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946章 初入市井

时间:2018-02-07作者:七帅

    曹行不愧是在宣府历练过得,又有允熥为他站台,虽然之前从未在上直卫待过也从未与府军左卫的将士打过交道,但也顺利将府军左卫的事情安排了下去,所有将士无人敢不听命。

    允熥看曹行将本卫的事情大致安排妥当后,对他吩咐:“在上直卫组建骑兵之事,朕就交给你来抓总了。可不要只顾着府军左卫的事情,府军右卫也要时常去看一看,有事要与宋瑄商量。”

    “若是需要什么物件就告诉朕,不论需要多少,朕都拨给你。可不要因为觉得靡费甚大就缩减。”

    “也不要只顾着骑兵,那些步兵也要注意训练。”林林总总吩咐了不少,曹行均态度恭敬地答应着。

    允熥最后说道:“依照西北诸番国与大明派出的锦衣卫等的奏报,帖木儿要么明年,要么后年就会出兵东进,意图进犯大明。等同帖木儿的撒马尔罕国打仗的时候,朕一定会调你管着的这两个卫去前线。”

    “朕听闻,撒马尔罕国的骑兵十分厉害,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从未输过,到时候朕要看看你的这两个卫的骑兵能不能打败撒马尔罕的骑兵。”

    “陛下放心,府军左右卫一定能够打败撒马尔罕的骑兵。臣愿意立军令状:若是府军左右卫败北,臣甘愿军法处置!”曹行站的笔直,大声说道。

    “军令状就不必了,朕信你。”允熥笑道。

    之后允熥骑上马,让文垣等人又坐上马车,离开了府军左卫。

    不过他们一行人也没有这样行进多久,来到一处从府军左卫返回皇宫必经的繁华之地后,允熥让文垣他们三个从马车上下来,自己也下了马,对他们说道:“父亲今日带你们在市井之间转一转。”

    “自古以来,做皇帝的大多长于深宫,并不知晓民间百姓到底是过得什么日子、想要什么,所以即使有勤政爱民、励精图治之心也不知该如何施展,以至于被大臣蒙蔽,致使国破家亡。你们以后都是至少会主政一方的人,父亲今日就带你们在京城的市井间转转,让你们知道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虽然觉得这三个孩子此时未必能听明白他的话,但是他还是解释了一番。

    在允熥看来,不提国家的弊病积重难返、皇帝没有能力改革这种情况,其余情形下,国家完蛋的原因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皇帝并不知道老百姓想要什么,不知道民间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所以即使想要励精图治也图的不是地方,比如历史上的明思宗朱由检。朱由检是很勤政的,但不少做法都是错的,最典型的就是裁撤驿卒。至于商税,以当时的情况朝廷想收也收不上来,倒也怪不到他头上。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允熥决定让自己的儿子从小就多在市井间走动,见识见识普通百姓的生活。

    听了允熥的话,文垣与文圻毕竟年纪还小,实际上还不到五周岁的孩子,即使皇家的子弟懂事早也有些懵懵懂懂,只是点头应着;不过文垚已经八岁了,按照后世的周岁算也有七岁,虽然只比文垣与文圻大两岁,但懂得的事情要多的多,有些明白允熥的意思,躬身说道:“父皇,儿臣知晓了。”

    允熥点点头,但说道:“文垣、文垚、文圻,你们可要注意,待会儿在大街上叫爹爹或者父亲都行,但是万不可叫父皇。”

    “是,父亲/爹爹。”这句话他们还是明白的,马上答应。

    “过一会儿在大街上逛的时候,你们也不必只是看着,若是瞥见有什么好玩的,好用的,尽可以与护卫的侍卫说,让他们出钱买下带回宫里。不过吃食还是要慎重,外面尤其是大街上的小摊不比宫里,吃的东西都不太干净,不要随意买。”

    “待会儿对护卫的侍卫要叫师傅,或者称呼叔叔,不可曹侍卫、宋侍卫这么的叫。”允熥吩咐道。

    “陛下,臣等岂能被殿下称为叔叔?让三位殿下叫我们师傅,或者直呼名讳就好。”李波与宋青书马上异口同声的说道。

    “朕听闻大户人家的子弟有叫家里得用的护卫叔叔的,这样才显得真实一些。况且一声叔叔而已,他们年纪还小,没什么。”

    “不可,陛下,不可。”侍卫们只是不答应。允熥无奈,只能让三个儿子叫他们师傅。

    允熥又吩咐几句,指派了几个侍卫跟着文垣等人,走进繁华的大街。

    此地虽然也是繁华的商业街,但与城南的街道又有所不同。驻扎在京城内的卫所都在城北或城西北,上直卫将士的家属的里坊都在这边,在京城卫所为官的外地武将也都是住在这边的公租房,所以这里的商业街呈现出明显的为卫所将士服务的情形。

    城北的当铺、银楼、钱庄等与城南相比明显少得多,经营珠宝首饰、胭脂水粉与古玩字画的店铺也少,客栈更是一条街也看不到几家。

    但铁匠铺、木匠铺与泥瓦匠铺明显多的多,尤其是铁匠铺。大明虽然禁止私人持有甲胄、弩,允熥即位后又加上了火器,但一般的刀枪棍棒等十八班兵器都是可以随意持有的,武将们大多不喜欢朝廷配发的武器,都是花几个钱在铁匠铺请人打造。并且朝廷也时常雇佣铁匠打造一批兵器,他们在这边开店方便些。

    经营吃食的店铺倒是与城南差不多,尤其是上档次的酒楼饭庄一点儿也不少。武将们下了值,既然衙门在这边,住所也在这边,那请人喝酒吃饭自然也都在这边了。

    允熥在街上漫步走着,一边看着道路两旁的店铺,一边注意着三个孩子在做什么。其中文垚神奇的拿出了一个小本本,又拿出一支铅笔,不时在小本本上写着什么,让允熥很是好奇。

    文圻则对每一间挂着刀枪棍棒的店铺好奇,总要走进去问问看,还要伸手摸摸。店铺的人大约是觉得身后跟着的护卫不一般,也不阻止,反而详尽的介绍着。

    至于文垣,一开始只是在街上走着,每一家店铺都会扫过,但没有在任何一家店铺门前停留过,直到发现一家书店,才有些高兴的带着侍卫走进去。

    允熥马上吩咐身旁的一名侍卫:“你赶快过去,记下文垣对那些书籍感兴趣。”侍卫答应一声,快步走了过去。他自己则继续在街上走着,不时走到一家店铺门前问问物品的价钱,让侍卫记录下来,与锦衣卫或者镇司报上来的数据作对比。

    很快,文圻已经这条街上的铁匠铺都看了一遍,因侍卫劝他不要离开这条街,又从道路的尽头折返回来,看起了其它东西。

    这次他明显对很多别致的小玩意感兴趣,不时在街边的小摊前停下,问问地上摆放的东西是什么,然后就让侍卫掏钱买下。

    还有几个这附近住户家的孩子也围在这些小摊前看着,可他们大多只是在看,买的人却少。文圻吩咐侍卫将想要的东西都买了下来,一转头见到他们只是眼睛里闪烁着艳羡的光芒却并不买东西,于是问道:“你们既然喜欢,为什么不买回家去?”

    这几个小孩被吓了一跳,待听清楚了他说的话,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最小的小孩说道:“我们家里给的零用钱不多,这个月的早就花完了,没有了。”又看着他手里拿着的东西羡慕的说道:“你手里的这些玩意儿我早就想买了,但是一直没有钱。你能一次买这么多东西,家里一定很有钱吧。”

    “我们家也没什么钱,”文圻想起偶尔几次见到允熥或熙瑶嘱咐宫里的女官太监节俭的情形,说道:“有时候因为一二十贯的钱,爹或大娘还会训斥家里的下人。”

    “一二十贯钱!”刚才说话的小孩眼睛瞪得溜圆:“这么多钱!我爹一个月的俸禄不过是几贯钱,我手里的零用钱从来没有比十文多过。而且你们家还有下人!这还不是有钱人!”

    “一二十贯钱很多么?”文圻疑惑。他现在还没有月钱,但他记得三姑或四姑的月钱都是上百贯的。

    “不要说一二十贯钱,就是一二十贯宝钞也很多了。”那孩子和他解释起来。

    听了他的解释,文圻说道:“原来一二十贯钱值这么多。”

    “就是就是。所以虽然这些玩意儿只不过是几文钱,也没法都买家去。”那孩子说道。

    文圻听了这话,忽然将手里的玩意儿都塞到他手上,说道:“我把这些都送给你。”又指着侍卫手里拿的东西,对其它几个孩子说道:“这些玩意儿都送给你们。”

    “那你呢?”开头说话的小孩子问道。

    “我再买一份就是了。”文圻不在乎的说道。

    他们都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接受他的礼物;但毕竟只是几个孩子,最后还是抵不住诱惑,随着一个孩子上前,其余的一拥而上,将侍卫手中的小玩意都拿走了。踢开永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