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44章 治伤

时间:2017-12-08作者:七帅

    朱贤彩跟在曹游击后面,与其它几个女军医在护卫的士兵的看护下在升龙城内走着。

    一路上朱贤彩一直在好奇的看着道路两旁的安南人。安南虽然一直是中原王朝的属国,但毕竟是外国,朱贤彩一直想要知道这些番国的百姓日常生活与大明的百姓是否有所不同,所以好奇地看着。

    此时正是下午未时初,大多数人都吃完了饭正在睡中觉,许多闲汉或者小买卖人就躺在路边用芦苇编织成的草帽遮住脸,歇着中觉。

    也有少数人在街上活动。这些人大多是有活计的大汉,十几人一群扛着什么东西在大街上走着,身后大多还有几个身穿大明军服的人手里拿着刀枪跟着。

    还有一些食客在道路两旁的饭馆里面正在吃饭。因为客官很少,还可以看到店家与食客坐在一起悠闲的聊天;偶尔有男男女女从道路两旁的房子里走出来,将污水倒在排水渠上,看到路过的大明士兵都马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另外就是一些一看就是哪个大户人家被主人家差遣出来做事的奴仆。这些人见到朱贤彩这一行人都会点头哈腰的说道:“见过大明天兵。”

    但除此之外,与中原的城池百姓表现毫无二致,甚至连刚刚经历过战火都看不出来。要不是路边偶尔会有尚未清理干净的血迹,恐怕根本看不出来昨天还在打仗。

    朱贤彩感觉有些失望,低声说道:“怎么和山東的百姓一样?”

    “你在说什么朱妹妹?”那丽忽然问道。

    “哦,我是说这些人和去大明的汉人城池里见到的汉人百姓差不多,甚至连昨天刚刚打过仗都看不出来。”朱贤彩说道。

    “我在昆明的学堂上学的时候,曾经学到过:在四百多年前安南还归中原的朝廷管,之前被中原的汉人管了一千多年,和汉人差不多也不奇怪。”那丽道。

    朱贤彩不置可否。和汉人像也就罢了,竟然如此平静十分不正常。昨天可刚刚打过仗。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他们一行人来到一座衙门前,衙门正门上的牌匾写着:“河内县衙”。曹游击与守在门口的士兵说了几句话,还给他看了什么,带着朱贤彩等人走了进去。

    ……

    ……

    另外一边,沐晟走进原升龙府衙,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片刻后,吩咐侍卫道:“去将聂毅和徐景昌的副千户叫来。”

    “大人,徐佥事的副千户在攻打多邦城的时候受伤了,还在多邦城养病。现在是手下的一个百户被徐佥事临时任命为副千户,与聂毅一起主持城内的事情。”

    “那就将他们二人叫过来!”沐晟道。

    侍卫答应,小跑着出了这间屋子。不一会儿,他们二人一起走进来,躬身行礼道:“见过沐侯爷!”

    “不必多礼。”沐晟还礼。

    他随后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我叫你们过来,是有些事情要向你们问一问。”他随即问起了攻打升龙城的详情与城内的士绅的事情。

    当他听他们说起能攻破安南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是有赖于一个小旗出了个绝妙的主意后扬了扬眉毛:“上直卫不愧是藏龙卧虎,就是一个普通小兵都有这样的见识。”

    “之前在攻打多邦城的时候,金吾前卫有一个姓林的士兵就是向常继宗提了十分有用的建议,使得多邦城能够顺利被攻陷;现在你们羽林左卫也是有这样一人。本将军一定向陛下、张大帅为他们请功!当然,你们身为上官,也是立下了领导之功,也会一同表奏你们的功劳。”

    他们二人躬身行礼。

    之后就说到了城内的情形。不过聂毅与孙炳文他们也才来到升龙城不过一天,之前又只是千户、百户这样的官儿不会关心朝廷大事,所以了解的也不多。

    沐晟顿时有些忧愁。虽然还未明说,但以后陛下不会放任安南国继续作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属国是毫无疑问的,目前看来有两种处置方式:其一是裁撤安南国,设立三司,朝廷直辖;其二是加封一个藩王到这里当国君,朝廷任命左右王相辅佐。

    不论哪种情况,升龙城身为安南的都城,就算将来这一省的省治或藩国的都城不设在这里,也不能轻忽了这座城。

    而要掌控这么一座城,就必须掌控城内的士绅;只要让士绅俯首帖耳,百姓不在话下。

    想要控制城内的士绅就必须趁着大明刚来、他们对大明尚有害怕之意的时候给他们定下规矩,要不然等以后日子长了就不好办了。

    “可是该怎么订规矩?”沐晟揉揉脑袋自言自语道。

    他之前是镇守雲南,但雲南不算卫所兵算上归化的蛮夷一共才有二十多万户籍人口,这样也产生不了势力很大的士绅,他没有对付士绅的经验,完全不知如何下手。

    他正在苦思冥想,忽然想到什么,和颜悦色的吩咐聂毅与孙炳文二人退下,随后对侍卫说道:“你马上六百里加急返回白鹤,请岷王殿下与靖江王殿下前来升龙城。不论二位殿下在做什么,务必将他们二人请过来!”

    看着侍卫离去的背影,沐晟自言自语道:“我不会处理这些事情,但有人会处理,何况若是陛下在安南分封藩王,必然是分封靖江王到此。”

    “反正我将升龙城打理的再好也算不得军功,并无好处,何必费心做这样的事情?就交给靖江王吧;岷王也有经验,正好可以辅佐。”

    ……

    ……

    朱贤彩与其它几个女军医跟在曹游击身后走进原河内县衙,拐过了几个弯,路过了几间院落,走进一间房屋。

    她们几个正要走进里间,曹游击忽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严肃的对她们几个说道:“你们要救治的可是这次大明攻克升龙城的功臣,十分重要,你们可一定要认真为他治伤。另外,……”

    那丽暗地里撇嘴道:“一路上都嘱咐了好多次了,我们早就知道这人是攻克升龙城的功臣,不可轻忽;也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不一般,是高官显贵的子弟,已经答应过好多次认真治伤了,还这么絮絮叨叨,真不嫌烦。以前见过的几个汉人官员,也没有这么唠唠叨叨的。”

    不过等曹游击说完的时候,她还是躬身称是,然后在徐景昌的侍卫的带领下走进内间。

    朱贤彩一走进去,就看到腰间裹着一束月白色布条、十分不高兴的躺在床上的徐景昌。

    “他就是徐景昌?”朱贤彩在心中疑惑。她在洪武年间跟随父亲朱榑在京城住过不短的时间,当然也见过徐家、常家、李家的子弟,自然也包括徐景昌。在她印象中,徐景昌不是这幅模样。

    不过她随即自嘲的一笑:‘距离我上次见到他已经过去五年了,我今年十五了,他也已经十九了,大家的模样都变了。正因为此,我才敢来给他治伤而不怕被发现,不是么?’

    朱贤彩收回思绪,看着面前的徐景昌。

    徐景昌见到几个女子走了进来,纵使她们穿着军医的服饰,也马上说道:“怎么找了几个女人给我看伤?这如何使得?快让她们出去!”

    “徐佥事,她们是整个随右军而来的军医中医术最高明的,尤其是对付外伤十分厉害,所以属下挑选了她们几个来给佥事治伤。”

    “这也不成!”徐景昌大声说道:“若是把脉的内科也就罢了,我受的是外伤,如何能让女子来看!你也是,当初接受这些军医的时候怎么没有注意其中混入了女子?还让她们跟着来到了安南?”

    曹游击刚要出言,那丽先说话了:“徐佥事,你这是瞧不起我们女子不成?在我们苗寨,女子与男子是一样的,没有你们汉人那么多对女子的偏见,很多地方还是女子当土官,都是经过大明朝廷下诏书承认的,怎么,你还敢不认朝廷的诏书?”

    “何况我们苗人女子与你们汉人女子可不一样,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会做家务,不论捕鱼、打猎还是上阵杀敌样样都能拿得起来,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

    徐景昌被她这好像诸葛连弩的话语一下子弄蒙了。他从未与女子吵过架——与自家亲人都是打闹,以他的身份也不会和泼妇吵架——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在这时曹游击插言道:“那医师,你怎可与徐佥事这样说话?就算徐佥事所言有对你不太尊敬之处,你也不能这样说话。还不退下。”

    此时他满头都是汗。徐景昌身份贵重,若是因此恼羞成怒要处置那丽,他就算阻拦住了也得吃挂劳。他一面让那丽退下,一边紧张地看着徐景昌,只要他出言要处置那丽,他就马上将所有人遣出去,‘劝阻’徐景昌。

    可谁知徐景昌愣了一愣后却说道:“且慢!那位姑娘说的不错,是我狭隘了,这就请几位医师给我治伤吧。”

    曹游击大喜过望!虽然他觉得这个情形十分不正常,但也来不及多想,马上让朱贤彩上前为他治伤。

    朱贤彩领命,拿着必备的物品走到床边,轻声说道:“徐大人,可能会有一点儿疼,还请大人忍住。”

    “战场上受伤我都不在意,何况这点儿疼痛。你就快治吧,不必在意其它的。”徐景昌说道。

    朱贤彩没有再说话,拿出治疗外伤的药和用具,开始治起伤来。

    徐景昌本来对她并未在意,而是注视了几眼刚才说话的那丽;可他无意间见到朱贤彩的动作,顿时就将目光投向了她。

    在徐景昌看来这人十分奇怪。她不仅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像受过良好教养的汉人女子,长相似乎也有些熟悉。他觉得自己应该见过和她相像的人,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谁了。

    “你真的是苗人?”徐景昌忽然问道。

    朱贤彩的手僵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用不太标准的汉话说道:“民女当然是苗人,来自临安府教化三部司。”

    “原来如此。我看你很像我见过的一个人,还以为你是汉人。”徐景昌说道。

    “不论汉人、苗人,都是大明的子民,长相也相差不大,一个苗人与一个汉人长得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朱贤彩淡淡的说道。

    “也是,是我孟浪了。”徐景昌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徐景昌重新将月白布给他缠上,说道:“徐大人,伤口并无大碍,已经处理完毕了。不过每日还要涂抹一次药膏,大人可以让属下的侍卫来涂抹。”

    “哦,已经处理完毕了?”徐景昌直起身子,扭了扭腰,笑着对朱贤彩说道:“你不愧是军医所医术最出众的医师,医术果然高明,恐怕京城也不会有几个比你医术还要高明的医师。”

    “大人谬赞了,民女愧不敢当。”朱贤彩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