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19章 赶路

时间:2018-03-23作者:七帅

    “但蒙古人毕竟乃是野蛮部族,虽有文明但十分稚嫩,难以影响汉人,他们也没有将蒙古文明传播四方的想法,所以只是两个国家或民族的战争,而非文明的战争。”

    “但西方的撒马尔罕国不同。虽然大明上下一直将他们称为蛮夷,即使听闻帖木儿的赫赫威名也不过以为是能打的蛮夷,但其实他们已经不是蛮夷了,而是有着与大明不相上下的文明的国度!”

    “官家,这是否太过于高看他们了?”尚炳虽然在伊吾二三年,通过与绑来的撒马尔罕国的商贩交谈,通过派到撒马尔罕城的奸细的回报,知道他们不是一般的蛮夷,但还是不愿承认他们的文明能够与大明相提并论。

    “西方的文明是与东方截然不同的,其它的且不去说,有一点最为重要,那就是他们的文明是以宗教为中心,所有百姓都要信仰同样的宗教,这就是与大明儒家文明最大的差异。”

    之后允熥大约解释了一下一神教与多神教的区别,接着说道:“所以撒马尔罕国的文明更有扩张性,为了其实并不存在、或者即使存在也不会干涉凡间的主的荣光,他们会不断进行扩张,即使无法通过打仗征服的地方也会用种种手段去渗透,让当地人的信奉他们的主。甚至即使真正统治国家的人并不愿意发生这般会影响自己统治的事情也无法完全阻止,因为整个国家能够存在就建立在对主的信奉上,一旦丢掉了这样的基础,国家就会分崩离析。”

    “当然,撒马尔罕国并不完全符合这个理论,他的国家也并不完全建立在对主的信奉上,但对主的信奉仍然是这个国家建立起来的基础之一,治下的臣民也大多数都信奉同一个主。”

    “所以当帖木儿自己想要东征大明的时候,他为了最大化的动员自己的国家,动员自己的臣民,就会采用‘将主的荣光播撒于东方’的宣传方式。”

    “而汉人自古以来就没有这样的文化传统,我们是儒家文明,不相信神真的存在,或敬鬼神而远之,天然就与西方以宗教为中心的制度不兼容,所以最后必然变成天方教文明与东方儒家文明的冲突。”

    允熥说到后来,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六百多年以前的大明,也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听众,而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所说的话也带有许多现代化的词汇。

    尚炳对这些话听得半懂不懂,他因为听得脑袋疼现在也不想去搞懂,只是问道:“若是让撒马尔罕国真的灭了大明,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那,华夏再次陆沉是不可避免的,同时,华夏文明也会沉沦甚至消失无踪,汉人也会被杀的只剩下一小部分。”

    西方的一神教除了至高的神不允许存在任何崇拜的东西,不论是另一个神还是其他什么,所以在他们看来,汉人祭祖也是要严格禁止的。而这必然会带来汉人的反抗。若仅仅是不吃猪肉,汉人也不在意当一个伪信徒,但禁止祭祖不一样。满清入关,仅仅是变化了汉人的发型和衣服就激起了大规模反抗,许多地方降而复叛,一神教禁止祭祖一定会引起更大规模的反抗。

    而更大规模反抗的结果就是更大规模的屠杀,最终能够活下来的汉人或许比在蒙古人屠刀下活下来的汉人更少。

    当然,也存在成功将一神教赶走的可能,但即使如此,也会付出难以想象的惨痛代价。

    “所以,”允熥最后转过头来,对着尚炳一字一句说道:“大明必须打败撒马尔罕国,这不仅是为了咱们朱家,更是为了华夏文明,为了天下所有的汉人,为了东方所有不信奉一神教的国家和子民!”

    众人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尚炳回想。过了好一会儿,尚炳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对他们说了自己刚才想的事情。

    几个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置信天底下会有这样的事情。但他们回想前年在广州的巫蛊大案,回想在西北这些年与天方教徒的接触,回想适才帖木儿的演讲,回想从撒马尔罕国回来的细作的话,却又觉得并非是无稽之谈。

    “既然如此,那就一定要打败撒马尔罕国,为殿下,为陛下,为大明守住伊吾!”最先说话的竟然是高翔。

    听了高翔的话,其它人不管是否信了尚炳的话,也纷纷说道:“殿下,我等一定誓死奋战,守住伊吾!”

    尚炳听了这些将领的发言就明白他们其实对自己的话还是半信半疑。不过这也难怪,要不是他多次通过各种方式检验,他也不会信了允熥的话。‘等抓到了俘虏,让将领们审问,他们就会知道,孤说的是对的。’

    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高翔:‘可是高翔为何会信了孤的话?’

    尚炳正打算问一问,宋琥高喊道:“殿下,撒马尔罕国的大炮前推了,要攻城的将士也要打过来了,殿下赶快下城!”

    尚炳马上带着仆人从城头上下来。他坚持留在城中已经足够鼓舞士气了,不需要冒着被炮弹打死的危险等在城头。

    他刚刚从城头上下来,就听从城外响起了敲鼓的声音,伊吾之战开始了!

    ……

    ……

    “从伊吾而来的最新消息是什么?”在驿站停下后,允熥丝毫没有休息,就将传令兵叫来,大声问道。

    “启禀,启禀陛下,最新的消息是七日前的,大约有二十多万撒马尔罕国之兵赶到伊吾城下,将城团团围住,但是尚未开始攻城。”这人马上哆哆嗦嗦的回答。

    “救援之兵呢?”

    “安陆侯爷率领七万士兵赶在围困之前入伊吾城,依照命令,沙州等诸卫所的将士应当于今日赶到伊吾城附近。”

    “不成!沙州诸卫都是收编的当地人,让他们打打顺风仗还成,与撒马尔罕国之兵打硬仗,除非是他们被包围即将全军覆没!他们决不可能解伊吾之围。”允熥从口袋里拿出一幅简易地图,指着上面一处地方说道:“不要说赶到伊吾城附近,他们多半还在星星峡一带徘徊。毕竟过了星星峡就无地形险要之地,他们即使能够逃走,带来充作军粮的牛羊也带不回去!”

    “其它卫所呢?”

    “陛下,庆阳卫等七个卫所依照章程应该已经过了瓜州,大约还有四日就能到达星星峡,因星星峡以西并无有轨马车,只能徒步,也需三四日的功夫。”

    “不能这么算!现下伊吾已经被围,赶去解围之兵须得保证将士的力气,更要防范帖木儿派出骑兵漂掠,每日最多走三十里。”允熥分析起来。

    正说着,允熥侧眼见到传令兵迷茫且胆怯的眼神,明白自己这番话纯粹是鸡同鸭讲,也就住口不言,又问了几句其它消息,让他退下,自己拿着地图继续分析。

    正分析着,宋青书带着几个侍卫走进来,躬身行礼道:“陛下,都已经安顿好了。马匹也都喂上了草料。不过有几匹马大约是役使太过,脱了力,驿站的马夫看过后说明日是跑不得了。”

    “这些事情你处置就好,不必专门奏报给朕。役使太过就换几匹马。”允熥头都没抬,说道。

    “可,陛下,驿站的好马不够了,一共有七匹马要换,但驿站除了必须留着传军令的马只剩下三匹了。”

    “那就留四个人在这里等着宸妃和公主。”允熥这次抬起头,一眼瞥见站在宋青书身旁的张无忌:“无忌,你留下来,护卫宸妃与公主去甘州。”

    “是,陛下。”张无忌不乐意的答应。虽然跟着皇上很累,但将来的前程好。皇上是不会忘记跟在身边的人的。他虽然虔诚的信奉道教,但不像宋青书还想着回去,而是打算混一个世袭、娶个小娘子在京城过自己的小日子。儿孙若是成器就求着补入宫里当侍卫,不成器送回武当为俗家弟子。

    允熥也看出他的不乐意了,笑道:“你这小子,让你休息几日还不高兴!”

    “臣愿意护卫陛下。”张无忌马上说道。

    “行了行了,不必拍朕马屁。再说留你在此也不是没事,这七匹马可要照看好了,若是等公主过来的时候还不成朕可唯你是问。”

    “陛下放心,这几匹马臣定然让马夫好好照料!”

    说过此事,天已经黑下来,允熥因为没听到坏消息心情放松,也觉得身上十分疲惫,将地图又收起来,吃过晚饭就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允熥起来继续赶路。就这样又骑马跑了十余日,六月初允熥赶到甘州城以东二十里外。

    见到甘州城已经遥遥在望,众人不免放松了些。允熥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连续近二十日的长途骑马,每日还都行进百里,他从前可没有经历过,每天下马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屁股也几乎就要磨破了,能在城里休息几天再好不过。

    放松下来的众人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解下腰间的水壶喝了几口水。“这西北的日子真不好过!天气这么热,比京城也凉快不了多少,但又缺水,就连洗冷水澡都不容易,也不知这里的百姓怎么熬的。”有人也抱怨起来。

    “西北一向如此,所以人才少,整个陕西只有二百多万,还没有应天府的人多。”

    “这里都这样了,更西边的伊吾也不知荒凉成什么样!”

    “伊吾可不荒凉!”允熥忽然插嘴道:“西域现在即使不如秦汉之时,也是富庶之地,养活千万人口不在话下。现在大明人少,但将来人多了以后西北这边养不活,若是大明手里有西域就能让他们跑过去活命,所以十分要紧!”

    “因此现下守住伊吾十分要紧。伊吾若失,想要再夺回十分困难,西域以后也就难以为我大明所用。”

    “是,陛下,臣愚昧。”刚才说话那人马上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