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94章 大案——广東的抓捕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宝安市舶司内,有一家专门贩卖从南洋诸岛过来的各种香料的店铺。店的主人名叫辛格,自称来自印度也长着一幅大家都认识的印度人的相貌,因为印度这些年兵荒马乱所以来到大明做生意,店铺内供奉着佛祖的三世和观自在菩萨。

    这家店铺的买卖很多,每日进出的人也很多,店里的东家和伙计整日忙忙活活,很少见到他们能在店铺门口安稳的招待客人的样子。不过香料这种东西刚开海的时候还精贵,现在四年过去了早已成为普通的中产之家也能吃得起的,全靠量大赚钱,所以其它店铺东家倒也不会嫉妒他。

    这一日,辛格刚刚忙完了一宗数千斤花椒的买卖,正在椅子上坐着休息,忽然听到一人说道:“辛格东家,这么悠闲?”

    辛格听到这个声音就脸色略微有些变化,转过头来对发出声音的这人说道:“原来是格里格啊,又来买香料?上次你不是买了二十斤么?现在就用完了?”

    “哎,”被称为格里格的人说道:“家里人多、下人也多,这香料用的就多了些。这不,二十斤都用完了。再来买一些。”

    “你还是一次多买一些吧,虽然都在一个市舶司里走起来也不近。”辛格说道。

    听到这话,在辛格的店铺旁边的另外一家店铺的伙计抬头看了一眼他们:辛格刚才这话可不太对,哪有店家对客人这么说话的?虽然这个叫做格里格的他也认识,每隔一段时日他就会来到辛格店铺来买香料二人很熟悉,但也不能这么说话。

    ‘格里格就算一年多来有了些交情,总得说几句吧?’那伙计暗地里想着。

    但他没想到那格里格竟然对这话没什么反应,仍旧满不在乎的,跟着辛格走进店内称香料去了。

    刚一走进放置香料的屋子,辛格就沉下脸来,先吩咐一个‘伙计’出去看着,然后对格里格说道:“你今日上我这里来做什么,不是和你们说了不要经常来我这里么?”

    “阿迦(大食语和突厥语系中对上级或长辈的尊称),一想到苏冬里正在广州城内使用巫术暗害明国的皇帝,我就忍不住想马上知道结果,所以就跑过来问问。”格里格说道。

    辛格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这次我就告诉你,但下不为例,下次不能在没有要事的时候来询问此事了。”

    待格里格答应后,他接着说道:“前日传来的消息,苏冬里已经预备的差不多了,那个叫做乌德的法师也已经出手,明国的皇帝已经昏睡不醒,乌德打算再施展一个法术彻底杀死明国的皇帝。”

    “现在要担心的就是明国的法师到底有没有本事了。虽说这乌德已经是我见过的法力最高强、法术最玄妙的法师,但到底能不能比明国的法师更加了厉害也不好说。明国也是地域广大、人口众多,不容轻视。”

    这里就是帖木儿汗国在明国宝安市舶司的情报机构的基地了,辛格就是这里的总负责人。因为情报机构的地方经常会有人进进出出,所以他们不能选择太过高大上的买卖,那样经常有人过来买东西很奇怪,所以选择了香料生意作为掩护,同时也是他们日常活动经费的重要来源。

    “哎,赶快有个结果吧,不论是成功也好失败也好都成,省的天天这么吊着。”格里格说道。

    辛格其实与格里格想的一样,对于这么吊着也感觉不舒服,但他作为这里的负责人,当然不能这么说话。“怎么能这么说话,自然是会成功的。这样大汗将来征服明国也容易的多。”

    我听说明国的皇太子现在才四岁,依照他们契丹人的说法是五岁,年纪很小。”

    “契丹人的历史上这样小的孩子坐稳了皇位的也不是没有,但无一例外为了保证国家稳固都会削弱边关大将的兵权,册封的藩王为了安稳不会撤销,但也不会继续支持,那样即使明国国内没什么动荡,大汗想要打进明国也会容易得多。”

    像辛格这样的人,对于帖木儿的本事十分迷信,认为他是战无不胜的,任何人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但他也不认为帖木儿就是长生不死的。这个时候天方教比十字教更加讲究科学和自然规律、科学技术水平也比十字教世界更高,总体来讲迷信程度也低一些。帖木儿今年已经六十大几了,能再活多少年不好说,说句实在话,没准现在帖木儿已经去世了他们还不知道呢!

    万一明国多抵抗个几年让帖木儿大业未成就病死了,那大汗该多么遗憾呐。所以他对帖木儿的信心再大也希望明国抵抗微弱一些,让大汗早日完成夙愿。

    格里格被他教训了一句,不敢再说这方面的话题,转而说道:“阿迦,若是明国的皇帝死了,恐怕会在整个城市搜捕,不如现在就命令苏冬里从广州城撤出来,以防在全城的大搜捕中被抓到。”

    “这我也已经吩咐下去了。苏冬里本人的命若是为大汗的大业献身了也算是死得其所,但我担心他万一被俘虏事情就糟了。若是他的嘴被撬开那可不得了。”辛格说道。苏冬里当然不可能认识每一个在明国情报系统的人,但他认识几条线上的负责人,若是他招供明国马上可以抓到这几个人,然后层层招供,最后将整个情报网挖出来。

    辛格正说着,忽然从店铺外面传来了自己从印度带过来的伙计的声音道:“几位官爷,这是来小店做什么,现在还没到年底,不是查税的时候吧。哎,几位官爷,怎么往里闯?哎,哎!”

    格里格有些愣神:“明国的警察虽然也会吃拿卡要,但平时也不会闯进店里来吧?”

    还是辛格反应快,一把关上门,又要对着桌子上的文书点起火折子来。

    可这时明国的人已经闯到了门口,推了几下没推开,他就听到“咔嚓”一声巨响传来,门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窟窿。

    辛格心下焦急,一边烧着这些,一边拿起一份文书塞到格里格手里说道:“快吃下去!”

    格里格这时也已经反应过来,能被派出来干情报工作的人没有太傻的,接过这份文书就吃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又传来“咔嚓”一声巨响,又听到“嘭”的一声,门被踹开了。

    辛格没有回过头去看被踹开的门,而是更加焦急的烧着文书。这时从他背后传来“住手!”的喊声,他完全没有搭理,继续烧着。可随即一个重物砸到了他的脑袋上,他马上人事不知倒在了地上。

    又传来一声响,格里格也倒在了地上,嘴里还有没吃完的半张纸。

    站在辛格身体旁边那人伸手擦了擦汗,放下手里的斧子,大声吩咐道:“马上将这里所有写着文字,不管是汉字还是外国字的纸张都收起来,一张也不许破坏。”

    这些人就是前来查抄帖木儿汗国在大明情报网的人。这人是东莞县的锦衣卫主事之人,名叫杨泉。昨日从广州府快马加鞭传来消息,让他们去宝安市舶司查抄几个商户。

    杨泉虽然并没有什么内幕消息,但马上猜到这和前几日在广州发生的采生折割案或者巫蛊之案有关,要不然好好的抄商户干什么?还是外番商人。

    杨泉马上将手下的人点齐,来到宝安市舶司;到了市舶司修整了才一个时辰,张彦方就亲自过来向他们传旨,让他们马上行动起来。

    杨泉和他的人穿上警察的衣服,跟随市舶司的向导找到辛格的这家店铺,所有人都预备好以后猛地冲了进去。

    杨泉猜到店铺内或许有什么密室,就是没有密室也可以锁门,所以带了一把斧头,预备若是碰到这样的情形就用斧头砍开。他只是有备无患,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杨泉自己吩咐过了那句话,伸手将辛格和格里格先后扶起来,铐上手铐脚镣,上口衔,找两个人扛着他们到车上。

    这时屋内所有带字的纸都已经被收集起来了,杨泉自己又反复检查了几遍,又把其它的屋内所有带字的纸也都拿出来装进车里,又看见店铺内所有的伙计已经都被捆起了来装进车里,大手一挥说道:“回去送到宝安市舶司衙门。”

    ……

    ……

    同一日在整个宝安市舶司内,七八家店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同时,广州城内也有几个家族被大明的将士闯了进去搜捡。这些所有被抓的人和搜查到有字的纸最后都汇总到了广东按察使司这里。因为广東地区的最高司法机关是广東按察使司,允熥虽然觉得这个案子广州警察总署办起来比较顺手,但也不好交给钱明林;不过广東按察使司虽然名义上主导此案,但多半会将多数事情交给警察总署来办理。

    广東按察使司和广州警察总署、广州锦衣卫衙门经过了反复整理、审问,于三日后将从哪些纸张上得到的消息和问出来的口供汇总成一份文书递送到了允熥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