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22章 守城——林琛

时间:2018-03-23作者:七帅

    他正说着,宋晟匆匆赶来,躬身行礼后问道:“殿下召臣何事?”

    “本来只是有些心里话要和你们说一说,此时已经和高翔说完了。不过见到你前来,孤又想起一件事要吩咐你。”

    “请殿下吩咐。”宋晟忙道。

    “以后若是抓到西虏,未残害过大明百姓的若是想要投降,须得手里拿着一颗他们自己人的脑袋!”

    “殿下,这,恐怕不太妥当。”宋晟自小跟随父兄征战,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做过,但现在大明已经是这般大国,再让人纳投名状恐怕不妥。

    “不纳投名状,他们就还有退路,随时可能倒戈,必须封了他们的退路才能接受投降。”尚炳坚定的说道。

    “是,殿下。”宋晟只能答应。

    ……

    “明代建业六年六月,因为目睹了自己的子民被长相迥异于汉人的突厥人残忍的驱赶着攻城,同时因为谜团般的大明时任皇帝的论断,种族主义(非民族主义)这株恶之花在大明第二代秦王朱尚炳的心中生根发芽,并随着一步步壮大在随后的数十年里引发了无数人类的悲剧。”

    ————《明代历史研究》第二册第二章第三节:明国与帖木儿汗国的战争

    ===

    尚炳的命令虽然在之后产生了深远的后果,但此时还没有什么影响,徐晖祖仍然在星星峡,这个伊吾以西唯一一个有险可守的地方等待后面的援军,宋琥等人依旧在城头指挥将士防御撒马尔罕国士兵的进攻。

    “啊!”“啊!”“啊!”连续不断的惨叫声响起,伴随着惨叫声,无数已经冲上城头的撒马尔罕国士兵站立不稳,跌到在地上,随即被伊吾城内的将士一刀砍死,将尸首踢下城头。

    “快,装弹!”宋琥大声呼喊着。

    “指挥使,弹丸已经不多了,这么用下去挨不了三天!”炮兵千户喊道。

    “快装!”宋琥不理他的话,只是呼喊着装弹。千户无奈,只能让将士继续装弹。很快,又是一堆碎石子从炮口打出去,击中冲上城头的撒马尔罕国士兵。

    这一次彻底将城头的撒马尔罕国士兵清理干净,大明将士赶忙冲过去,一边推着云梯一边向下扔滚木礌石。民伕也赶忙将被踢到的铁锅扶正,倒进凉水重新开始烧水;有几口锅被刀剑戳烂了,被民伕拖下去,换上新的铁锅。

    他们又听到从前方传来的大炮开炮的声音,伴随着尖锐的呼啸声数发炮弹击中城头,数十名将士被炮弹打中身体,随即惨叫着倒在城头上。可他们身旁的将士只是耳朵稍微缩了缩,就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他们根本不能害怕,也不能退缩。这些日子长相与汉人迥异的撒马尔罕国人驱赶着汉人百姓攻城的情形,已经让所有在城头的将士意识到,自己是绝不能投降的,也绝不能让城池被撒马尔罕国士兵攻破,帖木儿一定会下令驱赶着他们冲向从中原赶来的大军,是绝对没有活路的,为了活命只能竭尽全力挡住敌人,即使自己战死了,总能让自己的妻儿活命!

    只有一群身穿月白色衣服的人四处忙碌走动。这些大明军医衣服原本的颜色已经十分模糊了,满是黑灰,只有头顶帽子上的国徽熠熠生辉。有几个人帽子掉了,露出锃亮的光头,衣服领子上绣着卍字。

    他们以五六人为一组,走到倒在城头上的将士身旁,看他们是否已经死了,若是没死检查一下伤势,能救得在城头上急救一番,随后用担架抬下去;不能救得等晚上由收尸队一起收裹了埋在公共坟地。

    大明城头的火炮也发射还击。大明的大炮少,炮弹也少,浪费不起,没有一发打向普通士兵,全部向着撒马尔罕国大炮打来的方向打回去。虽然没什么准头,但几门大炮同时打向一个方向,还是有可能瞎猫碰上死耗子的。

    有几个方向的大炮不再开火,也不知是被打中了还是炮管过热,但大多数大炮仍然不断的向城头发射炮弹,数斤的弹丸不断落下来,不仅打死了许多人,还有更多的人被飞溅起来的碎石击伤。

    一批弓弩手也冒死靠近城墙,向城头张弓射箭或使用弩车发射箭矢,即使不断有人被打死也不后退。

    手持刀枪的士兵也在弓箭的掩护下重新靠过来,将刀插在砖石之间的缝隙,手抓住被炮弹打得坑坑洼洼的地方向上攀爬。

    城头的明军将士很快发现了他们,顾不得射箭,忙向下倒沸油沸水,无数人惨叫着倒下去,掉在砖头上或砸在其它人的脑袋上,眼见是不活了,但有更多的人向上攀爬。

    可就在这时,忽然从后面传来号角声,正在攀爬城墙的士兵毫不迟疑,远路返回,正在向城头射箭的弓弩手也降低的频率,待攻城的士兵退下来后也停止射箭向后退去;后方的大炮也停止轰鸣。

    宋琥松了口气,跌坐在地上。一名军医马上走过来说道:“宋指挥使,您受伤了?属下给您看看?”

    “不必!”宋琥马上说道:“我的伤不重,你赶快救治将士们。”

    这军医行了一礼,赶快救其它将士去了。

    宋琥的侍卫赶快冲过来将他扶起,扶进箭楼。箭楼虽然这几天也中了几炮,但是砖烧制的,总还没有完全塌掉。

    “将士们不能现在就休息,赶快清理城头;收尸队也要赶快将阵亡的将士们的尸首收敛,埋进公共墓地。所有西虏的尸首也收集起来,剁碎了扔到城下!”宋琥被扶着的时候还吩咐着。

    侍卫们一边答应,一边将他放到一张床上,由一位懂点医术的大概诊治一下有无大碍,随即剥了他的衣服只剩下裤衩在伤口处涂抹药膏止血。

    待药膏涂抹完毕,宋琥稍微清洗一番,穿上衣服,从箭楼走出去巡看城头。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面点起了灯笼,就着灯笼微弱的光,收尸队正在收尸,军医正在向下抬着受伤的将士,许多人一面清理着城头,一面将西虏的尸首用砍刀砍成几块,扔下城头。

    宋琥正巡视着,忽然一个军医拦在他身前,躬身行礼:“指挥使大人。”

    “是林琛啊,有何事?”宋琥认得这个人。他是河南府人,建业二年被派到西北为军医,与父母兄弟姐妹共六人一起来到伊吾。此人医术高明,论治疗外伤整个伊吾都没有人比他更加擅长;为人又十分平和,很得上下人等的喜欢。

    “大人,对西虏的尸首处置是否太过严酷了?所谓人死为大,不管他们生前如何与我军打仗,死后尸首还是不要这般处置。”林琛说道。

    “迂腐!”宋琥心中马上浮现出这两个字。仗打成这样,他竟然还有心思想对战死敌军的尸首处置太严酷!

    “林琛!”宋琥用很重的语气道:“碎尸是为了震慑敌军,让他们知道攻城的后果;二来这几日他们驱使俘虏汉人百姓攻城,将士们都十分愤怒,也要让将士们泄愤。”

    “大人,我大明乃是仁义之邦,战场上各为其主厮杀原是应该,但碎尸震慑敌军并无必要,反而可能会激怒他们,使得他们更加猛烈的攻城。”

    “二者,驱使大明子民攻城确实十分愤怒,但是西虏是畜生我军不能也做畜生,还要遵守做人的规则。”林琛顿了顿,眼睛也有些泛红,才说出后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