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43章 军医

时间:2017-12-08作者:七帅

    “什么?你说徐景昌带兵攻陷了升龙城?我记得你们只有两千人,竟然就成功的攻陷了这座城池?这可是安南的都城!”沐晟惊讶的说道。

    当天伴晚,多邦城的沐晟与张辅本来正商议如何对待这次的俘虏的安南士兵,就有侍卫传信,聂毅有事要禀报他们。

    沐晟也没在意,随意地让他进来了。可聂毅进来后就告诉了他们两个这么让人惊讶的事情。

    “是,沐将军,张参将。”聂毅说道:“今日下午徐佥事带领属下等人攻陷了升龙城。”

    “升龙城虽然是安南人的都城,但城内守兵甚少,胡家父子又在得知多邦城丢失后就决定逃跑,我军稍一攻城守城的安南人就全军溃退,只有少数人仍在坚持,我军这才轻易夺下升龙城。”

    “什么?你说徐景昌带兵攻陷了升龙城?我记得你们只有两千人,竟然就成功的攻陷了这座城池?这可是安南的都城!”沐晟惊讶的说道。

    当天伴晚,多邦城的沐晟与张辅本来正商议如何对待这次的俘虏的安南士兵,就有侍卫传信,聂毅有事要禀报他们。

    沐晟也没在意,随意地让他进来了。可聂毅进来后就告诉了他们两个这么让人惊讶的事情。

    “是,沐将军,张参将。”聂毅说道:“今日下午徐佥事带领属下等人攻陷了升龙城。”

    “升龙城虽然是安南人的都城,但城内守兵甚少,胡家父子又在得知多邦城丢失后就决定逃跑,我军稍一攻城守城的安南人就全军溃退,只有少数人仍在坚持,我军这才轻易夺下升龙城。”

    “原来如此。胡家父子本来就想逃跑,怪不得能如此轻易的攻陷升龙城。”沐晟笑道:“还真是让徐景昌捡着了。攻陷一国首都的功劳,陛下一定会封爵的。这下子他们徐家可就是一门双爵了。”

    沐晟的话里隐隐透出嫉妒之意来。一般的功劳还罢了,他身为副将又是侯爵不会在意,可攻陷一国都城这样的大功也忍不住眼红。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懊悔:‘我怎么就没有亲自带兵马上进攻升龙城呢!说不准就能被陛下升为公爵。’

    聂毅能当到千户自然不是白薯,听出了沐晟话语中的嫉妒之意,不敢再多说其它,马上说道:“沐将军,徐佥事虽然带兵攻陷了升龙城,但自己也受了伤,属下请求沐将军马上派出医术最为精深的医师赶往升龙城去救治徐佥事。”

    “另外虽然已经占领了升龙城,但我军算上投诚的安南人不过两千多,无法控制整个城池,请沐将军与张参将马上派出军队去接收升龙城。”

    “徐景昌受伤了?严不严重?伤在了哪里?”沐晟马上问道。张辅也露出关切的神情。

    “徐佥事在带兵进攻的时候被弓箭射中,伤在了腰上。不过所幸箭矢上没有涂毒,伤口也不深,并无大碍。”聂毅说道。

    “即使没有大碍也不能掉以轻心。”沐晟说道:“我马上派出现在城里治疗外伤医术最高明的医师,去给他治伤。”他随即将自己手下管带医师的游击将军叫进来,对他吩咐此事。游击将军答应着退下。

    之后沐晟又详细询问了攻陷升龙城的经过,得知徐景昌带兵俘虏了十一门大炮又夸赞了他一番。

    随后沐晟与张辅商议,由张辅驻守多邦城,沐晟带兵两万前往升龙城。升龙城毕竟是安南的都城,意义特殊,城内的士绅众多,如何对待他们不好拿捏。沐晟镇守雲南数年经常与外族打交道,对于这种事情比张辅熟悉的多,适合去升龙城。

    二人又商议了如何通报给张温等事,商议完毕后沐晟返回军营,准备明日一早去升龙城。

    ……

    ……

    “哎呦!哎呦!啊!啊!”“医师!医师!”此起彼伏的叫唤声不断响起,无数身上包裹着月白色绷带的人躺在一张张行军床上,招呼大夫过来给他们看伤,还有许多穿着月白色衣服的人在里面走来走去,不时停在某个伤号旁边,验看这人的伤势如何。

    这里就是多邦城内一处刚刚设立军医所。沐晟带兵来到多邦城后,马上挑出一块地方设立军医所,为在攻打多邦城的时候受伤的明军士兵治伤。

    此时朱贤彩与他的未婚夫罗艺就在这间军医所中忙碌着。他们两个自从跟随教化三部司的人马赶到临安府城报到后,就被统一编入了右军的军医所,由专门管带军医的游击将军管着。他们二人可不是一般派到边疆地区、只学过简单医术、从京城医学堂毕业的人,而是手里有详尽医书的大夫,很快就因为医术高明而凸显出来。这次渡江来到多邦城,管带军医的游击将军也就把他们二人带了过来。

    朱贤彩认真的为一个伤号看过了伤,拿出一支药膏涂抹在他伤口处,说道:“伤口没有发炎,不必用烧酒消毒,涂抹药膏就好。”

    “这个药膏每日涂抹两次,上午一次下午一次,等下午了你自己再涂抹一次。”

    “朱大夫下午不再给我涂抹一次了?”这个伤号笑道。

    朱贤彩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将药膏涂抹完毕后就放下东西去看别的伤号了。

    忙活了半天,天马上就要黑了,朱贤彩擦擦额头的汗水,出了帐篷去外面找到火头军,拿了一份饭菜返回自己的营帐去吃。

    她回去的时候,营帐内已经有几个人坐在床边吃饭了,她们无一例外,都是女子。其中有一人见到朱贤彩走进来,用苗语笑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才过来吃饭?”

    “那丽啊,看着伤员太多,不知不觉就多治了几个人。”朱贤彩坐到自己的床边,也用苗语回答道。

    “嗨,这么多伤员,怎么今天都治不完的。得保重自己。”那丽又道。

    朱贤彩笑笑,没有说话,低头吃自己的饭。

    不过那丽很有说话的欲望,凑过来和她说道:“哎,我看下午又有伤员调戏你了?”

    “嗯。”

    “我告诉你,对待这些敢于出言调戏你的伤员就不能给好脸,下手整治几个他们就老实了。就算让管带们看到了也无所谓,咱们是女子,又是被调戏在先,他们也不好管。”

    “我总觉得他们身为伤员,还让他们吃苦头于心不忍。毕竟他们不过是嘴上口花花罢了,我也没什么损失。”朱贤彩道。

    “哎,你身为苗人,怎么没有咱们苗人女子的气性呢!平时你在寨子里也这样?要是在寨子里,我肯定让这样的人连续疼半个月,非得求饶不可。”那丽说道。

    朱贤彩总不能说只是你们误以为我是苗人,其实我是汉人,还是与国同休的皇族子弟,对为国立功的汉人士兵容忍度高,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不过那丽也不是非盯着这一个话题聊,也就聊起了其它话题。

    她们二人正说着,听到了帐篷的门帘被掀起的声音;她们对此本来也没有在意,可忽然听到有人说道:“见过游击大人。”

    她们二人马上转过头来,赫然见到管带她们的游击将军站在营帐门口,盯着她们。

    朱贤彩马上与那丽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道:“民女见过游击大人。”朱贤彩同时在心中暗暗疑惑:‘平日里曹游击为了避嫌一向是不来她们这几个女子军医的帐篷的,今日是干什么来了?’

    曹游击扫视了营帐内一圈,最后盯着朱贤彩说道:“朱大夫,你马上收拾行装,前往升龙城。”

    “大人,民女敢问大人让民女去升龙城所为何?”朱贤彩问道。她虽然对于汉人士兵的容忍度很高,但也不是傻子。她如何不知道她们几个女子混在几乎全是大老爷们组成的军队中很危险?平日里从来不出军医所,行军途中也从来不与其它几个女军医分开。也不是没有人打过她们的主意,只是其他人都是苗人(朱贤彩平日里也一向假装自己的苗人),行军打仗的时候那些武将也不愿意横生枝节才一直无事。所以她面对让自己与其他几人分开的命令当然要问一问。

    “是羽林左卫的千户徐景昌受了伤,急需救治,你是第一军医所医术最高明的人,所以要派你去救治她。罗艺也会去升龙城。”曹游击虽然觉得她们不知道徐景昌是谁,但还是解释道。

    朱贤彩还未说话,那丽说道:“不成。曹大人,即使罗艺也去升龙城也不保险。你们这些汉人的心思我还不明白?一个个的看着朱妹妹长的漂亮就有不轨之心!我们苗家的女子可不能就让你们汉人这样玩弄了。”

    曹游击苦笑起来。他平日里看朱贤彩长得漂亮确实有过不好的心思,但这次还真不是这样,真的是上头交办下来让他寻找医术最高明的医师去救徐景昌。可是明显朱贤彩不愿意去,其他人也会拦着。

    不过能当上领导的人总会有几把刷子,光会拍马屁可当不上领导。曹游击马上想到了解决办法,说道:“既然你们不放心朱氏单独去,那我就将整个第一军医所都调到升龙城,这下总行了吧。”

    听了这话她们当然就没有推脱的余地,躬身答应。

    ……

    ……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沐晟就带着两万大军与军医赶往升龙城。

    沐晟骑在马上看着正从大营内鱼贯而出的士兵,正微微点头,忽然见到几个身穿月白色军医服饰的女子从营寨内走出来坐上马车,转过头问曹游击道:“这是军医?怎么找了几个女子?”

    “将军,她们虽然是女子,但医术可十分高明,尤其是那个背着一个深蓝色包裹的女子,医术甚高,所以属下才让她们去升龙城救治徐景昌。”曹游击答道。

    沐晟闻言也就不再质疑。只是,‘那个女子的动作看起来怎么不像是苗人?倒像是受过教养的汉人女子?’他疑惑着。不过他旋即想起了这些年一直在召集雲南各地土官的子女来昆明受教育的事情,顿时释然,认为她是某一个土官的女儿。

    他随即不再关注这几个女子,巡视其它的士兵。待两万将士都从大营内出来后,驾马前往升龙城。

    到了中午,一行两万人来到升龙城。沐晟带着侍卫在队伍的最前方行进,老远就看到升龙城的北门有许多手里拿着大明国旗、身穿绸衣的人等着。旁边还有几个大明的将士手持长枪站岗。

    沐晟心知这应该就是升龙城的士绅了,停住马头整了整身上的衣服,随即拨马来到他们面前。他的侍卫马上喊道:“安南征讨军右军副将、西平侯在此,尔等还不拜见!”

    这些士绅早就通过观察他的铠甲判断出他至少是一个参将,再听到侍卫报名号,大多数人齐齐跪下说道:“草民见过大明西平侯爷。”

    “嗯,你们起来吧。”沐晟在他们说完后又等了一会儿,才说道。

    这些人又磕了个头,才站起来。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跪下了。一个看起来得有六十多岁的人在其他人跪下行礼的时候躬身说道:“下国之人原安南国陈朝太常阮信儒见过沐侯爷。”

    “原来是阮先生,”沐晟从马上下来,对他回礼道。安南的太常相当于大明的礼部尚书,位置已经很高了,他为了升龙城秩序的稳定也得尊敬一点。

    随后沐晟与他又寒暄两句,阮信儒说道:“大明天兵将我等从胡朝的暴虐中解救出来,实在是善莫大焉。我等为侯爷准备了一桌酒席,还请侯爷笑纳。”

    “我怎好就接受了你们的酒席?何况张大帅才是这次将汝等安南人从胡家父子手里解救出来的统帅,还是等到他前来升龙城后再行谈论此事。”

    “不过我初来乍到,徐景昌又病了,为了将升龙城的秩序维系好,还得多多向诸位讨教。现在已经是午时了,等酉时正的时候请诸位乡老到城中的府尹衙门,我有事要询问诸位。”沐晟说道。

    阮信儒听他推脱了酒席,脸色稍有变化,待听到他伴晚时分要召见他们的时候脸色又恢复了常态,躬身答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