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19章 战安南——登陆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前一章有所修改)

    被派去伐木的士兵一开始手里都紧紧握着斧头,十分紧张的走进树林。

    可他们最终都平安的回来了,带着满脸的欣喜告诉罗慎镇道:“指挥使大人,树林中是有一些安南人留下的痕迹,可现在并无任何人在。”

    罗慎镇圩了一口气。他终于能够确定这里确实没有任何安南人设下的埋伏。“那采伐树木时也小心些。树林中说不准还有什么毒蛇猛兽,若是在还没有和安南人打仗前就被安南的毒蛇猛兽咬死了,岂不可惜?”他又叮嘱道。

    士兵们齐声称是,将刚刚拉过来的木头放下,又拿着斧头去树林里劈木头了。

    罗慎镇之后分派其余两个千户的士兵开始挖沟,利用已经被砍伐而来的木头搭建简单的栅栏。

    就在他指挥着手下的士兵,围绕着那座烽火台建立起简单的防御安南人进攻的防线时,陆贤也开始指挥其余的军队向着那处天然港口出发了。现在最多还有两刻钟的时间天就要烟了,他们可要马上赶到那里,趁着天色将暗未暗之时攻打那里。

    当然,陆贤心中因为曹泰之前的话始终存有一丝谨慎,一路上一直小心翼翼的探查道路两旁是否有安南人的埋伏。毕竟那个天然港口处多半会有安南守兵,看到从北面平章传来的烽火与烟烟后一定会提高警惕防备起来,还有可能派出一些士兵北上。这里是安南,若论地形,肯定是对方更加熟悉,若是粗心大意说不定就着了道。

    陆贤就这样,带领着近两万大军赶到了那个天然港口附近。安南军队果然派出几个士兵要借助地利骚扰他们,被他擒下七人,打死约十六人,还有差不多的人数逃走,他也没有在意。

    此时太阳快要落山了,安南人扎起的营寨已经点起无数火把,照耀着周围。

    陆贤虽然觉得自己率领的军队已经被发现了,也没有让他们暴露在火把下,而是停在了距离他们百丈之外,然后开始列队准备进攻。

    ‘这里虽说有许多树木,但道路还算宽阔,不论进攻还是撤退都很方便,我以南宁卫在最后列阵,督狼兵、瑶兵、土兵攻打营寨,若是能打下自然好,若是攻打不下就以南宁卫压阵,撤回平章。’陆贤心里如此想着。

    陆贤觉得自己的部署没有问题。有最精锐、最有纪律的南宁卫在,就算三支蛮夷的军队被打得溃不成军,他也一定能安然撤回去。

    他看着面前的安南人营寨,又瞥见了就在营寨旁的那处港湾,他忽然想到一事,对一旁被捆着的俘虏说道:“这处地方名叫什么?”

    “这里叫做兴贤。据说当初这里有一位名叫范贤的人,家境贫寒,却在种种因缘际会之下成为我安南当时的丞相,所以此地后来被称为兴贤。”那俘虏说道。

    “哦,”陆贤面带笑容说道:“此地名叫兴贤,我名叫陆贤,此地正合于我啊。”

    “这是上天保佑陆侯爷在这里立下大功,从此陆家更加兴旺发达。”有人拍马屁道。

    陆贤自己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大声说道:“传令下去,命狼兵攻打安南人营寨。”

    “大明的老爷,可是……”那俘虏却又有话说。

    “你还知道些什么?快说!”陆贤虽然刚才已经审问过他们了,可指不定这人看到兴贤港又想到什么,是以马上出言问道。

    俘虏刚要说话,忽然天上响起了破空的声音。

    ……

    ……

    “天马上就要烟下来了。”曹泰从小船上下来,看着头顶的天空,说道。

    正常情况下,他这样说完应该会有人搭茬道:“毕竟是冬天,天烟得早。”可是现在他身边并无身份地位相当的人,更何况刚刚下船大家都忙着呢,他这句话都没有被人听到。

    曹泰顿感无趣,上前走几步与罗慎镇互相行礼拜见,随即问道:“陆贤可是带领其余的军队攻打那个天然港口去了?”

    “是,曹指挥。”罗慎镇答道。

    曹泰抬起头环视一圈,转过头对身旁的卫兵说道:“吩咐将士们开始安营扎寨。”

    “大人,不等一等陆指挥大人的结果?”卫兵说道。

    “不等。”曹泰十分严肃的说道:“留守在这里的安南人点燃了烽火台,定然能够被港口的安南守兵看到,那里距离此地足有五里之遥,何将军之所以选择此地为登陆之地就是因为这里距离其它安南人会有驻兵的地方比较远他们无法阻拦登陆;可反过来说,想从这里到达那个天然港口也要走不短的路程,等到了那里安南人早已做好了防备,绝无偷袭的可能。”

    “只要安南人在那里留兵在三千以上,陆贤就绝无可能一夜之间打下营寨。咱们必须在此建起营寨,供将士们夜晚歇息,同时也防备安南人的夜袭。”

    其实在曹泰看来,陆贤就不应该这么做。那一处地方必然有安南人守兵,若是他一定会在下船后马上派出斥候去探查,看到有无营寨后马上回禀,若是没有营寨再率领大军急行军去占领那地,而不是直接就带着大军过去。

    不过他也理解陆贤的想法。命令是何荣下的,他若是不去攻打一次就是违背了何荣的军令,何荣虽然不会杀了他,可完全能够以此为由夺了他的兵权。

    “陆贤也是身不由己。”曹泰叹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他统帅的两个卫指挥,狼兵、色目兵、黎兵、扶桑兵的统领相继走来,听他吩咐道:“等所有的士兵都下船后,杨指挥使,你部在西,我来也佥事,你部在东,……,分别安扎五个大营。”

    “是,曹指挥。”众人齐声答应;曹泰又叮嘱几句,他们各自散去。

    曹泰又对自己的卫兵吩咐几句,让三人去天然港口处探查情况,回过头来就看到一支衣衫有些破烂的军队已经开始去树林里采伐树木了。

    “唔,这是扶桑军?他们竟然是最早全军从小船上下来的?根据传闻,不是说这些扶桑人虽然都自称是扶桑武士,但大多数其实都是不被扶桑朝廷承认的野武士,其中还有许多是前些年肆虐的扶桑海盗后裔,竟然如此有听命?”曹泰有些惊讶。

    “大人,虽然他们都是野武士,但也自小依照扶桑人所谓‘武士道’精神磨炼自己,并且这我来也的身份也好像有些不同寻常,所以他们会如此。”有人说道。

    “说起来,那些高山人也颇听从头领的话,也这么快就集合起来了。”有人又道。

    “这不奇怪。”曹泰说:“这些蛮夷之民虽然没有开化,但十分听从头人的命令,我之前在西南征战时就曾见过。”

    “大人见多识广,我等不及……”有一人拍马屁道。

    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头顶之上有异常的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