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89章 继续接见番国

时间:2018-03-10作者:七帅

    见朱芳远坐下,允熥就要和他说话,但他却又咳嗽起来,拿出手帕捂着嘴,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对允熥勉强笑道:“臣身子不好,还请陛下宽宥。”

    “臣身子不好本不该来面见陛下,若是有损陛下的万金之躯岂不罪过。但臣拜见陛下之事已经安排妥当,况且臣也十分仰慕天颜,是以思来想去,并未告假而是前来拜见陛下。”

    “只是今晚的宴饮臣难以参加了,还请陛下恕罪。”

    “你身子不好,何必向朕请罪。朕许你不必参加晚宴。”允熥随即又关心的问道:“病的重不重?可需让太医院的太医诊治一番?”

    “不必了。臣也从朝鲜带来了医生,他已为臣诊治过,这又不是大病,不需劳烦大明的太医。”朱芳远马上说道。

    “这怎么行!”允熥说道:“你在大明的地界生病,朕不派太医为你诊治不放心。”随即提高声音:“来人,去太医院传张太医。”

    不一会儿张太医走来,给朱芳远把脉。过了一会儿,他松开了手说道:“殿下只不过是夜晚着了凉,偶染风寒,算不得大病,也无甚大事。我给殿下开服药就好。”说着,他拿出随身携带的纸写下药方,对允熥行礼出去抓药。

    ‘他竟然是真病?’允熥有些惊讶。他以为朱芳远是在装病,但竟然是真病。自己让张太医过来时随即选择的,不可能以前收买;至于将太医院的人都收买实行广撒网,以朝鲜的财政非得破产不可。

    允熥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说道:“既然身子不适,咱们就不必这样正八经的说话了。来人,为朱王殿下搬来一件罗汉床。”

    朱芳远听了这话眼皮跳了跳,起身推绝,但允熥没有理会,让七八个宦官搬来一座四四方方的罗汉床让他在上面靠着。朱芳远无奈,只能接受。

    允熥与他说了几句闲话,议论了一番历朝人物的利弊得失,允熥将话题引到唐代初年在西北的扩展,随后说道:“说起黑齿常之等人于西北设立都护府,芳远兄,你在京城这几日,应当也听说了明年撒马尔罕国有出兵东征之意。”

    允熥的话还未说完,朱芳远就在心里哀叹:“还是躲不过去!”

    他知道允熥特意宣他入大明的京城一定是有事要吩咐,事情也小不了,自然不愿意来;但他又不敢不来,所以在昨晚上故意吹风,好能够染风寒不让允熥当面吩咐。他当然知道征兵派差是躲不过去的,但只要不是当面吩咐,总有推脱的余地。

    可谁知允熥竟然不放弃,即使确定他已经染风寒的情况下仍旧与他说话,似乎一点不怕被传染,并且还对他说道:“你现下染了风寒,在外面吹风更不好,朕命太医院给你煎药,服过药再在宫里用过饭后朕命人用最防寒的马车送你回去。”

    朱芳远也就没办法了。他还能怎么说?说自己受不住这样的优待?允熥继续坚持他也没办法,说自己的病没这么重更不行,只能与允熥聊下去。

    “陛下,臣当不得‘兄’的称呼,还请陛下不要如此称呼臣。此事臣也有所听闻。这撒马尔罕国不服王化,陛下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番。”朱芳远说。

    “既然你也知晓,那朕也就不兜圈子了。此次出征,朕要朝鲜出兵一万随大军征战。”

    “撒马尔罕国欺君罔上,不服王化,冒犯大明,陛下要派兵征讨我朝鲜出兵也是应有之意,但我朝鲜国小民穷,将士人数不多,若是征召一万将士出征,我国国内留下的将士恐怕不足以防备外敌了。”朱芳远道。

    “朝鲜还有何外敌需防备?”允熥马上反问:“朝鲜三面环海,西北面是辽东,东北面是永藩,还有何外敌?”

    “陛下,在辽东、英王殿下封地与永王殿下封地之间还有绵延千里的长白山,长白山一带地形复杂,有无数女真蛮子隐匿其中,时常下山侵扰我朝鲜百姓。不得不留兵防备。并且在大海之东,还有倭寇时常侵扰。我朝鲜国力弱小水师不强,为防备倭寇千里海岸处处需要防守。”

    “我朝鲜现下人口不过三百多万,国力弱小与大明相比不啻于云泥之别,根本无力维持大军,将士本就捉襟见肘,若是再减少一万将士真的不足用了,还请陛下不要从朝鲜征召如此之多的将士。”朱芳远用哀求的声音说道,再配上不时发出的咳嗽声,若是换一个心肠软的人,估计就答应他的请求了。

    不过允熥不会。在皇帝的位置上做久了,心肠再软的人也会硬起来,何况他知道朱芳远说的是真真假假。

    朝鲜确实国力弱小,尤其建业二年他派出的去北方搜寻金矿但却遇到风暴几乎全军覆没的水师,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重建,使得扶桑的渔民或海商经常来朝鲜海岸临时客串海盗。

    但女真人的危害可不像他说的这么大。女真人单体作战能力很强,又长期在山林中生活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朝鲜农民确实时常被他们骚扰。

    可他们不是当年金国治下的将士,而是近似于野蛮人的渔民或猎手,完全没有组织纪律,同一部族的人之间还能形成合作,不同部族的人聚在一起反而会产生朱芳远+朱芳远<朱芳远的效果。

    更何况这个时候朝鲜将士还不是后来的那只连授予战五渣的称号都高看了的貌似军队,还是挺有战斗力的,曾东征对马岛消灭了盘踞在岛上的海盗,逼迫对马藩向朝鲜称臣。所以朝鲜要防备女真人并不需要费多大劲。

    “若是朝鲜水师实力不足,朕可以命大明水师在朝鲜沿岸巡视,只要芳远兄开放几个朝鲜的港口允许大明水师停留。如此一来朝鲜即可一劳永逸节省出许多将士。”允熥说。

    朱芳远当然不愿。他一直以来都坚持朝鲜的独立性,能不让大明的军队登上朝鲜的土地就不让大明的军队登上朝鲜的土地,即使是水师也不愿意。

    可现在的情形又容不得他推脱。朱芳远很明白,允熥亲自商议此事已经对他非常客气了,直接语气严厉的下个旨意他也只能照办。

    所以朱芳远又请求几句,见允熥不允,只能答应道:“臣遵旨。只是臣请求陛下,停留在朝鲜港口的水师将士需菜蔬、粮食等由水师出钱购买,而非我国报效。”

    “这个么,”将士们的其它消费也就罢了,允熥是很想让他担负起饭钱的。“芳远兄,水师在朝鲜海岸巡逻,也是为了保护朝鲜的百姓。”

    ‘之所以需要大明的水师来保护我朝鲜海岸,还不是因为你征调我朝鲜之兵使得朝鲜兵将不足?’朱芳远在心中吐槽。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说,朱芳远仍旧装可怜,试图赖掉这笔钱。

    允熥顾忌皇帝的体面,没有多说;但现场还有郑沂,郑沂虽然满心不愿,但也只能上前与朱芳远对此唇枪舌战。最后商定朝鲜无偿提供一定数额的粮食,其余的由水师掏钱。

    将此事商议完毕,现场的气氛轻松许多,允熥看了看刻漏,又使人问问太医院,对朱芳远说:“太医院的太医说你的药还得半个时辰才能煎好,正好朕说了这半日的话也累了,咱们坐下喝碗茶。”

    “陛下,陛下如此厚待臣,臣铭感五内,可臣也万万不敢耽误皇上的功夫。还有数名其他国家的使者等待陛下接见。”朱芳远道。

    “你说的也是,来人,送芳远兄去侧殿休息一会儿,待朕接见过了其它番国使者才与芳远兄说话。”允熥对王喜吩咐道。

    “陛下,臣虽然染了风寒,可也算不得大病,不当陛下如此。”朱芳远其实心里对允熥能一直想着他的病有些感动,他自己对待大臣就做不到这一点,但仍旧说道。

    “药已经煎上了,你这时回去岂不浪费?再说你回了秦王府也不过只有仆人相伴,你可是约了人?若是约了人朕就不留你了。”允熥说。

    “臣在京城只有永王殿下略熟些,其余也不认得几人,而永王殿下昨日中午已经一起喝过酒,岂会有约?”听了允熥的话,朱芳远也不便再说什么,只能答应留下。

    并且他心中其实对于留在皇宫也并不抵触。正如允熥所说,他回了秦王府也只有下人相伴,几个大臣也都被他分派了事情,每日伴晚才过来;况且论起伺候人的本事,朝鲜的奴仆比不上大明皇宫的奴仆。所以他也心一横:‘我也享受享受大明皇宫的仆人服侍。’就跟随王喜去了侧殿。

    允熥之后用最快的速度接见了其它几个番国的使者。大明现在北方的番国不多,主要集中在南方,这次打撒马尔罕也用不到南方的番国,所以只是受了礼在随便说几句话就让他们告退了。

    对于扶桑允熥还有谋划,但既然源义满与源义嗣都没有来,前来的使者显然做不得主,他于是决定将自己谋划的事情交给在横滨当总兵的朱孟炯与源家人商谈,自己就不对这使者多废话了。

    最后是亦力把里派来求援的使者。现在亦力把里汗国的大汗沙迷查干的弟弟马哈麻见到允熥后马上跪下,哭求道:“陛下,求陛下救救我亦力把里。”

    在确定撒马尔罕国东征后,沙迷查干慌了手脚,马上将此事告诉朱尚炳,又派弟弟马哈麻来大明的京城求援。他并不确定帖木儿东征到底是要打他还是打秦藩,但即使最终目的是大明也会顺手先把他给灭了,所以此刻什么也顾不得了,就算尚炳要在他的地方修城也做了让步,只求大明朝廷出兵。

    马哈麻也知晓事情紧急,所以快马加鞭赶往京城,花了十几天时间赶在腊月二十九入城,随后向礼部报备求见允熥。

    允熥本有心拿乔,让亦力把里国做出更大让步,可又一想马哈麻也不傻,况且也懂汉话,各个衙门里面知道他肯定会出兵的官员也不少,他肯定能够打探出来真实情况。所以只是为了保持威严多等了会儿,之后就对他说道:“亦力把里既然是大明的番国,这几年对大明也算恭顺并不悖礼之处,朕岂能容许撒马尔罕国攻打大明的番国?”

    他先戴了一顶高帽子,又接着说道:“况且撒马尔罕悖逆人伦,不守藩王之规,对大明不敬对朕不敬,朕早晚比灭之!”说着说着,允熥咬牙切齿起来。

    这段话马哈麻听得没头没脑,可郑沂与伺候的宦官都心下雪亮:这是说的巫蛊案。

    巫蛊案,是允熥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允熥虽然当时将此事压下了,但对撒马尔罕国是恨之入骨,对天方教也更加讨厌。如果说之前压制天方教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但之后就更加上了私仇。他能下定决心在安南用最残酷的方式将色目将士都除掉,巫蛊案‘功不可没’。

    允熥说了许多话后缓过神来,自觉有些失态,低头看了一眼马哈麻见他懵懵懂懂,心下才松了口气,又对他说道:“你放心,朕明年一定出兵西北。”

    “只是大明的陕西等地素来贫瘠,难以支应数十万大军的粮草,须得亦力把里出粮。”

    “陛下,我亦力把里虽然粮食不多,但牛羊众多,愿意供应大明将士百万牛羊!”临行前沙迷查干已经对他说了:只要大明愿意出兵,多少牛羊都愿意。何况他一路上过来,确实见到土地贫瘠。

    “百万牛羊!”允熥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心想不愧是占了天山南北,即使不种粮食养牲畜也这么富庶。愿意供应的牛羊就这么多,实际上养的牛羊也不知有多少。

    允熥赞许他几句,让他下去了。之后瓦剌的使者也照此对待。

    见过瓦剌的使者,所有外番使者就全部都见过了。允熥伸伸懒腰,对郑沂说道:“你与陈迪将所有使者都带回番馆,接下来几日允许他们在大明的京城逛,不过你也多盯着点儿,不要出事。朕让应天府和锦衣卫也多注意。”

    “是。”郑沂答应一声,又问:“陛下,朝鲜国国君如何安排?”

    “朕来安排他,你就不必管了。并且以后记得,不论是平日里称呼还是朝廷的旨意,一律称其为朝鲜王殿下,或简称为朝王殿下,不可再称为朝鲜国国君。”允熥说。

    “是,陛下。”郑沂又答应一声,躬身退下。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