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1008章 额尔齐斯河与甘州

时间:2018-03-18作者:七帅

    所以不要考虑任何其他事情,甚至不要考虑后路,集中所能集中的所有军队去攻打哈密!”

    听了帖木儿的话,耶斯布恍然大悟。帖木儿的方案把握住了这场战争的关键。整个亦力把里附近明国经营时间最长、人口最多、距离明国本部最近的城池就是哈密,只要打下了哈密,在他们想来明国就不可能派出重兵前往亦力把里了,这场战争就赢一半了。

    但耶斯布还是有自己的担心。“大汗,沙迷查干手里至少有五六十万部众,并且他也明白如果明国在哈密战败自己的汗国也肯定守不住,会不会出兵攻打我军留在吐鲁番城下的军队?”

    “不会,沙迷查干就算想要攻打与防守吐鲁番的明军一起攻打我军,也必定失败。”帖木儿自信的说道:“我的威名早就在整个东察合台汗国内传播,所有的部族首领都不会愿意带兵攻打我的军队,沙迷查干年纪又轻没有多少威望,至少在我军被明军打败前他集合不了多少军队来和我军打仗的。”

    “至于沙迷查干手上最信任的部族,他肯定不会舍得拿出来与我军硬碰硬,吐鲁番城下留下的一万骑兵两万辅兵足以打退他三心二意的进攻。所以不用担心。”

    “可是,为什么乌鲁木齐城留下了这么多守兵?”耶斯布又疑惑地问道。

    “你考虑防守乌鲁木齐城的时候考虑的太少了。你大约只想到了沙迷查干有可能趁着大军与明**队交战的机会偷袭乌鲁木齐城,却没有考虑在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北面,是敌是友还不能确定的人。”

    “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北面是敌是友还不确定的人?”耶斯布一时间没想到帖木儿说的是谁。

    他低头沉思了半分钟,抬起头来正要问,就听帖木儿又吩咐了他几件事,耶斯布忙抛开自己的想法,退下执行帖木儿的命令去了。

    看着耶斯布的背影,帖木儿自言自语道:“古尔班通古特北面的人,可是比沙迷查干更加值得注意,好在他们虽然没有接受我的好意,但也没有明确表示敌意。”

    ……

    ……

    此时在额尔齐斯河北面的阿尔泰山山脚下,远远看去正星星点点闪烁着许多亮光。但若是你走过来,就会发现这不是有无数萤火虫在飞舞,而是整整五万人马的营地保证最低限度光亮时点燃的灯火所发出的光明。当然,在你发现这一切之前,更大的可能是你已经被潜伏在树林和草丛中的人所杀死了。

    此时在这个五万人马驻扎的营地内最中央的帐篷里,三个年纪看上去差不多的人正在激烈的说着什么。

    “大哥,你接受了撒马尔罕国派人送来的礼物,却对帖木儿的要求推三阻四;之前曾经答应朱尚炳在撒马尔罕国之兵打过来后与他一起和帖木儿打仗,但现在却按兵不动,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一个大约三十多岁、身穿传统蒙古袍的男子说道。

    “我打的什么主意还不清楚么?”坐在三人正中间的男子沉声说道:“就是暂时按兵不动,等着战局明朗。”

    “大哥,你应该明白三弟的意思。”坐在他左手边的人说:“首鼠两端可就是两面不讨好,将来不论是撒马尔罕国打赢了还是明国打赢了都不会待见咱们,咱们如何还能在这里待下去?”

    这三人自然就是瓦剌蒙古的三位首领,马哈木、太平与把秃孛罗,此时驻扎在额尔齐斯河北面的这五万人马,也是瓦剌仅有的精锐士兵。

    每次打仗,在大军出动以前都会使用政治手段分化拉拢敌人的帖木儿当然也没有忘了分化拉拢明国一方的阵营。其中沙迷查干的东察合台汗国属于利益直接受损方,即使是他属下信奉天方教的部族首领虽然不敢抵抗,但也反对帖木儿东征:沙迷查干是异教徒,但他威望很小,自己在部族内想干什么干什么,若是帖木儿带兵过来,即使一时得利,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权力了。

    所以分化拉拢东察合台汗国的行动不出预料的失败了;而明国至今帖木儿还不太理解它的权力运行模式,虽然看起来有可利用的空间但目前还没有成效。这样,距离战场很近的瓦剌就成了帖木儿竭力拉拢的对象。

    早在大明历三月底,萨尔哈率领前锋军抵达阿拉山口外时,帖木儿派出的使者已经来到西蒙草原,找到了当时正在阿尔泰山北面带领所部放牧的太平,希望他带兵南下与撒马尔罕国之兵一到攻打明国。

    “我国汗王一直知道瓦剌的三位王爷都是英豪雄杰,虽然攻打哈密有我国自己的军队就足以实现,但从契丹人手里抢掠的机会怎能我国一家独吞?若是王爷愿意带兵跟随我国帖木儿汗攻打哈密,打下哈密城后城内的黄金白银与珍贵的货物全部由王爷先挑选。”

    “况且将来还有再次攻入明国内地的机会!瓦剌部当年也有人在明国腹地生活过,应当知道有多么富饶,灭亡明国重新成为那一片土地的主人,所有瓦剌的勇士都能拥有一百个奴隶、五十个美女和享用不尽的财富!王爷您也会拥有数百万人奴仆,每次出门,一路上只能看到契丹人的后背,因为他们都恭敬的跪在地上!”

    这使者极力渲染明国的富饶,让太平一时间竟然有些心动。

    但好在他还有仅存的理智,知道他们兄弟三人的力量集合起来才能让任何人不得不重视,所以没有擅自做出决定,而是一面好好招待撒马尔罕国的使者,一面派人火速通知把秃孛罗和马哈木。

    他们两个此时带领属下放牧的地方离着太平不远,三五日就先后赶到。四月初三,马哈木接见了撒马尔罕国的使者,听他鼓动了一番后表示:“帖木儿大汗召见,本不该拒绝,奈何我部最近与周边的部族打仗,损失不小,一时间难以出兵跟随大汗,还请见谅。”

    看着马哈木诚恳的表情,听着马哈木诚恳的话语,使者一时间竟然有些摸不清他的话是真是假。虽然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几天,但他不被允许和其它牧民接触,也不知道实际情况;他刚刚见到太平的那天太平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没法做出判断。

    这使者只能尽力鼓吹打赢之后的好处,同时微微表露威胁:如果我们汗王和明国打仗时瓦剌没有出力,那战争打赢后会发生什么可就说不好了。

    但无论他怎么说,马哈木都是一脸诚恳的表情,以人口不足为由拒绝出兵,使者最后只能无奈的离开。

    但在撒马尔罕国的使者离开后,马哈木马上吩咐太平和把秃孛罗集中手里所有能打的士兵,带兵南下前往额尔齐斯河北岸。三兄弟约定好集合的地点后马哈木就离开了这里,返回自己的部族去了。

    之后他们三兄弟就于今日,在此地完成集合。将士兵们都安顿下来后,对马哈木的打算还知道的并不清楚的太平就询问起来。

    “二弟,三弟,你说咱们瓦剌部,在前元的时候是如何一直存在,甚至不断壮大的?”马哈木反问道。

    “对元国、察合台汗国和窝阔台汗国都表示恭顺,不违逆他们的意思,但他们之间打仗从来不参与,只是在整个大草原的西边放牧。”把秃孛罗回答。这个回答虽然丢人,但兄弟之间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直接说道。

    “这就是了。”马哈木道:“当初海都立国七河之地,一度控制察合台汗国,与东面元国的反复征战,战场就在古尔班通古特盆地和阿尔泰山一带,距离咱们瓦剌的游牧之地很近,但咱们瓦剌的人口却没有被消耗,就是当时的首领实行了正确策略的关系。”

    “现在明国在东,根深蒂固,就好像当年的元国,而帖木儿从西面而来,恰如当年的窝阔台汗国。明国的国力比撒马尔罕国强得多,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这也是几年前我答应与明国、亦力把里结盟的缘故。”

    “但现在,明国在亦力把里未必能够打赢撒马尔罕国,所以咱们绝不能现在投向明国。”

    “大哥,为什么你说现在明国未必能够打赢撒马尔罕国,但还认为明国最后是胜利者?”太平不解。

    可马哈木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在额尔齐斯河北岸等,一直等到撒马尔罕国战败,然后越过河流直接南下古尔班通古特盆地,截断撒马尔罕国之兵返回的道路,帮助明军消灭他们。有这样大的功劳,明国也不会计较现在咱们按兵不动之事。”

    太平和把秃孛罗还是很不明白为什么马哈木就这么确定明国一定获胜,但马哈木却忽然住口不言,借口天色已晚让他们回去休息。

    因为时候确实已经不早了,所以把秃孛罗太平兄弟二人只能离开这里返回自己的营寨。但即使已经躺在床上了,他们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哥会认为明国必胜?”

    ……

    ……

    而在同一时刻,河西走廊上的甘州城,却处于一片兵荒马乱之中。

    如果坐在飞天球上俯瞰甘州城,就可以清楚的注意到,现在甘州城内外集结了多少军队。在城北面、城西面、城东面和城南面,都有占地广大的军营。

    无数将士正在军营内进进出出,他们带起的尘土扬起数米高,呛得人睁不开眼睛,就好像来自北方的风暴尚未停歇一般。

    此时在城北门外的一处军营里,一名年约三十七八岁、身穿正一品武将服饰的男子站在一座帐篷内,身边站满了正弯着腰等候的人。只见他不停地吩咐身旁的人,每人在听了他的几句话后就躬身退下,换下一个人走上前。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人身边终于没有人在等候,一名年轻的侍卫赶忙走上来,用手巾给他擦汗,同时扶着他坐下,还一边抱怨道:“老爷,就算军情紧急,您也不至于忙成这样。昨天晚上快到子时才睡,可今儿一早寅时初就起来了,继续安排。您一天只睡了两个时辰,这怎么成!长此以往,老爷您的身子怎么受得住!”

    “不这样不成啊!”这人叹息道:“吴杰带兵去了伊吾,肃王殿下现下也不在城里,这些事情我不做,就没人能做了。”

    “那也不至于忙成这个样子。”

    “救兵如救火,帖木儿提前动兵,打乱了整个安排,为了在敌军打到伊吾城下前尽可能多的将军队送进城内,也只能这样了。等殿下回来,将一些事情交给殿下,我就能轻省些了。”

    这人就是被任命为陕西都司都指挥使的现任魏国公徐晖祖。在过完年后,陕西上上下下就投入到对撒马尔罕国之战的准备中了。依照制定的计划,整个陕西都司、陕西行都司近三十个卫所、十五万五千人马,抽调其中十万人马去伊吾。

    但具体抽调那几个卫所,却是由徐晖祖与陕西行都司都指挥使吴杰,以及封在甘州的肃王朱柍一起决定。所以在将前期准备工作做好后,徐晖祖就于四月上旬离开西安,前往甘州商议此事。

    他来到甘州后却得知肃王朱柍不在。原来就在前几天,有一个西番人部族投靠大明,但驻守在附近卫所将领与这西番人部族有仇,反对大明接受投靠。

    朱柍与吴杰经过商议,认为现在即将打仗,人越多越好,所以决定以这个部族答应派兵去西北打仗为前提接纳它。为了事情顺利,朱柍亲自出马去安抚这个将领。

    却不想就在徐晖祖来到甘州的第二天,从北面传来了急报:撒马尔罕国提前出兵,已于四月初一攻破阿拉山口,很可能已经打到乌鲁木齐城下。请求陕西行都司马上派兵救援。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