

    “陛下,这确实是百夷卫。”宋青书说道。

    “百夷卫?青书,你进去叫恒实出来迎接。”若是汉人卫所他就直接进去了,但允熥对于一帮子扶桑人还是有些犯怵。

    宋青书答应一声,走进营地的大门。不多时,朱恒实带着数人从中走出来,见到允熥马上跪下说道:“臣朱恒实见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待序礼完毕,允熥笑道:“现下百夷卫的情形如何?将士们可愿意去西北与西虏交战?”

    “陛下,我百夷卫上下均士气高昂,盼望着去伊吾城下与西虏打仗,为大明尽忠。”朱恒实大声喊道。

    他身后跟着过来的将领也同时大喊道:“征伐西域,击败西虏,为大明尽忠!”

    允熥楞了一下。百夷卫中都是扶桑人,要说他们不怕打仗还说得过去,说他们都愿意为大明尽忠,这太假了吧?

    “陛下。”朱恒实大约看出了或猜出了允熥不太信,接着说道:“我百夷卫将士,都是原来扶桑国内不得志的穷苦武士,吃了上顿没下顿,浑身上下除了祖传的一口刀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来到大明后陛下依照大明将士的规矩发饷,一日三餐都管饱,也从不歧视臣等,臣等均对陛下感恩戴德,忠于大明。是以愿意去伊吾城下与西虏打仗,为大明尽忠。”

    朱恒实原本是南朝隐姓埋名的王子,拉来的人自然都是南朝的武士。因为南北朝以北朝胜利告终,南朝武士在北朝完成统一后大多丢了差事。有自己地盘的还好些,能回家剥削农民吃饭。没有地盘的只能到处找活计,填饱肚子。听说大明招人,不仅给饱饭吃还发饷,纷纷渡海来到大明,即使源义满听说后想要禁止也屡禁不绝。

    这其实也正常。想想历史上明代后期扶桑国内动乱,有多少吃不饱饭的武士下海给世界各国海盗当马仔就明白了。虽然武士阶层整体算得上是有国家观念的人,但在没有外敌入侵的情况下,只有吃得饱饭的人才有资格计较这些,吃不饱饭的人再计较就要饿死了,计较不起。

    不过允熥大概是受后世的影响比较大,还是对朱恒实的话半信半疑,但总算敢带着人进营地看一看了。

    他刚一走进去,就听朱恒实大声喊道:“都过来参拜陛下。”

    “臣/小人/小的/在下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无数人跪倒在允熥面前,大声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