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27章 攻城与守城

时间:2018-03-25作者:七帅

    随着帖木儿一声令下,又有数万人从营中走出,排着整齐的队列,准备攻城。

    耶斯布还使用了一个小花招。他通过较为频繁的变阵让城头的守将没能马上认出他们派出更多的士兵攻城,直到开始冲锋后才被发觉。

    一时间,比之前要多上一倍多的云梯被搭在城头,所有大炮也都毫不吝惜的发射炮弹,猛烈轰击;使用弩车的士兵更是抱着让弩车报废的心思疯狂射箭。

    看着登上城头的士兵越来越多,帖木儿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转过头与这次跟随而来的文官谈论起之后如何治理哈密城的事情;他手下的将领也都松了口气。

    “阿隆索,看来帖木儿即将攻占哈密外城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攻陷内城。”克拉维约评论道。

    “这就看守城的将领对这样的情况有没有准备了。抛开傅安对那个名叫宋晟的将领的吹嘘,我觉得他驻守嘉峪关将近二十年,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军了,不会对这么明显的问题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吉哈诺说。

    “但是帖木儿显然也早有准备,”克拉维约又侧头看了一眼让他十分羡慕的大炮:“通过有规律的轮换使用,现在所有大炮都处于可使用状态,并且超过一半被调到了一面城墙外,火力比之前几天攻城的时候猛烈得多,其它攻城器械也类似,明军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出有效的反应呢?”

    说到这里,克拉维约又侧头看了一眼傅安。他本想傅安会露出不安的神情,但没想到他虽然脸色和早上一样苍白,但却还镇定,并无不安的神情。

    “傅安,你觉得你们明国的军队能顶住帖木儿这次进攻,守住哈密城?”他直接问了出来。

    “我不知能否守住伊吾外城,但宋相决不会丝毫没有准备。”傅安坚定的说道。

    这句话刚说完,他忽然眼前一亮,笑道:“看,宋相的准备来了。”

    听到这句话,克拉维约与吉哈诺忙转过头去看向城头,就见刚才几乎已经完全停止发射炮弹的大炮此时都轰鸣起来,发射出成片的散弹打在登上城头的帖木儿汗国的士兵身上。同时无数支箭矢也不知是弩还是弓射出来的,刹那间也布满了城头。

    城头的帖木儿汗国士兵对此完全没有预料,顿时被成片击中,惨叫着倒在城头上,也有少数人被射中的那一刻就死了,悄无声息的倒下。更有许多人跌落到地上,即使原本没死也被摔死了。

    守城的将士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了!自从那一晚宋晟与尚炳等人商议完毕后,所有能够迁移到内城的东西都已经搬到了内城,外城只有守城的将士和必要的军医,宋晟手上的物什都放在了距离城头极近的地方,随时可以送上去。

    虽然因为帖木儿的大炮集中火力猛烈的轰击城头,使得城墙还没有被击坏的地方,但是既然帖木儿已经下令猛攻,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了,所有的物什都送上去,大规模杀伤帖木儿汗国的士兵。

    帖木儿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无踪。他转过头来,站在原地,一时间没有说话。耶斯布见情况不妙,跑过来喊道:“大汗,下令停止进攻吧,将还活着的士兵撤回来!”

    “不能撤!下令再调五万人,攻城!”帖木儿语气坚定的说道。

    “大汗,这,损失太大了。”耶斯布说。

    “现在下令撤兵,这些士兵就白损失了,反而继续猛攻还能挽回损失。”

    帖木儿指着城头说道:“守城的明军统帅宋晟或者朱尚炳大概是早就猜到了我的想法,所以这几天一直在慢慢做出守城物资越来越少的迹象,引诱我上当。”

    “我也的确上当了。但守城物资即使比我预估的要多,也多不了太多,明军肯定打的是大量使用守城物资将我军吓住,从而能够平安撤到内城的目的。”

    “所以此时绝对不能撤兵。只有继续投入士兵,将明军愿意在外城消耗掉的守城物资全部消耗掉,夺取城头,让他们无法平安撤到内城,才是正确的做法。”

    听了帖木儿的话,耶斯布恍然大悟,明白他的做法是对的,马上又调兵去了。

    被征调的士兵十分不情愿。他们当然不知道帖木儿的想法,只能看到此时明军发射出来的铺天盖地的箭矢与炮弹,不愿意去送死。好在这次是帖木儿亲自领兵,他们才勉强上阵。

    帖木儿的反应没有逃过宋晟的眼睛,他注视着又排着松散的阵型要过来攻城的帖木儿汗国士兵,咬牙说道:“帖木儿疯了。让将士冒着这般密集的箭雨冲锋。”

    “宋晟,这下怎么办?”吴杰焦急起来。他在带兵赶来救援的路上不知怎么拉起了肚子,又不能停下来休息,差点没死在半路上,在伊吾城内休养了二十多天才恢复,从昨日起和宋晟一道主持战事。

    宋晟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前方正在厮杀的将士。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马上下令,各城留三千兵马断后,其余将士撤往内城!”

    “立刻在城中泼洒油料,备好干草,待撒马尔罕国之兵入城后点燃!”

    “可是现在才刚过午时,时候还早。再令将士坚持,未必不能坚守到晚上。况且还有一些物什还没用呢。”吴杰说道。他们原先的计划是拖到晚上,在撒马尔罕国之兵无法大规模攻城的时候撤退,一来留几个哨兵即可不必留人断后,二来大炮等利器也能搬到内城。现在撤退,不仅断后的将士几乎必死无疑,大炮也只能资敌,所以他有些犹豫。

    “现在不是记挂这些的时候。”宋晟说道:“帖木儿既然又派兵攻城,定然是已经识破我的计策,即使我军坚守到晚上,帖木儿也多半会下令点起火把夜战,到那时想要撤退反而更加困难。”

    “而且守城的物什不能都耗在外城。若是都耗光了,拿什么来防守内城?将士们的血肉之躯?马上传我命令。”宋晟最后说道。同时侧头看了吴杰一眼:‘他虽乃黔国公之后家学渊源,也有用兵之能,但毕竟没有打过这种以少敌多之战,打仗之时顾及的事情太多。’

    吴杰其实还有意见,但宋晟是总指挥官,他在父亲还活着之时开始从军,也在军中十多年了,即使打仗还有不足之处,总知道此时不能违背宋晟的话,也就没有再出言。

    守卫北城的宋琥听到令兵传来的话,却没有马上下达命令。他当然知道他爹的命令是对的,但此时选哪一支人马断后?这可是必死的任务。

    传令之人见宋琥一时没有动作,焦急的说道:“宋指挥,宋相命听到他的命令后马上执行不得耽误,违者处以怠慢军机之罪。”

    “我知道了!”宋琥没好气的答应一声,吓得这人不敢再说话,随即扫视一番自己防守的这段城墙,又过了一会儿对一名侍卫说道:“你去将张自重叫来。”

    “你叫我?有什么事?”张自重很快走过来,语气不耐的说道。宋琥平日里对将士们很随和,没什么架子,所以他们对他的称呼也很随便。

    “自重,你将你部将士中家中独子的抽调出来,兄弟同在、父子同在的抽其一,率领其余将士掩护大军撤退。”宋琥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说道。

    张自重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顿了顿说道:“这是要让我率兵断后啊。”

    “自重,帖木儿不断猛攻,守城的物什已经快要消耗干净,外城是守不住了,为了能够守住内城,只能大部撤回,留人断后。”

    “现下其它人所部都损失惨重,承担不起这个重任,只有你部今日上午未参与守城,人数还多,编制还完整。所以只有你帅兵断后了。”

    听了这话,张自重沉默片刻,喊道:“罢了!为了家儿老小,为了乡里乡亲的,为了朝廷和殿下,我来帅兵断后!”

    “宋琥,咱们同袍一场,我的妻儿老小,就交给你照看了。”

    宋琥红了眼睛,点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宋琥对天发誓,你的父母以后我就当做自己的父母来尽孝,你的孩子我就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嫂子我就当做亲嫂子来对待,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他和张自重很有感情。他们在一支军队为将五年多,虽然出身不同但袍泽之情深厚,要不是实在没有其它的部队能够顶替,他绝对不会让张自重断后。

    “你这里有酒么?”听到宋琥的话,张自重松了口气,正要回去忽然又问道。

    “有。”宋琥抹了抹眼角,让一名侍卫拿出一个小水壶,强笑道:“这是我好不容易躲过我爹的检查私自留下来的,若是让我爹知道我藏有这么一壶酒,非把我扒光打一顿不可。”

    “哈哈。”张自重笑了几声,接过酒壶,说道:“你家境好,平时我吃了用了你很多东西,现在也来不及还了,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我就再拿你一壶酒,等来世,再一起还你吧!”

    说完这句话,张自重拔开塞子向嘴里倒了小半壶,随即头也不会的走向自己的部队。

    宋琥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流下来流到下巴,又滴到地面上,与尚未干涸的血迹融在一起。

    “帖木儿,等将你击败后,这么多帐我一定都要跟你们算清楚!”宋琥低声说了一句。

    “组织其余的将士撤退!将剩余火药塞进无法带走的大炮炮口,全部炸毁。”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