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45章 安南士绅

时间:2017-12-08作者:七帅

    时间很快就到了伴晚。从酉时初开始在原升龙府府衙门口,人来人往的就络绎不绝。先是几个虽然身穿绸衣、但衣着仍旧显得简单,汉话也说不利索的人前来。这些人一看就是当地最普通的士绅或官员。

    随即几十匹骏马停在府衙门口,两个身穿大明亲王服饰的人从马上下来,被沐晟迎进府邸;之后陆路续续有许多衣着华丽的人带着仆人来到府衙门口,听到守在门口的大明将士不允许他们的仆人入内的话,有些人脸上还露出不高兴的神色,但也没敢说什么,让仆人在门口等着;只有原安南陈朝太常阮崇儒被特许带着仆人入内。

    到了酉时正,没有人再前来这里,门口顿时安静下来,守在门口的士兵点亮巨型灯笼,站在门口继续站岗。

    门房则守在小屋子里昏昏欲睡。现在能当门房的人当然是沐晟的亲信,是他从昆明带过来的仆人,他今天早上天没亮就服侍沐晟起床,又一路骑马来到升龙城,中午也没有睡觉,有事的时候还成,没事的时候坐在椅子上,不停的‘点头’。

    半睡不醒之间,他忽然听到从殿内传来“草民恭送靖江王殿下,岷王殿下,沐侯爷”的呼喊声,顿时一个激灵,拿起毛巾擦了把脸,站到小屋门口。

    过了一会儿有人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嘴里使用门房听不懂的话说着什么,有的争论的还颇为激烈。

    忽然间,门房眼前显现出一大群安南人。这些人围绕着一个老者散落的站在两旁,听那老者使用汉话说着什么,不时点头附和。

    门房没有在意他们说什么,不过注意到这个老者是老爷沐晟特意嘱咐允许仆人带进府邸的安南士绅,又想起他其它的教导,从屋里走出来对这人说道:“阮大人走好。”

    阮崇儒听了他的话略有迟疑,随后微笑着回应,出了原升龙府衙。

    阮崇儒出了府衙后很快坐上马车回到家里。此时天色已晚,但他却没有返回自己的院子休息,而是来到家里一间侧厅。

    他来到侧厅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个中年男子等着了,他们见到阮崇儒后匆匆行了一礼,急切的问道:“大兄,明国的人怎么说的?”

    “是啊大兄,他们怎么说的?听说还有明国亲王前来了?”

    阮崇儒毫不着急的坐在座位上,抿了口茶才说道:“慌什么!我是原来陈朝的太常,又以老迈为由没有在胡朝为掌印官,只不过是闲散文官,大明如何也得尊敬我,何必如此着急?”

    他们二人对他的话丝毫没有反驳,站在一旁老老实实的听训。

    “何况大明的亲王能说什么话,”阮崇儒又道:“无非是安定大家的心思,让大家支持大明而已,没什么新花样,和胡家父子刚继位的时候一样。”

    “和胡家父子刚继位是一样?莫非传闻是真的,大明要吞了安南?”阮崇儒的一个弟弟阮明儒问道。

    “我看是如此。不过不是设立三司,而是加封一个藩王到安南为君。依照今日的情形来看,多半就是靖江王了。”阮崇儒道。

    “靖江王?也好,谁当国君不一样?只要不是大明朝廷直接管着都行。”另外一个弟弟阮信儒说道。

    他们阮家早就讨论过如果大明吞了安南该如何对待了。结论就是可以接受加封一个藩王过来,但不能接受由大明直辖。

    若是由大明直辖,他们以后就必须和大明国内的士子一样通过科举考试做官,虽然能到大明富庶之地为官很有吸引力,但科举考试让他们没有办法世袭现在的位置,并且家人在万里之外的地方为官,本地的官员大多是从大明本部过来的汉人,势必不能维持现在的权势。

    而一个藩王管着这里就不同了。一个藩王管着和本地的国君管着在他们看来不会有多大区别,都是要任用当地人为官,家族的权势也不会衰落。所以他们能够接受被一个藩王统治,不能接受被大明朝廷直辖。

    二人放下了担忧的心思,和阮崇儒问了几句有关于靖江王的事情,想要提前了解一下他的喜好,好能够投其所好,阮明儒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大兄,大明可要征粮?”

    “自然是要征粮的。胡家父子临走前把大多数粮食都散给了百姓,使得粮仓内的粮食所剩无几,大明军队也要吃饭,只能征粮了。”

    “不过,”阮崇儒冷笑道:“他只要不纵兵抢粮而是征粮,那就和陈朝或者胡朝征税是一样的,由不得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粮食、布匹甚至钱财,多少要给一点儿,但不能明人要多少就给多少,安南国独立几百年来有自个儿的规矩,明国人要是抢一把就走可以不服从这些规矩,既然以后想要统治安南,就要遵守安南的规矩。”

    “大兄说得对!”阮信儒说道:“安南一向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就如同大宋,不,比大宋还厉害,就好比魏晋南朝的时候与士族共治天下一般。朝廷大事,可不能国君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是!现在正在打仗,大家伙可以体谅拿出钱财来支持,可等以后战事结束了,该怎么收税,对什么人收税,都要和大家商量。这安南的天下,还是要靠着安南的士子来管的,纵使有一二汉人过来为官,能管得了这么大的地方么?”阮明儒说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等他们说了一会儿后,阮崇儒咳嗽一声,说道:“明儒,你明日派人去城内各个世家,和他们说说此事,让他们安心;信儒,你也一样,不必太过背人的找城内投靠大明的官员。……”

    他们二人齐声答应。三人又说了几句,阮崇儒最后说道:“咱们不是要和大明对着干,但一定要让靖江王殿下知道安南的规矩。几百年的规矩,不能就这么乱了!”

    ……

    ……

    就在阮家在自家宅院内说此事的时候,整个升龙府内不知有多少人家说着同样的事情,内容都大同小异,除了一家以外。

    “气死我了!”朱赞仪一把将帽子扔到桌子上,大声说道:“这些安南的士绅太目中无人了!”

    “面对大明征粮征饷的要求,竟然还敢推三阻四,一个个的哭起穷来!妈的,谁不知道他们要说钱没多少还可能,安南产金产银的地方也不多;可说自己手里没多少粮食,骗鬼呢!安南这个地方粮食一年三熟,就算每一熟的产量比不上江浙,一年总的粮食也比江浙要多。真以为我这么好糊弄!”

    朱楩也是一脸的气愤:“这些人也太猖狂了,去年我征伐阿瓦,阿瓦的权贵可是恭恭敬敬的,哪像他们这样猖狂!”

    沐晟脸色也不好看:今天宴饮上,升龙城内的投诚官员还罢了,当地的士绅虽然表面上恭敬,但内里的抗拒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比大明国内的士绅还要猖狂得多!自从先帝施展雷霆手段先后利用胡惟庸案、空印案和郭桓案打击了国内的士绅后,士绅们都夹着尾巴做人,哪敢像这些人一样表现!

    “绝对不能任由他们。我原先还想着安南人也是崇尚儒释道的,与我中原百姓一般无二,比对蛮夷优容些;可现在看来,对待普通百姓或许可以优容,但对待这些士绅决不能仁慈。我将来就是头一任国君,若是在我手上形成了定例,后人更不可能改了,必须坚决压制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朱赞仪说道。现在屋里只有沐晟与朱楩二人,他也就不渝泄密,说出了自己已经被内定为国君的事情。

    他们二人自然也早就猜到,并不惊讶,继续声讨升龙城的士绅。

    他们三个足足骂了一刻钟才停下,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坐到椅子上,开始商量起对策来。

    骂人容易,就算当着那些士绅的面骂他们也没事,但要如何解决这件事情,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想要解决这件事情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对于不听号令的士绅直接抓起来处死。这一方法简单明快,现在他们手里的士兵都是从国内调过来的,与当地素无瓜葛,不会出现像明末崇祯帝那样即使下令将士去抓人抄家将士也不会执行的情形,不必担心执行不力。

    但这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就是之后所有城池的士绅听闻此事必然会坚决抵抗,战事恐怕会迁延日久;第二,即使战事结束了,面对比胡家父子还要‘残暴’、又不信任当地人的政权,当地人会掀起大规模的起义,大明要维持统治花的军费恐怕会是天文数字,就是允熥的支持再坚定恐怕也承受不住。实际上,允熥在朱赞仪等人临走前就交待:对安南之战是三分军事七分政治,一定要注意团结当地愿意与大明合作的人,坚决铲除和大明作对的人。

    “可是陛下没有说如何对待这些即合作又对抗的人啊!”朱赞仪自言自语道。

    “你们两个来之前,”沐晟忽然说道:“景昌忽然从原来的河内县衙跑过来,提出了如何对待当地士绅的建议。”

    “他说,升龙城的士绅都是首鼠两端之辈,不可信任,不如用鸿门宴,将他们全部处死,随后抄家,升龙城的事情就解决了。”

    “嗯,”朱楩说道:“景昌的判断倒是很正确,他们确实首鼠两端,但不能全部杀掉。可以处置几个杀鸡儆猴,但全部处置了,以后就真的没办法统治安南了。”

    “那先杀几只鸡警告他们一下呢?”朱赞仪忽然说道。

    “这倒是可以,但若是不起作用呢?”沐晟反问道:“况且现在还在打仗,若是让他们看到大明对待士绅比胡家父子还狠,他们有可能改变现在支持大明的态度,以后的仗就不好打了。”

    “这,……”朱赞仪也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又谈论几句,朱楩说道:“依我看,朱赞仪你还是等仗打完了,国内的胡家父子参与势力也都消灭了,再来谈对付士绅之事。父皇当年不就是统一全国后才整治士绅?我在阿瓦,也是在与勃固人的战争结束后才回到阿瓦城开始对付城内这样首鼠两端的人的。”

    “不过有件事你一定要马上做:那些原属于胡朝的田地必须马上清查清楚,登记造册接收过来,将来分给留在安南的将士们。”

    “还有打仗‘俘虏’来的女子,也不要轻易赏赐出去,以后全部赏赐给你手下的武将;你可不要贪小便宜将这些人都卖给随军的商人,你把她们都卖了,如何让手下的士兵娶妻?将来这些女子都有用的很,足以让士兵忠心与你。”

    “还有,陛下会同意留在安南的将士肯定会有当年路谢之乱从北方流放过来的将士,你最好关心关心他们,不要让他们对你生分。我记得其中有一人还是张辅的父亲?有空了多和他说说话。……”

    朱赞仪一边点头,一边听着朱楩的教导。他听完这段,正要点头,忽然反应过来:“不是商量如何对付升龙城的士绅么?怎么话题拐到了如何治理国家?这个话题以后再说也不迟。”

    “这不是商量来商量去觉得现在最好不要对他们大动干戈么?所以就说起了这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