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49章 儿子与非亲生母亲

时间:2018-02-07作者:七帅

    很快,马车回到皇宫门口直接行驶进皇城,一直到乾清门停下,允熥先下来,又抱着文垚他们几个一一下来。

    允熥吩咐侍卫将马车送回去,又对李波说道:“你们下午又服侍了朕半日,比平日里忙碌多了,明日朕也不会出门,朕就放你们几个一日的假,过会儿下值明日也不必来,后日一早前来上值。”

    “陛下出宫,臣等随侍与陛下身边就是臣等的职责,岂敢说忙碌?”李波马上推辞。允熥再三要求,李波等人方才应了,又跪下谢恩。

    待这些侍卫都退下后,允熥对文垚说道:“你是这就回承乾宫,还是如何?”

    “爹,儿子自然要去拜见母后。”文垚拿起装着自己买回来的小玩意的包裹,轻声说道。

    允熥一时间竟然有些不忍,但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将他抱起来,带着文垣与文圻一起向后宫走去。又有乾清宫的宦官迎了上来,从文垣等人手里接过包裹,跟在后面前往坤宁宫。

    不一会儿来到坤宁宫,熙瑶早已经迎上来,与文垚答礼完毕后看着小宦官拿着的包裹笑道:“夫君怎么出宫买这么多东西?”

    “这你可说错了,这不是夫君买回来的,是他们几个买回来的。”允熥一边说一边走着,待回到坤宁宫主殿里后,对文垣、文圻说道:“还不赶快拿出来?”

    “拿出什么来?”熙瑶说完这话,就见到文垣和文圻从小宦官手里接过小包裹,翻开来拿出一件首饰,用童稚的声音说道:“娘/大娘,这是儿子出宫回来给娘买的礼物。”

    熙瑶用手捂住嘴,眼睛瞬间就闪烁起泪光,似乎有眼泪要流下来。她还没有想过会收到孩子的礼物。

    文圻说过这句话还等着她的夸赞呢,却见到熙瑶似乎要哭的样子,马上说道:“大娘,你怎么哭了?是我与兄长做的不对么?”

    “不,不是你们做的不对,是娘太激动了,高兴的。”愣了一会儿,熙瑶从宫女手中接过手绢,蹲下身子,从他们两个手中接过首饰,用手绢擦了擦脸,笑道:“娘就收下了。”

    “娘,你不看看喜不喜欢?”文垣问道。

    “娘刚才已经看过了,新鲜花样的首饰,娘很喜欢。”熙瑶笑道。

    “大娘你刚才只是扫了一眼,怎么能够看清样子?”文圻指出了这个事实。

    “大娘的眼睛可是很尖的,余光一扫就能看出什么样子。”熙瑶又笑道。

    文圻还是小孩子,听到这话就接受了她的解释,嘟囔道:“要是我也有这样尖的眼睛就好了。”

    “将来圻儿的眼睛肯定比大娘还尖。”熙瑶说了一句,又想起什么,问道:“可有给你们二娘的礼物?”

    “当然有给娘的礼物。”文圻从包裹里又拿出一件首饰,说道:“这就是给娘亲的礼物。”文垣也掏出一件首饰来。

    “真是好孩子。”熙瑶眼睛里又闪出泪光,她忙又擦了擦眼睛,说道:“二娘正在侧殿休息,你们过去将礼物亲手送给她。”

    “是,大娘。”文圻答应一声,就拿着玩意儿向后殿跑了过去,文垣赶忙追上。

    他们两个人都走了,熙瑶不再抑制自己的激动之情,张开手掌看着他们刚才送给她的礼物,喃喃说着什么。

    忽然熙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搂住了,与此同时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顺势靠在他的怀里,说道:“夫君,妾真的是,太高兴了。”

    “孩子长大了,知道关心父母了,不仅你高兴,夫君也感觉很欣慰呢。”允熥笑道。

    熙瑶听了这话表情更加高兴,但忽然又想到什么,抬起头看向允熥的侧脸说道:“夫君,这可是你吩咐他们买回来的?”她忽然想到了这种可能。

    “可不是夫君提醒的他们才买的。夫君在街上的时候正好路过这家首饰店铺,就想着上次昀芷带那些玩意儿回来她们都很高兴,你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也是高兴的,所以就进去买了几样首饰。”

    “可这时文垣忽然说要买几件新鲜花样的首饰,又提醒文圻,他们兄弟两个因此都买了首饰回来。不管是夫君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提醒过文垣。”允熥解释道。

    “文垣果然长大了。”熙瑶又十分欣慰的说道。

    “是啊,文垣这次的表现确实很值得夸奖。”允熥也欣慰地说道。

    这次文垣的所作所为,允熥最欣慰的还不是他给熙瑶买礼物这件事,而是他在自己买过礼物后,还想着提醒文圻。

    虽然看多了历朝历代皇室的腥风血雨,但做父亲的总希望自己的孩子之间能够十分和睦。文垣身为皇太子,能够想着弟弟兄弟和睦,对允熥来说比什么都好。

    说了这番话,允熥转过头吩咐小宦官上前,左手从包裹里拿出一枚精致的手镯,搂着熙瑶的右手抓住她的右手,将手镯戴在她的手上,笑道:“这是夫君这次出宫给你买的礼物,喜欢么?”

    “喜欢。”熙瑶笑着仔细看了几眼这个手镯,说道:“很新鲜的花样,就连类似的都没有见过,夫君真是有心了。”允熥之前给她从宫外带过礼物,虽然从来没有带过首饰,但她也不是特别激动。

    不过熙瑶还是从他怀里站起来,装作要行礼的样子说道:“臣妾多谢陛下厚赏。”

    允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也道:“皇后免礼。”随后他们两个一起笑了起来。这是他们二人中间的保留节目了,类似于一种情趣。

    正说笑间,熙瑶忽然一眼瞥见文垚,马上轻轻将允熥推开,声音有些僵硬的问道:“文垚你还没回承乾宫?”话也说的很不得体。

    允熥也忘了文垚还在,心里一边暗自责怪自己,一边忙说道:“熙瑶,文垚这次也给你与熙怡买了礼物,正要送给你们呢。文垚还不赶快将给你母后、母妃的礼物拿出来?”

    文垚刚才已经看呆了。他虽然是明妃叶抱琴的儿子,但因为是长子,所以熙瑶秉承皇后的职责有时也过问他的事情,所以他每个月都能见到熙瑶几次。平时熙瑶在他面前都是十分端庄、大方得体的样子,何曾见过她这样?

    这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他一直以为夫妻相处就是如同允熥与抱琴之间那样,虽然抱琴也会与允熥有一些亲密的举动,但他能感觉到母亲是在刻意讨好父亲,而不是像这样,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丝毫给他没有做作、讨好的感觉。

    ‘原来真正的夫妻之间相处是这样的。’文垚想着。

    这时他听到了允熥的话,回过神来,拿出两对耳环躬身说道:“母后,这是孩儿送给母后与母妃的礼物。”

    “你有心了。”熙瑶说了这一句,本想吩咐女官接过来,但想着刚才自己亲手从文垣文圻手里接过礼物,于是也蹲下身子从他手里接过两对耳环,又吩咐知易道:“拿一方砚台赏给皇长子。”

    文垚谢过,又拿出三对耳环说道:“这是孩儿送给大姐、贤琴姑姑、思齐姐姐的礼物,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允熥就说道:“这些等你回头见到了敏儿她们自己送给她们吧。”

    文垚于是收起这些东西,马上行礼告退。

    可他刚刚转过身去,还没走出坤宁宫,就听到从门口传来声音:“爹,你又不告诉敏儿就出宫了,竟然还带着三个弟弟都不带着敏儿,敏儿不高兴。”声音由远及近,待话音落下的时候敏儿已经从门口跑了进来。思齐与贤琴在后面追着。

    允熥将她抱起来说道:“你是个姑娘,如何能与你的兄弟们一样。”又说了几句话,他对文垚示意,文垚赶忙对她们三个行礼,又拿出那几对耳环说是给她们的礼物。

    敏儿不在意的接过来,只是说一句“多谢弟弟了”;贤琴与思齐却很有礼貌的接过耳环,又吩咐跟随的女官拿出几个小玩意儿给他作为回礼。

    文垚得了回礼,又躬身答谢,转身退下。

    熙瑶这才松了口气,对允熥抱怨道:“文垚在这里夫君也不说一声。”

    “夫君也忘了。”允熥赶忙转换话题:“对了,贤琴、思齐、敏儿,我给你们从宫外带了东西回来。”说着从包裹里拿出几样东西。

    给她们的东西就不是首饰了。她们年纪还小,对首饰也不在意,所以允熥带回来的是从宫外买的小孩子喜欢玩的东西,诸如竹蜻蜓之类。

    她们果然比刚才收到耳环更加高兴,连声感谢,马上就摆弄起来。

    这时文垣与文圻也从熙怡歇息的宫殿回来了,也拿出从宫外买的东西送给她们。这兄弟二人送的都是从街边的摊上买的那些玩具,文垣当时特意去找文圻,就是为了给她们买礼物。

    敏儿更加高兴,一把将这些玩具都拿了过来,一会儿玩玩这个,一会儿玩玩那个,都不知道要玩什么好。思齐、贤琴也陪着一起玩。不过贤琴却总是偷偷看向允熥,但允熥没有注意到。

    他正对熙瑶说道:“熙瑶,夫君这次出去,还看到了杨峰的儿子杨克城。”

    “他?他怎么样,夫君觉得是否可以接受二妹妹为母?”熙瑶问道。他们倒不是真的关心杨克城的感受,而是若杨克城与昀兰相处的不好,很可能会影响她与杨峰的生活。

    “夫君瞧着还好,不是心眼多的人。不过后母与前妻的儿子一向很难相处,也不保准。”

    “只能期盼昀兰以后家庭和美了。”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