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79章 要不要

时间:2018-02-27作者:七帅

    又与他说了一会儿话,允熥起身告辞。耿炳文不敢留客,只能站起身来送他出府。允熥笑道:“不必了,爱卿虽然身子还硬朗,但也要注意防寒,不必送出门来了。让耿璇来送就好。”

    耿炳文也不矫情,推脱一次就留在了屋里,让长子耿璇代替他送皇上出府。耿璇答应一声,与弟弟们一起陪着允熥向府外走去。

    “耿璇,你现在中军都督府里为都督,为朕将这一府打理的甚是有条理,让朕省了不少心啊。”一边走着,允熥一边问道。

    “启禀陛下,臣在中军都督府里不过是依照规矩办事。”耿璇谦虚的说道。

    “就是依照规矩办事才不易。”允熥叹了口气,说道。耿璇站在一旁,没有搭话。

    允熥也无意和他对此多说,又道:“自从朕即位已来,你一直在五军都督府办差,虽然差事办得不错,朕离不得你,但一直办这样的差事,以后的史书上可就不会有你的名字了。自古以来,指挥将士打仗的将领都有赫赫威名,如卫霍、二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谁知道在他们领兵打仗之时管着太尉府或十二卫的人是谁?”

    “你是朕的藩第之人,朕岂能不照看于你!所以朕决意明年派你出征西北,你可愿意?”

    “臣决不辱命!”耿璇马上大声说道。他身后的几个弟弟听到这话也都十分高兴。

    耿璇早就想领兵出征了,不光是为了自己以后在史书留名,更是出于现实考虑。

    虽然掌管五军都督府这样的衙门也算是位高权重,但武将要显露自己的本事最直观的地方还是战场,只有在战场上立下功勋才能有赫赫威名,才能让人服气;若是没有战功,在五军都督府里也坐不稳当。他已经遇到很多在战场上立下过功劳的将领了,或许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些人对他略带轻视之意。

    并且不仅是他,他的几个弟弟虽然曾在地方任职,但也没有带兵出征过。若是长此以往,他们家有可能就败落下去。

    所以他一直想要带兵出战。但是允熥不知怎么,一直没有让他出去打仗,他也不敢主动去求,一直蹉跎至今。好在皇上终于想起了他。‘这一战我一定要好好表现,立下战功,让皇上知道我还有些本事。’他想着。

    好,那朕就等着爱卿的捷报了。”允熥笑道。

    允熥又勉励耿璇几句,起身上了马车,去往下一座府邸。

    下一座要去的府邸是景川侯曹震的侯府。朱元璋当年先后在洪武三年、洪武十二年、洪武十七年和洪武二十年大封功臣,绝大多数公侯伯都是这三年加封的,曹震也是洪武十二年册封的世爵中唯一一个存在至今的,现在资历仅次于耿炳文。

    去曹震的府邸就没有这么多啰嗦事了。曹震的长子统领上直卫的两个卫,次子尚公主现又在台湾镇当总兵,都是很受信任的差事,他也没什么多余的追求,安心在家养老。

    兜兜转转又去了几家,将所有尚存的老将全部拜访完毕,允熥下令马车开往梁国公府。蓝玉虽然封公爵很晚,但很早就加封为永昌侯,所以府邸的位置很好,从他拜访的最后一位老将的府邸过去还有段时间。

    趁着这点时间,允熥坐在马车上闭目思量。‘这次出征西北,要不要让李须虎等人也都去前线打仗?他们终究是朕的藩第之人,若是一直捆在京里,不仅他们的名声不太好,朕的名声也有碍。但是,他们到底能不能将仗打好?’

    耿璇与李须虎都是他还在当皇太孙时候的东宫大臣,情分不同,一直不重用说不过去;但是他一直很怀疑他们的水准,所以对安南之战无意间就将他们二人忽略了。

    可最近他听到秦松奏报,有很多人议论此事,才惊觉五军都督府里还放着两个东宫旧臣没打过仗呢,再这么放下去可不好,只能想着给他们安排仗打。但又因为怀疑他们两个打仗的水准而迟疑。

    思量半晌,他下定决心:‘罢了,安排给五军副将当副手吧。也算是出去打了一仗。’

    思量已定的允熥表情恢复正常,恰好在此时从车外传来声音:“官家,再有二里地就是梁国公府了。”他低下头去看向思齐,就见到她昂着小脑袋瞅着自己。

    “怎么?舅舅脸上有花?”允熥笑道。

    思齐摇了摇头,只是说道:“皇上虽然是天底下最富贵的人,但也是最忙碌的人。”

    “这是怎么说的?”

    “思齐往日回大伯的府邸里住,虽然大伯也很忙,但每次休沐日都在府里逍遥,也没什么事;可舅舅即使休沐日也很忙碌,过年这么喜庆的日子,满朝文武都休息了,大伯也只是有时请朋友喝酒而已,也不像舅舅这么忙碌。还有,……”思齐双手托腮,靠在允熥的腿上说道。

    允熥心说你还没见过皇爷爷工作时候的样子,那才叫忙,自己与他一比差得很远。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天下大概没有官员会比他更忙碌。

    这是当然的么!大明现在基本算是他的,即使算作一个股份制公司他的股份也最多,又不可能这边合着股那边还经营着自己家独资的事业,当然只能尽心竭力为大明谋划了。

    允熥本不想将这些与思齐解释清楚,但低头看到她明亮的双眼,又琢磨古代的人基本上都比现代的孩子思想上成熟的早,思齐的身世又不太寻常更加重了这一趋势,也就开口道:“这是自然的。”

    “以店铺做比,大明这家店铺是舅舅家的,舅舅就是东家,大臣们都只是伙计,他们当然不会比东家更尽心尽力。”

    他这么一说,思齐就明白了,笑道:“果然如此。不过店铺的掌柜的是谁?”

    “这个,虽然舅舅以店铺做比,但朝廷当然与店铺不同,没有掌柜的。”允熥犹豫了一下,说道。

    他很不愿意回答与此有关的问题,不等思齐再说话就出言道:“思齐,你刚才说‘往日回大伯的府邸里住’,这话可不妥当。”

    “你还没有出嫁,梁国公府就是你的家,所以这就是你的府邸,可不能说回大伯的府邸里。”

    “怎么,舅舅不要思齐了?”思齐忽然眼泪汪汪的说道:“舅舅,思齐一直是把舅母的宫殿当做家,现在又和思齐说梁国公府才是家,是要将思齐送回梁国公府么?思齐做了什么事情让舅舅不高兴了?还是让舅母不高兴了?”

    “哎呀,这是怎么说的!”允熥对小姑娘一向没什么办法,不论是女儿养女还是妹妹,听到这话有些慌了手脚:“舅舅没这个意思,只是蓝珍毕竟是你的亲大伯,你也是他的亲侄女,是一家人,你现在又没有出嫁,所以他家就是你家。舅舅绝没有让你回梁国公府的意思。”

    允熥连声安慰,车都已经在梁国公府大门几十丈外停下了也仍旧安慰思齐,才让她缓过神来,说道:“舅舅向思齐承诺,绝不将思齐送出宫。”

    “这个,你小时候定然不会,但是长大了总不能一直将你留在宫里。”允熥迟疑了一下,说道。

    “我不管,我要一直住在宫里。”

    见思齐又有要哭的趋势,允熥忙说道:“好好好,只要你愿意在宫里,就能一直在宫里。”

    思齐这才破涕为笑。允熥又很毛躁的给她擦了擦脸,才让她下车在宫女宦官的陪伴下返回梁国公府。

    远远的看着梁国公府的下人簇拥着她入府,允熥松了一口气,就要下令马车回宫。

    可就在这时,宋青书忽然凑过来,附在允熥耳边清声说道:“陛下,那边那座马车,是普定侯家的。”

    “普定侯陈桓?他来找蓝珍什么事?”允熥放下帘子,坐在马车中思索。按说快过年了,武将之间互相拜访十分寻常,也不值得注意。但陈桓是一代武将,洪武十七年封世袭普定侯,虽然来拜访的不可能是陈桓本人——刚才允熥去普定侯府的时候还见到了他,只是长子不在,大约来拜访蓝珍的就是他的长子——但他们两家既没有亲属关系,往日也不熟络,怎么会这么早就派人过来拜访?

    “等回宫查一查再说吧。”这么干想也想不出什么来的允熥自言自语道。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