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62章 南定——继续攻城

时间:2017-12-21作者:七帅

    经过三轮的攻城后,城头的滚木礌石逐渐不够用了,甚至沸水和沸油都出现了短缺,大炮的炮管也热的发烫,不能再发射了。城头的守兵不得不停止使用大炮,滚木礌石与沸水沸油也大为减少。

    城下的明军很快发现了这一情况。实际上,围城这两天明军在营地里建造了数个高十几米的哨塔,几乎与城头齐平,参将马俊安排人手在哨塔上用千里眼盯着城头的大炮和使用器械的守城之兵,在发现炮管通红、各种器械也大为减少后马上告知统兵将领,马俊、黄辂、汤泉等人才得以迅速知晓。

    他们将手里的大炮分为两批,轮流使用各种炮弹轰击城头,压制城头的火力;不论允熥还是朱楩亦或是朱赞仪都非常宝贝的火枪兵也靠近城墙,向城头和城门处发射弹丸。不过城门已经被阮希周下令完全堵死,他们不可能从城门杀进去。

    城头的安南人一时间损失惨重,许多人心生退缩之意,不敢靠近城头,向后退去;幸好阮希周马上发现了这一情形,下令刀斧手砍杀后退的将士,才让他们重新奋力与明军交战。

    但就在这短短的一刻钟内,明军已经将数座云梯搭在城头上,还有许多将士顺着云梯攀爬到了离着城头很近的地方;重新奋力作战的安南人想要将云梯推倒,可这时候已经很难推倒了,他们只能使用手里的弓弩射杀正在攀爬云梯无从躲避的明军。

    许多明军被射杀,但更多的明军奋力顺着云梯攀爬,在城下的弓箭和火枪的支援下爬上了城头。

    第一个爬上城头的是从廣西征发来的狼兵,虽然他马上就被干掉了,但随着朱赞仪与他手下侍卫的:“赏赐此人二百两白银”的喊声,许多士兵被刺激的更加奋力攀爬,更多的人爬上了城头。

    阮希周不得不动用手里的预备队。他将预留的阮成等人所部派到城头,与明军交战,总算将登上城头的明军赶下了城。

    此时已是午时,明军已经发起了五轮攻城,暂且停止了进攻,就在离着城头不远的地方架起大锅,将打来的野味和水师捞起来的鱼虾统统放进锅里大火蒸煮,粮食也敞开了供应,想吃多少吃多少。

    见到明军开始休息,阮希周也下令城头的守兵休息,让大军吃饭。无数累了一上午的士兵听到号角声后马上就跌坐在了地上不愿起来,过了好久才站起来去吃饭。

    朱赞仪在各支军队中走着,不时停下来看看士兵碗里的饭,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自己的帐篷,与各军主将一起吃饭。

    虽然今天上午没能攻下南定城,可他仍旧十分高兴,笑着对诸将说道:“阮希周如果就这两下子,还敢比拟于耿炳文?他的话要是传回京城,恐怕会笑掉大家伙儿的大牙。”

    “耿炳文当年在长兴城坚守十年力保城池不失,咱们这才攻了半天的城他他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真是自视太高了。”

    “小国之人没有见识,守住了几次城就吹上了天,遇到咱们大明天兵自然不成了。”有人拍马屁道。

    虽然这人是在拍朱赞仪的马屁,可他说的有道理。他们刚才经过仔细观察,确定了一个事实:这个名叫阮希周的安南守将虽然指挥若定,十分沉稳,随即应变的能力也不错,但有一个巨大的问题:他不怎么会使用火炮。

    这个年代的火炮炮管的使用寿命不长,也十分不易移动,一般情况下每开几炮都会停一会儿,使用各种方式降温,等炮管不热了再开炮。尤其是安南人的火炮更少,质量也更差一些,更加需要珍惜。

    可阮希周好像全无这样的意识,不停地命令炮队开炮,一直到炮管通红几乎要炸裂,炮队派人去向他报告后才让炮队收手,致使竟然在不短的时间内根本没有大炮支援;同时阮希周对于明军攻城的准备也不怎么充足,滚木礌石就罢了,竟然连沸水和沸油都不够用,让明军仅仅第四次攻城就打上了城头,不得不动用预备队。

    “阮希周虽然在安南仗打的确实不错,为人也有些本事,但在安南这个小地方待久了,没什么眼界。他虽然手里有七万大军,今日攻城前最少也有六万人马,但其实并不知晓自己手里的这六七万人马能打出什么样的仗来,对二十万人马打仗的样子根本不清楚。”汤泉评价道。

    大家纷纷点头。在场的除了朱赞仪外都是久经战阵的将领,即使朱赞仪也是见识过大军征战的人,听汤泉这么一说马上就想到了这一点。

    “依我看,若是咱们运气好,今天下午就能攻陷南定城;即使运气不怎么好,明天定然能够打进城里。”汤泉继续说道。

    “殿下,既然如此,不如派兵堵住南定城的东门吧。”一名卫指挥使忽然说道:“殿下,当初围三阙一,是因为害怕强攻城池全军损兵太大,减弱守城的安南人在战局不利之时的抵抗心思,从东门逃走:可现在既然打进南定城出乎预料的简单,不如将南定城团团围住,将守兵堵在城内全部歼灭。”

    他忽然压低声音继续道:“若是不管东门,不仅守兵到时候会逃跑,城内的富户和老百姓估计也会带着家财逃跑。”

    虽然这人的话说的不清不楚,但众人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朱赞仪笑了笑,没有说话。这样的建议上午就有人向他提出了,但他自有自己的考量,不会答应。至于他的考量是什么,就不足为外人所道了。

    他只是说道:“此时不要再提,大军在安南征战,能少死一个就要少死一个,绝不可为了其它事情牺牲将士。”

    这人没有明白朱赞仪的意思,但也不敢再说。

    中午吃完了饭,朱赞仪又让将士们休息了一会儿,午时正又下令开始攻城。

    下午攻城被上午更加猛烈。上午的时候明军对于安南人如何防守还有些拿不准,现在这些都已经试探出来了,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