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90章 大案——最后的审问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随后允熥着急要问高景德都供出了什么,就随意给了李光睿一些赏赐让人去传旨,向冯锡山问起高景德的交待来。冯锡山马上一一说了出来。

    听到高景德交待他们自称来自满者伯夷,这次行刺也与安南毫无关系时允熥也吃了一惊,不过马上认为他们是在故意为安南隐瞒。他们或许真的来自满者伯夷,但是受安南人指使。

    得知宋亮已经和钱明林等人一起去抓拿乌德巫师了,允熥叹了口气,却没有说什么。宋亮的心思他还不明白?但他也知道,即使自己等两年后宋亮到年岁了再留他在宫里几年,也不能一辈子留着他,对于宋亮为自己将来打的小九九,只要没有对他不利允熥也只能当做不知道了。

    其它的冯锡山就不知道了,他没有跟去大北门外,并不知晓后来的事情。

    不过就在此时,宋亮等人带着苏冬里回到了行宫,有事要向允熥奏报。

    允熥马上说道:“冯锡山你去将宋亮宣过来,朕有话要问他。”

    不一会儿宋亮和宋青书两个人一起走进来,行过礼后和允熥叙述了这次得知的事情和抓捕苏冬里、乌德的经过。

    “苏冬里也抓到了?”允熥问道。乌德能够生擒还算在预料之中,但能同时生擒苏冬里就是意外之喜了。

    “启禀陛下,确实生擒了苏冬里,并且此人就是之前成为大明子民的外番商人之一。”宋亮答道。

    “朕已经下旨在整个广東搜捕他们二人了。现在苏冬里既然已经擒得,朕下旨不必再搜捕他了。”

    “陛下,那个叫做巴松的人若是在广東搜捕不到,还要在其它省份搜捕一番。”宋亮说道。

    “现在朕就在广東,他们若是想要谋害朕,还会到哪里去?若是不在广東,定然就是返回了原来的番国。不必在其它省份搜捡。”允熥说道。

    “陛下圣明。”宋亮马上拍了一句马屁。

    允熥没有搭理他这一句马屁,说道:“那些搜捡出来的物品已经送到张真人哪里去了么?”

    “已经送过去了。”宋亮答道。

    “既然如此,先让广州警察总署审问一下那个乌德巫师,让张真人看看这些物品都有什么,朕亲自问一问苏冬里为何要谋害朕。”允熥说道。

    宋亮答应一声,转身下去带苏冬里上来。

    不过面对允熥的问话苏冬里只是跪在地上冷笑,并不答话,宋亮等人也不能在允熥面前用刑。

    允熥也冷笑了一声,心想:‘你现在不说没关系,这几日有你的苦头吃,你早晚会说的。’挥挥手让人把他带下去。

    宋亮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带着苏冬里下去后就将他送到了广州警察总署与乌德一起审问。

    ……

    ……

    “姓苏的,起来吧,别装睡了。”忽然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说道。

    苏冬里昏昏沉沉地张开了眼。他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胳膊,就感觉一阵钻心的痛楚冒出来,可到底是哪里在痛又说不出来。

    苏冬里那一日去告知乌德赶快逃跑,恰好被宋亮等带着的人手堵在了房内不得逃脱。

    一开始他还比较镇定,毕竟乌德手段很多,未必不能带着他逃出去;但很快从屋外就有人扔进来了一些发烟的东西,他被呛得不行只得逃到了乌德平日里躲藏的小屋子内。随后宋青书带人闯进屋子发现了他,在生擒和乌德以后就将他也抓了起来。

    苏冬里一开始还抱着万一的希望,觉得这些人认不出他来,他或许可以谎称被乌德等人掠来的普通百姓逃脱一劫:他虽然汉话有些怪但还算流利,广東这里其它民族很多也不显得很特殊。

    可他没想到曾经见过的几个皇宫的侍卫竟然认出了他,彻底断绝了他的生路。

    不过苏冬里并不是一般商人。‘以为发现了我的身份就能让我招供了?做梦!有真主庇佑,就算我在大明的地界被千刀万剐了,死后也能到天堂去享福!’他想着。在允熥召见他的时候就没有招供。

    随后他被送到了这里,他自己猜测大约是广州警察总署或者广東锦衣卫衙门,被关押到了一间暗无天日的屋子里严刑拷问。

    虽然苏冬里对自己受酷刑已经有了些许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真的被施用刑罚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间地狱”。他不断的在用刑时晕倒,马上又被水泼醒,不断重复,让他每一日都想要自尽。

    但是他却又自尽不得。这里的人给他换了一副十分特别的口衔,让他可以说话了,但不论牙齿怎么用力也不可能将舌头咬下来,同时任何时候他的头也撞不到墙和地面,接触不到带刃的东西。

    但是在如此酷刑之下,凭借着心中的一股信念,他竟然熬了下来。

    就连审问他的人都惊了,之后一是觉得再用同样的刑罚未必有用,二是怕他死了,所以在对他连续施展了三天的刑罚后暂时停止,还找人给他治了治伤,让他吃了饱饭。

    苏冬里当时吃过饭后,因为连续三日的刑罚,又累又困,马上就睡着了,一直到此时被人叫醒。

    苏冬里抬头向着四周看去,从小窗户透过来的阳光能大概猜出此时是上午,但到底是他吃饭后的第二个上午还是第三个、第四个、甚至第五个上午就不知道了。不过他感觉了一下腹内,不觉得很饿,时候大约过去的不长。

    “姓苏的,别四处看了,赶紧起来。”那个声音这时又响了起来。

    他抬头看向叫他的人,慢慢的站起来,就要跟着这人去审讯之地。‘总不过是前些天的那些刑罚罢了。’苏冬里想着。

    但这次他却并未被带到之前上刑的地方,而是另外一间屋子。

    屋内有一名身穿大明道教真人服饰、看起来大约六旬往上的人站在一个身穿囚犯衣服、仰天躺在地上的人。若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但地上躺着那人竟然是乌德法师!

    他并不奇怪乌德会被上刑,他要没有被上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才奇怪;他不解的是乌德法师怎会这样待在地上?他的本事可比自己大得多,就是自己上刑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他怎会如此?

    他正想着,忽然那真人说道:“苏先生。”

    “真人万福。”虽然这样的时候进行这样的对话很怪异,但苏冬里觉得好像只有这样的话比较能搭他的问话。

    “贫道介绍一下自己。贫道姓张,道号三丰,来自湖广武当山。”张三丰说道。

    允熥听说钱明林这里审问他们二人毫无进展,又因为当初宁彩招供就是张三丰的功劳,所以在他将乌德的那些玩意都整理完毕后,派他过来帮助钱明林让乌德和苏冬里二人开口招供。

    “原来是武当派张真人,失敬失敬。”苏冬里在大明的时候不短,在来到宝安市舶司之前还在上沪市舶司做过生意,当然知道最大名鼎鼎的道士张三丰张真人。

    他并不奇怪为何张三丰在这里。张三丰为允熥解开乌德所下的邪术之事他已经探听到了,既然如此,他再来帮着审问也很正常。

    但是张三丰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大吃一惊。“苏冬里,刚才这个叫做乌德的法师已经将他知道的事情都交代出来了,你们为何会这样做、到底是来自哪里,贫道都已经知晓,只是有些细节他不知道,所以贫道要再问问苏先生。”

    “可是这些细节都无关大雅,所以苏先生不如实交代出来,即使免不了凌迟之刑,这几日也省的再吃苦头。”张三丰说道。

    苏冬里一愣,随即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乌德的法术虽然比不过张三丰,但他觉得乌德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招供,认为是张三丰在说谎诳他。

    张三丰看了他的表情就知道苏冬里在想什么,说道:“实不相瞒,贫道为了能让他招供,使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才能让他招供。”

    “但是这些手段太损阴德,贫道也是迫于无奈才施用。但贫道不愿再次用在苏先生身上,所以对苏先生说了之前的那几句话,愿苏先生不必受苦就招供。”

    “比如,贫道已经知道你们都是天方教的信徒,乌德确实来自满者伯夷;而你的祖上虽然确实来自僧伽罗,但你现在可不是僧伽罗人,而是……”

    苏冬里诧异的看了张三丰一眼:他竟然真的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这么说,乌德真的已经招供了?

    刹那之间,苏冬里也有了招供的想法。反正乌德已经招供了,他再招供也没什么。可是苏冬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乌德招供是一回事,他招供是另外一回事,他不愿意背叛了自己身后的人。

    张三丰又劝了几句,苏冬里只是不说话;张三丰眉头皱了很长时间,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走到苏冬里面前。

    苏冬里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他,可这一看他目光就落不下去了。只见张三丰不知做了什么,苏冬里的双眼很快变得无神起来,张三丰随便问了几句话,他一一作答。

    苏冬里从袖子里拿出手绢来擦了擦汗,走到一间大门前敲了敲门。

    钱明林马上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双眼无神的苏冬里,对张三丰笑道:“张真人手段高明,法力精深,下官多谢真人了。”

    张三丰叹了口气,说道:“到底有伤天和。”

    张三丰所使用的‘法术’自然就是催眠术了。虽然武当派的法术中并无这样的,但张三丰研究法术研究了半辈子,触类旁通自行研究出了催眠术。不过中华传统认为催眠术有上天和,所以他这样说。

    “张真人这是为了陛下找到采生折割、巫蛊两场大案的真凶,为了无辜死难的百姓找出真正的幕后烟手,为大明破解这两场大案,实乃有功德的事情,就算有伤天和也罢了。”钱明林说道。

    “虽说如此,但,算了,罢了。”张三丰这话没有说完,顿了顿,又道:“钱大人好生审问,贫道暂且退下了。等钱大人审问完毕后再派人找贫道过来为他解开邪术。”

    钱明林点点头。之前对付乌德的时候就是如此做的,张三丰先对他施展‘法术’,退出审讯室,由钱明林过来审讯,待他审讯完毕后再由张三丰解开‘法术’。只是张三丰要对这门法术保密,所以施法的过程中不允许他们看。

    不过听他提到了乌德,钱明林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这人,有些担心的问道:“张真人,这乌德不会被您施展法术之后受不得这法术,醒不过来,成为活死人了吧。”

    允熥的命令可是让他们都好好的活着,不能死了;若是成了活死人,虽然还活着,但允熥一定不会满意的。即使这是因为张三丰施展法术造成的,允熥也多半不会怪罪他,而是斥责自己。所以他有些担心。

    “钱大人不必担心,他只是道行高深,抵抗贫道法术的时候长了些,所以被施展了法术后没那么容易缓过来。钱大人派人扶他回牢房,派人喂他一些米粥什么的,过一会儿他自然就会醒转。”张三丰说道。

    “既然张真人这样说,在下就放心了。”钱明林吩咐几个警察将他送回牢房中,又嘱咐给他熬粥。

    “钱大人若是没什么事情了,贫道就告退了。”张三丰等着这两个警察扶着乌德返回牢房后说道。

    钱明林自然没什么事情了,将他恭送走;等张三丰从大门离开后,他马上回来,开始审问。

    第二日一早天还没亮,钱明林将审问他们二人得到的供词语整理完毕后亲自送到了行宫之中。

    当时允熥正吃着早膳,因此命人将钱明林整理后的供词传进来先看一看,让他本人在外书房等着。

    允熥本打算一边用膳一边看供词,但是他才看了一眼就惊讶的将嘴里的饭喷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