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踢开永乐 第788章 大案——物件

时间:2017-11-30作者:七帅

    宋亮眼看着这人被抓了起来,心下松了口气,开始关心别的事情,各个带队的‘队长’也过来向他奏报情况。

    待听到在屋内和院外先后有七八人被打死,还有三四个人虽然现在没死也差不多了,顿时心里涌现出一股怒气,回头看向被生擒的人,就想要杀了他。

    但他还是忍住了。这个人多半就是高景德和宁彩交待出的乌德巫师,本案的重犯之一,他若是在捉拿的过程中杀了也就罢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生擒后再杀掉可不行。

    所以他做些别的事情吸引注意力。正好此时宋青书手里拿着装着刚才那小小的东西的袋子走了过来,问道:“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宋青书慢慢张开袋子,将戴着厚厚手套的手伸进去拿出里面装着的东西来。

    宋亮看了几眼,带着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这是,猴子?但就算是刚出生的小猴子也比这大吧。”他也是见过猴子的,一下子认出这看起来和猴子一样,就是太小了一些。

    “猴子是能这么小的,武夷山的墨猴就能在笔筒里。不过这个还不是武夷山的墨猴,我也没有见过,拿回去给祖师爷看看或许能知道是什么猴子。”宋青书说道。

    “那这个猴子就是在陛下住的屋子外面留下痕迹的东西吧。”宋亮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多半就是如此了。能留下痕迹的定然不会是什么灵鬼,肯定是活物。”宋青书说道。

    正说着,那将那边乌德巫师捆绑起来的人走过来问道:“宋大人,钱大人,这巫师如何处置?是现在送到陛下的行宫,还是送到广州警察总署?”

    钱明林马上看向宋亮。他可不知道皇上的心思如何,是想亲自问一问呢还是就交给他们来问,所以不敢擅自决定。

    可问题是宋亮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上允熥的心意啊?他听到这人的话,斟酌了半天也没有擅自做出决定。

    这时宋青书轻轻推了他一下,和他咬耳朵道:“那人身为巫师,还是来自南洋的巫师,身上很可能有什么不一般的东西,不管是送到陛下的面前还是送到广州警察总署都要再搜捡一番。”

    “你们先在他身上搜捡一番,过后再决定到底如何处置他。”宋亮马上说道。

    “还是我带着人搜捡吧,”宋青书此时也站出来说道:“我对这些巫术还算熟悉。”

    众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一行人走到乌德巫师身边,看着宋青书搜身。

    宋青书一上来就把这乌德巫师扒了个精光,连裤衩都没留在身上,赤条条的被几人抓着。宋青书犹怕搜检的不仔细,让八个人两两分别抓住他的四肢将他高高抬起。他又拿起一根树枝,在他身上戳来戳去。

    乌德没料到会受此奇耻大辱,虽然因为口中被塞上了口衔说不出话,但仍旧“呜呜”的发出各种声响。

    钱明林和宋亮都不解,旁观的抓捕队员们也露出一种不明所以的神情。心道这又不是什么美女,不过是个南洋来的巫师,身上看着也没有什么东西了,这样做什么?

    宋青书见众人的神情,也不多做解释,只是仍旧在他身上戳来戳去。不一会儿宋青书在他身上挑起一小块皮,伸出戴着手套的手揪住这块皮肤猛得往下一撕。只听嘶啦一声,他竟然从乌德巫师的身上活生生的撕扯下一大块皮来。

    众人都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下手如此狠辣,竟然活剥人皮;只有平时和他很熟悉的宋亮等侍卫知道他不像是这样的人,仔细看着被撕下皮来的地方。这一看确实发现了不对劲,这人皮剥下来居然没有流血。

    “这是人皮不假,”宋青书将手中东西一扬,“却不是他身上的皮。”

    6见剥掉这层皮的地方虽然有些发红,却没有破皮流血。再看这所谓的皮竟是一个口袋,顿时明白了这是做什么用的。

    宋青书又在乌德巫师的手臂和大腿上找到了样子一样、只是尺寸小了许多的口袋。宋青书这才解释道:“一般这样的人都会贴身保存最有用的物品,大明的许多邪道修士就是如此,所以我就在他身上这样搜捡搜捡,没想到也找到了这样的东西,看来番国的邪道修士也一样。”

    最后乌德巫师连发髻都被拆开,将他藏在头发里的小物件也掏了出来。宋青书吩咐把从他身上搜检到的物件分门别类用袋子装了,从义庄中找来一件十分破旧的衣服给他遮体。

    随后宋青书吩咐把他重新捆起来,和宋亮、6商量后还是决定将他关押到广州警察总署,若是皇上想要亲自审问再押到行宫。

    宋青书随后又返回义庄正房的暗室,做进一步的搜索。他走进正房的时候,正好遇到那个之前他在暗室发现的人也被捆得严严实实、上了口衔送出院子。宋青书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也没在意,就走进了暗室。仔细勘验乌德巫师留下的各种“玩意”.

    你别看这间暗室不大,可里面收藏的乱七八糟的东西着实不少。有些是宋青书认识的,都是邪道修士故弄玄虚,装神弄鬼用得玩意儿,虽然乌德巫师是来自南洋的巫师,但这类的东西都是相通的;另一些却是各种“丹药”和尚处于原始状态的中草药。宋青书逐一嗅了嗅也暗生羡慕:武当派有些东西都没有。

    这时他发现墙边有一对精致的竹杖,拿起来瞧了瞧,突然面色大变,不知从哪拿出一个油布口袋套在竹管下端,又在把柄上轻轻旋转。只听竹管内有些及其轻微的响动,竹管下端竟然伸出了一个三角形的脑袋,接着便是烟底白环的蛇身,一条剧毒的银环蛇。

    陪着他一起在屋内搜寻的冯德林等警察还正在奇怪,就见到这么一条剧毒的蛇钻了出来,心下大惊,也有些庆幸:他们刚才因为屋内的东西不少还没有来得及收拾那竹筒,若是不小心打开了机关恐怕他们现在已经没命了。

    宋青书没有在意警察们的心理活动,敲了敲另外一根竹筒,发现它已经空了,里面原本应该装的是在门外被宋亮踩死的那条。

    “宋侍卫,这到底是什么?”冯德林炸着胆子问道。

    “这是蛇杖,专门用来放置银环蛇害人的物什。”宋青书道:“这竹节里面全部被打通,正好容纳一条三尺来长的银环蛇。蛇杖底端有个活门,在手柄上一拉就能打开,然后在手柄这端移开一点,轻拉蛇尾,激怒毒蛇探出头去咬人。你看这尾端还有机关,可以卡住蛇身,可以只让它露出头咬人却无法逃走。”

    因为有此发现了蛇杖的事情,他们在房内搜检愈发小心,前后忙了一个多时辰才将房内的物件都检查了一遍,记录在案也送出去。

    不过这些东西就不是送到广州警察总署了。送到广州警察总署没什么用,这些警察也不懂邪术的事情。现在张三丰住在行宫之中,这些东西会送到行宫张三丰面前,让他一一认真鉴别。

    完成搜捡后,宋青书也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暗室,走出院落,要和宋亮等人一起返回行宫向皇上奏报。

    但他走出来后见到宋亮和其它几位侍卫都站在一处,看着从暗室中押出来的那人,呆愣愣的。

    宋青书有些好奇的上前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听到了一句让他大吃一惊的话:“青书,这人是来自外番的商人,还是咱们曾经见过的。”

    ……

    ……

    搜捡完了乌德巫师,又命人将他送到广州警察总署后,其它人将从屋内发现的那个当时在暗室中的人押了出来给宋亮和钱明林过目。这一过目就出了事情。因为宋亮忽然发觉,这个人自己好像是见过的。

    宋亮作为允熥身边的侍卫统领,虽然这也有资历的缘故,但他能在杨峰派到延绥镇后这么三年多一直安稳当着侍卫统领,也不是没有本事的。他的本事之一就是记性很好,这人只要见过一面,不说能一直记得什么样子吧,总能知道见过。

    宋亮让押着这人的士兵站在哪里,自己在原地转圈想着此人到底是谁。原本他还可以问一问的,就算这人什么都不说总可以问一问。但因为他们犯下的事情几乎不能得到赦免,宋亮害怕一旦撤了口衔他咬舌自尽,所以也不敢问。

    过了许久他都想不起来这人到底在哪见过,于是将除了宋青书之外的其他几个今日一同过来的侍卫都叫了过来,大家一起认认。

    他的这个办法还真的起作用了,他们中的一个侍卫看了半晌忽然说道:“今明兄,此人应该是在宝安市舶司咱们见过一面。”

    听到他这句话,宋亮联想到了之前听高景德说起过的另外一个主使之一的人名叫苏冬里,终于想到他是什么人了。
小说推荐