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810章 战安南——出发前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三五个月,太长了。”蓝珍说道。

    他并非是自己忍耐不住这么长的时间才抱怨。陛下是个明白人,不会因为他们在多邦城下顿兵时间太长而催促;从廣西到白鹤无水路相连要运送粮食十分不便,路上的损耗太大大明也承担的起;至于外界的那些议论,他也并不在意。他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担心迁延日久后产生的后果。

    大明前期之所以进展顺利,除了将士勇猛卖命、主将指挥得当外,还因为安南人惧怕大明天兵打仗时十成的本事发挥不出一二成;同时大明又打出了替陈朝报仇的旗号而不论世家还是百姓都怀念陈朝,所以如此。

    可若是时候迁延太长,安南将士就会恍然发现:原来上国的战力也不过如此,遇到山高林密的地方一样无可奈何,自信心就会极大增强;人们对于陈朝的怀念也会越来越淡,仗就会越来越难打。

    同时明军这边也会出问题。现在不是刚开国的时候了,将士都拖家带口的,长期不得回乡战意会越来越低,战斗力也会越来越低。若是撑到最后被安南人打出一个大胜仗,他们还有何面目面对陛下?

    “除此之外,若是想攻克多邦城,只有指望城内有内应接应我军了。”沐晟也明白蓝珍的心思,又道。

    蓝珍拿起千里眼看了看远处的多邦城,旋即又放下,说道:“多邦城守兵多达六七万之众,守将也必是胡季犛的亲信,就算有一二试图反正之人也无用,除非他们能炸掉大炮。”可胡季犛也不傻,掌管大炮的士兵必然是他最信任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让大炮被炸掉?

    话说到这里,他们两个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其实除了指望城内的内应外,还有一种攻克多邦城的可能,但若是那种情形真的发生,他们两个即使攻克了多邦城,也算不得功劳。

    不过,“即使是算不得功劳,也比被安南人打败要强。”蓝珍说道:“咱们就暂且息了攻下多邦城的心思,等着张叔叔率领的中、后军前来,也等着其它地方传来的好消息吧。”

    “何荣的左军,应该已经出发了。”

    ……

    ……

    同一日清晨,雷州府海康所。

    天刚蒙蒙亮,可海康所附近的一大片房屋已经是人声鼎沸。无数穿着一件薄薄衣服的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排队上厕所。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所有人已经洗漱完毕,在百户千户的带领下去打饭。每人一碗大米饭,浸上肉汤,再打一份黄瓜炒鸡蛋,若是不够还可以再添。虽然简陋,可对他们这些小兵来说已是难得的美味。

    不过正是因为今日的早饭太过丰盛,使得好多人心里惴惴不安。等打完了饭各个百户的士兵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有好些人偷偷的嘀咕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么,今日咱们就要出发渡海去打安南人了。”一个魁梧壮实的士兵对身旁的人说道。

    “早听说了;并且就算没听说,看到今天的早饭也知道了。评书里面不都这么说,三军出发前让将士饱餐一顿?今天的早饭比平时好得多,又随便添,一看就是要出发了。”一个个子高大的人说道。

    “妈的,也不知道安南人仗的打得怎么样,与蒙古人相比是强是弱。”魁梧士兵又道。

    “没法比吧。蒙古人都是骑马打仗,安南人我听说都是骑着大象打仗,地方上也到处都是树林和河水,根本没办法骑马。”高大的士兵说道。

    “大象?大象是啥?”魁梧士兵好奇的问道。他们是京城兴武卫的士兵,这回也是头一次来到五岭之南,他从未听说过大象。

    “我也没见过,不过听卫里曾经跟着老沐侯爷、老梁国公去过雲南打仗的前辈说,大象是一种特别高大的动物,一头大象的大小顶老家的黄牛四五头,跑起来整个大地都震的响动。”高大士兵说道。

    “你是在胡说吧,到处都是树林和河水的地方,连马都跑不了,个头这么老大的大象能骑着走?”魁梧士兵说道。

    高大士兵让他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不知道说啥好;正要编一个瞎话,忽然一眼瞥见蹲在一旁大树底下的百户曹徵,于是指着曹徵说道:“曹百户肯定知道,你问问曹千户。”

    魁梧士兵看了看曹徵,见他手里没有饭碗,估摸着已经吃完了,状着胆子问话。

    曹徵吃完了饭,将饭碗洗干净放回包裹里,就又跟往常一样坐在了一棵大树底下,抬头看向天空,当然,是冲着没有太阳的方向。

    一边看着,他还喃喃自语道:“为何这些星星能悬挂在天空之上,不掉下来呢?”

    他正看着,忽然听到有人说道:“百户大人。”

    他回过神来,侧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到魁梧士兵,说道:“韦柏,怎么了?”

    叫做韦柏的魁梧士兵其实刚才一开口就后悔了。‘我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了呢!’他在心中懊悔着。虽然平日里曹徵对他们十分宽厚,也没什么架子,正因为此他才敢过来问问题;但曹徵毕竟是百户,据说来头很大,来到他们千户的时候也不长不知其这段日子的宽厚是装的还是真的,若听了他的问题恼了,有一万种办法能整治他。

    可话已出口,他要是说我在逗你玩什么问题都没有更不好,所以硬着头皮说道:“百户大人,小的刚才听潘德说安南人打仗都是骑着大象,可他又说安南到处都是树林和河水,大象又比牛还大得多,小的就有些不信。所以小的就来问问大人,安南人可是真的骑着比牛还大得多的大象打仗?”

    “安南人打仗确实骑大象,不过不是所有人都骑,只有少数士兵。大象个头很大,吃的也多,安南的士兵虽说不多也有十多万人,哪能供养得起这么多大象。”曹徵并未生气,而是给他解释道。

    虽然曹徵并未生气,韦柏也不敢再问了,恭维了他几句退回原来的地方。

    他一回到自己的地方就一把抓住高大士兵的胳膊说道:“你小子是故意整我是不是?竟然让我去问百户大人!”

    叫做潘德的士兵一边伸手要解开他抓着自己胳膊的手,一边叫道:“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大,真的去问了呢!我不过是逗你玩而已。”

    “你真的是逗我玩?我看你小子是没安好心。”他说道。

    潘德马上叫起屈来,一旁的其它士兵也劝解,韦柏虽然仍旧有些怀疑,可也不能揪着不放,用力抓了他胳膊一会后就将此事放下。

    这时另外一个士兵对他说道:“老韦,咱们这位新来的曹百户是和往常一样在抬头看天么?”

    “是在抬头看天。”韦柏说道。

    “咱们这新来的曹百户是不是有些不大正常?这天有什么好看的。要是晚上看还罢了,起码有星星。虽然我是不明白星星有什么好看的,好像晚上看星星还不允许,但好歹还有东西;这大白天的除了太阳什么都看不到,有什么好看的!”有人说道。

    “刚才我听大人自言自语说什么,为何星星能悬挂在半空,不掉下来。”韦柏道。

    “这有什么好看的?星星一直就在半空,不会掉下来。咱们这个百户大人看来真是不太正常。”

    “你可不要乱说话!咱们这位曹百户来头不小,你没看千户大人对他从来不摆上官的架子,每次卫里分东西咱们百户也都是头一个捞着的?可见咱们这位百户来头很大。”潘德说道。

    “来头很大?那是什么人家?”

    “反正一定比千户大人的来头大。”

    “你这不废话么!要是来头比千户还小,千户怎么可能见到咱们百户好像见到亲兄弟似的。”

    “我这怎么是废话?咱们千户的亲爹可是指挥同知,百户比他家里还厉害,至少是一个指挥使。”

    “知道是指挥使有毛用?京城这么多指挥使,你知道是哪一家?”

    “……”众人为了曹徵的出身而争论不已。

    但头一个说话的韦柏却并未和他们一起猜测。一者,猜这个完全没有意义,只不过是闲扯淡而已;二者,他刚才复述曹徵那句话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所以一直在回想。

    可还没等他想出一个结果,忽然千户大人走过来大声喊道:“都别样登着了,集合了,赶快由百户带领着去集合的地方。你小子还没吃完饭呢,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妈是饭桶吧,赶紧把碗里的饭吃完,跟着你们百户去集合。你,还刷什么碗,平时放水池子里涮涮拉到,这个时候跟我假干净是吧,赶紧将碗放进包裹拎着去集合。完了看我不夯你!”

    在千户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所有的士兵都赶忙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包裹背到背上;曹徵也回过神来,把外衣穿好,带着自己百户的士兵赶往集合的地方。

    不过曹徵越走越是奇怪:虽然他心思不在军旅之事上,一心只对天文感兴趣,但也知道今日他们要坐着船去对面和安南人打仗,按理说应该就在港口附近集合,排队等着上船,怎么越走离着港口越远了?

    他于是悄悄走近千户,问道:“马千户,咱们这是要去哪?不坐船去打安南人了?”

    千户还未答话,他们已经走完夹在山和海之前的小道,眼前豁然开朗起来。

    曹徵目光一扫,就见这是一处山谷,三面是山一面临海,三面的山不高,大约也就十多丈,称之为土坡或者更加合适;土坡上有人在。

    他的目光继续扫视,忽然见到一物,瞳孔微微收缩,心下已经大概知道了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此时千户的声音也传来:“曹百户,就在大家吃饭的时候接到的命令,咱们兴武卫要带到这里来,聆听陛下的训话。”

    饶是已经猜到了,曹徵仍旧吃惊不已;除去刚刚开国的时候,虽然也有皇帝对军队训话,但主要是对武将,不是士兵;而这次训话从地方就能看出,是为了尽可能多得让更多的人听到陛下的声音,可见是对普通士兵。这在历史上除皇上御驾亲征以外的情形可是罕见。

    ‘陛下同时对这么多人训话,到底要说什么呢?’曹徵一边在心下思量,一边带着自己的百户跟着千户继续走着,一直到在一处地方站定。

    随后又有许多士兵走进来,一直到整个山谷被填满为止。粗略看去,一共有差不多三四万人站在山谷内,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

    曹徵又看到有船只开到了附近的海面上,甲板上也全是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