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33章 见到之后

时间:2018-03-29作者:七帅

    (补昨日第二更)

    “殿下,臣救援来迟,请殿下恕罪!”在伊吾内城的城门处,成功救援伊吾城的徐晖祖见到尚炳第一面却跪下来这样说道。

    “殿下,臣等救援来迟,请殿下恕罪!”担任前后左右中五军副将之三的蓝珍、张辅、耿璇等人也马上跪下。

    徐晖祖虽然力主等大多数将士赶到星星峡后再带兵救援,但此时仍然后怕不已。他刚刚入伊吾城后看到外城的城墙上被打出的许多窟窿,看到城头上堆积成山的尸体和渗进砖缝里殷红一片的血水,看到此时城内仅存的不足三万、人人带伤的将士,顿时明白伊吾城这段时日是多么的危险,刚刚在他带兵赶来之前城头上的战事又是多么残酷,伊吾城真的是差一点就要丢失了。

    若是伊吾丢失,他确信允熥不会临阵换将,但即使他打败帖木儿的大军,带兵返回后也要马上向陛下请罪,并且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最好都夹着尾巴做人。若是仗打输了,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幸亏伊吾城守住了!’他不由得发出感叹。

    尚炳此时正与和援军一同赶来的晋王朱济熺和他的二弟高平王朱济烨说话寒暄,听到徐晖祖的声音身子僵硬一下,随即转过头来,又顿了顿,伸手要扶起他并且说道:“徐将军快起来,你的做法甚是妥当,何须向孤请罪?”

    虽然理智上知道徐晖祖的做法是正确的,但尚炳仍然对他有一丝恼怒,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冷淡。

    徐晖祖听到说话的语气顿时明白尚炳仍在恼怒,“砰砰砰”又连着磕了三个响头继续请罪。

    折腾了好一会儿,朱济熺出来打圆场:“行了行了,马上就要天黑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别的不说,将士们晚上睡哪还需思量,尚炳,你就别为难他了。”

    尚炳这才松口。徐晖祖也缓了口气,站起来安排大军诸事。

    “晋王殿下,高平王殿下,晚上就休息在秦王殿下的府邸吧,不管怎么说王府都比帐篷住起来舒服。现下外城的房屋差不多都已经毁坏不能住人,况且城内也难以住下这么多将士,臣以为还是在城门外安营扎寨,也正好与城池互为犄角。”他说道。

    “孤对于在城门外安营扎寨并无异议,但晚上孤还是睡在营寨中,不住王府。”济熺却说道。

    “晋大哥,为何不和弟弟住在府里?”尚炳不解的问道。虽然尚炳的爹比济熺的爹年纪要大,但他比济熺年纪小,济熺在朱雄英早夭后也是整个火字旁辈年纪最大的,所以尚炳管他叫哥。(允炆第三,高炽第四,允熥第五,周王世子有炖第六,济烨第七,周王次子有爋第八,尚炳第九)

    济熺此时却避而不答,只是说:“济烨你就住在王府。咱们兄弟平日里也没空聚一聚,尤其是你封到伊吾后已经多年未见,今天晚上就罢了,明晚我可要来王府和你喝酒说话,你可不能将兄长拒之门外。”

    “弟弟岂会将晋大哥拒之门外?大哥别忘了过来就好。”尚炳看他的反应,知道缘故不好在众人面前说,也就这般答应着。看济烨的表情,好像也想住在军营中,但听到济熺的话也不敢反驳,只能答应。

    议定了两位王爷的住处,徐晖祖带领将士们来到城外,在东门外十里处安营扎寨。伊吾城附近现在是没有任何高大的植物的,不仅没有树,甚至连仙人掌都被拔光了,只有野草仍然顽强的生长着,但也半死不活。好在他们因为知道整个西域的树木都少,所以携带了大量帐篷和木材,又从外城被烧毁的房屋中扒拉出一些砖石,此时就用这些东西围出一片地方扎安营。

    “蓝珍,你带领前军将士在南面扎寨,耿璇,你带领左军将士在西面扎寨,张辅,你带领右军将士在东面扎寨,宋晟,你还撑不撑得住?若是撑得住就带领中军在北面扎寨,吴杰,你带领后军驻守在外城内,防备帖木儿夜袭城池。”

    “这段日子坚守伊吾城的将士,暂且不分到各军,由秦王殿下亲自统领仍旧驻扎在内城,待休整一段时日后再分派入中军与后军。”徐晖祖吩咐道。

    依照允熥的旨意,任命徐晖祖为总兵、西征军统帅、讨虏将军,蓝珍为前军副将,耿璇为左军副将,张辅为右军副将,宋晟为中军副将,吴杰为后军副将。秦王朱尚炳、晋王朱济熺担任名义上的副统帅。所有参战的军队,不论其原归属何人所辖,此时全部划归五军。

    蓝珍几人听到徐晖祖的吩咐,答应一声,随即出去安排扎营之事了。

    徐晖祖安排的时候,尚炳悄悄对济熺说道:“晋大哥,我看这次带兵的将领,除了我秦藩的宋晟老成些,都是三十来岁的将领,甚至还有二十多岁的副将,陛下就没有安排一员老将统兵?”

    “本来众人议定是由耿炳文、陈桓或张翼统兵,他们都是当年爷爷还在的时候加封的侯爵,虽然比不上病逝的张温,身子很虚的曹震,但总让人放心些,尤其耿炳文还是洪武三年加封的长兴侯,就是张温、曹震他们的资历也比不上。可官家力排众议,任命徐晖祖为统帅,任命蓝珍等人为副将。耿炳文被任命为陕西都指挥使,镇守西安。”

    “没有一员老将统领确实令人不安,但徐晖祖等人也都是久经战阵的将领,不比老将们差,大可放心。”济熺说道。

    “别人还罢了,张辅之前不过是通事舍人,现在也不到三十岁,竟然就能被任命为副将?允熥这太任人唯亲了。”尚炳忍不住抱怨道。

    其它人资历都足够,也都有过战功,尚炳能接受,可张辅凭什么能够当副将?就是急于提拔自己人太着急了。

    “这话你可少说!”济熺立刻说道。张辅是允熥的亲信,让别人听到了可不好。“他之前在征伐安南之战中担任参将,当时朝野也是议论纷纷,不过他最后立了不小的功劳,这次也就无人再抗议。”

    尚炳还想发牢骚,此时徐晖祖已经吩咐完毕,向他们走过来,他也只能住口不言。

    济熺与尚炳说了句话,对济烨道:“现在天色已晚,尚炳也要回府了,济烨也一起去吧,有话明天再说。”

    “那弟弟就和尚炳去休息了。这几日骑马颠得骨头疼。”济烨接话。他们从星星峡以极快的速度赶过来,一路上担心尚炳的安危伊吾城的局势还不显,来到伊吾城见到尚炳安然无恙心里一放松就感觉身上无一处不疼,早就想休息了。

    “去吧。”济熺笑道。尚炳和济烨随即躬身退下。

    “济烨,晋大哥为何一定要住在军营中?”路上尚炳忍不住问道。

    “你可知道,今年过年,大哥去了京城与皇兄说过话后,就让晋王三卫都预备出兵西北之事,这次出征,将晋王三卫的将士都带了过来。”济烨回答。

    “晋王三卫都带了过来?”尚炳十分惊讶:“这么说,皇兄是要……”

    “这次征伐西域与5的将士打仗,正是将整个西域纳入大明的绝好机会。但是整个西域太大了。”济烨说道。

    虽然他说的不清不楚,但尚炳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西域千里沃土,可做王霸之基,皇兄要再封一个王爷过来也是正理。”

    西域这片地方太大了,并且土地也很肥沃,即使这个年代也足够容纳上千万农耕人口;并且这里距离中原太远了,若是建立起一个完全控制整个西域的国家,将来即使技术水平达到后想要重新统一也会很困难。

    所以允熥决定将西域分为至少两部分,同时朝廷在两方中间进行平衡,使得任何一方都不能独大,同时也保证中央在西北的影响。

    尚炳颇有些丧气。虽然他能理解允熥的担忧,但不高兴是免不了的。

    正琢磨着,他瞅见宋琥正与另外一个人说话,没好气的喊道:“宋琥!天已经这么晚了,不回军营在外面做什么!”

    宋琥被他这一顿训斥心里有些委屈:分明是你派了我差事现在又拿这个做理由训斥。但他也不敢顶回去,只能躬身行礼:“见过殿下。”

    “臣秦霜见过秦王殿下,晋王殿下。”另外那人也行礼道。

    “你认得孤?”尚炳说过这句话,已经想起来他是谁:“是你,秦霜。三年前派你去京城读讲武堂,被官家留下在京城的卫所里做了指挥佥事,很给我秦藩的将士长脸。”他收敛自己的脾气,笑着说道。

    “这是在和宋琥说什么?”

    “殿下,”秦霜行礼道:“臣正要询问宋指挥臣的父亲现下可好。”

    “你父亲?”尚炳听到这话脸色一变,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秦霜,你父亲被孤派到了铁门关修城,不在伊吾城中。”

    “去铁门关修城?”秦霜脸色一变。他早就知道乌鲁木齐被攻陷的事情了。以此类推,恐怕铁门关也已经沦陷。‘莫非我爹已经……’他顿时担忧起来。

    “秦霜你放心,铁门关与乌鲁木齐不同,即使城池守不住,与附近的亦里巴力人一起南逃还容易,孤也不会追究他未能守住城池的责任。”尚炳马上说道。

    “多谢殿下吉言。”秦霜虽然十分担心的父亲,但也只能暂且放下。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